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荣辱不惊郑跃军/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卖小哥如蒙大赦,放下饭菜之后掉头上了车,一路倒车飞快离去,

一个警察很小心的问郑跃军:“咱们该怎么办,”

“既然苍浩决定犒劳咱们,那就却之不恭了……”郑跃军往翠峰村里面望了一眼,呵呵一笑:“來,兄弟们,吃起來,喝起來,遭了这么长时间的罪,也应该改善一下伙食了,”

经侦支队的警察们确实很遭罪,他们干的是警务系统最优渥的工作,整天坐在办公室里,不吃苦,待遇高,哪曾办过这样的案子,

眼下总算是有机会改善一下伙食了,他们也不管翠峰村里面是什么样,立即围坐下來,

苍浩确实是在网上订的外卖,本來店家嫌远不愿意送,苍浩为此还多付了不少钱,

这外卖有好几大盒,品种丰富,不仅准备了主食,还有一箱啤酒,

“兄弟们……”郑跃军启开一瓶啤酒,笑着说道:“我知道大家辛劳,应该放松一下,但我们是在执行任务,不能喝酒,”

有的警察本來要拿酒过來,听到这话又把酒放下了,

郑跃军又道:“但是呢,还是要敬一下我们的东道主,感谢给我们准备了这么丰盛的饭菜,”

说着,郑跃军冲着翠峰村方向举了一下啤酒瓶,然后手腕一翻,把整瓶啤酒全部倒在地上,

一个警察不太放心的问:“这饭菜是苍浩给我们定的,”

“对啊,”郑跃军吃了一口糖醋鲤鱼,问道:“怎么了,”

警察胆战心惊的看着郑跃军的嘴:“会不会……有毒,”

郑跃军又吃了一口芦笋炒肉丝:“绝对不会,”

“为什么,”

“因为苍浩沒你这么蠢,”郑跃军冷冷一笑:“不管苍浩是多么牛B的人物,这一次他女朋友犯了案子,是条龙得盘起來,是条虎也得卧起來,我们现在是执法者,借苍浩十个胆子,也不敢给我们下毒,”

另一个警察若有所思的道:“看起來一切都在郑队长预料之中,”

“那当然,”郑跃军颇有些得意:“眼下沒有外人,我就多说几句,你们以为我來刑事侦查局暂代工作,真的就只是暂代这么简单,”

所有警察听到这话,都放下了筷子,很认真的看着郑跃军,

“我带來了这么多人,全面接管刑事侦查局的工作,为什么,难道我不怕廖家珺知道了不高兴,”沒有警察回答,郑跃军也不需要回答,自顾自的说道:“大家在经侦支队屈居这么久,难道不想换个地方,不想有个更好的前途,”

所有警察点了点头,郑跃军这才说道:“吕思言让我暂代工作是天赐良机,本來我也是打算做点什么,改变我个人和你们的未來,本來我还发愁应该怎么做,沒想到井悦然犯了案子,这一次苍浩彻底栽到我手里了……总而言之一句话,苍浩这一次完全理亏,我们不怕事情闹大,闹得越大越好,”

一个警察立即喊了一声:“好,咱们跟他们耗到底,”

郑跃军带到翠峰村的都是亲信,因为刑事侦查局的刑警根本不听他指挥,不过尽管都是亲信,郑跃军说话也是有所保留的,沒把自己真实想法全说出來,点到即止,

而郑跃军的真实想法,不管苍浩还是吕思言,都已经猜透了,

苍浩在望远镜里,观察着郑跃军那边的一举一动,当郑跃军把酒倒在地上,苍浩露出一丝冷笑,

“这小子……”苍浩把望远镜放到一旁,叹了一口气:“是个能做大事的人,”

万鹏很不服气的道:“老大你能不能别这么夸对手,”

“我问你一个问題,当你面对一场沒有希望获胜的战争,又缺衣少食的时候,敌人给你送來酒菜,你会怎么做,”

“这摆明了是骂我吗,”万鹏毫不犹豫的道:“我当然是打翻在地了,鬼知道里面有沒有下毒,”

“对,很多人都会是这个反应……”苍浩点了一下头,又道:“可是你看郑跃军,在那吃吃喝喝的,完全不在乎是不是有毒,也丝毫不感到自己被羞辱了,”

“说明他脸皮厚,”

“说明他荣辱不惊,”苍浩一字一顿的告诉万鹏:“但凡这样的人,胸中一定有大格局,所图甚远,”

“我也这么想,”李崇点了一下头:“当初邹峰死了之后,他竟然能安安稳稳继续当官,低调到了让大家全都把他给忘了,这份韬晦的耐性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苍浩接过话头,继续说道:“当初,有人指使罗霸道的小弟在天雨楼贩卖违禁品,搞得这家店被查封,这么长时间了,这家店还在关着,每天都在损失钱,我沒着急重新开业,正是因为不知道是幕后主使者是谁,担心对方还会生事……我现在可以断定跟郑跃军有着直接关系,”

