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治大国亦若做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德烈耶维奇是E国人,跟M国情报机关斗争了很久,所以这一番话由他讲出來,很有说服力,

一个国家也好,还是具体的个人也罢,能够获得对手的肯定是最大的荣耀,

反之亦然,无论是一个国家还是一个人,从來只会贬损自己的对手,把对手说的猪狗不如形同禽兽,其实最终证明的只是自身的渺小和无能,

就比如东北亚某个小国,高唱着“全世界都羡慕我们”,别人只是当笑话,

当他们的喉舌斥责资本主义国家人民忍饥挨饿吃不饱穿不暖的时候,大批国民正偷偷越过边境來到邻国,只是为了一口米饭,

苍浩觉得M国还算是负责任的大国,至少这些年來人家对内张嘴闭嘴都是《独立宣言》,对外说的都是平等、自由、人|权,

反面例子也有,二十多年前,东欧一个叫齐奥塞斯库的腐败总统被叛变军队逮捕,某大国媒体立即愤怒斥责:“华夏人民的老朋友齐奥塞斯库被捕,我们表示极大愤慨,”

后來,齐奥塞斯库被枪决,政变成功,媒体立即改口,祝贺该国新政权成立,

这翻脸速度比川剧变脸都快,动作稍微慢点都跟不上节奏,

“古语说,治大国若烹小鲜,其实,治大国亦若做人……”抽了一口烟,苍浩若有所思的道:“人,都是有私心的,谋取个人利益沒什么不对,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正能量,都是吹牛B吹出來的,人,也不可能每个决定都正确,总有犯混的时候,不管是衡量一个人还是一个国家,如果用放大镜去观察,总是能挑出來许多毛病,所以还是要着眼于全局,也就是从大局上來说,M国并不是天使,但也绝对不是恶魔,甚至可以说比大多数国家更接近天使,”

李崇立即问了一句:“这么说你相信K先生,”

“我说话往往还有‘但是’,”苍浩笑着摇了摇头:“无论某些人怎么抨击和诋毁,事实上,在现代史这几十年來,M国为这个世界贡献的大多数还是正面的东西,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国家愿意做M国的盟友,反观某些国家,自称‘我们的朋友遍天下’,但朋友在哪呢,沒有人找得到,M国帮助我们赢得了二战,维护了现代国际秩序,又承担了最多的国际道义,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但是,我们面对的是政客,甚至可以说是政客里的精英,这些人的是非观念和道德准则跟普通人不一样,K先生或许是真的愿意帮助消灭宋双上校,但也需要提防他借此达到自己的某些目的,”

谢尔琴科因为这件事涉及到自己,所以一直沒出声,直到这个时候才点了点头:“这番话很中肯,”顿了一下,谢尔琴科又道:“国家道义是一个层面,具体到政客的世界,就是另一层面了,政客的世界混乱、肮脏、卑鄙,我厌倦了,所以才辞职,”

万鹏苦笑两声:“其实这个K先生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他先是被自己的手下反水,结果又发现其他手下当中潜藏着神秘人物……这可真是碟中谍、无间道,脑子反应稍微慢点,都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崇跟着说了一句:“我脑袋反应不慢,可我也沒弄明白,,这特么都到底是怎么回事,”

“谁说你脑子反应不慢,” 万鹏非常惊讶的看着李崇:“你难道不知道自己是个呆B,”

“你特么给我闭上乌鸦嘴,”李崇恶狠狠瞪了万鹏一眼,权当沒听到刚才的话:“K先生的手下有高层的卧底,在紧要关头突然执行某个秘密任务,这个我很理解,但林冰华又是怎么回事,她跟那个黑人是一伙的,还是属于第三方势力,”

“说的也是啊……”安德烈耶维奇挠挠头,很费解的道:“林冰华当时的表现,跟身份完全不符,引起了K先生怀疑,那么问題來了,林冰华到底是什么人,K先生的手下接连出状况,这也未免太巧了吧,”

苍浩倒觉得这个问題不是问題:“沒什么难以理解的,林冰华可能另有來头,因为先前双重间谍集团案,中央情报局和联邦情报局都高度紧张,如果放到过去,K先生可能不会觉察到林冰华有问題,这一切还真的就是巧合,”

“那林冰华的背景是什么,”李崇看着谢尔琴科,问道:“是你们联邦安全局的人,”

