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把谢尔琴科留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不是哗变,”黑人很认真的道:“我负有职责,在你做出错误判断的时候,可以接管领导职务,”

“你……”K先生听到这话,表情有些尴尬:“我沒有做出错误决定……”

苍浩早就觉察到,但凡是超级强国的重要人物,身旁往往会潜伏着一个卧底,

这个卧底是更高层派下來的,任务是防止重要人物做出违背国家利益的决定,当然同时也是一种监控措施,毕竟这些重要人物掌握着太多重要情报,

K先生沒有立即表示质疑,说明这个黑人的身份是真的,

黑人颇有些得意:“K先生,你不是不知道,谢尔琴科是E国联邦安全局前任局长,虽然他已经辞职了,但仍然了解很多信息,如果能够抓到这个人,对我们來说意义很大……”,

这个黑人要继续说下去,苍浩打断了:“你们两个在这吵吧,我先回去了,”

黑人冷哼一声:“站住,”

马上的,又有两个人走过來,横在苍浩身前,虽然沒亮出武器,但不约而同把手伸到腋下,那里明显带着枪,

“你想怎么的,”苍浩回头看着这个黑人,冷冷一笑:“把我的兄弟交给你,那不可能,”

黑人一字一顿的道:“这里你说了不算,”

“你说了也不算,”苍浩反唇相讥:“我丝毫不介意跟你火拼一下,只要你舍得让手下的人全去死,”

K先生看了一眼黑人,很无奈的对苍浩说了一句:“对不起……我沒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此时的K先生表情非常尴尬,不像是装出來的,他确实沒想到自己竟然被卧底解除了职务,

“别说对不起,”苍浩白了K先生一眼,冷笑着问那个黑人:“你真想跟我开战,”

黑人若有所思的道:“我知道,你在上空派了几架无人机,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把我们的人轰成齑粉,”

“你知道就好,”苍浩点了一下头:“除非你有防空导弹,否则就等死吧,”

“我沒有防空导弹,不过……”黑人突然哈哈大笑起來,露出雪白的牙齿:“这栋别墅,已经装满了炸弹,只要你的无人机发动进攻,我就会引爆这些炸弹,”

“哦,”苍浩仔细观察着黑人的表情,沒有找到虚张声势的痕迹:“刚才K先生为什么沒说,”

“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黑人的皮肤实在太黑,比普通美籍黑人要黑得多,更像是非洲人,偏偏他的牙又格外白,形成一种奇妙的反差:“我这一次來华夏,就是要带走谢尔琴科,如果不能完成这个任务,我不得不付出惨重代价,所以,你不要怀疑,我有决心跟血狮雇佣兵同归于尽,”

“看來你已经做好去死的准备了,”苍浩耸耸肩膀:“但我可沒活够,”

“那就把谢尔琴科交给我,”黑人立即说道:“只要交出谢尔琴科,我们就当什么都沒发生过,然后还可以继续合作……”

“做不到,”苍浩打断了黑人的话,掏出一根烟点上:“当初,谢尔琴科申请加入血狮雇佣兵,我还是挺犹豫的,原因就是他身份太复杂,很可能带來一些麻烦,不过,既然他已经是我们的一员,我就必须对他负责到底,随便來个阿猫阿狗,让我把人给交出去我就得听话,多少年前血狮就变成死猫了,”

黑人的表情有点扭曲:“如果我引爆炸弹,这里所有人都会死,难道你愿意用这么多兄弟的生命,去维护一个谢尔琴科,”

“血狮雇佣兵是一个整体,如同一个人一样,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苍浩斩钉截铁的告诉对方:“这一点沒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黑人微微一惊:“你们真的不怕死,”

苍浩冲着黑人吐了一个烟圈:“我不相信你真敢跟我同归于尽,”

苍浩这句话一说出口,房间里一阵沉默,再沒有人出声,

过了一会,苍浩把一根烟抽完了,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烟蒂,

这个时候,那个黑人才打破了沉默:“你的表演很精彩,”

苍浩微微一怔:“什么表演,”

“我知道,你的香烟里掺入了某种迷幻物质,你想把我们全都放倒不是吗,”黑人又笑了起來,露出两排雪白的牙:“但你看我们一点反应都沒有,”

这个黑人说的一点沒错,苍浩不想卷入中央情报局的内部纠纷,于是用了迷魂烟,

然而,在场的人全都很正常,竟然沒受一点影响,

黑人笑着摇了摇头:“我们知道你有很多手段,但也正因为太了解你了,所以我们做了充分的准备,”

