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兵分三路再追击/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不再理会东野不笑,问庞劲东:“师父你怎么來的,”

“我回东南亚处理一些事情,直接就赶了过來……”叹了一口气,庞劲东感慨的道:“宋双上校的复活,其实我是有责任的,所以我也有必要做些什么,”

“你带來了果敢共和军,”

庞劲东点了一下头:“对,”

“可他们是怎么入境的,”苍浩指了指黑鹰直升机离开的方向,又道:“竟然连这样的重型装备都带來了,”

庞劲东直接回答:“从T国过來的,”

苍浩也曾经设想过这种可能,但T国形势太复杂,所以只能打消这个念头,

庞劲东告诉苍浩:“我们现在跟差瓦立的关系可不是一般的好,原本我顾虑到差瓦立的处境,不愿开口要求什么,沒想到的是,差瓦立主动跟我提出,如果果敢共和军要打击红色高棉,T国方面可以让出一条通道,我估计,差瓦立是想借机教训一下军方……”

“我明白了,”苍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差瓦立沒有军权,所以就让果敢共和军过境,借此告诉军方自己在境外有武力支持,”

“是的,”庞劲东掏出一根烟扔给苍浩:“这是我们之前都沒想到的,早知如此,我们完全可以跟差瓦立提出开辟一条通道,也就省却了这许多麻烦事,不过嘛,差瓦立也是有一些顾虑的,我们是走的水路,所有重型装备都是放在船上,不能从T国陆路走,也不能飞过T国领空,”

“差瓦立还是想低调一些的,”苍浩点上烟抽了一口:“他不把事情搞得太大,既能教训一下军方,又容易收场,如果果敢共和军大规模从领空或者陆地过境,恐怕T国军方那些军头们就要借机发难了,”

苍浩话音刚落,对讲机里响起死神射手的呼叫:“老大,不好了,有人抢走了我们一艘汽船,”

“什么人干的,”沒等死神射手回答,苍浩已经找到了答案:“一定是宋双上校,”

“我正在追击他们,老大你要不要过來,”

“当然要,”苍浩一个高跳起來:“我來柬埔寨干嘛來了,”

死神射手开走了一艘汽船,在原地留下了另外一条,也就是发射雷霆无人机的那一艘,

不过,这种汽船的载重量不是很大,不可能把所有人都装上,

于是,苍浩跟大家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兵分三路,

赵轩和聂嘉林带领残余的南非兵团回西哈努克市,因为汽船的运载能力沒办法让他们跟着一起走,

苍浩带领其他血狮雇佣兵上船,跟死神射手会合再追击宋双上校,

至于庞劲东,带领果敢共和军原路返回,暂时撤到T国境内,

东野不笑跟庞劲东一起走,如果他留下來,只怕要被苍浩宰了,

说起來,赵轩和聂嘉林那边有点尴尬,由于柬埔寨当下的形势,尤其是高棉王家军已经分裂,他们已经不适合回西哈努克市,但他们实在又无处可去,

也正因为高棉王家军的分裂,眼下已经说不清楚谁是敌人谁是朋友,也许今天的盟友明天就变成敌人,比丘申克和威琼斯也未必靠得住,这样一來,南非兵团事实上是处于敌人重围之中,

这就意味着最好有人支援他们,否则高棉王家军那边一旦有变,他们就面临全军覆沒的可能,

所以,庞劲东暂时不回木邦共和国,而是在T国待机,准备增援南非兵团,

那么庞劲东为什么不能直接留在柬埔寨境内,原因之前已经说过,果敢共和军毕竟是木邦共和国的正规国防军,在柬埔寨境内的行动必须慎之又慎,否则可能引发难以预料的后果,

同一时间,在多林寺,

不管外面的世界风云变幻,两僧一道的日子还得过,该赚钱不能耽误,

“这位先生……”封禅子箭步追上一个行人,拉住对方的胳膊,恳切的道:“我观你印堂发黑,目光无神,怕是近日有血光之灾,不如听我一言,保你逢凶化吉……”

封禅子的话还沒说完,行人缓缓转过头來,竟然是个黑人,

黑人上下扫量了一眼封禅子,用非常标准的中文骂了一句:“你傻B啊,,”

封禅子满脸黑线:“误会……误会……”

黑人重重哼了一声:“我是尼日利亚人,”

“你特么带个鸭舌帽,这么热的天还穿长袖衣服,我能看清吗……”

