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林冰华是什么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不,”K先生冷笑着摇了摇头:“严格來说,你是文职特工,你的工作职责只是负责处理内务,以及通过各种方式窃取情报,你的个人档案显示,你沒有接受过任何搏击和射击训练,你刚才的表现和你的档案严重不符,”

林冰华的表情依然很平静:“我用业余时间接受过训练,”

“作为中央情报局的员工,对个人信息变化有非常严格的要求……”K先生依然用枪指着林冰华:“即便生活上有一些变化也必须及时上报,尤其是这些变化可能会影响到你工作的时候,为什么你从來沒有提起过正在接受相关训练,”

苍浩本來已经打算走了,不过被这件事情勾起好奇心,就留了下來看着,

刚才,苍浩射死了K先生的两个手下,又炸死了外面的狙击手,其他手下本來被激怒了,正要对苍浩出手,此时却也被吸引了注意,一时间全都站在那里傻看着,

苍浩趁着那几个手下沒注意到自己,來到黑人的尸体旁边,取下林冰华的那把匕首,藏在了身上,

“好吧,是我的疏忽……”林冰华撇了撇嘴:“我沒有及时上报,不过这不算什么大问題吧,不是吗,”

“当然算,”K先生往前走了两步:“你刚才的攻击精准凶狠,这可不是任何业余训练能够给你的,必须是经过了严格的实战,应该说,你表现得很像职业杀手,而不是文职特工,”

林冰华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我救了你一命,”

“正因为你刚才的表现,我才给你一个机会,把事情说出來,”K先生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否则我早就开枪了,”

“我救了你,我沒有恶意,这就足够了,”林冰华笑着摇了摇头:“我为什么会点功夫难道这很重要,”

“很重要,你会的可不只是一点功夫……” K先生的表情非常认真:“林冰华你到底是什么人,”

林冰华答非所问:“我就是我,”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到底是谁,” K先生的语速变得有些焦急:“如果你不肯老实承认,那么我就只有把你交给局里了,或许他们有办法让你开口,”

林冰华缓缓向后退去:“这真的很重要吗,”

“当然,”K先生用力点了一下头:“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潜入中央情报局,这个直接决定了你是不是危险人物,”

“我不是,”林冰华看似怨艾的叹了一口气,突然一扬手,一把精致的匕首激射而來,正中K先生的手枪,

“当”一声,手枪脱手而飞,K先生急忙后退了两步,

林冰华纵身向一扇窗户冲去,直接撞碎了玻璃,跳到了外面,

K先生的两个手下急忙拔枪,苍浩扬手就是两枪,击落了他们的枪,

K先生的枪虽然飞了出去,不过手腕沒有受伤,从手下那里拿过一把枪,冲出别墅想要追上去,

然而,林冰华却已经不见了踪影,外面只剩了一地的玻璃碎片,

“见鬼,”K先生拿出对讲机,要求各处人员仔细搜索,然而,却沒有一个人能找到林冰华的踪迹,这个性感的女人就好像凭空蒸发了一样,

K先生无奈,只有暂时放弃林冰华,转身回到别墅,

苍浩正悠然的抽着烟,看到K先生就嘲弄了一句:“看來你手下不止一个叛徒,”

“对不起……”K先生颇有些难堪:“自从双面间谍集团之后,我们都变得有些紧张,但凡有谁表现出可疑迹象,都要仔细调查,”

苍浩点了一下头:“能理解,”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放跑她,” K先生显然不太高兴,不过看了一眼苍浩手中的引爆器,就只能把火压下去:“我已经告诉你了,不要介入我们内部的事情,你应该让我自己來处理她,”

“我不认识林冰华,跟她更沒有任何关系,我只是她刚才帮了忙,就不应该让她这么轻易死在你的手里,”苍浩一字一顿的告诉K先生:“这是知恩图报,”

“但你可能危害到了我们的内部安全,”

“那是你们自己的问題,自己去解决,与我无关,”苍浩说着,慢悠悠向外面走去:“回见吧,”

K先生的两个立即拦在苍浩身前:“站住,”

苍浩把引爆器举在他们面前:“应该是你们让开,”

K先生跟了上來,站在苍浩的身后,冷冷的道:“今天我们的会谈还是很愉快的,但很遗憾你破坏了这种愉快的氛围,”

“我不觉得愉快,”苍浩根本不回头看K先生:“顺便提醒你一下,这是在我们的土地上,如果真的爆发了冲突,你们绝对讨不到便宜,”

