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真正的泡妞绝学/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是,封禅子却错了,这个女孩不但跟自己再次发生交集,她的真实身份也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可以说比杀手还要可怕十倍,

“咱们都是老乡,我知道你爷爷临终前,最大的遗愿就是你能尽早成亲……”长叹了一口气,贾仗义嘿嘿一笑:“所以你可要抓紧了,”

封禅子非常无奈:“连你都知道了……”

“你什么事情我不知道,”贾仗义撇了撇嘴:“那女孩真不错,”

“那女孩好像有点來头……”封禅子一个劲的摇头:“我可不敢泡她,不过,她教了我泡妞绝学,这个倒是挺有用,”

“什么泡妞绝学,都是扯淡的,关键还是得钱能跟上,”摇了摇头,贾仗义提出:“话说,我听说有种桃花阵,你为什么不给自己摆这么个阵,到时桃花一定刷刷开,”

“你又不信风水,”

“但你自己信啊,”贾仗义吞了口唾沫,兴冲冲的道:“你不是挺懂风水的嘛,”

“我是懂风水,不过嘛……”封禅子一摊双手,有点无奈的道:“风水上确实有那么一种桃花阵,但前提是你必须相信,如果不信是沒用的,而且,桃花分为两种,一是烂桃花,另一是正桃花,所谓烂桃花吗,相当于你在微信、陌陌、遇见上面约泡,而正桃花才是你真正的归属,这年头,烂桃花到处都有,各种交友APP就相当于桃花阵了,”

“那又怎么样,”

“这你就不明白了,”封禅子耐心解释道:“正桃花不会影响烂桃花,但烂桃花会影响正桃花,我到目前为止一直都是光棍,甚至都沒谈过恋爱,一旦招來了烂桃花,正桃花就会迟迟不至,甚至可能会消失无踪,”

“原來是这样,”贾仗义对烂桃花倒是很有兴趣,待着沒事就拿着微信摇啊摇,这就是在给自己摆桃花阵,

只可惜,摇啊摇这么久了,差点摇到奈何桥,他依然还在自撸,

贾仗义拿过一瓶酒來跟封禅子碰了一下:“祝愿你早日找到另一半,來,喝酒,”

就在这个时候,从外面走进來几个小伙子,看起來十七八岁的样子,流里流气的,

一个个穿着非主流的衣服,裤子肥的都能当面袋子,

为首的一个头发染成黄色,耳朵和鼻子上扎着十几个耳环,封禅子有点怀疑他是不是牛魔王转世,

“哎呦,有酒呀,”黄毛走过來,拿起一瓶科罗娜就要喝:“也不带我一个,”

“你谁呀你,”贾仗义一把把科罗娜抢了回來:“这酒沒你的,”

黄毛眼珠一转:“你是老板,”

封禅子和贾仗义來的酒吧,是贾仗义一个朋友的,也有贾仗义的股份,

因为那个朋友非常忙,时不常的,贾仗义会过來打理一下生意,说是这里老板倒也沒错,

但这些人直接要找老板,封禅子马上意识到,这是來找茬的,

贾仗义一瞪眼睛:“怎么的,”

“你打开门做生意,还不欢迎客人了,”

“这瓶酒十块,”贾仗义把手一伸:“只收现金,不刷卡,谢谢,”

“谈钱多俗啊,”黄毛呵呵一笑,冲着其他痞子打了一个响指: “知道你在这做生意,开业也有些日子了吧,哥们几个送來一份大礼,”

其他痞子立即抬进來一个花篮,其实就是竹筐里面胡乱插了几朵纸绢花,上面还挂着一条彩带,写着“开业大吉”,

也正是看到这个花篮,贾仗义多少猜到这帮人的來头了:“你们什么意思,”

“哥们你在这里开店,我们也是这片混的,以后有什么事情吱一声,我们可以罩着你,”黄毛说着,拍了一下贾仗义的肩膀:“至于这管理费吗……”

贾仗义厌恶的把对方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拿开:“什么管理费,”

沒等对方回答,封禅子明白了:“你们就是來收保护费的吧,换个管理费的名头,听起來好听,”

黄毛冲着封禅子一挑大拇指:“聪明,”

贾仗义冷笑着问:“如果不交管理费呢,”

黄毛似笑非笑的反问:“那你就是要不接受管理了,”

这句话等于是发出了暗号,其他痞子刷的一下围了上來,把封禅子和贾仗义团团围住,

要说打架,贾仗义还真不怕,他曾在路边摊练过三个月陈氏太极,又跟着一个朋友学过二手的形意拳,虽然不可能跟高手过招,对付两个痞子倒沒什么问題,

不过,打开门做生意还是要和气生财,今天刚开业,贾仗义不想把事情闹大:“哥们,你们也看出來了,我这店很小,这才第一天营业,等我生意赚了钱,请几个哥们喝酒,”

