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偿的陪侍/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就在王海龙痛不欲生的时候,讯问室的门打开了,进来一个人。

苍浩。

王海龙过去没跟苍浩见过面,但却认识苍浩,更知道苍浩是什么人。

所以,看到苍浩出现在这里,王海龙打了个哆嗦,吓得差一点当场尿出来。

苍浩现在讯问室里走了一圈,逐个关掉了摄像机,随后坐到了王海龙面前,呵呵一笑:“你知道我是谁,我也知道你是谁,就不用互相介绍了吧。”

王海龙非常警惕:“你到底要干什么?”

“希望你在这里过得还舒服。”苍浩没有回答王海龙的问题,只是玩味的一笑:“郑跃军抓了我女朋友的时候,说过一个词‘熬鹰’,别说,还真挺有道理,对付你这样的玩意儿就很适用。”

“我不知道你女朋友是谁!”

“她叫井悦然,当着真人不说假话,你就别跟我装糊涂了。”苍浩嘿嘿一笑:“你搞的那个停车场里那两个痞子,就是我女朋友杀的,你必须知道这个案子!”

听到这话,王海龙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双腿微微有些打颤:“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来这……反正我是遇到了一点麻烦才会被抓来,这是根本不相关的两个案子。”

“很多看似不相关的事情,往往存在某些内在的关联……”苍浩呵呵一笑:“你以为自己为什么会被抓来?”

王海龙的脸色涨的如同一根大茄子:“你们……冤枉我!”

“冤枉?”苍浩又是嘿嘿一笑:“别胡说,明明你是你找的失足妇女,又不是我们给你安排的,据说你王大队长经常找各种失足妇女从事……嗯,怎么说呢,你们警方对这种行为好像有一个新的名词——有偿陪侍活动。我挺好奇的,到底什么是有偿的陪侍,是不是还有无偿的陪侍?”

“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女朋友成了通缉犯,你说我要干什么?”

“这跟我没关系,又不是我决定的!”王海龙用力挣扎了几下:“谁发的通缉令你就去找谁!”

“我还真不知道通缉令是谁发的,但我知道事情是因你而起。”苍浩指着王海龙的鼻子,一字一顿的道:“你给我想办法摆平这件事!”

“我没有办法!”王海龙气呼呼的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井悦然犯法就要付出代价,我能有什么办法!”

“你终于承认知道井悦然是谁了,这是一个进步。”苍浩嘉许的点点头:“不过,王大队长你也犯法了,虽然说这汇总有偿陪侍不是什么答不了案子,可你是公职人员,那就不一样了。”

听到这话,王海龙脸色瞬间惨白。

“对公职人员来说,这种事情可大可小……”苍浩抽了一口烟,冲着王海龙吐了一个烟圈:“可以罚点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装作没发生过。也可以上纲上线,这样一来,轻则免职,重则要丢工作了。王大队长,你不是在企业打工,我们这些所谓的小白领东家不成大不了做西家。可你这辈子只会当官,要是走上社会,就得饿死。”

“你……到底要说什么?”

“我在给你讲清利弊。”苍浩又抽了一口烟:“我不用打听也能猜到,你当大队长这些年,也得罪了不少人,你穿着警服别人不敢惹你,等你脱了警装变成普通百姓,我相信会有很多人愿意找你唠一唠的。”

“别吓唬我……”王海龙装作满不在乎的一笑:“就算我嫖|娼了,又怎么样,你敢保证一定能把我开除?!”

“我敢!”苍浩用力点点头:“因为你这一次落到了廖家珺的手里,她是什么人你应该听说过,你就算不死也得褪层皮。”

“那……又怎么样?”王海龙眼珠转了转:“等等,刑事侦查局抓我是因为我找了失足妇女,为什么你会在这……好啊,廖家珺办人情案,利用我的短处,让我在井悦然的案子上妥协!”

“是又怎么样?”苍浩毫不犹豫的替廖家珺承认了:“这就是一个人情案,而你王海龙必须妥协,否则……”

“否则怎么样?”

