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买来的帝国/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阳龙听到这话,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可见感觉很难堪。

“北高丽还只是一个例子,这些年来,我们确实往外送了不少钱,结果多数都打了水漂。凡是被我们称为老朋友的人,多数都没得好死!”苍浩讥讽的笑了笑:“我们这不是承担国际道义,应该叫冤大头!”

孟阳龙一字一顿的说了句:“我是想听听你的观点,不是让你抨击外交政策!”

“假若你想从我这里听到真话,就要允许我指出这种外交有多么无能和混蛋,如果意识不到这一点,其他无从谈起。”苍浩顿了一下,继续直言不讳的道:“承担国际道义和责任,某种程度上其实就是投资,M国投错了很多,但多数是正确的。我们截然相反,大部分投资是失败的,只有少部分勉强才算成功。”

“这么说你对M国还是很有好感的。”

“孟老,我建议你有空打听一下,你现任和已经退休的那些同事,有多少人把老婆孩子送去了M国。”苍浩讥讽的笑了笑:“嘴上宣传M国不好的是这帮人,但用实际行动表明M国其实靠得住的也是他们,我跟他们不同之处在于自己怎么想就怎么说!阴一套阳一套,某些人擅长这个,可我不会!”

孟阳龙不太愿意面对这个话题,只能把谈话转回到最开始:“可M国毕竟输出了很多战争……M国刚独立的时候,只不过是十三个殖民地,可他们不断能通过对外侵略扩张,变成了如今的五十个州和仅次于我们的领土面积。”

“这个我倒要说一句,传统上,很多人认为M国奉行的是帝国主义,倒也不能说是错的。不过M国这个帝国,其实还真不是侵略来的,而是买来的……”苍浩对这段历史非常了解,详细给孟阳龙讲述起来:“从法国手里用一千五百万美元买来路易斯安那州;从西班牙手里花同样的价格买来了东弗洛里达州;用更多一些的钱从墨西哥手里买来了德克萨斯、加利福尼亚和新墨西哥;用七百二十万美元从俄国手里买来了偌大的阿拉斯加……M国历史上对墨西哥和加拿大发动过战争,侵略来了一些土地,但跟很多华夏人的认知不同的是,M国的大部分领土就是这样真金白银买来的。”

孟阳龙有些尴尬的说了一句:“这个……我还真没留意到。”

“当然,这些交易未必公平,M国人出价低于土地的实际价值,但毕竟给钱了。”苍浩的语气变得更加讥讽了:“E国侵占了我们叁佰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一分钱没给,所到之处把当地华夏人斩尽杀绝。可那又怎么样呢,今天很多华夏人不是把毛子当成亲爹一样吗,见了人家那位前任总统哭鸡鸟嚎的喊‘大帝’,对他亲爹都没这么孝顺。所以我挺不明白为什么要恨M国呢?M国就算再不怎么样,至少比老毛子要好多了,而且从来也对得起中国,当年退还庚子赔款建立北大、在抗战期间又给了我们巨大的帮助……一堆烂柿子里面,M国还不是最烂的那个。”

孟阳龙非常不满:“你果然还是亲美!”

“没错,我承认这一点,就跟你在高层那些同事一样。”苍浩嘿嘿一笑:“将来我也准备把老婆孩子送过去!”

“够了!”孟阳龙拍了一下桌子:“你跟我说这些是故意气我吗?”

“当然不是,你是我的领导,我怎么能舍得气你呢,只是说出我的真实观点。”苍浩掏出一根烟点上,抽了一口后继续说道:“有些人宅在家里编一些平美灭日的小故事,核平M国、E国、印度、核平全世界,再把小日本全部灭族,别说,拿到网上去能不少卖钱。还有个小明星,拍个什么狼的电影,口号是‘犯我中华,虽远必诛’结果票房大卖……这种生意谁都会做,我也能吹这种牛B,而且口才比他们更好,但我不愿背着良心说话。我在这里向你保证自己多爱国,但背地里做着另外一套事情,你觉得这样就好了?”