“酒是可以喝的,但这管理费还是得给,”

“可我沒钱,我投了几十万进去,现在还沒赚到钱,”

“那就去高利贷,”黄毛傲慢的道:“我有个朋友可以借给你,只收你三分利,怎么样,哥们也算仁至义尽了吧,”

贾仗义霍然站起:“你们也太欺负了人吧,”

“艹你妈,就是欺负你了,怎么的,,”黄毛破口大骂,抄起酒瓶,就像贾仗义的头顶砸过來,

贾仗义用手一挡,酒瓶砸在手腕上,一阵剧痛随之传來,

贾仗义强忍着疼,夺过酒瓶,随后扔在地上:“你们要打架怎么着,”

黄毛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在贾仗义的肩膀上弹了一下烟灰:“打架又怎么样,”

其他痞子抄起凳子,冲到吧台那里,一顿打砸,

随着“砰砰”一顿乱响,吧台一片狼藉,酒架塌了下來,酒瓶碎了一地,酒液混合着玻璃碎片流淌的到处都是,

雇來的酒保吓跑了,不多的几个客人唯恐惹祸上身,沒买单也溜走了,

“你们……”贾仗义看着自己的心血被这样毁掉,登时火了,双目圆睁,布满了血丝,

他冲上去就要跟几个痞子拼命,却被封禅子拉住了,

“哥几个……”封禅子满面笑容的道:“我是一个道士,”

黄毛一愣:“你什么意思,”

“我略通相术,”封禅子看着对方,很诚恳的道:“今天咱们相见,也算是有缘,不如我给你看个相吧,”

“你有病啊,”

封禅子反问:“你有药啊,”

“我艹,你说什么呢,”黄毛说着就要动手,

“反正你又沒损失,就让我给你看一下吧,不收你钱,”

这帮痞子不明白封禅子葫芦里买的什么药,撺掇起了那个黄毛:“让他看一下吧,听这个傻B能说出什么,一句话不中听就废了他丫的,”

“行,”黄毛懒洋洋的把手伸给封禅子:“给我看看吧,”

封禅子拉过对方动手,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下,说道:“你啊……五行缺德,八字欠揍,”

“你说什么,”黄毛火冒三丈,又要对封禅子动手,

熟料,封禅子动作更快,抄起酒瓶直接砸了过去,

不过封禅子砸的不是黄毛,而是黄毛旁边的一个痞子,

“啪”的一声,酒瓶粉碎,玻璃碎片混合着鲜血迸溅开來,

那个痞子惨叫一声,捂着脑袋倒在地上,

封禅子过去胆小如鼠,但自从跟血狮雇佣兵混之后,胆子不仅变大了,重要的是还学会了不少搏击技巧,

如今,封禅子才不怕惹事,反正苍浩那么厉害,肯定罩得住自己,

黄毛更怒:“我擦,你敢打我兄弟……”

话还沒说完,封禅子一脚踢在小腹上,黄毛另一只手捂着小腹一个劲地跳,不停地呜呜喊着:“疼……疼……”

一个痞子冲上來想要救黄毛,冷不防贾仗义出手了,

贾仗义抄起一张凳子,狠狠拍在后背,这个痞子一声不吭倒在地上,

另一个痞子要进攻贾仗义,封禅子又抄起一个酒瓶,直直拍在他的后脖颈,

黄毛傻眼了,这才一转眼的功夫,自己的手下竟然被放倒了三个,

这个时候,他有点害怕了,想要退开,

但他的手始终被封禅子窝着,就如同被老虎钳夹着一样,任凭他怎么用力都无法挣脱,

“老实点,”封禅子又是一脚射过去,正中黄毛的膝盖,

黄毛捂着膝盖,“噗通”半跪在地上,再沒有挣扎的力气,

一个痞子抽出砍刀,当面劈向封禅子,

封禅子用另一只手揪住黄毛的衣领,硬生生把黄毛从地上拎了起來,

结果,这一刀正落在黄毛的后背,带起了一抹鲜血,

黄毛在剧痛之下,声音听起來已经不像人了:“我艹你妈,你特么看着点,”

痞子傻住了:“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也就在他这一愣神的功夫,贾仗义抡起凳子,拍在他的脸上,

一瞬间,痞子的脸变形了,就如同一个西红柿落在地上,再用脚狠狠地踩两下,

随后,他张嘴吐出两颗牙齿和一摊鲜血,一时间,牙齿与鲜血齐飞,眼泪共鼻涕成一色,倒是颇有诗情画意,

至于黄毛,被封禅子握住一只手无法挣脱,结果成了封禅子的肉盾,

只要有痞子攻上來,封禅子肯定会灵活的让黄毛挡住,而痞子一犹豫的功夫,就会被贾仗义放倒在地,

沒多一会,痞子躺了一地,黄毛回头看了一眼,吭吭哧哧的对封禅子道:“对……对不起,大哥,我们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