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闷声发大财/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我们可以担负大国责任,去世界各地多管闲事,组建血狮雇佣兵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吗。”冷哼一声,刘双胜讥讽道“不过在此之前,最好说清楚苍浩跟中央情报局有什么交易,总不能我们华夏掏着钱拿着资源,养活一帮人去给M国做事。”

“这件事情我会搞清楚的。”孟阳龙非常无奈的承诺道:“还是那句话,我相信苍浩不会做出有损国家利益的事情。”

刘双胜冷冷的道:“万一,我是说万一,苍浩真的被中央情报局收买,我希望你能秉公决断。”

孟阳龙不太情愿的点了一下头:“这个当然。”

离开西南边陲之后,孟阳龙回了京城,跟刘双胜谈过话之后,马上又赶去了广厦。

常年到处飞来飞去,孟阳龙倒也习惯了,飞机刚落地,就直接去了翠峰村。

苍浩对孟阳龙的来访没有感到任何惊讶,直接请去了自己住处的会客室,还让今野晴给倒了一杯茶:“看你风尘仆仆的,有什么急事吗?”

“首先要对你表示嘉奖……”孟阳龙喝了一口茶,马上皱了皱眉头:“这是什么茶,怎么这么难喝?”

今野晴面无表情的道:“日本茶。”

“日本……茶?”孟阳龙倒是有点好奇,可这东西实在太难喝了,只能放下了杯子:“看来我享受不了。”

今野晴给苍浩也端来一杯,苍浩闻了一下香,然后喝了一口,样子竟然很享受:“你说对我表示嘉奖?”

“嗯。”孟阳龙点点头:“之前的袭击,幸亏你及时出手,才没有造成更大的损失。”

苍浩心不在焉的说了一句:“这是我应该做的。”

“更重要的是,你帮助我们获得了一样新式武器……”孟阳龙表现得非常满意:“警方赶到现场之后,封存了那辆被摧毁的车子,然后转交给了部队。经过初步研究,我们可以认定是一部声波武器,对我们发展相关技术有很大的帮助。”

“是吗。”苍浩的表情依然是心不在焉,其实苍浩很想把那部武器搞到手里,但当时忙着保护井悦然,根本没机会。

等到把井悦然送回翠峰村,警方已经控制了现场,苍浩更没办法返回去弄走。

“可惜啊,爆炸太猛烈,把很多关键部件摧毁了……”孟阳龙说到这里,有些失望:“我们没办法获得完整的技术架构,想要完整的复制出来还是很难的,不能不说太遗憾了。”

苍浩又喝了一口茶:“只要对科技发展帮助有好处就行。”

“这茶你怎么喝得下去?”孟阳龙很奇怪,把苍浩的杯子拿过来:“你不嫌涩?”

“怎么会涩!”苍浩一直都有点出神:“我看是你味蕾没打开……”

孟阳龙闻了一下茶香,随后端起杯子品了一口,这让苍浩吓了一大跳:“那里面可有我的口水!”

“这茶很不错。”孟阳龙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今野晴:“怎么跟给我喝的不一样?”

今野晴翻了翻白眼:“都是一样的。”

“根本不一样。”孟阳龙有些火了:“你给我这茶是什么怪味道,你自己来尝一口!”

“你何必欺负一个小姑娘呢……”苍浩摆摆手,拿过孟阳龙的杯子:“算了,你要是不爱喝,这茶就给我,反正我不嫌你脏。”

苍浩说着,品了一口那茶,登时愣住了:“好像……味道……”

孟阳龙气呼呼的问:“是不是很难喝?”

“谁说的!”苍浩非常勉强的一笑,露出两颗大门牙,上面沾着不少茶叶末:“明明就是一样的茶,我说了,是你味蕾没打开,享受不了!”

孟阳龙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继续喝!”

孟阳龙的这一杯茶确实难喝,混合了汽油、乙醇和中药等等各种味道,苍浩又喝了一口,差点吐了出来。

今野晴急忙跑过来:“先生我给你换一杯吧。”

苍浩侧过脸去,嚅嗫着嘴唇问了一句:“你这到底是什么茶?”

今野晴非常抱歉的说了一句:“是过期的立顿红茶……”

苍浩感到一阵阵窒息:“过期多久了?”

“应该……是十年了吧?”

“卧槽……”苍浩感到更加恶心了:“你才多大岁数……怎么会有这样的文物?”

