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撤销通缉令/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海龙无奈的点点头:“我知道了。”

苍浩微微一笑:“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

王海龙穿好衣服,试探着问:“我……可以走了?”

“不走留下干什么?”苍浩转回身来看着王海龙:“难道你真打算让廖家珺来处理你?”

王海龙穿好衣服,深吸了一口气:“你在这等我一下。”

“干嘛?”苍浩似笑非笑的问:“你要报复我?”

“刑事侦查局摆明了就是你的地盘,我就算报复你,也不能选在这。”王海龙摇了摇头:“等我二十分钟就好。”

“好吧。”苍浩同意了:“我等你。”

王海龙离开了刑事侦查局,一路上果然没人阻拦,也没人跟他说什么,他就好像透明人一样。

过了二十分钟,王海龙回来了,把一个袋子交给苍浩:“你做事习惯给别人留余地,我做事习惯做足。”

苍浩打开袋子,发现是井悦然的黄金手枪,还有弹壳之类的证物。

当时井悦然被捕之后,黄金手枪就被警方收缴上去了,也不知道哪个兄弟另外给了井悦然一把手枪,苍浩也没怎么往心里去。

眼下王海龙归还了黄金手枪,说明真的打算跟苍浩缓和关系,他很清楚的意识到郑跃军那帮人不是苍浩的对手。

苍浩对王海龙的做法非常满意:“谢谢你。”

王海龙试探着问:“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苍浩轻松地笑了笑:“我说了,整件事就当没发生过,你回去继续当你的交警大队长,再不会有人提起这个案子!”

王海龙松了一口气:“那……要谢谢你了。”

“不过,我还是的提醒你……”苍浩拖着长音说了一句:“男人都爱风流,但要小心点才是,否则就变成下流了!”

王海龙用力点点头:“我知道。”

王海龙走了,这一次没再回来,苍浩则回了翠峰村。

苍浩直接去了井悦然的房间,掏出黄金手枪递了过去:“事情解决了。”

井悦然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不是我那把枪吗?怎么在你这里?”

“我说了,案子已经销了……”苍浩淡淡然的告诉井悦然:“这把枪也终于可以物归原主了!”

“你还让我拿枪?” 井悦然有点惊讶:“上次你把枪给我,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你一点不生气?”

“幸亏我给了你一把枪,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苍浩很郑重的道:“我可不希望自己女朋友被两个无赖非礼!”

“可毕竟 惹出了很大麻烦……”

“我宁可善后处理这些麻烦,也不愿让女朋友吃亏。”苍浩毫不犹豫的告诉井悦然:“这把枪从今天开始就正式属于你了!”

“谢谢亲爱的!”井悦然用力在苍浩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开始擦拭起那把黄金手枪,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话说你是怎么销案的……”

这件事倒没什么可隐瞒的,苍浩直接就说了出来,井悦然感到非常满意:“我发现你对付警察最有办法了。”

苍浩若有所思的一笑:“我希望这个社会上像我这样的人越来越多。”

“我知道你讨厌警察。”

“不,你错了,我不讨厌警察,否则我也不会有警察朋友。不管廖家珺,还是刘天生,不都是我的朋友吗。”顿了一下,苍浩很认真的道:“我只是认为,公权必须接受严格监督,尤其是警察权,如果这个社会上到处都是顺民,那么公权就可以任意妄为。正相反的是,刁民多一点不见得是坏事,正是刁民在一点点督促着社会进步。一个自由平等法治的社会,从来不是一群奴才缔造起来的。”

井悦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有道理。”

“警察这个群体也是人,必然有着优点,同时也有缺点。如果他们不受足够的制约,手中有权,腰里又揣着枪,就可能做出来任何事。这是人的本性,不是具体某几个人的问题,把任何人放到那个位子上都会这样。”摇了摇头,苍浩又道:“我并不讨厌警察,就像我不讨厌其他任何群体一样,但我也不认为这个职业有多么神圣,要说神圣,其实所有职业都很神圣。如果你认为某个职业特别神圣,那就意味着有其他职业是低贱的。说到底,大家都是谋生,只是选择的岗位不同而已,而警察是在给国家机器工作。我最看不得有些人把‘为人民服务’挂在嘴上,其实你不是在给别人工作,而是给你自己,你是为了养家糊口。你要是觉得自己付出太多,干这一行让自己牺牲太大,完全可以选择辞职。就比如廖家珺,当警察是她从小的梦想,但你不给她开工资,让她免费干十年警察,她乐意吗?肯定不!廖家珺家里够有钱的了,普通人恐怕更不乐意!”