“我刚才不是跟你说过熬鹰吗。”苍浩笑呵呵的道:“如果你开事儿,就继续在这呆着吧,看你的生理和心理能支撑多久。等到你是在坚持不住了,自然会妥协的。”

“你敢肯定我会妥协?”王海龙满不在乎的哈哈一笑:“别忘了,我也是警察,我有丰富的反侦察经验,我也知道你们都会对我做些什么,咱们就继续耗下去好了。还有,廖家珺一直以来以公正无私标榜自己,如今竟然枉法办案,办人情案,我一定要投诉到底,别忘了廖家珺也是由上级的。”

“廖家珺的上级是谁?吕思言算吗?”苍浩掏了掏耳朵,把耳屎弹向王海龙:“王海龙把廖家珺带去京城,开了很长时间的会,这意味着什么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官司一但打起来,你觉得吕思言会力挺廖家珺这颗警界冉冉上升的新星,还是袒护你这个丢人丢到家的普通交警大队长?”

王海龙一时无语:“我……”

“你能赶到交警大队长,上面应该也是有人的,但这一次如果拼一下后台,你输定了!”叹了一口气,苍浩缓和了语气:“你当了这么久大队长,也捞了不少钱了,单是那个停车场应该就收入不菲。这个案子你要是打算死磕到底,那得做好失去一切的准备,反正我是无所谓,我又不是公职人员,输得起!”

王海龙的脸色再次涨红起来,他的脸色一会一变,很考验毛细血管的承受能力:“苍浩,你我之间没有个人恩怨,做事没必要这么绝!”

“不是我绝,而是你们绝!”苍浩缓缓摇了摇头:“再告诉你一句,就算这个案子销不掉,也无所谓。我保证你们警方抓不到井悦然,说起来,案发也有一段时间了,郑跃军带着一票人堵在我家门口,结果又如何了呢,把人抓走了吗?”

王海龙听说了翠峰村的保卫战,不得不悲哀的承认,自己这一边确实对苍浩无可奈何。

苍浩又道:“过几天,我就准备一条船,把井悦然送到国外去,这样一来,你们就更无可奈何了。我向你保证,我绝对有这个能力,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

王海龙的语气有些央求:“我没办法……案子虽然跟我有关,但也不是我能想销就能销案的。”

“你自己想办法。”苍浩走过去,放开了王海龙的手,随后拿出一部手机扔在王海龙面前:“给你二十四小时的时间,必须给我销案,没有办法就想办法,这个我不管。只要期限一到,我就会让井悦然来处理你,然后我去跟郑跃军算账。”

王海龙权衡利弊,良久之后,终于妥协了:“我……想想办法吧……”

“等你的好消息。”苍浩点了点头,再不说什么,离开了讯问室。

井悦然犯下的毕竟是命案,销案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但王海龙做了这么多年警察,在警务系统有诸多人际关系和资源,总归还是能想出办法来的。

王海龙作为始作俑者,如果都没有办法销案,其他人更是无能为力。

说起来,这一次对王海龙的业务能力也是考验,必须尽可能的利用法律漏洞和证据链问题,而所有这一切都要通过一部手机解决。

既要把案子销了,又不着于痕迹,因为知道这个案子的人毕竟很多。

不过,这个案子说复杂固然复杂,但要说简单还真挺简单。

停车场的监控视频已经被郑跃军销毁,这也就是说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据证明井悦然是凶手,最关键的人证则是当时去停车场处理事情的几个警察。

此外,现场还留下了一些弹壳,更有那把黄金手枪作为物证,上面全都有井悦然的指纹。

只要把这几个警察封口,再想办法从物证保存室替换出那些物证,那么这个案子虽然仍然存在,却跟井悦然无关了。

只是过了十个小时,廖家珺就给苍浩传来消息:“案子撤了。”

“哦?”苍浩非常满意:“看来这个王海龙还真挺会办事!”

“这一次,他算是动用了全部人脉和资源,倒也确实有点为难。”呵呵一笑,廖家珺提出:“你去把王海龙放了吧,我不方便出面。”

“好。”苍浩答应了,放下电话之后,先到商场买了一套衣服,然后去了讯问室。

苍浩打开铁椅,把衣服扔给王海龙:“先穿上吧。”

赤果果了三十几个小时,王海龙的身体已经彻底麻木。

他见到了遮羞蔽体的衣服就像见到了亲爹,急不可待的要穿上,却偏偏浑身酸疼,动作无比的缓慢。

“这一次还算你明白事理。”苍浩转过身去不看王海龙,自顾自的道:“我做事习惯给别人留一线,既然如此,这件事情就当没发生过,你我之间的恩怨到此为止,你继续当你的大队长,以后别跟郑跃军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