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热暴力到冷暴力/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吧……”郑跃军苦笑两声:“我走.”

孟阳龙满意的点点头:“听人劝.吃饱饭.”

“但这件事沒结束.”郑跃军猛然提高了声音:“井悦然涉嫌杀人.证据确凿.早晚要绳之以法.”

丢下这句话.郑跃军摆了摆手.示意手下撤离.

一转眼.经侦支队的人就沒影了.他们早就在这地方待够了.一分钟都不想多留.

他们倒是走了.留下满地的生活垃圾.苍浩不乐意了:“艹你嘛.给我回來.把东西收拾干净了.”

“算了.”孟阳龙劝住了苍浩:“先把他们打发走.其他的再说吧……”

苍浩非常不满:“我说.不管怎么说你也是个上将.连个小警察都领到不了.”

“一般情况下.他敢这么捣乱.我一定修理他.但现在是二般情况……”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道:“他说的一点都沒错.毕竟井悦然杀人了.”

“我明白.”苍浩只是点了点头.沒多说什么.

孟阳龙的意思很明白.虽然郑跃军撤走了.这案子却还沒结束.

苍浩回到翠峰村.井悦然冲上來.给了苍浩紧紧一个拥抱.“你终于回來了.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胜利.”

“我还沒胜利……”苍浩苦笑着摇摇头:“战斗才刚刚开始.”

井悦然一愣:“怎么会这样.”

“还有你……”苍浩很无奈的告诉井悦然:“恐怕还要在翠峰村住一段时间.”

井悦然马上明白了:“案子还沒结束是吧.”

“是.”苍浩点了一下头:“郑跃军不敢继续堵在翠峰村了.不过仍然会找麻烦……”

“话说.为了我.你们竟然跟警察大打出手……”井悦然很认真的道:“想一想都够刺激.”

“如果你还想看枪战.恐怕沒有这样的机会了.接下來.热暴力会变成冷暴力.”叹了一口气.苍浩如有所思的道:“而且这案子也快结束了.”

同一时间.在多林寺.

封禅子收了摊.正寻摸着去哪吃点东西.仗义的电话打了过來:“干嘛呢.”

这个叫仗义的家伙是封禅子的老乡.因为比封禅子小了几个月.也就成了老弟.

人如其名.他为人非常仗义.只可惜姓不太好.

他叫贾仗义.

像封禅子和贾仗义这种从偏远小山村到繁华大都市混的人.在广厦有万万千.混出名堂的万万一.

贾仗义跟封禅子一样.在广厦读了四年大学.然后留下來的.

说起來.贾仗义也是就读名牌院校.只是读的专业有点悲催..哲学.

贾仗义用了四年的时间才搞明白.哲学的实质就是把八岁小孩都明白的道理说的连八十岁老头都听不懂.历史上每一个伟大的哲学家如果不是年纪轻轻发了疯.就是专注作死几十年.

于是.贾仗义毅然决然放弃考研.出去打工了.

贾仗义找封禅子去泡吧.两个人刚进门.贾仗义碰见两个同学.就过去打招呼.

封禅子自己无聊的喝着酒.这个时候.一个女人从酒吧的另一个角落站起.朝封禅子款款走过來.

女孩打扮得很入时.穿着一条黑色丝质长裙.一直垂到脚面.脚上是黑色的高跟凉鞋.

只是这身行头.走在街上都能吸引无数目光.

她有一张标致的瓜子脸.双眼炯炯有神.浓密的乌发盘在头上.

面容略施脂粉.秀挺的鼻梁下一张樱桃小口.微微的张着.

胸前高高耸起.在衣内挤出一条深深的沟壑.颤颤巍巍的.

她浑身散发出一种妩媚.时刻都能勾动男人的心魄.几乎让封禅子不敢直视.

女孩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封禅子.微微一笑:“看你这装扮……像是道士.”

“对啊.”封禅子很认真的点点头:“贫僧……哦.不是.贫道封禅子.”

女孩更有兴趣了:“出家人还來这种场合.”

“我……是这样的……” 封禅子看到美女.一时反应不过來.说话都有点结巴:“出家人也要多多了解红尘吗.”

美女好像对自己兴趣越來越大.封禅子猛然意识到自己其实很有魅力.虽然这份魅力有点难以觉察到.

也不知道哪位仙女大姐发了善心.让封禅子短时间内碰到两个美女.而且各有特点.

林冰华身材中等.带着**特有的成熟.胸部和臀部丰满.肉乎乎的让人一看就有狠狠蹂躏一番的yuwang.只可惜背景神秘复杂.

这个女孩个子高挑.胸部规模不是特别惊人.但身材比例几乎完美.每一处都恰到好处.

封禅子要了几瓶科罗娜.女孩接过一瓶.跟封禅子碰了一下瓶颈.随后一饮而尽.

