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好姐妹/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是好姐妹,我真不希望你上当!”舞兰非常不服气:“要不要我证明给你看?”

林冰华反问:“你怎么证明?”

“我现在就去你房间,让你看清楚苍浩到底是什么人!”舞兰气呼呼的道:“你只要躲在门外偷看就好了!”

“我知道你对苍浩一直都很有成见。”林冰华轻叹了一口气:“你怎么看待他是你的事,与我无关,谁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有数。”

舞兰气呼呼的道:“我真是为了你好,不希望你上当!”

林冰华笑了笑:“我连中央情报局都混得进去,从来都是我骗别人,想骗我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这句话说的很在理,搞得舞兰有些尴尬:“我们是好姐妹……你一时间糊涂,我有必要提醒你。你要是对苍浩人品有信心,就给我个机会展现给你看。”

见舞兰这么坚持,林冰华也有些妥协了:“好吧,不过我觉得,你一定会失望。”

舞兰轻哼了一声,离开栽培室,直接去了林冰华的房间。

苍浩正等着林冰华回来,却不料等来的是舞兰,有点意外:“你怎么来了?”

舞兰轻轻挑起黛眉:“不欢迎吗?”

“这是你们的地盘,轮不到我说话,应该是你不欢迎我才对!”

“讨厌!”舞兰两条柳叶弯眉微微皱起:“现在也没外人,你就别开玩笑了,我哪有资格不欢迎你啊!”

“我不是在开玩笑!”苍浩很认真的道:“这是你们兰组的地盘,我才是客人!”

舞兰挺了挺笔直秀丽的鼻子:“那你来我们兰组的地盘干什么?想要风花雪月?”

苍浩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

“你一定是看上晶兰林冰华了。”舞兰轻哼了一声:“你是借机想跟美女套套近乎,这是男人的本性,我理解!”

“你要是非得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苍浩索性承认了:“林冰华确很有魅力!”

“我太了解你了。”舞兰的鼻翼微微扇动着,秀挺鼻子下面的樱桃小口,冲着苍浩不住呼出香风:“你早晚有一天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苍浩立即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你真的想做风流鬼?”

“我开玩笑的……”苍浩知道舞兰脾气不好,说动手就动手,所以舞兰刚一出现就做好了防范:“咱俩的关系一直不太和谐,对这个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那不是都表演给外人看吗……”舞兰的双唇丰腴圆润,仿佛已经熟透的车厘子,形状和色泽都几近完美,娇艳欲滴的悬在那里,让人见了就会有摘采的冲动:“难道你还当真?”

“我当然当真了!”苍浩点点头:“表演给外人看?什么意思?”

“你说……”舞兰站起身,伸了一下懒腰,充分展示曼妙的身材。在那雪白的脖子下,高高耸立着挺拔的雪峰,倏地一转身,她又把浑圆的玉臀展现出来:“我问你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我跟林冰华谁更漂亮?”

苍浩的回答确实很老实:“都很漂亮!”

“我问的是‘更’,总要有一个胜出一些,难道不是吗?”舞兰的全身散发出迷人的香味,她是一个完美的女人,虽然脾气足够暴躁:“你老实回答我不怪你!。”

苍浩有点不太自在的咳嗽两声:“刚才的回答就很老实。”

“不,还不够老实……”舞兰的绝**人美貌,让人根本无法联想到冷血的杀手,搞得苍浩终于有些心动了。只是,舞兰此时的这些问题,充满了阴谋的味道:“我再问你一次,我跟林冰华到底谁更漂亮?”

