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重要的官场经验/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熟料,吕思言早就已经知道了:“你是担心苍浩那边吧,”

“你……知道了,”

“为了办理人口走私案,我在广厦待了一些日子,你以为是白待的吗,”吕思言呵呵一笑:“不管去任何地方工作,都要给自己积累人脉和资源,这是最重要的一条官场经验,”

很显然,吕思言在广厦警务系统有了心腹,只是廖家珺并不知道是谁:“我得回去协调一下,”

“你怎么协调,”吕思言看着廖家珺,淡淡然的道:“井悦然确实杀人了,苍浩夜袭刑事侦查局救人同样犯法,这种罪上加罪的案子你能怎么协调,”

廖家珺一时无语:“这……”

“你一向秉公执法,从不徇私舞弊,你要把苍浩和井悦然正法吗,”

“当然不会……”廖家珺有点犹疑的道:“这个……倒不是因为我跟他们的交情,而是苍浩必须活下去,能为这个国家做更多的事,还有就是,这个案子从头到尾都有瑕疵,在停车场发生流氓调戏车主这种事,交管部门也是有责任的……”

“不管都谁有责任,毕竟杀人了,”吕思言一字一顿的道:“郑跃军为什么敢堵住翠峰村入口,明知道你跟苍浩有私交,仍然坚持抓人,原因很简单,这一次郑跃军抓住把柄了,官司不管打到哪苍浩和井悦然都有罪,”

“那我该怎么办,”廖家珺微微一惊,怀疑吕思言要把苍浩绳之以法,这绝对不是她想看到的,但吕思言毕竟是副部长,她无法违拗,

不过,吕思言并沒打算这么做,只是呵呵一笑:“我要是沒说错,郑跃军堵住翠峰村的大门,就是逼你回广厦去,”

“然后呢,”

“然后就是,你敢给苍浩和井悦然脱罪,他就会公然对你发难,到时你百口莫辩,”吕思言敲了敲桌子,加强了语气:“不管这个案子到底有什么内情,苍浩和井悦然都是有罪的,我再说一次,郑跃军抓住把柄了,”

廖家珺恍然大悟:“我明白了,”

“所以,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老老实实在京城开会,要是沒有这个案子,过两天你就可以回去,眼下看起來你要多待几天了,”叹了一口气,吕思言深深的一笑:“有些时候,解决复杂问題最好的办法,就是根本不去解决,”

廖家珺听到这番话,不得不佩服吕思言,要不怎么人家是副部长,自己只是个副局长,

如果这一次自己回了广厦,只怕麻烦就大了,

说起來,如果沒有郑跃军,也就不会出这一档子事,但让郑跃军暂代自己是吕思言提出來的,所以廖家珺也不敢指摘什么,

廖家珺只是又问了一句:“怎么处理郑跃军,”

“走一步看一步吧……”吕思言长呼了一口气:“是我看错了这个人……沒想到他野心这么大,我就不应该给他这个机会,”

(说明一点,刑事侦查局是副局级单位,属于警局下设的二级局,所以,廖家珺虽然职务是局长,行政级别却是副局级,广厦警局局长才是正局级干部,)

郑跃军到底打着什么算盘,不仅吕思言看清楚了,苍浩更看得明明白白,

转过天來,黄彬焕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发现郑跃军仍然死死包围着翠峰村,

叹了一口气,黄彬焕非常无奈的问:“郑跃军这到底打算干什么,”

“我觉得这个人是疯了,”李崇一个劲的摇头:“特警队不增援,刑事侦查局不管,其他警务部门都装不知道,他自己在这这么耗着到底有什么用,”

“你们都错了,”苍浩冷冷一笑:“只怕郑跃军孤注一掷,这是要为自己博个前程,”

李崇不明白:“什么意思,”

“其他警务部门装作不知道,是慑于廖家珺的地位,如果廖家珺不表态,他们不会轻易站队,但无论如何,他们毕竟知道有这个案子……”掏出一根烟点上,苍浩抽了一口:“郑跃军这么做的目的是把廖家珺逼出來,”

李崇又问:“然后呢,”

“廖家珺只要回广厦,必然要帮我们说话,这样一來,郑跃军就有了把柄了,我都能猜到他说什么……你廖家珺不是一向铁面无私吗,为什么这一次不秉公处理,刑事侦查局局长徇私枉法该当何罪,”苍浩说到这里,又是一声冷笑:“毫无疑问,郑跃军会公然对廖家珺发难,而且有理有据,就算上面想袒护廖家珺,只怕也不好办,结果至少也得是廖家珺被调离原职……”

李崇终于明白了:“然后郑跃军接任,”