苍浩说的一点都沒错,血狮雇佣兵已经很难对付了,然后还有华夏警察和军队,

K先生身份特殊,出现在华夏本來就很敏感,随时都可能把华夏官方招引來,更应该谨慎一些才对,

于是,K先生妥协了,冲着手下点了一下头,而手下马上给苍浩让开了一条路,

“这还差不多,”苍浩加快步伐,走出了别墅,一直來到院子门前,这才回过头看着K先生说道:“我对你的合作提议还是很感兴趣的,但我希望你下次解决了内部问題再來,不要在我们这些外人面前表演笑话,”

K先生的嘴角抽搐了几下:“谢谢你的忠告,”

“送给你,”苍浩抬手把引爆器扔了过去:“还有一件事,下次想要见我,最好直接找我,别麻烦我的朋友,”

K先生马上明白了:“你是说封禅子,”

“他不是血狮雇佣兵,只算是我的一个朋友,跟所有这些事情都沒有关系,”苍浩一字一顿的警告道:“如果你伤害了我的朋友,别怪我端了你们中央情报局,”

K先生有些不屑的笑了:“你这口气太大了,”

“是有点大,那么我换个说法……”苍浩嘿嘿一笑:“我可以端了你们在场所有人的家,”

这句话更有威慑力,K先生和手下都不再说什么了,苍浩开门大步离开,他们也沒有在阻拦,

被雷霆无人机炸掉的那一角墙壁还在冒着青烟,让K先生自己去收拾好了,苍浩懒得管,回了翠峰村,

也就是刚刚回了翠峰村,谢尔琴科立即问苍浩:“你为什么不让我投降,”

“原因我已经说过了,”苍浩往前走了两步,冷冷的看着谢尔琴科:“你的生命不属于你自己,属于血狮雇佣兵这个团队,如果我沒有下令,你不许投降,”

谢尔琴科愣住了:“我……”

苍浩又往前走了几步:“同样,沒有我下令,你更不许死,”

此时,苍浩距离谢尔琴科实在太近了,今野晴摇了摇头,嘀咕了一句:“离得这么近,这不是要大打出手,就是要接吻,”

阿芙罗拉摇了摇头:“好了,先别说这个了……我觉得当下最大的问題是K先生的來意到底是什么,”

“沒错,”李崇也很关心这个问題:“那个黑人的出现,有可能是跟K先生演了一出双簧,两个人一唱一和,让老大把谢尔琴科叫出來,同时又不得罪了老大,但是呢,K先生沒料到半路上杀出了一个林冰华,把原计划完全破坏掉,所以K先生才怀疑林冰华的真实身份,”

“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苍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谢尔琴科虽然已经卸任了,毕竟掌握着大量情报,如果中央情报局获得这些情报,毫无疑问将有巨大助益,”

李崇立即问:“那么K先生这一次來华夏的主要目标是不是就是谢尔琴科,”

“这倒未必,”苍浩瞥了谢尔琴科一眼,这才分析道:“李崇刚才也说了,K先生不想得罪我,那么主要目标就不是谢尔琴科,而是真的想要对付宋双上校,”

“M国人会这么好心,”沙阿轻哼了一声:“尤其这些搞情报工作的,眼睛转一转就是十个鬼主意,我看还是得谨慎一些,”

“谨慎一些是沒错的,不过我非常相信,M国人确实把宋双上校看作威胁,”顿了一下,苍浩详细阐述道:“国与国之间完全平等根本就是鬼话,大家心里都清楚,世界终归还是需要有某个国家來领导,美国人并不总是好心眼,给这个世界带來很多混乱和灾难,但如果让其他国家來领导这个世界,未必做得更好,只会更差,每当这个世界出现什么问題,大家总会问,,M国在哪,事实上就是对M国这个地位的默认,”

“是这样的,”安德烈耶维奇援引了一个例子:“1994年,卢旺达的胡图族对图西族展开屠杀,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将近一百万图西族被杀害,有可能是二十世纪人类历史上效率最高的大屠杀,相当于卢旺达全国人口总数八分之一,事件发生后,国际社会异口同声指责西方社会为什么不干涉,几乎所有人都认为M国有责任,其时,M国刚在索马里执行维和任务牺牲了十几个人,所以对非洲事务的态度非常谨慎,这才是沒有干涉的原因,而国际社会的指责也证明了,大家默认了M国就是领导者,结果,后來M国的国务卿专门为此事道歉,其实这一次大屠杀跟M国根本沒有半毛钱关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