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为何称作快刀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不其然,黄彬焕很快就发现,在小镇的角落里隐藏着两具防空导弹发射装置,是SA-11山毛榉系统,

这是一种中低空机动防空武器,四联装发射架,这两辆发射车就有八枚导弹,

说起來,山毛榉导弹也算臭名昭著,不久之前,E国在乌东用这种导弹击落了一架民航客机,

不管怎么说,这种导弹还是很管用的,成本低廉,只是用來对付雷霆无人机,实在是有点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

但红色高棉不管这些,而且毫不吝啬火力,两发山毛榉导弹又发射过來,击落了两架雷霆无人机,

雷霆无人机威力大,成本低廉,体积又小,但沒有完美无缺的武器,为了降低成本就只能牺牲部分性能,雷霆无人机在飞行状态下只是靶子而已,沒有任何规避攻击的能力,

黄彬焕索性也就不规避了,用一架雷霆无人机对付一枚山毛榉导弹,这种战术其实就是比拼谁的火力更猛,也可以说比拼谁更有钱,

很快的,八枚山毛榉全部被摧毁,当然也可以说全部命中目标,

半空中不断的爆炸,一真冲击波袭來,给地面上的红色高棉造成很大杀伤,很多红色高棉还沒來得及向苍浩进攻,就直接被爆炸的冲击波拍倒在地,

接下來,黄彬焕用两架雷霆无人机摧毁了两部发射装置,用另外一部摧毁了制导雷达,红色高棉的防空火力彻底哑了,

与此同时,苍浩用其他雷霆无人机彻底瓦解了红色高棉的进攻,也是直到此时,血狮雇佣兵终于可以离开已经被摧毁的高脚屋,

看着周围满地的尸骸和鲜血,苍浩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呼了出來:“继续冲,”

苍浩根本沒有时间喘息一下,必须去增援聂嘉林,也不知道那边的战斗进行的如何了,

雷霆无人机和山毛榉导弹爆炸之后的碎片,噼里啪啦从空中掉落下來,如同雨点一般,

大一点的碎片可以直接把人打倒,小一些的碎片打在身上也很疼,

但苍浩根本顾及不了这许多,带着血狮雇佣兵穿过残骸的雨点,向聂嘉林那边赶了过去,

再说聂嘉林,把其他血狮雇佣兵扔在外面,自己冲进了宋双上校藏身的小楼,准备拼死一战,然而看到眼前的场景却是一阵绝望,

这栋楼的一层是一个大厅,密密麻麻站着二十多个红色高棉,他们表情肃穆,手里拿着枪,冷冷看着刚冲进來的聂嘉林,像是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刚才,外面的战斗不管多么激烈,这些红色高棉始终站在这里,一动不动,

这让聂嘉林更可以肯定了,宋双上校一定躲在这里,这些士兵就是负责守卫的,

马上的,红色高棉齐刷刷举起了枪,瞄准了聂嘉林,

聂嘉林根本沒有机会开火,只要动一下就会被打成筛子,他索性把枪扔到了地上,嘿嘿一笑:“宋双上校在哪,让他出來,敢不敢让我跟他单挑,”

这些红色高棉沒有回答,而是齐刷刷往前走了几步,这样一來,他们跟聂嘉林的距离就被拉进了,有两把枪几乎顶在了聂嘉林的鼻梁上,

“好吧,看來你们是不肯配合了……”聂嘉林叹了一口气:“那就只有先解决你们了,”

也不知道红色高棉是不是听得懂聂嘉林说了些什么,反正表情多少有些不屑,此时聂嘉林手上沒有任何武器,想要对付这二十多人,无异于痴人说梦,

聂嘉林看出了对方对自己很不屑,又是笑了笑:“你们知道么,我本來是一个杀手,后來因为很佩服苍浩,就加入了血狮雇佣兵,”

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走上來,看來是要拘捕聂嘉林,

聂嘉林放佛沒看见,自顾自的说道:“做杀手那时候,我有一个外号叫快刀手,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说到这里,聂嘉林才看了一眼那个军官,然后继续说道:“因为我用刀特别的快,”

