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翠峰村外的对峙/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崇指了指翠峰村外,提醒道:“那帮人怎么办,”

郑跃军依然围堵在翠峰村外,丝毫沒有撤走的迹象,他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也不关心,唯一的目标就是抓走苍浩和井悦然,

苍浩冷冷一笑:“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准备就绪后,苍浩带着一起出征的兄弟全副武装,乘车向翠峰村外面开去,

郑跃军看到这个场面,登时吓了一跳,招呼手下警察:“马上戒备,”

经侦支队比郑跃军更加紧张,立即拿起了枪,却沒有一个敢开火,

因为苍浩等人全部穿着迷彩,携带各式武器,跟军队完全一样,

就凭经侦支队手里的那几把小手枪,一旦发生冲突就只有被全灭的份,

苍浩这边把车子停下來,苍浩下了车走过去,看着经侦支队黑洞洞的枪口,懒洋洋的质问:“你们要干什么,”

“哎呦,这不是苍浩吗,”郑跃军呵呵一笑,往前走了两步:“怎么你这是出來投案自首吗,”

“投你麻痹案,”苍浩一口痰啐在地上:“老子要执行任务,你特么赶紧给我让路,不知道好狗不挡道吗,”

“苍浩你够狂,”郑跃军冷冷一笑:“不过沒什么用,你女朋友杀人,而你袭击警务机关,这是罪上加罪,你现在老老实实举起双手,可以争取宽大处理,要是负隅顽抗……”

苍浩嘿嘿笑了:“怎么样,”

“你知道后果,”郑跃军把枪举了起來:“我可以当场击毙,”

郑跃军这话底气不足,毕竟苍浩那边的火力实在太猛了,而且苍浩和手下的身上全都穿着防弹衣,郑跃军的小手枪基本无法构成杀伤力,

但郑跃军是倒驴不倒架子,到这个时候还是要硬撑到底,举着手枪竟然往前又走了两步,

其他警察深吸了一口气,壮了一下胆子,也跟在了郑跃军后面,

看到郑跃军走上來,血狮雇佣兵立即做好战斗准备,立即支起來两挺机枪,只要手指一搭板机,郑跃军那边就得全部报销,

“吓唬我,”苍浩满不在乎的笑了:“听着,玩枪,你不是对手,不服可以试试看,”

“我们是执法人员,难道你敢暴力抗法,”郑跃军正说着话,目光偶然瞥到,竟然有一只火箭筒正对着自己,头脑登时嗡的一下,

这要是真的开战,自己连渣子都剩不下了,郑跃军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本來郑跃军吃定了苍浩理亏,不敢对自己采取强硬行动,之前苍浩定了酒菜送过來,意思很明白,不愿发生冲突,

一转眼,苍浩却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看这架势是要强行冲出翠峰村,甚至毫不顾忌在警察面前拿出这么多武器,

苍浩掏出一根烟点上抽了一口,冲着郑跃军吐了一个烟圈:“听着,我现在是在给国家办事,聪明点你就赶紧让路,要是不聪明,管杀不管埋,”

郑跃军举着枪又往前走了两步:“苍浩你别逼我,”

“是你在逼我,”

“我是在执法,”郑跃军斩钉截铁的道:“你最好配合我工作,”

“我要是不配合呢,真要把我击毙,”苍浩傲慢的看着郑跃军的枪口:“你我之间的力量是不对等的,你手下兄弟们的命也是大米换來的,你就这么不珍惜让他们随便送死,”

“我们要是死了还是烈士,而你呢,”郑跃军更加傲慢:“永远都是通缉犯,”

“难道我沒说明白,”苍浩也往前走了两步,继续抽着烟,却沒拿武器:“我是在给国家执行任务,你要是聪明点就赶紧让路,要是耽误了事情你可付不起后果,”

郑跃军不知道苍浩有什么任务,只以为是在虚张声势,

犹豫了一下,郑跃军拿出手铐,就要上來给苍浩带上,

苍浩胸前斜吊着冲锋枪,也就在郑跃军走上的同时,突然把烟头一扔,举起冲锋枪砸在郑跃军的脸上,

郑跃军被砸得晕头转向,苍浩紧接着飞起一脚,踢落了郑跃军手中的枪,

紧接着,苍浩手腕一翻,把枪口对准了郑跃军的太阳穴:“我说过玩枪你不是对手,”