这个世界上最难回答的问题,大概就是在几个关系较好的女人当中,去挑选一个更加漂亮的。

希腊神话中有一个帅哥帕里斯,有一天,天后赫拉、智慧女神雅典娜和爱情女神阿弗洛狄忒找到他,让他评判者三个女神当中谁最漂亮。

当然,这个评委不是无偿的,三个女神给出的价码非常优厚,超女快男上那些评委相比之下都是屌丝。

赫拉要跟帕里斯无上的权力,成为高高在上的统治者。

雅典娜愿意赐予帕里斯智慧和力量,成为辉煌的英雄。

阿弗洛狄忒则答应送给帕里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帕里斯很有可能是个处|男,一时间精虫上脑,就选择了阿弗洛狄忒。

阿弗洛狄忒履行了诺言,不过她跟帕里斯之间的协议是有漏洞的,没讲明这个最美的女人是不是原装的,也就说可以是二手货。

结果,阿弗洛狄忒帮助帕里斯拐走了斯巴达王后海伦,当时海伦就是最美的女人。

斯巴达国王当然不能容忍,如果帕里斯偷偷摸摸搞破鞋也就罢了,如今是干脆抢走了自己的老婆,公开给自己戴绿帽子,于是调动军队想要把老婆抢回来。

但是,帕里斯也是有背景的,是个超级官二代,特洛伊国王的儿子。

帕里斯的父亲见儿媳妇挺漂亮,就决定把帮助儿子保住这个女人,调动军队跟斯巴达国王对抗。

接下来,特洛伊和斯巴达双方各自召集盟友,进行了一场长达十年的漫长之战,这就是著名的特洛伊战争,最后斯巴达依靠木马破城。

这也就是说,两个城邦为了海伦一个黑木耳,打了这么多年仗,死了这么多人,红颜祸水这事,古今中外都一样。

同时这也说明了,“拼爹”这事历史悠久,不只是在当代华夏,从希腊神话时代就已经开始了。

如今苍浩也面临这样艰难的选择,因为实在不知道舞兰和林冰华到底谁是粉木耳,而谁又是黑木耳。

苍浩做出选择之后,被选中的女人肯定会芳心暗许,从男人角度来说,当然还是愿意选择粉木耳。

于是,苍浩挠了挠头,问了一句:“你们俩谁是处|女?”

“你……怎么这么问?”舞兰的表情有点难堪,线条优美柔滑的秀气桃腮瞬间通红:“让你选谁最漂亮,又不是让你做妇科检查!”

苍浩厚着脸皮说了一句:“我有处|女情结,喜欢原装!”

这么一句话,让舞兰的玉颈都跟着红了起来,原本上面的肌肤白嫩得近似透明,跟洁白的天鹅绒几乎一样,现在如同红色的幔帐:“你怎么一句正经的话都没有……你要是再这样,我就不跟你说话了!”

“既然你让我选择谁最漂亮,而我又没办法选,所以干脆就定个标准——谁是原装谁最漂亮!“

“你啊……”舞兰说着话,一对丰满翘胸玉峰起伏不定,诱人瑕思:“认识你的时候就不正经,如今越来越……越那个什么了……”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苍浩撇了撇嘴:“如果有一天我成为流氓,请告诉别人我曾经纯真过……”

“如果你现在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舞兰挺起胸前的丰盈柔软之物,叹了一口气:“今天我就是你的!”

苍浩里看了看周围:“摄像机在哪?”

舞兰摇摆了一下柔软曼妙无比的细腰:“什么摄像机?”

苍浩挖了挖鼻孔:“你不是在偷|拍吗?”

“当然不是。”舞兰立即正色道:“我向你保证,这里就咱们两个,再没有其他人了,也不会有人知道咱俩之间的事!”

苍浩用力掐了一下舞兰微隆浑圆的娇翘粉臀:“真的吗?”

苍浩摸了自己的臀部,这让舞兰稍稍有些得意,看来自己还是很有魅力的:“当然是真的?”

更重要的是,这说明苍浩上钩了,只要苍浩接下来能上了自己的床,舞兰就有办法让苍浩在兰组再也混不下去。

不过,舞兰马上想起苍浩刚才挖鼻孔了,这根本就是拿自己的衣服擦手:“你……你太脏了,你就不能擦擦手,再来摸人家?”

“对不起,忘了……”苍浩一脸木讷:“这不是看见你太激动了吗!”

“真的吗?”舞兰微微翘起桃红的小嘴,努力忘掉刚才恶心的一幕,露出若有若无的浅笑:“难道……你一直对我都很有意思?”