女孩放下酒瓶.拿出一盒软中华和一个精致的火机.抽出一根烟点燃.吐了一个烟圈后说道:“出家人不忘红尘.你六根不清净.”

“讲求六根清净的不是我们道家.”封禅子沒有烟.从女孩那里掏出一支.顺手拿起桌上的打火机点燃:“我们讲出世.更讲入世.”

突然间.封禅子怀疑女孩是小姐.虽然这里不是荤店.沒有坐台的.但也说不好会不会有野|鸡自己跑來找生意.

封禅子心想.如果真是这样.今晚就把她好好日一顿.反正今天卦摊生意不错.自己的口袋里有钱.

只不过.把自己的第一次交代在这种女人的肚皮上.封禅子觉得应该是对方给自己钱才对.

女孩似乎看穿了封禅子的心思.微微一笑:“别误会.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封禅子咽了口唾沫.无奈的道:“我沒说什么.”

“今天有点无聊.我就自己出來喝点酒……”女孩用修长的中指和食指夹着.优雅地吸一口又吐出.淡蓝色的烟雾缭绕.模糊了她的面容:“正因为无聊.所以我看到你的样子.觉得挺有意思.”

“谢谢夸奖……这算是夸奖吧.”封禅子看见女孩的贝指.在幽暗灯光下闪着让人动心的光泽.再往下看.脚趾也涂了同样的指甲油.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封禅子猛然之间发觉.这个女孩有点不太一样的地方.

她看起來才二十多岁.可气场却格外的强大.而且.她还带着一股戾气.

林冰华养尊处优.气场已经很强大.却也跟她不一样.

可以说.这个女孩就如同蛰伏的母兽.似乎随时择人而噬.

在街头做风水师.封禅子也见过行行**的人.却从沒见过女孩这种.

封禅子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道:“这是遇到杀手了吗……”

“你不仅是个菜鸟.还是个笨鸟.”女孩毫不留情的挖苦起了封禅子:“作为笨鸟.你有四种选择:一、笨鸟先飞;二、笨鸟后飞;三、笨鸟乱飞;四、笨鸟不飞.从容不迫再找个笨鸟凑成一对.然后下一个蛋.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

“喂.我请你喝酒.难道你就不能唠点好听的嗑.”

女孩微微一笑:“我又不是天桥上摆摊算命的.”

“可我是啊.”

封禅子说的是实话.女孩却以为是开玩笑.冷冷的道:“不管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我都能看出來.你看着我的目光色眯眯的.应该是很久沒碰女人了.”

“我……你怎么知道的.”封禅子有些怀疑.难道自己脸上写了“屌丝”二字.

“可以教你泡妞绝学…………”

封禅子急忙问:“什么.”

女孩轻启朱唇.一字一顿的道:“强大自己.”

封禅子愣住了:“啊.”

“这个世上沒有所谓泡妞绝学.可以让你一拿出來就推倒无数黑木耳…………”撇了撇嘴.女孩又道:“你追到一个女孩.意味着改变了她原本的命运.如果你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改变.凭什么去改变别人.”

封禅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有道理.”

“还有.女孩爱一个男人.未必会跟这个男人在一起.如果跟这个男人在一起.无外乎是为了两点:或者是找一个终身的依靠.或者是为了钱、权和其他现实利益.”女孩冷笑看着封禅子.缓缓说道:“如果你不够强大.既无法成为女孩的依靠.也无法给予女孩想要的这一切.”

“说的太对了.”封禅子试探着问道:“请问你怎么称呼.”

“你沒必要知道.知道了对你沒好处…………”女孩说着.踢掉脚上的凉鞋.用手揉起赤着涂着性感指甲油的白嫩小脚:“今天走了一天路.累死了.”

封禅子咽了口唾沫:“要不我给你揉揉吧.”“

“免了.”女孩把脚丫放下來.重新穿上鞋:“今天我们的谈话到此为止.”

封禅子有点失望:“这就完了.”

“我今天本來沒打算跟人聊天.看你这个人有点意思.才说两句.”女孩话里话外的意思.好像能跟她聊天.是莫大的荣幸一样.

封禅子点点头:“听君一席话.自挂东南枝.”

“回见.”沒等封禅子说什么.女孩补充了一句:“等等.最好还是别见.否则你会有麻烦的.”

留下一个神秘的笑容.女孩翩然而去.只留下一缕体香.

贾仗义蹑手蹑脚走过來.看着女孩离去的身影.咽了一口唾沫:“真是精品呀.”

封禅子耸耸肩膀:“不管精品还是极品.跟咱们都沒什么关系.”

封禅子从沒奢望自己能泡到这样的女孩.她生活的世界距离自己太遥远.

有一度.封禅子甚至促狭的想到.或许她是刚从某个富二代身下爬出來.正赶着去被另一个高帅富啪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