经侦支队见郑跃军被打,马上要过來增援,却不防李崇和万鹏突然从他们侧面冲了上來,

就在苍浩大摇大摆从正门出去的同时,李崇和万鹏从侧面包抄了过來,而经侦支队完全沒注意到,

万鹏和李崇用枪托直接砸向后脑勺,当场砸倒了两个经侦支队,随后把枪口一调,对准了其他经侦支队,

一转眼,血狮雇佣兵就控制了现场,就算想要交火,郑跃军都已经沒有机会,他们只要乱动一下就会被当场打成筛子,

郑跃军依然嘴硬:“难道你要杀害执法人员,”

“国家利益最重要,”苍浩重新掏出一根烟点上:“我现在就算把你杀了,你也是死了白死,懂吗,”

“你……”猛然之间,郑跃军意识到了一些什么,既然苍浩底气这么足,有时全副武装出來,肯定是出了什么事,

也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开來了一辆军用吉普,停在经侦支队身后不远出,

车门打开,孟阳龙带着两个军官下來,快步走了过來:“你们这是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苍浩指了指郑跃军,回答道:“我要去执行任务,他们堵住了大门,不让我们走,”

“那你也不行袭警,”孟阳龙叹了一口气,又摆摆手:“放开他们,”

苍浩马上收起枪,往后退了两步,又冲着血狮雇佣兵点点头,

李崇和万鹏也收起枪,顺着原路后退了一段距离,警惕地观察着经侦支队,

郑跃军深吸了一口气,义正词严的告诉孟阳龙:“苍浩女友井悦然涉嫌杀人,被我们拘捕之后,苍浩夜晚袭击我们强行把嫌疑人带走……现在我要抓他们回去问话,”

“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也不想知道……”孟阳龙又是摆了摆手:“我现在需要苍浩执行很重要的任务,让你的人马上把路让开,”

“那怎么能行,”郑跃军急忙道:“我们要执行法律,”

“法律重要,国家利益更重要,”孟阳龙一瞪眼睛:“我告诉你,如果任务耽误了,你这个小小的支队长付不起责任,”

“这……”郑跃军傻眼了:“可他们毕竟杀人了,”

“不管有什么案子,都要等苍浩回來之后再说,现在苍浩必须跟我走,”孟阳龙斩钉截铁的告诉郑跃军:“你不会看不出來形势吧,”

郑跃军还真就沒看出來形势:“至少也要让苍浩做了笔录……”

“沒那个时间,”孟阳龙大手一挥:“你要是再推三阻四的,别说我给你上级打个电话,立即就能撤了你的职,”

“那就撤我的职好了,”郑跃军轻哼了一声:“我是在执行公务,不管到什么地方去,我都说的出理,”

“好,”孟阳龙立即拿出电话:“你不相信是吧,我马上让人把你撤职,”

“我当然相信你有这个能力,”郑跃军慷慨陈词:“但我还是那句话,我这是在执行公务,我不服从这个撤职决定,马上就会申请行政复议,如果不能给我一个说法,我保留继续上访的权利,”

孟阳龙颇有些惊讶:“你还要上访,”

“我要让普天之下的人全都知道,你们如何公器私用,阻碍正常执法工作,”郑跃军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形象竟然高大了许多,

苍浩甚至觉得,自己似乎渺小了不少,明明就是郑跃军运用公权谋取个人利益,这会儿怎么郑跃军成了正面人物,这话听着倒好像自己成了惹是生非的权贵,

孟阳龙对郑跃军也很无奈:“你给我听好了,凡事都要学会灵活应变,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让苍浩去做,你所谓的案子必须往后拖,”

“不行,”郑跃军又摇了摇头:“案子沒了结之前,苍浩哪都不能去,”

苍浩是在动身之前,给孟阳龙打了个电话,让孟阳龙给自己开路,

沒想到的是,孟阳龙竟然毫无办法,郑跃军成了一块绊脚石,以孟阳龙的身份和地位都无法搬开,

“算了……”苍浩叹了一口气:“孟老,我让你出马,是因为他是执法人员,我不给他面子也要尊重法律,既然他不识相……”

孟阳龙立即问:“你要怎么样,”

“我现在就带我的兄弟们冲出去,”苍浩笑呵呵的看着郑跃军:“我特么倒要看看,谁有本事阻止血狮的出征,你不是总强调在执法吗,好,我也还是那句话,,管杀不管埋,”

听到苍浩这话,血狮雇佣兵又把枪口支起來了,场面登时变得非常紧张,

孟阳龙轻叹了一口气,对郑跃军说道:“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既然你不听……接下來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无能为力,”

郑跃军傻眼了:“你要看着他们暴力抗法,”

“我让你让路,你都不给我面子,他们手上有枪,我又有什么办法,”孟阳龙一摊双手:“你自求多福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