舞兰那令人把持不住的体香,不住的传过来,飘进了苍浩的鼻尖:“我对你有意思,但你不搭理我,我有什么办法?”

“还不是给别人看吗……”舞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只要让别人觉得,其实我很厌恶你,咱们两个才有机会。”

苍浩明知故问:“什么机会?”

舞兰穿着一条紧绷着美腿的皮裤褪去,马上的,舞兰缓缓褪去了皮裤,那双令人目眩神迷的玉腿果露出来。

此时,舞兰的身上只剩一条小巧的黑色蕾丝内裤,勉强遮掩住了小腹之下:“你说呢?”

看到这一幕,苍浩满腔的邪念瞬间爆发,恨不得马上就把舞兰扑倒在地:“那个……你这样不太好,毕竟这是在林冰华的房间,万一你姐妹回来……”

“放心吧。”舞兰又脱掉了上衣,不知道为什么,女杀手偏爱性感内衣,胸罩和内裤都是薄薄布片,怎能遮挡不住外泄出的春|光:“林冰华只要摆弄起她那些花花草草,就会忘却了一切,短时间不会回来的。她可能早把你忘了,等到想起来,你我之间该发生的一切都已经发生过了……”

“是吗……”苍浩感觉口干舌燥:“我的时间通常很长的!”

“那最好了,我就喜欢时间长点,要是慢了我还不高兴呢。” 胸部在胸罩包裹下显出诱人的形状,这种内衣跟没穿没太大区别,反而隐隐约约加强了诱惑,更衬托出舞兰娇躯梦幻般迷人的娇嫩:“拿出你最大的本事来,让我看看大名鼎鼎的血狮,换了一个战场是不是也一样。”

苍浩充分欣赏着:“你的意思就是说,你不是原装的呗?”

迎着苍浩的目光,这让舞兰芳心有些娇羞,面靥涨得通红:“你够了……这个时候说这种话,扫不扫兴?”

“不扫兴呀。”苍浩摇了摇头:“刚才不是说了吗,谁是原装,谁最漂亮!”

舞兰诱人的酥胸随着呼吸轻轻起伏:“原装有什么好,什么都不懂,还要你亲自教!”

“我就是喜欢教书育人的成就感!”苍浩轻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来,从各位日本老师那里学到不少东西,我也可以传授给别人了!”

“讨厌!”舞兰摇了摇头,用手梳弄了一下乌黑柔顺的秀发:“快点开始吧!”

“开始……咱们算什么?419?”

舞兰不懂:“什么是419?”

“就是一夜|情。”

“那你就当做是419好了。”舞兰怨艾的叹了一口气:“如果我不是杀手,或许我们可以通过正常方式认识,然后开始正常的恋爱……”

“如果你不是杀手,更大的可能性是,我们根本没机会认识……我一直都想让高姐给我介绍一下经验,到从哪招募来这么多美女,我可以充实一下血狮雇佣兵。”苍浩说着,目光从舞兰胸罩下高耸挺拔的玉峰,延伸到平坦光滑的小腹,又来到细致诱人的柳腰,随后是丰腴柔软的香臀。接着,苍浩掠过修长匀称的玉腿,回到平坦的小腹上,打量着上面小巧迷人的肚脐。舞兰在肚脐上打了一个钻石钉,看起来更加性感惑人。

“你还是来充实一下我吧……”舞兰说着,又轻叹了一口气:“人家等的已经不耐烦了,你能不能不要说这么多废话,做点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被人看见不好!”

“这里没有人啊!”舞兰急忙指了指:“你看,所有门都锁着,怎么可能有外人。”

事实上,林冰华的房间有一条暗道,隐藏在欧式大床的后面,林冰华正躲在那里。

舞兰巴不得苍浩把自己扑倒,然后林冰华就会出现,接下来苍浩就会非常难堪。

但舞兰却忽视了另外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当苍浩扑到自己身上,林冰华会感到非常失望,转身离开。

本来舞兰只是勾搭苍浩,这样一来却只能真的跟苍浩“啪啪”了,因为要是打起来的话,自己根本不是苍浩的对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