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五行大师封禅子/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客厅,林冰华淡然问道:“看也看过了,你现在有什么说的,”

“你想听实话吗,”

“不然我请你來干什么,”林冰华似笑非笑的看着封禅子:“如果我想听爱听的磕,有的是人愿意跟我唠,所以你可以实话实说,”

“好吧……”深吸了一口气,封禅子一字一顿的道:“您的这栋别墅,实在是凶险,准确的说,是专克女人,”

林冰华微微皱起眉头:“怎么讲,”

“首先、一般來说,最好的房型应该是四四方方,如果缺一个角,可能会形成缺角煞,房子的西南方是坤宫,代表的是女主人,你这栋别墅偏偏沒有西南方,这会让你逐渐失去社会地位,健康逐步恶化;其次、坤为地,为妻为母,所以地面对女人很重要,这栋别墅的地板到处错落层次不齐,有的地方甚至差了好几级台阶,似乎很现代有立体感,却会冲撞你的运势,而且你的命格属火,地板的颜色缺乏黑头,黑色是水性,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水能克火;第三、厨房门正对入户门,这是门冲,专主女主人健康有损,而且难以聚财……”

“说得好,”林冰华突然打断了封禅子的话:“你來这里还沒多长时间,就能编出來这么一套词,说明你还是有几分急智的,”

“不只是急智,更重要的是我懂风水……”

“其实我根本不相信风水,”林冰华再次打断了封禅子:“刚才我已经说过了,只要我乐意,可以找一个更有名望的风水大师,何必在街头捡一个小骗子回來,”

“是啊,你为什么找我……”封禅子傻傻的看着林冰华,突然之间意识到了什么:“你不会是人口贩子吧,”

“就算是我倒卖人口也不可能倒卖你,否则要亏大本的,”林冰华咯咯笑了笑,随后脸色变得郑重起來:“我最近气色确实很差,不过是因为工作太忙,休息不好,我把你带回來,其实跟风水无关,是因为有人想见你,”

封禅子有些紧张起來:“谁,”

“我,”一声略有些生硬的普通话传來,随后,一个中年白种男人走了过來,相貌很是英俊,有着一头金发,

林冰华看到这个人,马上起身,去倒了一杯咖啡,然后恭恭敬敬放到这个男人面前,

封禅子本來以为林冰华是这个洋人包养的,但此时看起來倒更像是秘书或者助手,但不管怎么说,这个该死的洋鬼子都是艳福不浅,竟然弄到了如此精品的华夏女人,

这让封禅子对这个白种男人很是敌视:“你是谁,”

“你可以叫我K先生,”顿了一下,这个白种男人继续说道:“我想见你一面,本來让林冰华直接过去请你,可她告诉我说,对你发出邀请,你未必会接受,不如用另一种方法把你请过來,”

“难道我这么有名气了,”封禅子略有点惊喜:“你远渡重洋要來请我看风水,”

“我对风水沒兴趣,还不明白吗,让你看风水只是个借口,” K先生直接就道:“我对你有兴趣,”

“我想你误会了……”封禅子听到这话,就是菊花一紧:“我不好那口儿……”

“我也不好这个,是你才误会了,”K先生故作轻松的一笑:“请你來,是因为我知道,你在血狮雇佣兵当中有着比较特殊的地位,”

听到这句话,封禅子马上意识到,这帮人其实是冲着苍浩來的,

封禅子蹭的跳起來就想夺路而逃,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过來两个黑衣人,挡在了封禅子面前,

这两个黑衣人全都是黑人,皮肤颜色跟西装几乎一样,高大魁梧,胳膊都比封禅子的腿还要粗,

封禅子眼见自己逃不掉,转回身惊恐的看着K先生,不住的嚷嚷:“我警告你,你要是要找苍浩的麻烦,那就直接去找苍浩好了,别來找我……告诉你,我可不是好惹的,练过好几年的陈氏太极,”

“在地摊上练的吧,”林冰华咯咯一笑,随后缓和了语气:“你还是年轻啊,我只是略施小计,就让你自动送上门來,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你们当然不能伤害我,”封禅子急忙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参与那些事,你们凭什么找我的麻烦,”

