第六十一章 万里长征第一步/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谁特么开的枪,”聂嘉林大声的叫了起來:“能不能打准点,弄坏了老子的限量版作战服啊,”

被聂嘉林一次一次的挑衅,查克的火气可着劲儿的蹭蹭冒了上來,抬腿一脚把那士兵踢了狗吃屎,

查克破口大骂:“你是吃屎的啊,开了几枪了,都打不准一个人,”

那士兵心里是别提有多么的憋屈了,这么黑怎么可能打得准,

查克丝毫沒有意识到,聂嘉林只是故意在拖延时间,

而就在此时,赵轩的身影如同狡兔一般在丛林里快速的腾挪转移,周围跟随着十数个身经百战的兄弟,动作异常的娴熟,

在黑夜里,常人根本无法察觉他们的行动,

就在聂嘉林悠闲的和查克“玩闹”的时候,已经有十几个查克的手下丧命在了他们的匕首之下,

无声战斗,这边的战斗丝毫沒有惊动到查克,

这已经是血狮雇佣兵以查克所在的区域为中心,在周围的第三次扫荡了,查克的手下就这样被逐个消灭,

查克的已经快要被气炸肺了,闪身从树后站了出來,端着枪大声的喊道:“有本事你们站出來,我们明刀明枪正儿八经的打一场,”

聂嘉林不屑的喊道:“你是煞笔,你当老子也是煞笔吗,这大晚上,站出來你特么能看得见,”

同时间,耳麦中收到了赵轩的报告:“外围已清除,”

聂嘉林的话音刚落,查克抬手就是一枪,他喊话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聂嘉林出声,然后确定聂嘉林的位置,

“你们这帮煞笔,枪法是老太太教的吗,”聂嘉林的骂声再次响了起來:“枪能不能端稳点,麻痹的,老子刚买的鞋就这么糟蹋了,”

查克这个时候终于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了,他刚刚打出去的枪好像是打在了石头上,明明的他看到了一道火星溅起,

冷哼了一声,查克目光阴冷,提起枪朝着聂嘉林藏身的地方摸索了过去,

两人相距只有区区二十米的距离,查克还沒走两步,就引起了聂嘉林的注意,

在丛林里,跟血狮雇佣兵玩游戏,查克还嫩了点,

聂嘉林悄无声息的起身,朝着一侧潜伏了过去,

同一时间里,赵轩等人在清理了外围之后,也渐渐的缩小了搜索范围,朝着中心合拢了过來,

当查克走到聂嘉林原來所在位置的时候,聂嘉林的声音在另一侧又响了起來:“哥们,你是來干嘛的,据说你是什么红色高棉的高层,我怎么感觉红色高棉派你來就是恶搞的呢,”

查克听声音,发觉两人相距足有几十米,

一时间,查克有些晕,自己刚刚明明听到声音就在这个位置发出的,难道说自己被对方发现了,

忽然间,周围爆发出一阵笑声,声音飘忽不定,一下子在这边,一下子在那边,查克根本沒有办法锁定声音的具体位置,

笑声越來越清晰,在这漆黑的丛林里,如同鬼魅一般,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查克的一个手下胆怯的说道:“上尉,我们是不是得罪了丛林的神灵了,据说这丛林里是某位神灵升华的地方,”

“滚一边去,别忘了你是一名士兵,”查克甩手在手下的脸上就是狠狠的一巴掌:“红色高棉是无神论者,”

虽然查克的心里也有些发毛,但是理智告诉他,这个士兵的话是不可能的,这肯定只是对方的鬼把戏,

“哼,跟我玩这把戏,你们还嫩了点,”查克大声的喝道:“老子在丛林里杀人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个女人的怀里吃奶呢,”

“是吗,哈哈哈,其实我也不喜欢玩的,就是看你比较煞笔,一时间沒有刹住,那行,我们就不玩了,”聂嘉林大声的喊了一句,打开耳麦冲兄弟们低声说了一句:“小伙子们,收尾,”

随着“哗”一声,突然间,四周亮起刺眼的灯光,一个个的强光手电筒打在了查克和他的两个手下所站的地方,

一下子,黑夜变成了白昼,将查克等人彻彻底底的暴露在了光亮之下,

查克一惊,刺眼的灯光让他有些睁不开眼睛,眯着眼睛使劲的看了看周围,

这时,查克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周围围了三十个左右肤色各异的军人,

仰天叹了口气,查克知道自己输了,“你们是什么人,”

聂嘉林一字一顿的回答:“血狮雇佣兵,”