井悦然再次赞同道:“你说的太对了!”

“所以,我看不惯有些人自我标榜,装B过分是要被雷劈的。我更看不惯的是有些人见到权力时候那副谄媚的B样……”冷冷一笑,苍浩极尽挖苦的道:“随便一个什么警察,哪怕是没什么权力的,都会有很多人愿意跟他交朋友。并不是他干了警察这一行之后,人格变得多么有魅力,而是这些人认为交往他很有用,将来能给自己办事,因为警察代表着国家机器……这说明什么?”

“说明全社会性的权利膜拜!”

“正是这个道理。”苍浩抽了一口烟,继续说道:“我们这个社会的多数人,对权力有着一种天然的崇拜,就比如在微博上,随便一个什么人身份认证成为警察,马上就会有大量的粉丝,亲密的喊‘蜀黍’。我就奇怪了,你家里就那么缺长辈,出来到处管人叫叔叔?那你爷爷这辈子也太失败了,应该让你奶奶给你多生几个才是!其实这就是对权力的崇拜……再举一个例子,在我们这个社会,制服特别流行。各个国家职能部门淘汰下来的制服,往往会有很多人愿意要,你什么时候看到过旧货市场上有旧制服旧警服?不是不允许买卖,而是因为每个国家工作人员的制服都被亲戚朋友分走了,他们不是买不起衣服为了省钱,就是觉得穿上制服特别的帅,其实潜意识中是看重了制服背后的权力。制服诱惑这种事在世界范围内都存在,但我们有自己的国情,这是独一无二的。”

“让你这么一说,确实不太正常。”

“权力这玩意儿是什么?其实就是政府行使管理社会的职责,那么什么又是政府?其实就是公民花钱雇佣来管理社会的!”苍浩很无奈的解释道:“这个关系就好比业主和物业公司,物业公司的服务如果不够好,我们可以拒交物业费。但现实情况却是,不管物业管理多么差,你都撵不走物业公司,而且物业费一分不能少。甚至于,物业公司还能替你决定你家里的事,你生几个孩子、每天在电视上看什么、广播里听什么,全要物业公司来决定。最近的几个新闻看了吗,有的时候物业公司还需要你证明你妈确实是你妈,这不是荒唐吗?”

“可是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井悦然感慨的叹了一口气:“大家不是都在这么生活吗!”

“正因为每个人都这么想,所以社会总是这样,不能进步。”顿了一下,苍浩的语气更加郑重了:“这个社会需要明确一些最起码的道理,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所有的职业都是平等的,国家机器是你纳税雇佣来为你服务的,作为公民个体面对权力要保持一颗平常心。不要以为你认识几个警察就怎么滴了,更不要以为能给你办什么了不得的事,相反如果是你犯了事,要办你的时候人家绝不会手软。王海龙的案子就有一个启发点,警方系统内部斗争都如此残酷,你一统治阶级之外的人是不是有点想多了?”

“是啊……”井悦然想到这些事,也有点心惊:“王海龙虽然有错在先,但毕竟也是警察,刘天生可是一点都没给留面子,就把王海龙这么光着身子押来押去,连件衣服都不给穿。”

“换位思考一下,王海龙和郑跃军通过你的案子作梗的时候,不是也没考虑过廖家珺的面子吗。如果是廖家珺落到他们的手里,只怕也是这个待遇……”冷冷一笑,苍浩又讥讽道:“想让一帮当惯了奴才的人认清这个现实是很难的。”

“不管怎么说,销案了就是好事……”井悦然又在苍浩的脸上亲了一口:“我就知道你我老公最能干了!”

“我当然能干了!”苍浩急忙道:“要不要见识一下?”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井悦然狡狯的一笑:“我就是不给你机会!”

井悦然说的没错,销案毕竟是好事,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开了,郑跃军自然也知道了。

郑跃军吃了一惊,急忙进入警务内网搜索,果不其然,通缉令撤销了,有关井悦然的信息删的干干净净。

停车场的凶杀案当然是有的,但处于“正在侦破”的状态,竟然跟井悦然一点关系没有。

郑跃军马上猜到是怎么回事了:“王海龙你搞什么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