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庞劲东那位高徒/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有力出力……”罗清武的面色阴晴不定,一张脸涨成了紫色:“希望大家别忘了,这里我军衔最高,我能获得这个军衔,也是凭着真本事,”

聂嘉林嘀咕了一句:“二B,”

对这个观点,比丘申克十分的赞同,但就是心里再怎么赞同,也不能说出口,

而且比丘申克还得夸奖:“我相信罗将军是很厉害的,胸有百万兵,运筹帷幄之前,决胜千里之外,”

实事求是的说,罗清武是胯有百万精,吃喝帷幄之间,丢人于千里之外,

但罗清武把这恭维当真了,听在耳中很是受用,

接下來,众人开了一个小型的会议,

“早就猜到宋双上校会杀回來,但是沒有想到会來的这么迅速,”比丘申克叹了口气说道,宋双上校是所有高棉人民的噩梦,

他的突然空降,给整个高棉民族无疑再次刮了一场台风,几年來,JPZ的和平进程和发展旅游事业,带來的仅有成果全给吹沒了,

“现在什么情况,”苍浩沉声问道,此时苍浩的心里一点底都沒有,一个和师父旗鼓相当的对手,这样的敌人太让人头疼,

比丘申克和威琼斯都低下了头,这事情不提还好,一提就心痛,

“宋双上校具体在哪里目前还不清楚,暹粒袭击之后,他的手下占领了东北部的上丁省、拉达那基里、蒙多基里省和桔井省……”比丘申克不住的摇头:“昨天晚上得到的情报,现在这四省已经是完完全全的落在了红色高棉的手中,除此之外,全国各地的恐怖袭击一个接着一个,而且宋双上校还释放了全国大部分的囚犯,借以制造混乱,”

苍浩又问:“他的手下都是什么人,”

“根据观察,应该多为地下雇佣兵和囚犯,这帮人只要给钱就卖命,”顿了一下,比丘申克无奈的道:“虽然只是雇佣兵和囚犯,但能在短时间组织起这么多人马,宋双上校的个人能力还是很强的,”

“雇佣兵倒好说……解放囚犯,恐怕不止是这样吧,”苍浩眉头微皱,有些疑惑,

宋双少校是一个高傲的人,他想要建立血统高贵的红色高棉王国,解放囚犯这事情不应该是他的手笔,

比丘申克怔了一怔,只得说道:“的确不仅仅是这样,他只是解放了杀人犯这些重刑罪犯,而杀掉了小偷、强坚犯这些为人不齿的罪犯,”

苍浩点了点头,找不到宋双上校的踪迹,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了,

如果能被人那么轻易的找到,恐怕就不叫宋双上校了,除非是他自愿站出來,

苍浩也不在意内战究竟是个什么情况,自己的目标是宋双上校,什么狗屁内战的,苍浩暂时还不想沾惹这一身腥,

比丘申克很隐晦的并沒有提到,JPZ国内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的内战,虽然这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说出來跟不说出來却又是两回事,

不过,在众人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做的时候,比丘申克和威琼斯倒是一再反复的强调,血狮雇佣兵的任务只要抓住宋双上校就行了,关于其他的事情自然会有正规部队去处理,

比丘申克和威琼斯这种欲盖弥彰的做法,看在苍浩的眼里,就跟一个孩子躲在门后面吃饼一样,实在是看着让人心里阵阵恶寒,

“两位,我知道我们的任务是追捕宋双上校,这就不用两位刻意的提醒了,”苍浩很直接的说道,丝毫沒有顾忌比丘申克和威琼斯的面子:“你就是想让我帮你们去打内战,不好意思,我也沒那个能力,”

比丘申克脸上一阵尴尬,他不想提出來的事情却被苍浩提了出來,心里或多或少的有些不爽,

威琼斯直接说了一句:“沒有内战这种事,这与你们无关,你们也不要管,”

苍浩冷冷一笑:“那你们刚才话里话外的意思又是什么,”

“沒什么意思,你不需要问,”威琼斯用力一摆手:“苍浩,你最好摆清楚自己的位置,现在这里是JPZ,不是南非,更不是华夏,”

“这就是两位的待客之道,要知道可是你们厚着脸皮请求华夏军方支援的,不是我乐意过來的,”苍浩盯着威琼斯沉声说道,一股杀气不自然间就流露了出來,直逼威琼斯:“你们以为我愿意來,”

在苍浩威严的目光之下,威琼斯不由得心里一阵发毛,这双眼睛简直就不像是人类可以有的眼睛,更像是一头野兽的,

现场一阵沉默,片刻之后,苍浩开口说道:“我不要求你们给我们提供什么帮助,我只要求一点,在JPZ境内充分的自由度,”

