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为何帮别人做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队长,祝你马到成功,顺利捉住宋双上校,”比丘申克站在苍浩的面前,亲切的握了握手:“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是比丘申克亲自护送苍浩等人过來的,对这些从异国來助战的雇佣兵,他还是很看重的,

说起來,比丘申克本來想要协同作战,却被苍浩拒绝了,

原因很简单,血狮雇佣兵自成一体,互相之间配合有序,如果旁边多了一支力量,在协调上就容易出现问題,

还有就是,苍浩也信不过这帮猪队友,他们肯定要把血狮雇佣兵当做炮灰冲在第一线,等到大战在即的时候,把自己推出去挡枪也是有可能的,

更何况,眼下JPZ局势太乱,各方势力自立山头,还是离JPZ政府军远一点比较好,

比丘申克做人还比较稳重,在当前乱局之下沒有选边站队,但很难说这种局面是不是会把他牵扯进來,

苍浩刚认识比丘申克的时候,觉得这个名字有点怪,后來才知道,他原名申克,

这块土地有着非常浓郁的佛教传统,很多人都会出家一段时间,然后还俗再从事其他行业,

比丘申克就是这样,而且还非常虔诚,他当兵以前曾经出家,受了比丘戒,还俗之后从军,就在名字之前保留了“比丘”二字,

苍浩和比丘申克告别,带着人就进了山,

湄公河贯穿磅湛省和桔井省,沿河一带都是高山密林,

苍浩想要“偷渡”到桔井省,无非是翻山或者渡江,

然而,桔井省现在是敌占区,苍浩不可能大摇大摆的走进去,

在山上滞留到夜幕降临,众人才继续开始行动,

黑夜永远是最好的掩护,黑夜行军对于血狮雇佣兵來说,就跟家常便饭一样,

“老大,你说JPZ人家自家的事,孟阳龙把我们派到这儿來是干什么,”黄彬焕愤愤不平的说道,在国内的日子过的多舒服,却偏偏要跑到这地方來受罪,

“孟阳龙才不傻,我们來这里的根本目的是保卫国家利益,对我们自己來说也是有好处的,枪声一响,黄金万两,”苍浩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否则,在南非养活那么多人,哪來钱支付那么多的开销,”

黄彬焕一时语塞,许久之后才说了一句:“好像真是这么回事,”

“这事情也可以说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李崇开口说道:“我们迟早是要和宋双上校对起來的,这一战免不了,早來晚來都是要來的,”

“沒错,”苍浩点头说道:“这也是我的考虑之一,表面看起來JPZ发生的事情影响不到我们,但宋双上校只要在这里扎稳脚跟,就一定会有更大的作为,到时候,我们想再反击,只怕就晚了,”

“是的,”李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就比如老雷泽诺夫,经营起了普里皮亚季这么一个基地,不能再让历史重演,如果宋双上校有了这样的基地,只会比老雷泽诺夫更加疯狂,”

这一次行动,苍浩带來了黄彬焕、李崇、万鹏、谢尔琴科和安德烈耶维奇,然后会合了赵轩和聂嘉林从南非带來的力量,

说起來,最应该來的是沙阿,毕竟他是T国人,对东南亚这边气候、地理和人文都很了解,

但几次激战下來,沙阿身上始终带伤,苍浩又考虑到自己带走了太多人,翠峰村那边需要有个稳重的人坐镇,所以还是把沙阿留了下來,

这个季节的JPZ,不仅非常热,由于雨季将要到來,还异常的潮湿,

在丛林里穿梭着,身上的作战服很快就被汗水湿透了,战术背心也变得黏糊糊的,

按照GPS的指引,血狮雇佣兵终于來到一座小镇,黄彬焕趴在山头用望远镜观察着镇子里的情况,狐疑的问:“宋双上校真的在这,”

JPZ方面当然不知道宋双上校在哪,华夏军方同样不知道,这个情报來源是矩阵系统,

墨师操纵矩阵系统侵入几个M国的军用卫星,对JPZ地区进行详细侦查,结果发现就在这个镇子集结了大量的红色高棉战士,

如今的卫星能做到高分辨率成像,在图像上可以清楚看到,这些红色高棉战士非常有纪律,经常进行各种操练和演习,跟活动在其他地方的游击队完全不同,

这至少可以说明镇上有红色高棉重要人物,

“一个、两个、三个……”黄彬焕一边数着镇子上的红色高棉,时常咬一口压缩饼干:“妈的,我这看到的就有二十三个,”

苍浩也吃了一口压缩饼干:“肯定还有暗哨,轮班休息的……看來不好对付,”

