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心理医生/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太太事件是李洪有职业生涯最大的危机,差一点导致失业。

幸亏老板李伟新考虑到这年头学心理学的人太少,很难再找来月薪两千、不管吃不管住的博士生,才勉强把李洪有留了下来。

李伟新不过初中毕业,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进了一个心理学短训班,学了两个月之后就开始靠这个吃饭。

他的这个诊所能坚持下来,实在也是因为他不会再干别的事了。

李洪有很清楚,李伟新留下自己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一个博士生被初中毕业生吆来喝去,会令他很有成就感。

不管自己能创造多少价值,却也算诊所的一块金字招牌,保不齐诊所哪天碰到点什么机缘巧合就能红火起来。

说到这家诊所,倒也有些收入,不过没做太多真正的心理咨询业务,更多的是给各大企业的员工搞培训。

其实这种所谓的“培训”不会教给别人任何东西,只是用心理手法鼓动员工的热情,去无限忠于企业和老板。哪怕是待遇微薄、工作环境恶劣、压力太大,也要对企业和老板常怀感恩之心,绝不可以像富士康那样一激动就来个十连跳。

说白了,这就是“洗|脑”,李洪有参加两次,对此很有负罪感。

“小李啊……”李伟新捧着厚厚一摞东西,推开门走进来了:“别闲着了,出去发发传单,给咱们诊所做一下宣传。”

小小的诊所,连清洁工阿姨算在内还不到十个人,可李维新的经营手法就像日本爱情动作片里的男|优一样能折腾。

而且李维新的口吻很重,不折腾别人,专门折腾李洪有,不是今天让李洪有穿上白大褂冒充大夫在门口支个桌子卖保健品,就是明天让李洪有身上挂着条红色绶带站在门口当迎宾。

也不知李维新是怎么想的,这一次竟然要发传单,须知心理咨询这个行业不能靠这种手段营销。

但凡天天在街头发小广告的,通常都是号称一针可以治好尖锐湿疣的老军医,或者保证你吃下去之后能一炮到天亮的某类保健品。

李洪有觉得让自己出去发传单,实在是对弗洛伊德祖师的玷污,很可能没吸引来客户,倒把城管招来了。

不过,老板既然发话,李洪有只能照办。

走出办公室,经过前台的时候,董爱婷看出李洪有是要去做什么,顿时发出了咯咯的一阵笑。

董爱婷长得很漂亮,有着一张标准地鸭蛋脸,身材前凸后翘。

她是诊所的前台接待,岗位不重要,赚的却和李洪有一样多。

因为没什么客人,她每天做的最多工作只是对着小镜子化妆,或者用指甲油和指甲锉来来回回摆弄十根手指头。

有一次大概是手指甲摆弄够了,她竟然把脚放到了桌子上,开始摆弄脚趾甲。

但不管董爱婷做什么,李伟新从来不训斥,只会淫|笑两声说:“婷婷今天很漂亮呀!”

李伟新毫无必要的养着这么一个前台接待,无外乎就是给自己养养眼。对抠门到一分钱能掰成两半花的李伟新来说,这大概是平生最的最慷慨的一件事情。

李洪有全当没听到董爱婷的笑声,径直来到门外,逢人便发上一张传单:“看看了,本诊所优惠大酬宾,治一个心理毛病附送智商测试……”

垂头丧气的发了一会,李洪有的头越来越低,声音也越来越低,心里琢磨着今天晚上应该吃点什么。过了一会,一声怒吼打断了李洪有思绪:“你特么才有病呢!”

李洪有抬起头来,无精打采地问了一句:“你有药啊!”

一语说罢,李洪有打量了一下对方,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人身高一米九十多,穿着一件黑色跨栏背心,身上的肌肉见棱见角。脑袋剃得光光的,表情凶悍狠戾,一双如豺狼般的眼睛恨恨地看着李洪有。

别人接到小广告后,通常是看一眼就扔掉。这个壮汉看到打头一行字是“提供各种心理问题治疗”,登时被激怒了。

听到李洪有的话,他反问了一句:“我有药,你吃啊?”

“你有我就吃。”

“你吃多少。”

“你有多少我吃多少。”

两个人正在斗嘴,从不远处走过来十几个人,把李洪有给围了起来,脸上带着冷笑。

李洪有感到身上冒冷汗了,正琢磨怎么才能溜走,突然感到眼前一亮。

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也走了过来,身高一米七左右,前胸后臀丰圆饱满。一张标志的瓜子脸画着很浓的妆,一抹黛眉下悬着一双弯月般的眼睛,目光流转如同深秋的湖水。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腿上套着黑色丝袜,脚上是一双黑色高跟鞋,给人神秘的魅惑感。

任何人看到漂亮的女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胆子比较大的,可能还会上去搭讪。

但是对这个女人,却不会有人敢这样做。因为她带着一种非常强大的气场,宛若王者驾临,这在女性身上是很难见到的。

她年逾三十左右,李洪有不由在心里感叹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美熟|女吧……”

看到这个女人,所有人立即分列两排,毕恭毕敬问候了一声:“井姐。”

井姐走到那个壮汉身旁,淡然问了一句:“阿志,出了什么事?”