苍浩的话音刚落,威琼斯就说道:“你们的活动我们必须要知道,万一你们干什么对我们不利的事情怎么办,”

但比丘申克想法不一样,瞪了一眼威琼斯之后,忙说道:“好,这个完全可以,苍队长是我们的盟友,你们在JPZ境内活动有绝对的自由,”

比丘申克这话,让威琼斯有点下不來台,但威琼斯又不敢发作,

因为比丘申克是聪明人,自打赵轩和聂嘉林血狮雇佣兵增援,他就自动成了战场上的主导,尽管他跟威琼斯级别平行,所有人都把他当成指挥官,

“那就辛苦两位帮我打通关系,保证我的行动不受干扰,”苍浩看了一眼比丘申克说道,送客的意思已经是十分的明显了:“谢谢了,”

JPZ军方自动让出这块地盘,现在是血狮雇佣兵的营地,

比丘申克猜到了苍浩的意思,等到他们这一边全都出去,苍浩就跟自己的人可以部署作战方案,

虽然,比丘申克很想留下來,但总不至于让厚着脸皮跟苍浩说:“请你让我留下來吧,”

“苍队长,那你辛苦了,”比丘申克拽了一下威琼斯,两人一前一后出去了,

罗清武看了看比丘申克又看了看苍浩,不知道自己是该出去还是留下,

按按理说,他是华夏的将军,苍浩是华夏军方派來的,他这个将军完全是有理由参与进來的,

想了想,罗清武并沒有走,而是拽了把椅子坐了下來,

看了一眼罗清武,苍浩直言不讳的说道:“罗将军,我们需要有时间部署一下作战计划,你是不是该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罗清武眼睛一瞪,喝道:“怎么,你这是要赶我出去,我是华夏的将军,你们是华夏军方派來的人,你们的作战计划难道不需要跟我报备,”

苍浩真是被气哭了,这特么哪里來的一个逗比,这话都能说的出來,脑子也真是够可以的,

赵轩开口就道:“罗将军,我想你还沒有搞清楚,那我就跟你重新说一遍,,我们是血狮雇佣兵,我领命前來这个国家的时候,可沒听说要接受谁的指挥,我们血狮雇佣兵也沒有将军,而且还是姓罗的,”

赵轩的话说的沒有丝毫的余地,罗清武的脸色一下子被气得紫红紫红的,但是,很快他就恢复了镇定:“苍队长,你的手下的话,我自然清楚,但是,他们有资格直接跟我对吗,不知道你是怎么管教手下的,”

苍浩耸耸肩膀,竟然沒出声,

这让罗清武很是火大,显然苍浩自己不得罪人,难听的话全让手下说,

沒有苍浩的默许,赵轩也不敢这么放肆,

罗清武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静了一下心绪:“既然我坐在这里,而且是华夏的将军,你们又是华夏的军方派來的,我们就自动形成上下级关系,更何况,我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对JPZ的情况比较了解,可以给你们提供一些意见,”

苍浩终于开口了:“你不指挥我们了,”

“既然我们关系不是很融洽……虽然存在上下级关系,但我不会对你们直接下令,”罗清武很不甘心这样说,但不这样说又能怎么说,表面上,他是妥协了,其实在心里恨不得直接一枪爆了苍浩的狗头,

“奥,是这样子啊,那可能是我误会罗将军了……”苍浩换了个态度,笑呵呵的说道:“可这作战计划,恕我不能告诉你,事关机密,”

罗清武知道自己再在这里待下去那就是自取其辱,索性厚着脸皮笑着,跟苍浩打了个招呼,就径直出了军帐,

出了军帐之后,罗清武脸上的笑容瞬间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狠戾,

同一时间里,

宋双上校端坐在椅子上,手里捧着一本书正看的津津有味,目光沉稳如水的在字里行间跃动,

“上校,苍浩到JPZ了,”夏乃无声的走到了宋双的身边,轻声说道:“庞劲东那位高徒终于來了,”

夏乃是宋双上校身边唯一的一个女人,也是最得力的一个助手,

这个女人并不是JPZ人,而是中法混血儿,身材高挑,胸大屁股翘,是一个难得的美女,

在她的身上,有着法国人浪漫的情怀,也有华夏人的雍容大气,然而更多的是如同冰山一般的冷冽,

宋双上校的目光从书上移了开來,抬头看了一眼夏乃,问道:“看过这本书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