谢尔琴科提出:“武力强攻肯定不行,不如……悄悄摸上去,”

“只能这样了,”苍浩看了一下时间,吩咐:“大家休息十分钟,然后谢尔琴科和安德烈耶维奇负责狙击,其他人跟我摸上去,”

十分钟之后,苍浩带着黄彬焕、李崇、万鹏顺着山坡悄悄靠近镇子,

与此同时,赵轩和聂嘉林带着南非过來的三十多个雇佣兵,在左右两翼提供掩护,

每个人头上和身上都捆扎了很多树枝,再加上新型迷彩服的超强伪装能力,从远处看过去几乎很难觉察到,

就算仔细看这片山坡,也会出现视觉倒错,觉得好像是树丛在移动一样,

苍浩等人下來的山坡尽头,有一排房屋,是本地常见的高脚屋,

简单的说,就是几根木桩扎在地上,距离地面一米左右铺设地板,然后修建房屋,

在该国这样的环境里,这种房屋的优点是可以避开蛇虫鼠蚁,还可以躲避雨季产生的洪水,

在这派高脚屋的后面,有两个瞭望塔,像是刚刚修建起來的,有四个红色高棉不停的向四下张望,

谢尔琴科用望远镜随时观察着嘹望塔,当上面的红色高棉向苍浩这边看过來,就马上用对讲机呼叫:“站住,”

等到红色高棉把目光看向其他方向,谢尔琴科又会呼叫:“继续,”

这座山本來很低矮,但因为要避开瞭望塔,所以苍浩等人的行进异常缓慢,过了足足一个半小时,总算接近了高脚屋,

也就是到了高脚屋的下面,不仅可以避开瞭望塔,也有了藏身之处,因为高脚屋的地板跟土地之间有一段空间,

苍浩趴到地上,匍匐着爬进高脚屋的下面,这才敢才松一口气,

万鹏往前面多爬了一段,张望了一眼镇子里的情况,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地上支着二十多根木桩,每一根木桩上面都倒吊着一具血淋淋的尸体,不知道已经死了多长时间了,已经开始腐败变质,可以看到成群的苍蝇在尸体上面飞舞,

在山上的时候,因为被高脚屋挡着,看不到这些木桩,沒有任何心理准备,

而此时突然出现在面前,在视觉上构成强力的冲击,

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面而來,万鹏掏出随身携带的围巾捂住口鼻,这才多少好受了一些,

有一种阿拉伯围巾,在战场上的上镜率非常高,说到围巾很多人都会想到女性用品,其实最先开始使用阿拉伯围巾的是M国军队,

这种纯棉的织品用途非常广泛,可以防风沙,还可以当面具,一物多用是很多高科技装备都无法取代的,

“不用说了,肯定是宋双上校杀的,”看了一眼那些尸体,苍浩摇了摇头:“刚刚归來这就大开杀戒,”

李崇有些不理解:“这些人为什么死,”

“你说为什么,”苍浩冷笑一声:“宋双上校认为该死,这就是最好的理由,”

李崇还是有些搞不懂:“我觉得吧,宋双上校现在刚刚起事,正是需要争取支持的时候,不应该这么疯狂的杀人,”

“正常人的思维都这会是这样,”苍浩点了点头,旋即又道:“但宋双上校有自己的思维模式,我猜测他可能使用屠杀制造恐怖,而恐怖就是他最好的盟友,你要相信,人们在极度恐怖之下,沒什么干不出來的事情,任何法律和道德都可以突破,”

“沒错,”黄彬焕点了一下头:“最近,很多地方竟然有人自动成为红色高棉,其实就是恐怖使然,”

就在这个时候,赵轩和聂嘉林在对讲机里先后呼叫苍浩:“到位,”

他们负责的两翼行进在苍浩之后,如果苍浩这边暴露了,他们可以立即冲上來进行火力支援,

苍浩负责的中央地段,再加上聂嘉林和赵轩的两翼,血狮雇佣兵此时成半月形包围了镇子,可以进行下一步动作了,

刚好,两个红色高棉走到高脚屋前,掏出烟來点上,抽了起來,

苍浩冲着万鹏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分别对付一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高脚屋下面冲出來,同时用一只手捂住了对方的嘴巴,另一只手拿着匕首飞快在对方喉咙上一划,

接着,苍浩和万鹏把对方按到地上,拖进了高脚屋的下面,

两个人不仅同时出手,更是动作一致,简直就像彼此的镜像一般,

而且两个人动作太快,一个瞭望塔上的哨兵刚好看下來,却什么都沒发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