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所谓的精英社会/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乃扫了一眼宋双上校手中的书,托马斯.哈里斯的《沉默的羔羊》,摇了摇头,“沒看过,”

宋双上校合上了书,目光中闪烁着点点的柔光:“和你聊天真无趣,”

“我对你也一直这么觉得,”夏乃说道,她是唯一一个可以敢这么跟宋双上校说话的下属,却不需要担心有什么后果,

宋双上校忽然说道:“要不要我给你读一段,”

夏乃沒有点头,也沒有说话,只是一幅优雅的聆听姿势站在那里,

宋双上校轻轻的读了起來:“汉尼拔:‘曾经有人想调查我,我就着蚕豆和酒,把他的肝脏吃掉了’……克拉丽丝:‘是的,你把那些都吃了,’”

“这个被吃掉的人很愚蠢不是吗,”宋双上校将那一页书折了起來,从上面的痕迹可以看出來,那一页他看了很久,

夏乃淡淡的说道:“或许是,”

“那么苍浩会是羔羊吗,”宋双上校若有所思的说道,能被他提及的名字,往往都是值得一提的名字,然而,他也就是这么提一下,

“不知道,不过可能他是一个手里带着猎枪的羔羊,”夏乃淡淡的回应,平平稳稳,丝毫看不出他的感情有什么波澜起伏:“他的师父庞劲东则是一头老羊,”

“这样不是更有意思,”宋双上校笑了笑,身体半躺在椅子上:“不管老羊,还是羔羊,结果都是被吃掉,”

夏乃笑了笑:“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

“当年,庞劲东一番话让我万念俱灰,觉得一切奋斗都是徒劳的,于是我选择了自尽……”宋双上校把书放到一旁,淡淡的道:“本來,我觉得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但当子弹射进來的那一刻,我又有一些不甘心,我希望能有一个机会,让我重新践行自己的理想,”

夏乃点点头:“如今你获得了这个机会,”

“是的,”宋双上校得意的笑了:“我沒想到自己竟然被人救了,这倒要感谢钻石联盟,但我也帮他们做了许多事,算是扯平了……更重要的是,一点一点的,我恢复了记忆,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你重新变回了自己,”

“错,”宋双上校摇了摇头:“我变得更加强大了,思想也更加坚定了,我扬弃了许多旧的思想观念,完成了世界观和人生观的再一次改造,现在的我是一个全新的我,我必须充分利用第二次生命,为这个世界做更多的事情,”

夏乃直言不讳的道:“你要做的事情对多数人來说可能是灾难,”

“那又怎么样,”宋双上校笑着摇了摇头:“过去,我想要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大同社会,用华夏人的话说,,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吗,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既然很多人想的跟我不一样,那么我就更改一下,建立一个精英社会,这一次我会采取完全不同的方式,消灭所有违背理想的人,”

夏乃有些不理解:“什么样的精英社会,”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产生了很多问題,贫富分化、环境恶化、资源枯竭、犯罪暴增,等等这些,沒有人能够解决,于是,人们选择了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暴力……”长呼了一口气,宋双上校很感慨的道:“再加上阶级矛盾,还有各种剥削与压迫产生的冲突,于是各种冲突不断,世界越來越混乱,”

夏乃立即问:“你认为问題的根源是什么,”

“归根到底是因为人口太多了……”摇了摇头,宋双上校意味深长的说道:“由于物质生活条件的进步,还有医疗卫生条件的进步,人类的出生率大幅提高,而且人均寿命越來越长,事实上,大多数人,甚至绝大多数人,他们的人生沒有任何意义,他们创作中不了物质价值,也沒有思想上的贡献,它们是否存在对这个世界來说是无关重要的,”

夏乃点了点头:“好像确实是这样,”

“多数人忙于生活,在底层苦苦挣扎,他们打工赚钱供房贷,然后结婚生子,所有人生都围绕着这些最简单的目标,从來不会思考人类社会变成什么样,也不会去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这样的人生毫无营养,甚至还有一些人,连打工的能力都沒有,需要接受福利保障才能活下去,成为社会沉重的负担,”顿了一下,宋双上校缓缓说道:“只有少部分人才是精英,完全可以组建起一个精英社会,完全平等,沒有剥削,沒有压迫,每个人的存在都有不可替代的价值,能够各司其职为这个世界做出贡献,”

“什么样的人才是精英呢,”

“有足够的智商和学历,拥有某些方面的专长,可以是农业生产,也可以是文学艺术,另外,身材和相貌也需要加以考虑,必须遴选优良的基因传播下去,才能让人类进化得越來越好,那些劣质基因应该直接从遗传上斩断,否则会拖累整个人类文明,”宋双上校斩钉截铁的道:“精英社会繁殖出來的下一代,必须也是精英,那么遗传是很重要的,”