话音刚落,聂嘉林突然把身子一低,与此同时,右手亮出一把匕首,对着军官刺了过去,

匕首从下颚刺入,从鼻梁位置透出,聂嘉林随后抽出匕首,手腕一翻,刺在另一个红色高棉的咽喉上,

这些红色高棉像哑巴一样,一直都沒开口,直到此时才发生,发出两声惨叫,

紧接着,聂嘉林从身后抽出一把弯刀,横扫过去,直接斩落了一个红色高棉的脑袋,

快刀手名符其实,聂嘉林出手速度太快,红色高棉想要开枪才发现,聂嘉林已经冲到自己人当中,他们不但无法瞄准,只要开火就一定会伤到自己人,

本來,这是一次围捕,红色高棉完全占据了上风,然而场面登时一变,陷入了彻底的混乱,

聂嘉林也不直起身,就地一滚,同时手中弯刀劈出,砍断了一个红色高棉的脚踝,

这个红色高棉倒在地上,聂嘉林另一只手把匕首刺进了他的太阳穴,同时,弯刀再次向另一个方向劈出,站在另一个红色高棉的胸口上,

一转眼的时间,五个红色高棉毙命,但对聂嘉林來说,这还只是刚刚开始,

一个红色高棉找准机会,对着聂嘉林的后背开火,但聂嘉林早有预料,又是就地一滚,躲了开來,

紧接着,聂嘉林把手一扬,匕首激射而出,插在这个红色高棉的咽喉上,

同时,聂嘉林从地上跳起來,随即飞快转身,另一只手上的弯刀直接劈落,

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用看准目标,弯刀正劈在一个红色高棉的头上,从天灵盖切入,把脑袋劈开了一半,

聂嘉林要把刀收回來,却发现刀刃卡在骨头缝里,根本无法收回,

于是,聂嘉林索性扔掉弯刀,从尸体身上顺手拿过一把匕首,

也就是匕首刚刚到了手上,聂嘉林下意识的一弯腰,这个动作非常及时,一把砍刀几乎紧贴着聂嘉林的后背掠过,

聂嘉林也不转身,把匕首向身后刺去,正中对方小腹,随即用力把匕首往下一划,

对方的小腹被开出了一条长长的口子,内脏混合着鲜血从腹腔里面滚落而出,场面颇为骇人,

跟着,聂嘉林向身后穿了一脚,踢到了尸体,自己借着这一脚的力量往前一蹿,一拳顺势挥出,

这一拳正砸在一个红色高棉的面门上,“碰”的一声闷响,门牙掉落了两颗,

这个红色高棉一愣神的功夫,聂嘉林双手按住这个红色高棉的脑袋,用力向墙上撞去,紧接着又是一下,再是第三下,

也只是三下,这个红色高棉的变成血葫芦,已经血肉模糊,

聂嘉林从他身上拿过一颗手雷,拉开引信,转过身來,

刚好,一个红色高棉从后面要袭击聂嘉林,聂嘉林直接把这颗手雷塞进了他的胸口,跟着冲着腹部又是一脚,把他踢到一旁,

聂嘉林再度转身,拉过被自己把脑袋往墙上撞的那个红色高棉,挡在了自己身后,

马上的,手雷爆炸了,正在进攻的红色高棉纷纷倒下,

而聂嘉林虽然距离爆炸很近,因为有了人盾,反而无碍,

聂嘉林推倒了尸体,看了一眼前方,只见大厅满地狼藉,到处都是尸体,

聂嘉林从身上有抽出一把匕首,突然向着旁边一刺,

一个红色高棉只受了些轻伤,正准备偷袭聂嘉林,却不防被匕首直接刺中咽喉,

聂嘉林把抽匕首,一股血箭从红色高棉的咽喉里喷射出來,这个红色高棉再无力战斗,缓缓倒了下來,

“你知道吗,我最喜欢别人偷袭我,”聂嘉林看着对方,冷冷一笑:“因为这样可以考验我的速度,”

说着话,聂嘉林把手一扬,匕首再度被激射而出,

一个红色高棉正挣扎着要从地上爬起來,被匕首贯穿了太阳穴,一声不吭又倒了下來,

至此,这里的红色高棉全部被击毙,聂嘉林获得了完胜,

此时,外面的枪声还很激烈,被聂嘉林留在外面的血狮雇佣兵应该还在抵抗,

他们已经沒剩下几个人,前无进路,后无退路,完全落在了下风,

聂嘉林想要救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找到宋双上校,结束这一场血战,

聂嘉林迈步上了楼梯,一路上提防着有人偷袭,然而并沒有,似乎宋双上校的卫兵全部集中在一楼,

到了二楼,还是一座面积很大的大厅,有一些简单的生活设施,看來有人住在这里,

在大厅正中,摆着一把椅子,上面坐着一个矮小的中年男人,正悠然的看着一本书,似乎根本沒有注意到外面的激战,

聂嘉林多次从照片上看到这个形象,他就是宋双上校,据说,这个穷山沟里长大的恐怖分子挺有文化,平常很爱读书,

在宋双上校旁边,站着一个很美丽的女孩,结合东方和西方人的相貌特点,有着西方式的面孔,瞳孔颜色却是深色的,

她是一个混血儿,正是夏乃,宋双上校在看书,她却看着聂嘉林,

宋双上校头也不抬的打了一个招呼:“你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