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闷声作大死/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很是不满:“我是该他的还是欠他的?”

“不该他,也不欠他,但你要有大局观。”孟阳龙非常认真的说道:“罗清武毕竟是部队高官,他的命不只是他自己的,也关乎到国家颜面。如果他真有个三长两短,跟血狮雇佣兵无关也就罢了,但你们毕竟有一个营在那边,到时肯定有人要对你们问责!”

“也对哈……”苍浩挠挠头:“特么的怎么他还成我的责任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孟阳龙摇了摇头,有些厌烦的道:“他为了抢功才跑去柬埔寨,也活该他倒霉,刚到那还没几天,局势竟然变成这样……我已经提出很多次了,让他快点回来,可他各种理由强调困难,就是赖在那边不动弹,估计也是没脸回来。”

苍浩嘿嘿一笑:“人家是闷声发大财,他是闷声作大死!”

“不管怎么说,他的安全必须保证!”孟阳龙非常郑重的告诉苍浩:“如果他真出了什么状况,闷声作大死的是你!”

“行了,我知道了……你还有事吗?”苍浩看了一下时间:“要是没什么事,就赶紧回去吧!”

“下逐客令了是吗?”孟阳龙很是不满的道:“你以为我愿意留在你这?”

苍浩嘿嘿笑了笑:“其实是我还有事忙!”

“那你忙你的,我就走了,看你时间长了我也碍眼……”孟阳龙站起身来,不耐烦的道:“还有,中央情报局那边如果再联系你,最好第一时间告诉我!”

“放心,尽管放心……”苍浩不住的点头:“再重复一遍,我对M国这个国家虽然有好感,但对那帮政客绝对不信任!”

自从孟阳龙来了翠峰村,苍浩就始终是心不在焉,好像寻思着什么事情。

事实上,苍浩一直惦记着井悦然的案子,想要搞定王海龙这个人,就必须拿到他的短处。

廖家珺提供了一条很重要的线索,警务系统内部风传王海龙这人生活作风不怎么正派,经常找一些失足妇女到酒店去从事有偿陪侍活动。

此外,廖家珺还提供了王海龙的手机号和车牌号,苍浩立即交给墨师,动用矩阵系统二十四小时追踪。

王海龙的电话倒是没什么特别之处,打来打去都是一些有关工作的内容,于是墨师把重点放在了车牌号上,只要掌握了王海龙的行踪就不难抓到把柄。

这是一个网络时代,更是一个监控时代,到处都是各种摄像头。

王海龙的车子始终处于监控范围内,这对矩阵系统是一个考验,需要计算出王海龙的行驶路线,然后根据需要不停的转换摄像头,有时还要从各个监控系统来回切换。

因为街路上的这些摄像头不属于同一个系统,多数是交管和警务部门,还有一些是城管的,另外,很多商家面向公共区域也有监控。

可矩阵系统还是圆满的完成了任务。

苍浩送走了孟阳龙之后,直接赶去了指挥中心,刚好也就是这个时候,王海龙的车子去了丽晶大酒店。

从酒店大堂的监控,可以清楚地看到王海龙走进来,开了一间房。

墨师又切换到酒店走廊里的监控,可以看到王海龙进了房间之后不到十分钟,一个浓妆艳抹穿着超短裙的女孩走到房门前敲了几下。

房门马上打开了,王海龙几乎是迫不及待把女孩拽了进去,又用力的把房门关上。

墨师冷冷一笑:“这明显是出来找特殊服务了!”

万鹏提出:“也许是他的女下属出来被潜规则,或许是泡友也说不定,只要没有现金交易,不能就说一定是嫖倡!”

“你错了。”苍浩摇了摇头:“王海龙已经成家了,只要他不是跟自己的老婆出来开房,至少可以指证他乱搞男女关系。话说回来,又有谁会跟老婆来酒店呢?!”

“也对好!”万鹏明白了:“反正我们要的是王海龙的把柄,管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苍浩立即给廖家珺打了一个电话:“你可以动手了!”

这个时候,在丽晶大酒店里,王海龙已经脱光了衣服,正准备扑到女孩身上。

突然间,房门被撞开,一帮警察蜂拥而入:“不许动!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女孩躺在床上,懒洋洋劈开双腿,正准备进行赚钱之旅,哪料到警察来扫|黄了,尖叫一声,抓过被子裹住身体,然后蹲了下来。

这个女孩倒是很职业,知道这种局面应该怎么办,王海龙却没有经验:“谁让你们来的?”