“井姐……”壮汉挠挠头,有点不太好意思地说:“他给我发这种广告,摆明了是骂我有精神病……”

井姐拿过广告看了几眼,十分妩媚地笑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位……女士……”李洪有咳嗽了两声,很尴尬地解释道:“我只是出来做宣传的,不特意针对任何人,这位先生误会了。还有,我们诊所专攻心理疾病的治疗,而心理疾病与精神病虽然存在一定联系,可两者完全不是一回事……”

“不用和我说这个。”井姐打断了李洪有的话:“我多少明白一些,绝大多数人都有心理问题,只是程度深浅不同。”

李洪有松了一口气:“谢谢理解。”

井姐冲着阿志等人摆了摆手,看样子是要离开,可刚走出没几步,她突然回头问了一句:“你是心理医生。”

李洪有整理了一下衣领,很郑重地回答:“正是。”

阿志很困惑地问了一句:“他是医生怎么不穿白大褂?”

“他这个医生和你理解的那个医生不是一回事。”井姐对阿志解释了一句,随后又问李洪有:“你正规学过心理学吗?”

“本人是四川大学心理学博士毕业。”说到这个话题,李洪有有点得意:“四川大学的心理学专业在国内是数一数二的,我在校其间师从我国著名心理学大师……”

“别和我说这个,我有问题要咨询你。”

见有生意要上门,李洪有急忙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们到办公室详谈吧!”

“好。”井姐点点头,带着阿志一干人径直进了诊所。

阿志身上满是纹身,让李洪有有点害怕。这个时候李洪有突然发现,原来这一伙人很多都有刺青,身上还带着一股江湖气。

“有纹身的不一定是黑社会,岳飞也有纹身……”李洪有在心里一个劲地宽慰自己,可还是不放心。

万一诊所真的来了一帮黑社会,几句话不合,一顿打砸,自己不但要丢掉工作,只怕还要赔偿诊所的损失。

此时李洪有有点后悔,不该把这些人请进来,可人家都已经进来了,总不能再撵出去。砸了诊所其实也是小事,万一人家动怒把自己给砸了,那可是多少钱都弥补不了的损失。

董爱婷正在照镜子,猛然发现诊所进来一个大美女,先是一愣,随后升起了嫉妒之心。她发现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各个方面都被比了下去,于是低声嘀咕了一句:“穿那么黑,要去奔丧啊……”

阿志听到了,把眼睛一瞪:“你说什么?”

董爱婷看到阿志的凶相,登时打了一个哆嗦,差点哭了出来:“没……没说什么…….”

“阿志,别理她,办正事要紧。”井姐的面容始终那么淡然,似乎没有对董爱婷刚才的话感到生气。

等到进了办公室,李洪有请井姐坐下,忙不迭地问:“请问你要咨询什么问题?”

这年头,各个阶层的人活得都不易,穷人要为医疗和养老犯愁,中产阶级要为房贷和通货膨胀节衣缩食。

大家都羡慕有钱人,其实他们也有自己的烦恼,钱财来路不正的害怕坐牢,更害怕被劫富济贫。

至于钱财来路清白的,虽然不是没有,可实在太少,所以他们的问题只是个案,不具有典型意义。

李洪有打量着井姐,很想知道她是像王太太那样因为老公包二|奶得了抑|郁症,还是因为失业压力太大而得了抑郁症。

在李洪有的印象里,有钱人的问题以抑郁症为多,而这位井姐毫无疑问是有钱人。

李洪有注意到,那身被董爱婷讥讽为丧服的连衣裙是香奈儿的,高跟鞋像是纯手工定制的。

更重要的是,井姐的这种气质绝对不是普通女人能拥有的。

李洪有把这些都猜对了,唯独对井姐初衷的猜测却错了。

井姐没有抑郁症,来这里显然是有别的目的:“我看过一部美剧《Lie_to_Me》,里面的Dr.Lightman能通过一个人的言谈举止,判断出是否在说谎。我想知道,这是不是有什么科学依据?”

“我知道那部美剧……”李洪有发现井姐的英文非常标准,显然是受过良好教育的:“都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涉及到的东西也是非常科学的。”

“那就好。”井姐微微点了点头:“我就说嘛,美剧不会像国内电视剧那样胡编乱造。”

“这部电视剧的主人公,其实是通过微反应来测谎。从电视剧里看起来好像很神奇,其实说出来非常简单……”顿了顿,李洪有详细介绍道:“微反应属于心理学内部的一个领域,简单地说,就是通过人在讲话时的细微表情和肢体动作,透视人的内心世界……”

“不要和我讲这些专业上的东西。”井姐摆摆手,打断了李洪有的话:“能让我测验一下吗?”