“郑跃军早就策划好了这一步棋,所以才从经侦支队调來那么多人,全面接管刑事侦查局,”苍浩轻哼一声,若有所思的道:“他是根本就沒打算让廖家珺回來复职,”

万鹏点点头:“也就是说,其实这场战斗跟嫂子无关,如果不是嫂子碰巧遇到两个流氓,郑跃军肯定也会从其他方面下手,”

“沒错,”苍浩轻轻拍了拍井悦然的肩膀:“所以你无需自责,”

井悦然一直就在旁边,无奈的说了一句:“可我怎么上班呀……”

“你就老实在翠峰村待着,工作通过电话和网络遥控……”顿了一下,苍浩又道:“既然郑跃军打算跟我们耗下去,那么我们就必须拿出更大的耐心,”

“也只能这样了,”井悦然点了一下头,又道:“你是不是应该给廖家珺提个醒,如果郑跃军真的坐上刑事侦查局的局长,接下來肯定要做警局局长,再然后是副市长……这一位要是崛起了,只怕比邹峰和严月蓉都难对付,”

苍浩也觉得有这个必要,给廖家珺打过去电话,然而廖家珺那边依然是关机,

于是苍浩只能无奈的自我安慰:“如果廖家珺会回來,早就回來了,不用等到现在,”

“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黄彬焕气呼呼的道:“看着他们得意洋洋的,真特么有点上火,”

苍浩嘿嘿一笑:“是应该做点什么,”

黄彬焕立即提出:“要不用雷霆无人机吓唬他们一下,或者用防卫者进行警告性射击,”

“都沒必要,”苍浩摇了摇头:“雷霆无人机造价不便宜,防卫者的弹药也要花钱,再说了,局面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不能用热暴力了,现在的情况跟我们从刑事侦查局往外救人那会儿不一样,”

黄彬焕挠挠头:“难道冷暴力,”

“对,”苍浩点点头:“顺带着羞辱他们,”

万鹏立即问:“怎么做,”

“看我的吧,”苍浩嘿嘿一笑,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黄彬焕说的不对,郑跃军这边绝对不是得意洋洋,正相反的是度日如年,

经侦支队办的都是经济类案件,从來沒有野外生活的经验,而且郑跃军把他们带來之前,也沒有任何准备,

一帮人吃喝拉撒睡都是问題,

睡觉还好说,可以在警车里将就一下,

上厕所也不用那么讲究,直接來泼野的,

但沒办法搞卫生,也沒有饮用水,吃饭问題更难解决,

郑跃军派人出去买回大量矿泉水和快餐食品,基本上还能应付这些需要,

尽管如此,封锁这段时间下來,所有警察都狼狈不堪,

各个都是衣服凌乱,胡子拉碴,面黄肌瘦,顶着黑眼圈,事实上,眼下他们自己倒像是通缉犯,

郑跃军正在观察着翠峰村里面的情况,突然传來汽车引擎的声音,一辆面包车缓缓开了过來,

车子停下后,上面下來两个人,有些惊疑的打量着郑跃军等人,

这两个人穿着统一的服装,手上捧着好几个盒子,有点像是送外卖的,

郑跃军走过去质问:“你们有什么事,”

“我们是來送外卖的……”对方搞不清郑跃军到底是警察还是通缉犯,从服装上看是警察,从相貌上看是通缉犯,于是他们说话特别小心:“是你不是你么订餐了,”

“我们沒订餐,”

“不可能啊,”外卖小哥有些疑惑:“按说,这地方太偏远了,超出我们派送范围,订餐的人付了一大笔路费,我们老板才同意送餐的……”

郑跃军有些奇怪:“让你们送到这來,”

“对,”外卖小哥点点头:“对方说,翠峰村外有警察在执勤,这是犒劳警察的……应该就是你们吧,”

郑跃军更加奇怪了:“是谁订餐的,”

“不知道,”外卖小哥一个劲摇头:“对方是在网上订的,支付宝付款……对了,好像姓苍,苍先生,”

是苍浩订了外卖给郑跃军送过來,这让郑跃军感到自己被羞辱了,抓过一个盒子用力摔在地上,

盒子摔碎了,里面的饭菜洒落出來,有糖醋鲤鱼、鱼香肉丝、锅包肉……很是丰盛,

饭菜散发出一阵香味,经侦支队的警察围拢上來,傻傻的看着这些饭菜,一个劲的咽口水,

苍浩明明是在羞辱自己,郑跃军本來想上去再踩两脚,不过马上改了主意,

微微一笑,郑跃军告诉外卖小哥:“东西我们收到了,辛苦你们了,可以回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