一个警察冲过来,抓住王海龙就按到地上:“警方工作还需要向你交代吗!”

“放开我!”王海龙火冒三丈,用力挣扎起来:“我也是警察,你们不能抓我!”

“你也是警察?”带队的警官弓下腰来仔细打量着王海龙:“那正好,执法犯法罪加一等,你可是中大奖了!”

王海龙傻住了:“你说什么?”

带队警官不管三七二十一,把王海龙双手反拧到身后,直接上了手铐。

王海龙咆哮起来:“你敢给我带手铐,我要投诉你,我认识你们领导!”

“欢迎投诉!”这个警察一字一顿的告诉王海龙:“我叫刘天生,是刑事侦查局的,顶头上司叫廖家珺!”

“刑事……侦查局?”听到这话,王海龙身上冷汗唰唰直冒,瞬间湿透了衣衫。

廖家珺铁面无私,整个广厦警务系统哪有人不知道,再加上郑跃军这段时间办井悦然的案子就是要让廖家珺难看,这一次自己落到廖家珺手里真是死定了。

一时之间,王海龙懊悔自己怎么就管不住那玩意儿,今天老老实实在家陪老婆多好,为什么要出来买|春。

最近形势微妙,自己实在应该谨慎一些,男人的大头如果管不住小头,早晚要出大事。

就在王海龙心思转念间,刘天生拉起王海龙,带出酒店直接塞进了警车。

按说,这种行动应该给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穿件衣服遮羞,但刘天生故意要让王海龙出丑,就这么让王海龙一路光着。

等到王海龙发觉自己的小杰宝一直迎风颤抖的时候,已经到了刑事侦查局的讯问室,这让王海龙又羞又气:“你们知不知道犯罪嫌疑人也有权利?”

刘天生懒洋洋的点了点头:“知道啊!”

“那你们还这么做?”王海龙睚眦欲裂:“我要投诉!我要见你们领导!让廖家珺来见我!”

刘天生讥讽的道:“你不过就是个大队长,跟我们局长隔着好几级呢,竟然让我们局长来见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我要投诉你们!”王海龙看了一下周围,赫然发现好几台监控对着自己,而自己身上仍然不着寸缕:“你们虐待犯罪嫌疑人!”

“哎呦,你知道自己是犯罪嫌疑人阿,不容易!”刘天生讥讽的笑了:“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别惊动廖局长了,你执法犯法这事儿性质很严重,廖局长是什么人你应该有耳闻。她不知道的话也就算了,要是知道了……”

刘天生没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白了,王海龙立即打了一个寒颤:“那个……刘天生是吧,我听说过你,廖局长手下的干将!这事儿我也知道错了,咱们都是警察,你开个面儿……”

“怎么开面?”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王海龙干笑两声:“这本来也不算什么大事,麻烦你帮我把这事儿平了,以后治安支队那边有任何需要帮忙的,你打个招呼就好使!”

“没错,大家都是警察,我也不愿意为难你,不过嘛……”刘天生轻哼一声:“我说了也不算吧!”

王海龙立即问道:“那谁说了算?”

刘天生没回答,这个时候,外面又走进来几个警察,搬着一把沉重的黑色铁椅。

这种铁椅是一种戒具,人被固定在上面一动不能动,用不了多一会就会腰酸背痛。

王海龙更加慌张:“咱们都是警察,你们用不着这样吧……”

不管王海龙说什么,几个警察强行把王海龙铐在了铁椅上,一阵阵的冰冷刺骨从身体各个部位传来,王海龙渐渐感到身体麻木了。

王海龙厚着脸皮提出:“兄弟,麻烦你,能不能给我拿件衣服?”

“我们不是兄弟,往多说就是同事!”刘天生伸出一根手指缓缓摇了摇头:“还有就是这里我说了不算!”

王海龙再次问道:“到底谁说了算?你不是说廖家珺不知道吗?”

刘天生把问题丢还给了王海龙:“你说呢?”

王海龙傻住了:“我怎么知道!”

刘天生再不说什么,带着其他警察离开讯问室,丢下王海龙一个人在那。

王海龙被固定在铁椅上,一动不能动,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随着时间流逝,一转眼过去了二十四小时,王海龙感到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也就是这二十四小时间里,没人过问王海龙的情况,更别说送饭送水了。

王海龙又饥又渴,还想要上厕所,却只能强忍着。

自己这一次丢人已经丢大发了,如果再拉尿在讯问室里,以后在警务系统就没脸混下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