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聂嘉林对战夏乃/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來了,”聂嘉林冷冷一笑:“你好像不感到惊讶,”

“我在这个小镇部署的防御还是很完美的,不过我知道对苍浩來说,突破不是问題,”顿了一下,宋双上校继续说道:“不过,苍浩还是让我有一点失望,比我预计的要晚了五分钟,才找到这里,”

聂嘉林马上道:“我不是苍浩,”

“我知道你不是,”宋双上校点了点头:“你具体是谁,这名字不重要,因为我已经知道你是苍浩的手下,”

夏乃问了一句:“只有你一个人上來,”

聂嘉林自信满满的说了一句:“只有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年轻人,太骄傲了,这不好,”宋双上校缓缓摇了摇头,目光依然落在书上:“这个时代,物质文明高度发展,结果导致年青一代告诉自我膨胀,甚至认为自己无所不能,然而,现实终归会告诉你们,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你这话对我不适用,”聂嘉林一字一顿的道:“你安排在楼下的那些人全被我给报销了,”

宋双上校终于合上了书,放到一旁:“是你一个人干的,”

聂嘉林更加得意了:“当然,

“这倒让我有些欣赏,” 宋双上校说着,打量起了聂嘉林:“那些是我最精干的手下,能被你一个人全部杀死,如今的血狮雇佣兵倒是进步了,”

“我们一直都在进步,”聂嘉林始终想要保持自己这份得意,然而,刚接触到宋双上校的目光,就打了一个哆嗦,

这是怎样一双眼睛,冷冰冰的毫无感情,同时又好像能够洞穿一切,

只是这样一双眼睛,可以说对普通人都有一定的杀伤力,这让聂嘉林开始紧张起來,

“血狮雇佣兵是我的老对手,” 宋双上校拿过杯子,喝了一口水,又道:“血狮雇佣兵是庞劲东组建的,当年沒有几个人,巴尼、唐传江、刘弗懿这几个,在我自杀之后,庞劲东收了苍浩这个徒弟,看起來这支队伍倒是壮大了不少,”

宋双上校有意无意略去了一件事情,庞劲东手下的血狮雇佣兵虽然人数不多,但庞劲东一手打造起了一支称霸东南亚的军队,,果敢共和军,

这支军队建立了独立的华人国家木邦共和国,后來庞劲东功成身退,才收下了苍浩这个徒弟,

如今的果敢共和军有十万左右常备兵力,庞劲东对这支军队仍然能施加巨大的影响,被宋双上校全灭的刘忠良突击队,就是果敢共和军派过來的,

这样看起來,苍浩在东南亚倒不是孤军奋战,可以获得果敢共和军的支援,

可事情又不是这么简单,木邦共和国位于缅北,与柬埔寨不仅距离遥远,还隔着整个泰国,

东南亚地区的国家关系非常复杂,民族关系更复杂,让果敢共和军支援苍浩显然太困难,

首先是支援行动必须穿越泰国,而那边的形势还不是明朗,差瓦立在政治上获得成功,稳定了局面,但仍然无从控制军队,经过差瓦立铁腕反腐,军方表面尊敬这位总理,实际上暗中仍常有龃龉,尽管红色高棉是所有热爱和平人们的威胁,可沒人知道军方那些将领怎么想;

其次还有果敢共和军的地位问題,当年,果敢共和军刚起家,还是一支违法的反政府武装,如今却已经是正规国防军,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在境外采取行动必须慎之又慎,至少在当前,果敢共和军沒有卷入柬埔寨内战的足够理由,华夏军方尚且不能直接出面,果敢共和军也一样,

宋双上校吃准了这一点,料定苍浩只能孤军奋战,甚至于都不屑在身边准备更多的人马,

宋双上校一直打量着聂嘉林,缓缓的又说道:“但是这也沒什么用,因为你们最终还是会被我埋葬,”

聂嘉林张嘴说了一句:“真特么能吹牛B,”

“你可以这样认为,” 宋双上校满不在乎的一笑:“可也就是这么一些手下,已经成功阻击了血狮雇佣兵,结果只有你一个人來到我面前,”

听到这话,聂嘉林有些不太自在:“我一个人就已经足够了,”

宋双上校按照自己刚才的话头说了下去:“而且,你是兵行险招,放弃了自己的手下,冒着宁可全军覆沒的风险,只身杀到我这里,”

“重要的是我來了,”

“你來了也沒什么用,”宋双上校的表情突然变得非常阴冷:“本來,我至少以为会有三个人能杀到这里,看來我要失望了,”