查克突然间哈哈的笑了起來,但是笑声听起來有些凄凉,

他一直在告诉自己,也告诉别人,他是一个有理想的人,

他的理想是跟随着宋双上校,建立那个理想的王国,

为了这个理想,他宁愿双手沾满鲜血,

为了这个理想,他宁愿牺牲自己的性命,

为了这个理想,他可以成为一个十恶不赦的人,

这一刻,查克知道自己是沒有可能看到理想实现的一刻了,在哈哈的笑声中,一滴泪水从他的眼角滑落了下來,

这一辈子,他只流过血,从來沒有流过泪,

“宋双少校,请饶恕属下沒有办法跟随您南征北战了,也沒有办法看到您建立理想王国的时候了,属下有罪,红色高棉万岁,”在强烈的灯光下,查克举枪放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扣动了扳机:“红色高棉万岁,”

一滴泪飞散,一腔血流尽,

丛林里的战斗情况,通过现代化通讯手段,实时展现在矩阵指挥中心,

查克之死,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黄彬焕不住的点头:“沒想到南非那边刚一出动就打了胜仗,”

“是啊,”万鹏这个乌鸦嘴也很欣慰:“收拾掉了这帮人,西哈努克市可以恢复局势,接下來咱们就扫清余孽,”

苍浩却是皱着眉头,一言不发,好像在想什么,

谢尔琴科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沒怎么,”苍浩缓缓摇了摇头:“我只能说这是万里长征第一步,”

万鹏不理解:“为什么,”

其实,大家都不理解,红色高棉进攻西哈努克市的力量有两支,刚开始出现的是查克上尉,后來从龙三隆岛监狱又放出來一批,

这两支力量,先后已经歼灭,应该庆祝一下,

苍浩一字一顿的问:“你们有沒有想过,宋双上校把一座城市毁到这个地步,其实总共也沒动用几个人,”

听到苍浩这个问題,大家都不出声了,

确实如此,从战报上來看,宋双上校动用的力量少得可怜,其中还有从龙三隆岛监狱临时拼凑起來的乌合之众,

偏偏是这么点人,搞得JPZ两个独立团伤亡惨重,还是血狮雇佣兵及时赶到才扭转战局,

苍浩缓缓问道:“宋双上校的其他力量在哪,更重要的是,宋双上校本人在哪,

“是啊……”谢尔琴科也是忧心忡忡:“仗打了好几天了,引发了国际关注,宋双上校却好像蒸发了一样,”

“他一定有个大计划……”苍浩冷冷一笑:“只是沒人知道他的计划是什么,”

阿芙罗拉提出:“问问你师父庞劲东或许会有主意,”

苍浩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师父在哪,”

庞劲东在翠峰村住了两天,突然不告而别,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庞劲东从來都是这样,不对别人交代自己的行踪,苍浩对此也习惯了,

在苍浩的印象里,从成为庞劲东的徒弟开始,庞劲东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忙,生意上的,生活上的,

眼下,克拉运河即将开工,更有许多工作要做,

宋双上校是庞劲东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但毕竟不是全部,苍浩很清楚,这个复活的恶魔将会是自己的责任,

一起消失的还有东野不笑,带着几个家丁滚带之后,再沒出现在翠峰村,

这个时候,今野晴进來了,气呼呼的道:“先别说几千公里外的事了,外面那帮警察怎么办,你们有沒有主意,”

这两天时间里,郑跃军指挥着手下的警察继续围困翠峰村,他们索性在外面安营扎寨起來,看样是打算长期围困下去,

郑跃军不进攻翠峰村,还时不常的喊话,让苍浩出來投降,

苍浩不想跟警察交火,只能不加理会,但血狮雇佣兵只要稍稍靠近翠峰村入口,郑跃军那边就会开枪射击,

其他警务部门知道翠峰村出了什么事,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全都在观望,

至于刑事侦查局,郑跃军把自己的嫡系全带走了,剩下的都是廖家珺原來的班底,刘天生和范文强同样不知道该怎么做,于是要求大家都装作不知道,

而苍浩和郑跃军也都沒有要求其他方面介入,就是这么对峙着,血狮雇佣兵出不去,郑跃军也得不到增援,

还有一个人对这种局面心急火燎,那就是廖家珺,

接到刘天生的电话之后,廖家珺就想赶回广厦,无奈,吕思言把京城这边的事情安排得太满,廖家珺根本抽不出身,

最后,廖家珺实在忍不出,主动跟吕思言提出:“吕部长,我能不能请两天假,回广厦一趟,”

廖家珺一直沒对吕思言说过什么,毕竟发生在广厦的案子属于自己工作范畴,更何况,事情涉及到了苍浩,廖家珺不知道吕思言会是个什么态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