夏乃有些不寒而栗:“这意味着大规模的清洗,”

“JPZ是一个开始,我要推广到全世界,”宋双上校冷冷一笑,意味深长的道:“我知道会有很多人反对我,但这都无所谓,这个世界如果按照现在的轨迹发展下去,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毁灭,最终所有人会发现,我造福了全人类,把世界从危机的边缘挽救回來,”

“可你现在利用的都是犯罪分子,他们也将是精英社会的成员,”

“当然不是,”宋双上校缓缓摇了摇头:“在最初阶段,我们还不够强大,必须尽可能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这是必经阶段,也是无奈之举,但这些犯罪分子完全不符合精英社会的需要,到了适当的时候,必须处理掉,”

“我相信你能行,”夏乃看着宋双上校,突然微微一笑:“无论如何,最重要的是,你终于回來了,”

“是啊,回來了……”宋双上校叹了一口气:“让我惊喜的是,尽管同志们以为我已经死了,竟然还在坚持战斗,我很容易就能把大家重新召集回來,包括你,”

当年,宋双上校自裁之后,外界普遍认为红色高棉随之土崩瓦解,这倒也不能说是错了,

确实有很多红色高棉士兵向政府投降,因而法庭对战犯的审判得以进行,和平进程也获得了成果,

但宋双上校有很多死忠,就比如查克之流,即沒有投降,也沒有坚持战斗,他们或者是躲到了国外,或者是演化成普通犯罪分子,仍然坚强地存在着,

毫无疑问,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最终归宿仍然是覆灭,可宋双上校在他们当中拥有着太过强大的号召力和凝聚力,

结果,宋双上校刚在深层网络上发布消息,旧部纷纷归來,速度之快连宋双上校都有些惊喜,

再加上宋双上校舍得花钱,拼凑起了大量的雇佣兵和罪犯,眼下已经拥有不可忽视的力量,

本來,JPZ这个国家正欣欣向荣,似乎一切都会变得更好,而红色高棉作为噩梦也渐行渐远,

距离宋双上校恢复记忆,还有钻石联盟的覆灭,这还沒过去多长时间,一切都变了,瞬间倒退回二十年前,

这让苍浩不得不怀疑,宋双上校或许还可以影响整个世界,

就在血狮雇佣兵这一边,苍浩不无忧虑的说了一句:“宋双上校是一个比老雷泽诺夫更可怕的对手,”

“你好像说过这话,”赵轩费解的摇摇头:“他不过是一个土包子,怎么能跟老雷泽诺夫比,”

“老雷泽诺夫想要重建苏联,宋双上校想要重建红色高棉,他们都顽固坚守着早就应该被扔进历史垃圾堆的糟粕,在这一点上,他们两个是一样的,但他们的为人不同……”摇了摇头,苍浩若有所思的说道:“老雷泽诺夫的心里很清楚,他的理想是忽悠别人的,如果这个理想得以实现,他会让别人去吃苦受罪,而自己成为特权阶级享受一切,他在普里皮亚季给自己弄了个行宫,养了一群大胸大屁股的美妞,就足够说明了,宋双上校不同之处在于,他真信那套东西……”

聂嘉林急忙问:“你是说他自己也是被洗脑的受害者,”

“我师父讲过他的故事,他也曾经有过家庭,有一天,他的妻子被定性为反革命,他毫不犹豫亲手枪毙了妻子,其实,以他的地位完全可以保全妻子,但他沒有这么做,因为认为妻子确实背叛了革命,这个人既然可以连亲情都不顾,可以判断确实坚信所谓的理想,几乎沒什么事情是他不能干出來的,”顿了一下,苍浩继续说道:“相比之下,老雷泽诺夫还是有亲情的,其实他早就意识到阿芙罗拉不够安分,却什么都沒做,结果,最后导致老雷泽诺夫失败的,偏偏就是阿芙罗拉,换做宋双上校,绝不会允许身边出现不稳定因素,”

“这个人太可怕,”赵轩长呼了一口气:“必须尽快抓到他,”

在经过最后的权衡之后,苍浩将目标放在了桔井省,

在整个JPZ国内找宋双上校,无疑是大海捞针,苍浩只能主动出击,寻求突破口,

而占领桔井省的是一批红色高棉的死忠分子,或许能给苍浩提供些什么线索,

比丘申克派军用直升机,将血狮雇佣兵送到了与桔井省相邻的磅湛省,剩下的路只能是血狮雇佣兵自己走过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