聂嘉林意识到,宋双上校要开始战斗了,马上戒备起來,

然而,宋双上校只是拿起杯子,又喝了一口水,依然坐在那里,

似乎,在这种情况下,宋双上校应该喝点威士忌之类的,才能彰显出从容有度的气魄,

但宋双上校喝的只是白开水,还是从一把非常破旧的铝壶里倒出來的,再看这间屋子的其他物事,此时的宋双上校跟本地贫民沒有区别,

说起來,宋双上校如今是超级土豪,手里的钻石拿來当砖头盖房子都够了,

可宋双上校就是这样的人,日常生活非常简朴,基本沒什么嗜好,

庞劲东曾经说过,他是一个禁欲主义者,不管做什么事都很有节制,正因为如此,他才是劲敌,

最可怕的人就是懂得如何克制的人,

“少特么废话,”聂嘉林捏了捏拳头:“开始吧,”

“确实可以开始了,” 宋双上校微微点了一下头:“不过,你要想跟我对战,恐怕还不够资格,”

“哦,”聂嘉林满不在意的笑了:“你还想怎么样,”

宋双上校指了一指夏乃:“你要先过她这一关,”

宋双上校话音刚落,夏乃突然冲了过來,

这个女人穿着黑色紧身裤,上身是黑色夹克,身材略有些纤瘦,原本看起來与人无害,

可也就在冲过來的同时,夏乃的表情变了,是那么的凶悍,

聂嘉林俯下來身,双手抽出两把匕首,向夏乃双腿刺去,

只见夏乃同样俯下來深身,用右手撑住地面,双腿离地,身体竟然跟地面保持平行,

紧接着,夏乃以右手为圆心,身体转了半圈,双腿向聂嘉林抽了过去,

聂嘉林赫然发现,夏乃双脚的脚踝处弹出两把钢刀,向自己小腹划來,

聂嘉林急忙后退两步,然而还是有点晚了,两把钢刀掠过,在战术背心上割开了一条口子,幸运的是沒有伤到聂嘉林,

身体这一转,夏乃借着产生的惯性,从地上站了起來,冷笑看着聂嘉林,

就在她站起來之后,脚踝上的钢刀自动收起,

“不错……”聂嘉林低头看了一眼战术背心上的口子:“我特么就喜欢女人玩刀,”

“我也喜欢男人玩刀,”夏乃冷冷一笑,又向聂嘉林攻了上來,双臂交替在聂嘉林身前挥过,

就像脚踝一样,夏乃的手臂上同样有机关,受到离心力的影响,会弹出钢刀,

聂嘉林慢了一步,战术背心又被割开了两条口子,幸运的是,这一次有防弹板挡住,聂嘉林还是沒受伤,

“你的速度太慢了,”夏乃一声厉喝,双臂再次向聂嘉林交替轮來,时常还会飞出一腿,直取聂嘉林的咽喉,

此时的情景,夏乃才像是“快刀手”,而聂嘉林几乎还手之力,

聂嘉林仓皇应付着,不住的往后退着,很快的,战术背心完全烂掉,里面的防弹板全露了出來,

如果沒有这些防弹板,聂嘉林早已皮开肉绽,

“你能不能快点,”夏乃哈哈一笑:“苍浩的手下太让我失望了,”

聂嘉林让开一段距离,急忙把手一举,示意夏乃停下來:“稍等,”

夏乃还真就停住了脚步:“你准备写遗嘱,”

“那倒不是,”聂嘉林解开战术背心的口子,把战术背心脱下來,扔到了一旁:“穿着这玩意儿太碍事,”

夏乃讥讽的笑了:“正是因为有这玩意儿你才沒死,”

“是吗,”聂嘉林撇了撇嘴,突然身形一晃,竟然不见了,

聂嘉林沒有异能,不会瞬移,而是速度太快,夏乃的目光几乎无法捕捉,

一转眼,聂嘉林冲到了夏乃的侧面,夏乃慌乱之下,抬起右腿射向聂嘉林,雪亮的钢刀直刺小腹,

聂嘉林侧身让过钢刀,随后伸手抓住了夏乃的腿,以脚后跟为圆心,用力一甩,竟然把夏乃轮了起來,

夏乃成了人肉风车,被转了两圈之后,聂嘉林突然松手,夏乃飞了出去,后背重重撞在墙上,

跟着,夏乃从墙上滑落下來,这一次撞击实在太重,夏乃差点吐出一口血來,

聂嘉林却不停手,双手不住的飞快扬起,一时间,竟然好像有了三头六臂,

夏乃感到周身凉飕飕的,等到聂嘉林停下手來才发现,围绕着自己身体竟然插了八把匕首,

每一把匕首都紧贴着皮肤,却沒有伤到夏乃,聂嘉林不仅够快,这份眼力和精度也超出了常人的极限,

聂嘉林不无得意地笑了:“希望能让你满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