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福星高照封禅子/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禅子面无表情的问:“我刚才怎么给你算命的,”

“你说我……五行缺德,八字欠揍,”

“算得准吗,”

黄毛差点哭了出來:“准,实在太准了,”

封禅子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既然我算得准,你还敢在这闹事,”

“我闹事了才知道你算得准……”这一巴掌下去,黄毛的右脸肿了起來,红里透着紫,油光锃亮,就像一个烂桃,

“以后还敢來这闹事吗,”

“不敢了,”

封禅子抬手又是一记耳光:“这还差不多,”

“我都不闹事了,你为什么还打我,”黄毛的左脸也肿了起來,倒是跟右脸对称了,看起來就跟个猪头似的,而且还是在黄浦江里漂了一个月的那种,

“因为你长得难看,”

“这是爹妈给我的,不怪我啊……”

封禅子把第三记耳光抽了过去:“算你有自知之明,”

“你怎么还打我,”

“看你不顺眼,”

突然之间,黄毛发现封禅子这个人很可怕,这让他隐隐担心今天会死在这里,

只要能保住命,他索性豁出去了,张嘴说了一句:“你打吧,只要你高兴,随便打,”

“成全你,”封禅子把第四记耳光耳光抽了过去,

“你还真打呀……”黄毛终于不争气的哭了出來,

“你让我打的,”封禅子点上一支烟,吐出了一个烟圈:“我跟你说几句话,你给我听好了,牢牢记在心里,首先、我们不惹事,但也不怕事;其次、我们做点生意不容易,就算你们高抬贵手,以后也别來惹事;第三、如果再让我在这里看到你,我就半夜去你家砸玻璃,非礼的姐妹,在你爹妈身后踹他们屁股……”

黄毛听到这番话,完全愣住了,这最后一句简直是流氓才能干出來的事,换句话说本來是他们的专长,却被封禅子抢了生意,

封禅子冷冷的问:“听清楚了沒有,”

黄毛连忙点头:“听……听清楚了……”

“这还差不多,”封禅子终于松开了黄毛,拍了拍手,跟贾仗义相视一笑,

贾仗义一挑大拇指:“如今你还真有大哥风范,”

“好了,沒事了,”封禅子踹了一脚黄毛:“都滚吧,”

黄毛带着几个痞子,连滚带爬就往外面跑,可是刚到门口,却又退了回來,

从外面冲进來十几个警察,手里全都拿着枪,迅速占领了整个酒吧,

这些警察沒有理会封禅子、贾仗义和那些痞子,而是搜索了一番,好像在找什么人或什么东西,

封禅子和贾仗义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问对方:“怎么回事,”

封禅子问:“你报警了,”

“沒有啊,”贾仗义一脸莫名其妙:“我一直跟你在一起,哪有时间报警,”

封禅子若有所思的摇摇头:“事情好像沒那么简单,”

如果有过路人看到了报警,这倒也有可能,但至多也就是属地派出所派两个警察过來处理,绝对不会一次來这么多,更不可能都带着枪,

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国内警方对配枪的使用要求非常严格,除了缉私或禁毒之类的特殊部门,普通警察在出勤时往往不愿携带,

因为一旦配枪出现任何问題,当事警察要承担严重后果,

一干警察搜查完毕,來到带队警官面前,摇了摇头:“沒找到,”

带队警官点点头,这才把注意力放到这间酒吧本身,看着满地的狼藉,微微皱起眉头:“这是怎么回事,”

“警官,政府,你们要帮我做主啊……”黄毛急忙跑过去,一把抱住带队警官的大腿:“这是一家黑店啊,”

带队警官一把推开黄毛,微微皱起眉头:“黑店,”

黄毛指着自己的猪头,万分委屈的道:“我们來正常消费,他们每瓶酒收我一百元,我不肯给钱,他们就把我们打成这个样子,”

贾仗义火了,一个箭步冲过去,厉声道:“警官你不要听他胡说,”

带队警官沒理会贾仗义,问黄毛:“他们两个人,把你们这么多人给打了,”

“他们……”黄毛眼珠转了转,说道:“他们本來人很多,不过全都跑了,”

黄毛的演技不错,让封禅子有点怀疑,这小子每当痞子之前可能是在北影厂门外等着跑龙套的,

再加上他被封禅子打得太惨了,要是让不知道的人看见,还真以为他是被黑社会欺压的良民,

反倒是封禅子,此时满脸的凶相,完全沒了往日骗吃骗喝假道士的衰样,

带队警官看看封禅子,又看看黄毛,冷冷一笑:“你刚才管我叫什么,政府,”

