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国家利益更重要/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阳龙刚出现的时候,郑跃军本來很反感,因为孟阳龙摆明了是给苍浩说情,

但双方如果爆发冲突,自己这一边只有被秒杀的份,结果郑跃军又把孟阳龙看成了救星,

既然救星救不了自己,郑跃军知道,继续坚持下去也沒什么意义了,冲着手下警察摇了摇头,示意让路,

于是,血狮雇佣兵终于能够离开翠峰村,准备出征JPZ,

孟阳龙拍了拍苍浩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我知道,你们两个可能是有点个人恩怨,但要记得,国家利益更重要,”

“我明白,”苍浩用力点点头:“我必须首先解决宋双上校,”

这个季节的JPZ,正是温度奇高的季节,

即将到來的雨季,并沒有给这个国度带來一个美好的流年,反倒是开了一个荒诞的局,

随着宋双上校的归來,这个国度像是被诅咒了一般,一茬接着一茬,各种灾难接踵而來,甚至局部地区还出现了瘟疫,

国家陷入了混乱,人民也被恐惧紧紧的包裹着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这让血狮雇佣兵的很多人怀疑宋双上校可能真的來自地狱,有着操纵超自然力量的技能,

之前苍浩想到过JPZ的局势可能会是十分的混乱,但当下了飞机,看到眼前的景象的时候,也不由的惊了,

整个城市就像是陷入死亡,哪里还有之前的繁荣,

残垣断壁随处可见,阵阵的狼烟从城市的角落里升起,在大街上看不到悠闲逛街聊天的人们,只有匆匆而过的身影,

而这一切都是那个男人带來的,宋双上校将一个美好的国度,一瞬间变成了一座人间地狱,

他不仅有着恶魔的名声,更有着恶魔的手段,也有恶魔的心,

苍浩等人一路走过,大街上随处可见躺在血泊中的人,沒有人去管那些尸体,只能任由他们在烈日下腐烂发臭,

还有被砍掉胳膊,砍掉腿的人在大街上痛苦的挣扎着,整个大街上弥漫着一股腐烂发臭的气味,

苍浩皱了皱眉头,跟在身边既是來接大家,又负责当翻译的杜仲,

这个人是独立一团的营长,比丘申克的嫡系,华裔,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普通话,

苍浩向杜仲问道:“上尉,难道你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人民这样子吗,”

杜仲有些为难的低了低头:“照顾不來……人民有人民的战争,上层也有上层的战争,”

苍浩想一想也是,他们刚刚恢复和平沒几年,内部还面临着诸多问題,但这绝对不能成为对人民不管不顾的理由,

既然罗清武已经把消息带了过來,布鲁塞尔的袭击也已经明确了真凶,JPZ明知道宋双上校复活,却也沒有任何办法阻止这场灾难,

唯一的答案就是“无能”,他们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如何撞到宋双上校的枪口上,

之前,苍浩还考虑过,自己既然掌握很多情报,是不是可以设法传达给JPZ,

问題是情报根本传不过去,这个国家的人自己都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别人又有什么办法,

就在苍浩前往JPZ的同时,局势又有了新的发展,眼下,政府上层正在内斗之中,这是苍浩在华夏军方送來的资料中获知的,

国王一死,群龙无首的政府到了这个时候竟然不忘争权夺利,几个党派的矛盾再次爆发,再加上那些自动加入红色高棉的暴徒,这个国家竟然陷入了内战当中,

当前形势总的來说,宋双上校独树一帜,要重新打造红色高棉政权,两个最大的党派开始自立山头,

原本的司法机关原本还要弹压局面,如今转瞬间成了摆设,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至于军队,一举成了最高的权利机关,毕竟枪杆子里出政权,所有政府部门全部靠边站,

两个最大党派人党和奉党也不傻,自然很清楚这个道理,

在这么多年的政治斗争中,对于军队更是格外的重视,在军方双方都有各自的派系,

三方争霸,血狮雇佣兵在这个时候出现,倒真的是显得有些多余,也显得有些碍眼了,

上层的混乱,下层也跟着混乱,

宋双上校袭击暹粒之后,派人攻击全国所有监狱,释放了里面的犯人,

论对社会的破坏力,以及制造混乱,这些得到解放了的囚犯们,当然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选,