万鹏非常无奈的长呼了一口气:“这么说,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当然,”苍浩又是一声冷笑:“我喜欢这样的对手,”

就在苍浩谈论郑跃军的同时,还有一个人也在谈论,那就是郑跃军的旧友周大宇,

从丧尸剂生产基地败退下來以后,残余的鬼王党很快就找到了新的藏身之地,

也就是基地那一战,暴露出了鬼王党都是一些什么货色,除了红面鬼对红小丑多少有些忠诚之外,其他人各揣鬼胎,

血狮雇佣兵刚攻上來,周大宇带着丧尸剂就要跑,算是最沒义气的,

只是,如今已经沒有必要追究,因为他们这一次是彻底残了,只剩下红面鬼、红小丑和周大宇,如果继续分裂下去,结果就是逐个被消灭,

不仅损失太大,镜鬼之死更是雪上加霜,本來他是鬼王党最有战力的干将之一,他的死让一天到晚嘻嘻哈哈的红小丑都唉声叹气起來,

周大宇的消息很灵通,直接说出:“我听说郑跃军带人包围了翠峰村,也不知道跟苍浩怎么发生冲突了,”

“我特么又不知道郑跃军是谁,”红小丑恶狠狠瞪了周大宇一眼:“我更关心的是宋双上校,那个疯子果然回到柬埔寨了,只使用了不多几个人袭击西哈努克市,就把政府军搞得人仰马翻,”

“我觉得那边的事有点奇怪……”红面鬼不住的摇头:“宋双上校只是动用了不多的力量,他的主力在哪,他本人又在哪,”

“如果你能知道你就是宋双上校了,”红小丑咯咯怪笑几声:“沒有人能猜透那个疯子的想法,”

“不过,我觉得不是很难猜……”红面鬼若有所思的分析起來:“西哈努克市的战斗,是宋双上校用來分散外界的注意力,以为红色高棉的力量都集中在哪里,这是一招声东击西,接下來宋双上校应该会在其他地方出手……”

红小丑一个箭步冲到红面鬼面前:“是你了解他还是我了解他,”

红面鬼以为红小丑要发火,赶忙后退两步:“是你……是你了解……”

谁知道,红小丑马上就是态度一变,很认真的道:“你继续说,”

“真的……让我说,”

红小丑依然很认真:“对,”

“我已经说过了,这是声东击西,兵法上很常见的……”

“你沒说到点子上,”红小丑不住的摇着头:“柬埔寨虽然是个小国,可也有将近二十万平方公里土地,宋双上校要在什么地方出手,”

“我觉得……他应该追求一战定胜负,对现在的JPZ国家政权构成致命打击,”咽了口唾沫,红面鬼又道:“JPZ是一个君主立宪制国家,我觉得宋双上校可能对国王下手,”

红小丑又问:“这个小破国的首都是哪,”

“金边,”

“那么说应该在金边发动袭击,”

“我不这么想,”红面鬼见红小丑沒发火,就把真实推测说了出來:“西哈努克市的袭击一发生,所有人都会想到保护国王安全,那么国王继续留在金边是很危险的,肯定要转移地方,”

红小丑挠挠头:“因为担心宋双上校对金边发动进攻,”

“对,可以说这是个正常思路,毕竟金边是首都,是政治文化中心,也是国王所在地,”红面鬼一字一顿的道:“但是,宋双上校肯定也了解这种思维方式,更是猜透了JPZ政府的人会怎么想,就逼迫政府让国王转移,然后在转移地下手,”

“可转移地是哪里,”

“暹粒,”红面鬼详细解释道:“据我所知,国王在暹粒有一座行宫,在那边避险很方便,各方面准备都很充足,另外,暹粒是高棉文化遗址吴哥窟的所在地,也是高棉灵魂所在,国王在那里避难也具有政治意义,”

“为什么不直接在金边动手,”

“因为国王在金边有好几处住所,除了国王身边人之外,谁也不知道什么时间国王在哪里,”红面鬼摇了摇头:“所以,很难一击即中,但在暹粒就方便多了,”

红小丑认同了这个分析:“国王一死,JPZ必定全国大乱,宋双上校就很容易夺取政权了,”

“我还有一个分析……”

红小丑立即问:“什么,”

“苍浩和血狮雇佣兵会全面介入这场战争,”

“这个自然,”红小丑满不在乎的笑了:“毕竟庞劲东跟宋双上校是宿敌,庞劲东那老家伙做梦也沒想到宋双上校复活了,而且变得更加强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