孟阳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当然还是希望你实话实说……”

“那我就实话实说了。”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我的人生阅历告诉我,这个世界跟他们所描述的完全不一样,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应该被彻底毁灭,我相信多数人都是善良平和的,有问题的永远都是一小部分人。我去过很多国家,至今为止我就没发现任何一个国家的多数公民,对我们华夏有着发自骨子里的仇恨。当然,歧视是有的,偏见也是有的,但不能说是主流,有时候我们自己身上有问题也需要反思一下。当你在网上看某个国家或民族不顺眼,就要彻底毁灭人家,及比如对东瀛,其实你自己跟东条英机已经没区别了。可就有那么一些人,宣扬廉价的民粹思想,靠着传播仇外情绪为自己吸人气,跟网络纳粹无异。偏偏又有那么一帮人,自己还就不长脑子,非常吃这一套。但无论如何,我要是为了赚钱跟他们做一样的事,那根本就是在害人!”

“你把话题扯得太远了,我们现在说的是M国!”

“那好,就用M国做例子,来说一下盲目仇恨是多么可笑的事情……”又抽了一口烟,苍浩缓缓讲道:“半个多世纪前,M国曾对参加太平洋战争的士兵搞过调查,这些人是直接对东瀛作战的,他们当中有百分之四十二的人认为,应在胜利后把东瀛灭族,另外有百分之四十三认为惩治领导者但不伤害平民,你怎么看?”

孟阳龙点了点头:“这个结果应该算是正常。”

“如果只看这一个调查,结果似乎很正常,但不正常的在后面……”苍浩弹了一下烟灰,似笑非笑的讲述起来:“对同一时期欧洲战场M国军队的调查,百分之六十一认为应把东瀛灭族,而这些人没跟东瀛打过仗。对接受训练,根本还没上战场的美军调查,比例更高,百分之六十七认为应把东瀛灭族。”

“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孟阳龙颇为惊讶:“这说明什么?越打仗还越有感情?”

“理解这种奇妙的差异,也解答了为何有战争和种族屠杀……”苍浩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历史经验证明,加强接触和加深彼此了解,是消除国家和民族矛盾的重要途径。在战场上打仗,虽然往往杀得你死我活,其实同时也是一种接触。我作为一个军人负责任的说,当你看到面前出现的敌人,是跟你一样有血有肉的生命,同样有亲人、家庭和朋友,也有自己的思想和感情,其实很多时候你不是那么容易扣动扳机的。战争条件下尚且如此,那么平常时候呢,所以这就回到了我刚才说的话,没有任何国家和民族值得整体仇恨,你可以恨其中一部分人,这倒是正常的。走的地方越多,阅历越是增长,就越会有这样的感慨。”

“可能你说的对吧……”孟阳龙意味深长的提醒了一句:“但我现在谈论的试你如何看待M国!”

“M国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比如承担国际道义,为什么人家朋友遍天下,我们却么有几个哥们,值得反思!”苍浩字字顿顿的说了一句:“我们自己身上不是没毛病!”

苍浩这些观点与孟阳龙并不一样,但孟阳龙偏偏又无法反驳:“你到底想说明什么?”

“我想说的是,M国提出可以帮助我对抗宋双上校,这个我是相信的。但政客们有自己的算盘,这不意味着我信任中央情报局,我对K先生还是很警惕的。”苍浩直接来了一句:“你来见我不就是想说说K先生的事吗?”

孟阳龙轻哼了一声:“你倒是聪明。”

“中央情报局派人私下跟我接触,瞒不过你的眼睛,我根本没打算否认!”苍浩说着,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烟蒂,重新点了一根烟:“华夏是我的祖国,而M国又是华夏学习的榜样,我绝对不希望这两个国家之间发生战争。但让我分出轻重缓急来的话,当然还是祖国最重要,K先生想利用我做什么,恐怕是要失望了。”

“可你为什么不主动告诉我?”

“你要是肯信任我,自然就信了。如果你不信任我,我解释再多也没用。”

“话虽如此,但是……”孟阳龙的目光依然玩味:“高层不是铁板一块,我只代表其中一派观点,还有就是我也不是没有对手,如果有人利用这件事做文章,将会让你我处于非常被动的地位。”

“不就是刘双胜和罗清武那么一伙人吗。”苍浩满不在乎的呵呵一笑:“既然罗清武留在JPZ不肯回来,那干脆就死在那吧!”

“绝对不行!”孟阳龙立即道:“你要是想设计除掉罗清武,最好干脆打消这个念头,正相反的是,你还必须保证他的安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