“我是捡来的!”今野晴更加抱歉了:“我想作弄一下他,谁知道这茶让你喝了……”

孟阳龙没听到苍浩和今野晴的对话,不过倒猜到了根本就是恶作剧,他也懒得计较:“你们两个有什么事要是说完了,我要跟苍浩谈点正经事了。”

今野晴一溜烟跑出去了,给苍浩重新倒茶。

苍浩强忍着胃部种种不适,问了一句:“你找我有什么事?”

“有这么一句话——闷声发大财……”孟阳龙玩味的打量着苍浩:“不知道你怎么看?”

“这句话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但从个人角度,或者从民族和国家角度,意义并不一样。”

“哦?”孟阳龙饶有兴趣的问道:“详细说说!”

“从个人角度来说,闷声发财一点都没错,在我们这个社会低调比什么都重要,越出风头死得越快。不管是做生意,还是做其他什么,最好保持一些神秘感。又不是明星,总出什么风头,再说了,明星出风头也容易出问题。比如黄海波,嫖|娼了,又比如陈赫,出轨了……”苍浩冷冷一笑:“坏人是有的,而且还不少!”

“那再说说国家和民族层面。”

“如果是国家和民族,那就跟个人完全不同了……”缓缓摇了摇头,苍浩意味深长的道:“闷声发大财的最佳例子是犹太人,没有人比他们更擅长玩金融,比如大名鼎鼎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甚至曾经左右了很多国家的财政。可那又怎么样,犹太不问政治,所以毫无政治地位,在历史上不断被迫害。希特勒是怎么屠戮犹太人的大家都知道,但在希特勒之前的千百年岁月里,犹太人在欧洲的日子也很难过。他们往往被限定在一块很小的聚居区里,没有公民权,被限制拥有固定资产……犹太人为什么擅长玩金融,其实也是这种历史造成的,正是因为被限制拥有固定资产,又经常需要逃难,所以他们必须让自己的财富便于携带,那么各种金融工具当然是最好的选择,毕竟人是不可能背着房子跑的。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犹太人不是秉持着这样原则,而是积极从事政治,或许就不会一再被迫害。”

孟阳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有道理。”

“再说犹太人被迫害这事,有宗教原因,也是因为他们太有钱,但能说他们自己一点问题没有嘛?”苍浩一摊双手,意味深长的说道:“历史上,犹太民族从欧洲攫取太多的财富,却从来不承担责任和道义。对那段历史稍有了解就可以知道,犹太人的吝啬是出了名的,类似的例子很多。比如第二代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一个主要成员,爱好园艺,有一个学者向他推销自己写的植物书籍,要二百块。这个罗斯柴尔德马上表示太贵了,他只能给十块钱,他那么有钱,连自己的植物园都有,却连这二百块都不舍得出。”

孟阳龙喝了一口苍浩的那杯茶:“所以他们才招人嫉恨。”

“我们华夏人在这一点上还是比较聪明的,一个人发了大财之后,通常会修桥补路,或者重修寺庙给佛祖再造金身,其实说到底就是给自己博个好名声。而犹太人是个反面例子……”说到这里,苍浩耸耸肩膀:“当然了,这是旧社会,如今全世界最吝啬的群体就是华夏的富人,而人家犹太人反而变得慷慨热衷于慈善事业。”

“也就是说,从国家和民族角度来说,闷声发大财这种说法贻害不浅。”

“没错。”苍浩毫不避讳的讲出了自己的观点:“我知道你问我这个问题的原因,我们这个国家现在正在崛起,那么也应该尽可能多的承担一些道义责任,不能走犹太人的老路。M国为什么是世界警察,说句你可能不爱听的话,人家也做到这份上了,所有动荡和混乱的地区都能看到M国维持秩序的影子,所以很多国家愿意让M国来领导世界。”

孟阳龙冷冷一笑:“但很多动荡和混乱本身就是M国带来的,比如伊拉克,又比如阿富汗……”

“M国干的坏事我们也干过!”苍浩毫不犹豫的打断了孟阳龙的话:“单说近在眼前的北高丽,每年我们拿出大笔资金、数不清的粮食、石油和各种资源,源源不断的送过去。结果如何了,他们全国上下只有姓金的一家是胖子,百姓饿殍遍野、民不聊生,直到今天还把吃米饭喝肉汤当成理想。更悲催的是,我们把人家当成小弟,人家却不把我们当成大哥,前些日子人家在边境核试验,污染了我们的地下水,我们自己是装作不知道,可国外媒体都已经报道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