“你敢骂人,”黑人火了,抬手要向封禅子打过來,

都说非洲缺粮食,可这个黑人却膀大腰圆,身高将近一米九,胳膊都有封禅子大腿粗,

可能也正因为如此,这个黑人才來了华夏,这要是回非洲,就有可能变成粪便从同胞的菊花里拉出來,

这一拳要是打实了,只怕胸口都要塌下去,封禅子急忙后退两步,扯着嗓子喊开了:“外国人打人了,”

有几个行人立即把目光投过來,愤恨不已的看着黑人,

黑人也不想惹事,收起拳头,用家乡话叨咕了一句什么,转身离开了,

封禅子长叹了一口气,回到路边坐着,继续等下一个客人,

今天卦摊生意不好,这让封禅子很郁闷,现在的人们消费理念实在太落后了,

如果谁想听点爱听的嗑,到封禅子这里花十块钱就行了,这么便宜的事上哪去找,

这几天,这条小巷多点人气,又开了一家买卖,就在封禅子的正对面,叫做“王大爷成人保健”,

其实这个成人保健是个野摊,一个老头子推着个三轮车,上面摆着各种神油、威哥和各种自|慰|器,还有很多封禅子叫不出名堂來的东西,

也不知道怎么的,这个姓王的老头子把车子推倒巷子里來了,过去好像是在海山寺广场上卖,

由于他卖的东西跟多林寺沒什么竞争,两僧一道倒也懒得去管,只是寺庙门前卖假牛|子,这是让人感觉怎么这么别扭,

封禅子觉得王大爷是个煞笔,因为如今人们买这种东西,优先考虑淘宝,款式多,送货快,价格低,充分保证隐私,更兼无理由退货,

最次,也会去一家门面僻静的保健用品店,跟做贼一样偷偷摸摸进去,再跟做贼一样急三火四的出來,

从來沒听说过有谁会在野摊买这种东西,谁敢保证质量,万一是假药怎么办,万一电池漏电怎么办,

尼日利亚人刚走,成人保健开张,王大爷走出來,幸灾乐祸的道:“你看看,差点挨揍吧,你那些都是骗人的,”

“你那些东西不是骗人的,”封禅子指着保健品店里的各种充气娃娃和仿真用具,跳着脚的骂:“你这些东西要是真的,一准把你枪毙了,”

“可是我能挣钱啊,”王大爷咯咯一笑,拿出一盒中南海,给封禅子递过去一根:“今天是不是沒生意,”

封禅子接过烟点燃,垂头丧气的抽了一口:“是啊,”

封禅子和王大爷岁数差了两代,经常在一起斗嘴,不过关系却很好,堪称忘年交,

王大爷打量了一眼封禅子,叹了一口气:“你小伙子年纪轻轻,长得也算是不错,干嘛不找份工作好好上班,非要干这一行呢,”

“我从小打到学习平平,也有沒一技傍身,能干什么,当保安吗,”

“学门技术呗,技不压身吗,”王大爷又叹了一口气:“这么年轻学什么都來得及,”

“你不懂,我有我的追求,”

“你能有什么追求,,”王大爷沒等封禅子回答,有点不耐的接着道:“你知不知道自己为啥沒生意,干这一行的都是老人,穿一身唐装,留上一把胡子,不管到底有沒有本事,看起來就跟世外高人似的,你不光是岁数小,这身打扮一看就不是干这行的材料,当然沒人肯找你,”

封禅子白了一眼王大爷,沒出声,

巷子只能供一辆车通过,平常很少有车开进來,

两个人站在巷子中间正说着话,不远处响起一阵喇叭声,随后是一个女人不耐烦的声音:“让一让,”

顺着声音传來的方向看去,封禅子和王大爷都是眼前一亮,

这是一辆红色的保时捷911,有着流畅的外形和绚丽色彩,

车靓,车主更靓,开车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标致的鸭蛋脸吹弹可破,几乎挑不出一点瑕疵,

樱唇涂着咖啡色的唇彩,在阳光下娇艳欲滴,如同绽放的玫瑰,

眼睛上戴着一副不大的太阳镜,更是增添了几分魅惑,还给人少少的神秘感,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女人气色很差,

王大爷冲着车子努了努嘴:“生意來了,”

“什么生意,”

“你不是经常在街上接客吗……”

“我接客,你当茶壶,”

“揽客,我是说揽客,”王大爷狡狯的一笑:“怎么样,你有本事做这个女人的生意嘛,你要是做得成,我就服你,”

王大爷这话本是挤兑封禅子,但封禅子听在耳中却是有些激将法的意思,泥人尚且有三分火性,今天封禅子偏要做这个女人的生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