苍浩微微有点失望:“我还真看扁你们了,”

“沒错,”黑人缓缓点了一下头:“你能用出的任何手段,我们都有了防范措施,你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交出谢尔琴科,”

这个黑人再次说对了,一方面,如果大家真的同归于尽,实在划不來,因为这本身并不是一场很重要的冲突,可以说只是一件小事,牺牲,有所值,有所不值,这件事就属于不值的那一种,

另一方面,黑人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把苍浩吃得死死的,苍浩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沒有,

黄彬焕听到了这番对话,焦急的在对讲机里问:“老大,怎么办,要发动攻击吗,”

如果发动攻击,搞不好这个黑人真会玉石俱焚,苍浩不能冒这个险,于是沒出声,

对讲机是互相连通的,其他兄弟听到了这番对话,谢尔琴科马上提出:“我去见他,”

如果苍浩开口说话,K先生和那个黑人也会听到,所以苍浩一直沒出声,但此时苍浩必须说话了:“不行,”

“为什么,”谢尔琴科急急的道:“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让大家都死在这里,”

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老大,咱们沒必要把命都陪在这里……”谢尔琴科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呼了出來:“他们只是抓我,让我跟他们走,然后你们再想办法把握就出來,”

苍浩依然摇头:“不行,”

“不管你怎么说,我不能让大家为我一个人牺牲……”谢尔琴科说着,缓缓从藏身的地方站了起來,双手高举:“我自己投降,”

“谁允许你投降的,”苍浩怒道:“所有人听着,如果谢尔琴科敢投降,给我当场击毙,”

谢尔琴科被这个命令吓了一跳:“为什么,”

“宁可让你死在自己兄弟手里,也不能落到敌人手里,”苍浩无比郑重的告诉谢尔琴科:“这件事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

“我难道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

“你现在代表着血狮雇佣兵,如果你投降,就意味着认怂了,血狮雇佣兵不能跟你一起丢人,”苍浩的声音变得越发冰冷:“听懂了吗,如果你敢投降,任何一个兄弟都会把你当场击毙,”

“我……”谢尔琴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只是不想连累大家……”

这个时候,那个黑人开口了:“苍浩,我知道你有对讲机,你在跟谢尔琴科讨论投降是吗,”

苍浩承认了:“沒错,他想投降,我拒绝了,”

黑人缓缓摇了摇头:“你为什么不尊重他自己的选择,”

“因为吧……”苍浩怪异的呵呵一笑:“血狮雇佣兵如果栽倒你手里,那就太特么窝囊了,”

“那好吧,地狱里见,”黑人点了点头,缓缓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真是引爆器:“别以为我沒有这个勇气……”

话音未落,K先生的一个手下走上前來,有些愤怒的对着黑人嚷道:“你够了,”

黑人似笑非笑看着这个人:“你在跟我说话,”

“这里的指挥者是K先生,也就是说,K先生有权利决定一切事务,”这个手下义正词严的说道:“既然K先生认为沒必要抓捕谢尔琴科,那么你就应该服从,这并不是事关国家利益的原则性问題,就算你不认同这个决定,也无权僭越指挥权,”

“我说了,这一次來华夏之前,我接到上级的命令,必须把谢尔琴科带回去,否则我自己就得去死,”黑人说着,另一只手掏出手枪,冲着K先生的这个手下扣动了扳机,

只听两声枪响,子弹贯穿了胸膛,这个手下一声不吭躺倒在地,身下缓缓流淌出一片鲜血,

“还有谁质疑我的决心,”黑人的表情变得狰狞起來,扯着嗓子吼了一句:“谢尔琴科如果不肯出现,那么这里的人就一起去死,”

就在这时,林冰华出手了,

自从黑人突然发动内讧,林冰华就一直站在旁边沒出声,这个身穿职业装的女人性感风|骚,一副与人无害的样子,黑人也沒把她放在眼里,

然而,林冰华的出手速度却迅如闪电,先是一脚射在黑人的手腕上,直接踢飞了引爆器,

她穿着一条很短的裙子,这一脚飞起來之后,顺着玉腿往里面看去,可以看到两条玉腿汇合之处一抹粉红色,

这粉红色实在太窄了,两旁似乎冒出來一点什么,然而苍浩沒有时间仔细观赏,纵身跳起,稳稳接住了引爆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