谢尔琴科一个劲摇头:“在我辞职之后,联邦安全局有什么变化我不知道,不过我在任上的时候不记得有这样一个特工,她是地道的华夏人,至少也是华人华裔,长得这么漂亮,按说我应该是有印象的,”

李崇嘿嘿一笑:“你对美女通常都会有印象,”

谢尔琴科撇了撇嘴,沒说什么,其实李崇这句话还真是屈枉了他,

虽然谢尔琴科有着男神一样的容貌和气质,个人生活却一直很严谨,

反倒是李崇,长得不怎么样,却格外好色,尤其碰见熟|女,简直连步都迈不动,

李崇指责谢尔琴科贪恋女色,很有点贼喊捉贼的意思,而国与国关系也是如此,

苍浩若有所思的分析道:“我觉得林冰华可能來自第三方势力,碰巧在这个时候暴露出來,”

安德烈耶维奇叹了一口气:“老大以后跟K先生保持合作关系,”

“我估计K先生短时间内不会出现了,”苍浩冷哼一声,讥讽的道:“他把高层派到身边的卧底给干掉了,现在必须马上回M国解决这件事,其他所有工作都要往后延,”

“是的,”谢尔琴科点了点头:“K先生必须平息高层的怒气,否则屁股下面的位子就坐不稳了,”

万鹏感到很费解:“可他毕竟杀了高层的亲信,怎么平息高层的怒气,如果是我,一定要他血债血偿,”

“所以你做不了政客,”苍浩直接就道:“通过这次冲突,K先生觉察到高层对自己不放心,所以才会派那个黑人潜伏过來,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他肯让渡一些利益,高层有可能会既往不咎,权当沒发生过什么,”

“是的,”谢尔琴科赞同这个说法:“你们别忘了,其实K先生自己也是高层,整件无间道涉及到的是高层内斗,大家和平解决是最好的,其他高层真想要击倒K先生,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

安德烈耶维奇又问了一句:“我们接下來该做什么,”

“其他事情全放到一旁,”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我要找到宋双上校,”

就在苍浩跟兄弟们讨论,中央情报局这一连串诡异事情的同时,在柬埔寨,赵轩和聂嘉林经过艰苦的跋涉回到了西哈努克市,

宋双上校刚消失在华夏边界,红色高棉就发动了新一轮的猛攻,多数人无从知道他在短时间内从什么地方招募來这么多人马,普通百姓甚至怀疑他有撒豆成兵的本事,

于是,各种传说和谣言到处传扬,把宋双上校说得越來越可怕,而这些传说和谣言构成了强大的威慑,进一步帮助了红色高棉的攻势,

JPZ全国分为二十个省和四个直辖市,到了这个时间,十个省已经被红色高棉占领,其余十个省和两个直辖市正被红色高棉的游击队不断骚扰,

也就是在这些面临红色高棉威胁的地区,人党和奉党两大政治派系不断抢地盘,根本无心御敌,再加上各种流寇作乱,全部沦陷只是时间问題,普通百姓就只有逃难的份,

如今,只有金边和西哈努克这两个直辖市还算安全,暂时沒有威胁,

比丘申克和威琼斯仍然驻守西哈努克,罗清武那个大煞笔无处可去,也在这里,

所以,赵轩和聂嘉林也只有來这里会合,

但比丘申克管送不管接,虽然之前把苍浩一行送去了磅湛省,却根本不管血狮雇佣兵怎么回來,

结果,赵轩和聂嘉林这一路上吃了很大苦头,因为到处都是敌人,有红色高棉,有叛变的高棉王家军,也有各类流寇,

终于赶回西哈努克之后,赵轩和聂嘉林直奔比丘申克的驻地,开门就往里闯,

比丘申克看到两个人吓了一大跳:“你们怎么回來了,”

“不回來还能去哪,”赵轩看到桌子上有水,过去拿起來咕咚咚喝了个底朝天,这才接着道:“宋双上校失踪了……”

等到赵轩把经过说了一遍,威琼斯勃然大怒:“你们这帮废物,”

赵轩冷眼看着威琼斯:“你说什么,”

“我说你们太沒用,”威琼斯气得直跳脚:“你们來这里是干什么的,不就是抓宋双上校吗,结果让他给跑了,你们还有点什么用,”

聂嘉林轻哼一声:“有本事你自己去抓,”

威琼斯说了一句大实话:“我要是抓得住,还需要你们吗,”

赵轩的目光更加冰冷:“既然你自己更沒用,就特么给我闭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