“我们不找你的麻烦,” K先生摇了摇头:“封禅子,真名汪星仁,信奉道家学说,平常以行骗为生,你这种人跟血狮雇佣兵完全是两个位面的存在,但在机缘巧合之下,你认识了苍浩,从此跟血狮雇佣兵也就有了一种很特殊的关系,”

K先生说的基本正确,这让封禅子更加紧张了:“那……又怎么样,”

“一直以來,你就在血狮雇佣兵周围出沒,不管苍浩有什么事情也都不背着你,换言之,血狮雇佣兵的事情你基本都知道……”顿了一下,K先生很认真的问道:“我说的沒错吧,”

“有错,”封禅子一瞪眼睛:“我真的就什么都不知道,”

一个黑人走上前來,掏出一把枪对准了封禅子的太阳穴,

K先生笑着又问了一遍:“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就算知道我也不会说,”深吸了一口气,封禅子一字一顿的道:“沒错,我就是骗子,不过骗子也是有义气的,”

“你先让我把话说完,” K先生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血狮雇佣兵是一个非常紧密的团体,彼此忠诚,沒有一个兄弟会背叛苍浩,但其他人可就不一定了,尤其你这种跟他们距离很近,却又不属于他们成员的人,”

“我说了什么都不会说,我也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不知道,以后可以知道,” K先生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可以活动在苍浩的周围,随时把苍浩的活动告诉我,你有这样的机会,因为苍浩对你几乎沒有防备,”

“你……要让我当间谍,”封禅子一惊,把头摇得像波浪鼓一样:“那更不可能了,”

林冰华问了一句:“你不怕死吗,”

“怕死,”封禅子毫不犹豫的道:“但我说了,这种事我是不会干的,骗子也是有义气的,”

“我给你三秒钟,” K先生伸出三根手指晃了晃:“如果你拒绝,就会得到三颗子弹,”

话音刚落,那个黑人打开了枪的保险,封禅子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K先生开始倒数了:“三、二……”

此时,封禅子心中百转千折,有那么一度,觉得自己干脆答应K先生算了,至少先活命再说,

然而,封禅子又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其实K先生先生说的沒错,封禅子不算是真正的血狮雇佣兵,但封禅子一直都把自己看做血狮的成员,

这么长时间一來,不管有什么事情,苍浩都不背着封禅子,这种信任是难得的,

封禅子愿意为这种信任付出生命,

结果,封禅子把眼睛闭得更紧了,看着就像两个核桃,

K先生倒数结束,那个黑人扣动了扳机,

可是,枪膛只是徒劳的发出“咔”的一声响,并沒有子弹射出來,

沉默,良久的沉默,

不知道过了多久,封禅子意识到自己沒死,很小心的睁开了眼睛,发现黑人已经把枪收了起來,而K先生和林冰华坐在对面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封禅子说着话,浑身上下摸了摸,确定自己沒中枪,这才松了一口气:“搞什么搞,”

K先生撇了撇嘴:“只是跟你开个玩笑,”

“有这么开玩笑的嘛,”封禅子火了:“吓死你爹了,”

“难道你很失望,” K先生点点头:“那么我现在随时可以补一枪给你,”

“得,别这样,千万别,”封禅子急忙道:“我才是在开玩笑,”

“那就好,” K先生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道:“应该说,这次见面还是让我挺高兴的,连苍浩身边最普通的人,都不愿意出卖苍浩,这说明血狮雇佣兵有足够的凝聚力,也说明苍浩有足够的人格魅力,”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K先生很轻松的笑了笑:“其实,我是苍浩的一位故友,这一次來华夏,本來是想见苍浩一面,沒想到他不在,就只好请他的小兄弟过來坐一坐了,”

“然后呢……你要干什么,”

“沒有然后了,” K先生直接告诉封禅子:“如果你不喜欢这里,我现在就可以送你回去,”

“我走,马上走,”封禅子急忙道:“赶紧送我吧,”

K先生吩咐林冰华:“送他走吧,”

随后,K先生起身离开了,也沒跟封禅子道别,再沒回來,

林冰华把封禅子带出來,又上了那辆超级跑车,淡淡然的叮嘱了一句:“坐稳了,系好安全带,”

封禅子有点难以置信:“你……真的送我回去,”

“怎么,不舍得走,想留下來,” 林冰华笑着摇了摇头:“可惜这里不太适合招待客人,”

林冰华再不说什么,发动了车子之后,把封禅子送回多林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