宋双上校也是想打了这一点,所以才会走了这样的一步棋,所谓乱中取胜,混乱往往是实现目的一个很大的助推力,

只要想一想现在的局势,苍浩就感到头大,

一个原本富饶美丽的国家,多年來饱受战乱之苦,为什么,

西方的剥削,周边国家的侵略,这些都是理由,但也不是理由的全部,

甚至于,宋双上校和安卡也未必应该承担很大的责任,这国最应该做的是反省一下自己,

苍浩出发的时候,还是华夏方面接受JPZ政府请求派出的,仅仅几个小时的航程之后,政府分裂了,

如今,苍浩不知道自己应该跟哪一方共同战斗,军方也沒明确的指出,反正只要灭掉宋双少校就行了,至于站队这事,只能看苍浩自己的决定了,

看了一眼跟在身边的杜仲,苍浩暗暗叹了口气,政治这玩意儿,真特么难搞,

跟南非那边的兄弟见面之后,聂嘉林立即热情的跟苍浩來了个拥抱,苍浩笑了笑:“有些日子沒见,你们两个小子倒是一点也沒变,”

聂嘉林听到苍浩的这话猛的一愣:“老大这个啥意思,现在都这摸样了,难不成还能來个男大十八变,”

赵轩也道:“老大,我们还能变成什么样,可不就是这样子嘛,”

“还是这痞样,”苍浩笑着说道,

聂嘉林和赵轩一下子哭笑不得:“老大你这是在逗我们玩呐,”

兄弟见面,不免好好的寒暄一番,聂嘉林和赵轩长期在南非,此时见到众兄弟感觉就像是回家了一般,

就在这时,比丘申克、威琼斯和罗清武一起走进了血狮雇佣兵的营地,

“千盼万盼可算是把你给盼來了,”比丘申克见到苍浩,十分热情的握了握手,说道:“你的鼎鼎大名,我早就听说过,”

苍浩哈哈一笑,“比丘申克团长,我们到这里來,还需要你多多支持,”

“那是必须的,”比丘申克拍着苍浩的肩膀,一幅老熟人的摸样,谁能看得出來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看到了你,胜利就有希望了,”

至于威琼斯和罗清武,像是商量好的一般,两人同时间冷哼了一声,一脸鄙夷的神色,

“一个小小的雇佣兵,來了能有什么作用,”罗清武鄙夷的说道,本來他还想跟苍浩寒暄一下,

毕竟这次來JPZ之前,自己还跟苍浩见了一面,试图缓和双方关系,更何况这一次战斗还要仰仗苍浩,

然而,他一个堂堂的将军站在这里,苍浩居然看都不看一眼,这让罗清武的心里很受伤,

罗清武的话音虽低,但是还是十分清晰的传进了苍浩的耳朵,

过苍浩装作根本沒有听见一样,继续和比丘申克交谈,

聂嘉林听到罗清武的话,杀人的目光盯在了罗清武的身上,这煞笔总是不能安分点,

赵轩甚至抽出刀子,在手上摆弄着,往罗清武跟前走了几步,

看着周围血狮雇佣兵虎视眈眈的凶狠目光,罗清武向后退了一步,大叫道:“你们想要干嘛,一帮乌合之众,我说的有错吗,”

“罗将军,你好,”苍浩走过去,向罗清武伸过手去:“非常高兴我们又见面了,”

“嗯……我也很高兴,”罗清武点点头,旋即又觉得不太对劲,按说,苍浩到这边來应该接受自己指挥,那么见到自己就应该敬礼,而不是握手,

很显然,苍浩不准备听自己的, 罗清武也沒办法,再看一眼杀气腾腾的赵轩,更是打了一个哆嗦,

此时,罗清武又开始后悔,或许自己早就应该争取苍浩的支持,让血狮雇佣兵变成自己的嫡系,

如果这一次是自己带着血狮雇佣兵出访JPZ,或许就是不一样的局面,能轻松荡平红色高棉,这就是自己大功一件,

苍浩似笑非笑的说道:“罗将军身上有伤,还是好好休养吧,不要到第一线去,”

“沒关系,”本來罗清武不敢看苍浩的眼睛,但是将军的身份让他不得不昂着头颅,伪装高傲:“我是军人,就应该上战场,我要亲自指挥你们战斗,”

“你指挥我们,”苍浩耸耸肩膀:“你恐怕想多了,”

比丘申克暗骂了一声罗清武真他妈是个煞笔,怎么哪里都有他的事儿,这种耍笔杆子的将军不上战场还好,只要上去了肯定倒霉,

而且,还是让别人倒霉,比丘申克的一个连都沒了,罗清武自己才损失了一个耳朵,

但是,此时在自己的地盘上,比丘申克还不能让华夏的这个外交使者出现什么事情,

“诸位,我们有一个共同目标,就是消灭恐怖分子,”比丘申克连忙开始打圆场:“不管咱们來自哪个国家,也不管是什么军衔,总之有力出力就是了,”

赵轩冷冷的说道:“就怕有人帮倒忙,”

赵轩已经听说了龙三隆岛的惨败,更知道罗清武跟孟阳龙之间的纠葛,对这位将军打心眼就看不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