黄毛胆战心惊的点点头:“是啊,”

“能用这个称呼的,基本都是在号子里待过的,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等黄毛再说话,带队警官不耐烦地摆摆手:“全都带回去,”

被警察押着,封禅子和贾仗义,还有一帮痞子,全都被带回了警局,

所有人分开询问,封禅子被单独关在一间屋子里,有两个警察单独看守,

警察把大瓦数的白炽灯照在脸上,封禅子感到头昏眼花,周围的什么东西都看不见,额头泛起密密麻麻的汗珠,

在进门的时候,封禅子特意看了一眼,门上挂着一块牌子“讯问室”,

这让封禅子心中不由得一惊,

被带到这个地方,说明自己犯大事了,

不过警方沒有马上审讯封禅子,被看押了一夜之后,第二天早晨,一帮警察來到讯问室,

其中有一个年轻的女警官,气场很强大,而且显得非常干练,在众多高大的男警察当中,颇有一股颐指气使的风范,看得出來应该是带队领导,

她有一张标致的瓜子脸,娇嫩的肌肤几乎吹弹可破,一双美眸冷光四射,

与之相对的,是她的表情同样很冷,让人看到几乎忍不住都要打个哆嗦,

这是一个冷美人,

是廖家珺,她回來了,打量了一番封禅子,又离开了讯问室,

从头至尾,廖家珺一句话也沒说,搞得封禅子一头雾水,

郑跃军刚从翠峰村那边撤走,廖家珺得到消息,直接买了红眼航班的机票,一大早晨费回广厦,直接來了刑事侦查局,

说起來,京城那边还有很多事情,但廖家珺放心不下刑事侦查局的工作,先回來处理一下,

郑跃军离开翠峰村后,直接去回了经侦支队,沒來刑事侦查局,跟廖家珺也沒有交接工作,

廖家珺也沒联系郑跃军,全当什么都不知道,而且也丝毫不提井悦然的案子,

只是,让廖家珺沒想到的是,自己回广厦之后马上就碰到这么个事,

在讯问室外面,范文强递上一摞东西:“这是这个人的资料,”

“汪星仁,给自己起了个道号封禅子……”廖家珺大致翻看了几眼,点了一下头:“继续说,”

“昨天深夜,我们接到线报,洪妙雪出现在广厦,然后我们追踪过去……”顿了一下,范文强继续说道:“洪妙雪最后出现的地方是一家酒吧,我们去的时候,洪妙雪已经走了,刚好,这个封禅子和贾仗义跟一帮痞子在打架,我们就全都带回局子了,”

“那个酒吧搜查过了吗,”

“搜过,”范文强点点头:“沒有任何可疑的地方,也沒有毒品,我估计洪妙雪可能是偶然出现在那里的,”

“这个人我是知道的……”廖家珺叹了一口气:“交给我处理吧,”

范文强也不知道廖家珺所谓的“这个人”到底是哪个人,反正廖家珺要接手,他也就不再说什么,点点头离开了,

廖家珺给苍浩打了一个电话:“你马上來一趟刑事侦查局,”

苍浩有点吃惊:“你回來了,”

“刚下飞机,”廖家珺叹了一口气:“结果刚回來上班就出了点麻烦,”

苍浩笑了笑:“你该不会跟我说井悦然的案子吧,”

“我不知道井悦然有什么案子,”廖家珺狡狯的一笑,又道:“是你的一个兄弟,封禅子,出了点麻烦,”

苍浩更加意外了,不知道封禅子能惹什么麻烦,直接赶去了刑事侦查局,

等到廖家珺把事情经过大致说了一下,苍浩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封禅子还真是福星高照啊,怎么什么事都让他碰上,,”

“重点不是封禅子碰上什么事,而是洪妙雪回广厦了……”廖家珺用手指敲了敲桌子:“难道你不想说点什么,”

“不想,”苍浩一个劲的摇头:“我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我也很长时间沒看见这个人了……要说她回了广厦,我像你一样惊讶,”

“我知道你和她之间存在有某种信息渠道,你最好打听一下是怎么回事,”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如果她是回來旅游探亲,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她想搞什么事情,那就对不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