“可以。”

“好。”井姐把阿志叫了过来,告诉李洪有:“现在你和他聊几句,然后告诉我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井姐能不能告诉我,总是问这个干吗?”李洪有很小心地问道:“您是需要我做什么工作,还是好奇只想了解一下?”

“当然有工作。”井姐看出来了,李洪有是想赚钱,于是笑了笑道:“如果你能让我满意,我会付给你一大笔酬金。”

“好,那开始吧。”李洪有随后转向阿志,缓缓问道:“你是广厦本地人吗?”

阿志显然明白井姐的意思,当即就回答了起来:“不是。”

“家乡哪里?”

“东北。”

“来广厦几年了?”

“五年。”

李洪有点点头,随后告诉井姐:“第一句话和第二句话是真的,第三句是假的。也就是说,他确实是东北人,不过来广厦不是五年,时间可能短一些,也可能更久。”

这番话在井姐带来的那些人中引起了一阵低语,阿志看李洪有的表情也有些不一样了,不再像刚才那样凶悍,而是多少有些敬佩。

“我们可以姑且相信别人说的话都是真的,我很想知道的是……”井姐一字一顿地问道:“你根据什么挑出最后一句是谎话?”

“人们在叙述真实历史的时候,会有一个回忆效应。比如我问你的生日,尽管你非常熟悉,却也需要从记忆中调出来。这个过程很快,却毕竟会用去一点点时间,那么你就不可能非常痛快的回答,而是会有一个很短暂地停顿。”李洪有指了指阿志,接着说道:“我问过他之后,他马上就回答了我,明显是顺口胡编的。”

“非常好。”井姐十分满地点了点头:“你几点下班?”

“五点三十。”

“我派人来接你。”

“下班后工作?”李洪有急忙说道:“那你的给我加班费!”

井姐站起身来,冷冷地问道:“你想要多少?”

“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结合我们诊所的实际……”李洪有鼓了鼓劲,咬了咬牙,决定狮子大开口一次:“至少也得二百吧……”

一语落地,阿志等人十分轻蔑地笑了起来,井姐更是摇了摇头:“你有这个本事,想赚多少钱都不是问题,竟然为了这么点钱和我讨价还价。”

“那咱们说定了。”

“没问题。”井姐留下这句话,带着阿志等人扬长而去。

李伟新听到这边好像很吵,走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刚好看到井姐离开。他看着井姐浑圆的臀部咽了口口水,急忙问李洪有:“这些人来干什么?”

“咨询点事。”

“然后呢?”

“然后就走了。”

“臭小子,不是你把送上门的生意给砸了吧?”李伟新恶狠狠地告诉李洪有:“要是让我知道你干了这样的事,我……”

“我”了半天,李伟新没了下文,因为很难找到足够的威胁手段。说到降薪,李洪有的薪水已经没法再低,要说解雇,能解在上次王太太事件时就解了。

最后李伟新留下一声“哼”,转身回了自己办公室。

至于李洪有,则看着弗洛伊德的画像,在百无聊赖中消磨时间。

神秘的井姐给李洪有如同一潭死水的内心带来一点小小的冲击,李洪有很想再次见到这个女人,不仅因为可以饱览秀色,更因为能给自己带来生意。

李洪有从没想到过,原来时间这么难熬。一分一秒的过去,好不容易盼到下班,井姐却始终不见踪影。

“看来是被忽悠了……”李洪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收拾一下东西离开办公室。

董爱婷早就下班了,李伟新出去联系企业培训的事,整个诊所只剩下李洪有一个人。

李洪有很想开溜,无奈李伟新配了一台指纹视频打卡器,监督李洪有按时上下班。

事实上,这台打卡器只给李洪有一个人准备,董爱婷根本不用打卡,李伟新更不会监督自己。

打过了卡,锁上了诊所的门,李洪有刚要去坐公交车,一个身穿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过来:“请问您是李洪有先生吗,井姐派我过来接你。”

这个“井姐”不是别人,正是井悦然,而阿志一伙就是罗霸道派去的保镖。

一般来说,搞房地产的人都比较信风水,其实“风水”是一门科学,准确的说就是早期的环境心理学,讲究怎样的环境能让人心情愉悦,以及人与环境之间的互动。

所以,很多开发商都会请风水师帮忙看一下楼盘,井悦然更进一步,决定直接借助心理专家。

最近曹氏地产开发了一个新楼盘,井悦然全程参与策划,今天外出办事,刚好碰见李洪有,就请来探讨一下。

李洪有把井悦然当成黑帮大姐大,阿志的手下把李洪有送去了曹氏地产,更坚定了李洪有的这个判断,因为搞开发的人在**上都有关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