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罪恶的土豪/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郑跃军马上给王海龙打电话,然而王海龙那边却是关机。

郑跃军又试图通过其他途径联系,然而始终无法找到王海龙,郑跃军马上明白了这是王海龙故意躲着自己。

王海龙并不傻,自己给井悦然销案,意味着站队到了廖家珺那一边,自然要跟郑跃军划清界限。

更重要的是,销案这件事本身,王海龙也没办法跟郑跃军解释,那么干脆就不解释。

其实,王海龙离开刑事侦查局之后就回去上班了,偏偏让郑跃军找不到自己。

郑跃军当然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登时火冒三丈,用力把电话摔在地上:“王海龙我干你老母!”

接下来,郑跃军试图找到目击井悦然杀人的那两个警察,然而找不到。

他又跑去物证保存室,赫然发现那把黄金手枪已经不见了,成了一把普通的仿五四,至于弹壳和弹头更是不见踪影。

此时的郑跃军处境非常怪异,明明井悦然这个案子是他负责处理的,如今案子销了却没有任何人跟他打个招呼。

也正因为已经销案,再加上廖家珺已经回来复职,郑跃军此前的夺权计划全面落空。

他仍然是经侦支队长,暂时好像还没谁动他屁股下面的位子,但接下来会怎么样就难说了,换言之,他夺权不成,反而难以自保。

想来想去,郑跃军决定跟廖家珺摊牌,直接把电话给廖家珺打了过去:“廖局长,我想问问,为什么停车场杀人案被销案了?”

“什么停车场杀人案?”廖家珺装作完全不知道:“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案子?”

“在你去京城开会时,交警队停车场发生一起杀人案,停车场两个负责人当场遇害……”深吸了一口气,郑跃军缓缓说道:“我们先前已经逮捕了犯罪嫌疑人,但犯罪嫌疑人被同党救走,我一直都在跟进这个案子,但刚才得知已经销案了。”

“我为什么不知道?”廖家珺略有不满的道:“郑队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暂代我的工作,原则上来说,我回来之后应该跟你有个工作交接。可你没有跟我交接,我离开期间发生了什么,我一概不知道,这是郑队长你的疏忽。”

“我的确是应该跟你交接的,不过中途出了点麻烦……”被廖家珺这么一番指责,郑跃军非常尴尬:“凶犯是你的朋友井悦然,而救走井悦然的是苍浩,这一位同样是你的朋友。我在抓捕过程中遭到苍浩的反抗,很多同事都受了伤……因为案子还没个结果,我也没办法交接。”

“没错,这两位确实是我的朋友。”廖家珺坦然承认了,旋即又道:“你好像没明白问题的关键,你没有跟我进行工作交接,使得我对这个案子一无所知。我既没有看到案卷,也没有看到物证,现在你来跟我谈这个案子,你让我能怎么谈?”

“这个案子本身先不说,我就是想知道,为什么案子会被销了?”

“我怎么知道!”廖家珺轻哼一声:“谁立案,谁销案,这个应该问你郑队长自己!”

“那么问题来了,我根本不知道销案这件事!”

“你都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廖家珺有些不耐烦的道:“郑队长,你有失职之处,没跟我交接工作,我也就不追究了。一起你亲手办理的杀人案,为什么莫名其妙的被销案了,你竟然不知道还得来问我,我倒要问问你这警察是怎么当的?”

“我……”郑跃军更加尴尬:“我承认工作却有疏忽,但销案经过我确实不了解,既然我们现在已经发现了,是不是可以重新立案。”

“你等一下……”廖家珺在警务内网上查询了一下,随后冷笑着告诉郑跃军:“你不是说销案了吗,可我看内网上却是有一起停车场杀人案,到现在还没侦破。”

“对不起,我表述不清……”郑跃军无奈的摇摇头:“案子一直都在,我们先前已经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是井悦然,可不知道为什么对井悦然的通缉撤销了。”

“你说井悦然是犯罪嫌疑人,有证据吗?”

郑跃军听到这话就傻眼了,自己根本找不到当时出警的那两个警察,证物保管室里的物证又被替换掉了。

也就是说,郑跃军既没有人证也没有物证指控井悦然:“我倒要问问你,为什么物证被掉包……”

“放肆!”廖家珺打断了郑跃军的话:“你自己把案子搞得一塌糊涂,我还没追究你的责任,你这是来指责我吗?”

郑跃军连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才不管你是什么意思!”廖家珺再次打断了郑跃军:“我根本不知道有这个案子,现在知道了,但也没发现有任何证据指向井悦然。可能你要说了,井悦然是我廖家珺的朋友,是不是我在其中搞鬼办人情案。很遗憾,我廖家珺是什么人,广厦警界全都知道,就算你说出去也得有人信才行。”

郑跃军发现自己的处境更加尴尬了:“那你说该怎么办?”

“你这是问我吗?”廖家珺冷笑一声:“如果案子从一开始就是我处理,我自然会给出一个交代,但这个案子是你经手的,不管最后是不是侦破,都由你来负责,与我无关!”

“好,先放下井悦然的嫌疑不说,我去翠峰村抓捕罪犯的时候,苍浩暴力抗法这事又该怎么说?”

“证据呢?”

“证……据?”郑跃军傻眼了:“这也要证据?”

“我们是警察,不管做什么,都需要证据!”

“好,证据也有,多辆警车被机会,多名警员受伤,这些既是人证也是物证!”郑跃军直接提出:“要不要当面对质?”

“当面对质也可以。”廖家珺知道,以苍浩的脾气当时杀人都是有可能的,所以这件事抵赖不掉,她这会儿只能迂回出击:“但我也要提醒你,翠峰村是一个很特殊的地方,相当于军事基地。苍浩在那里可不是占山为王,而是组建军事承包商,为国家执行海外任务。你贸然前往翠峰村,跟苍浩发生冲突完全是情理之中,你随便闯进哪个军事基地都的被开枪射击!”

廖家珺说得确实在理,郑跃军几乎无言以对:“难道这个案子就这么算了?”

“算了不算了,我说了都不算,因为是你的案子!”廖家珺越来越不耐烦:“就说这么多吧,我还很忙。”

丢下这句话,廖家珺挂断了电话,郑跃军坐在那里发傻。

良久之后,郑跃军怆然苦笑起来:“这个案子只能不了了之了……妈的,这一次我算是把所有人都得罪了,他们回过头来就会收拾我!”

同一时间,在莫安镇。

红小丑当天逃回来之后,身上的子弹就已经取了出来,此时红面鬼正在给红小丑换药。

红小丑感到有些疼痛,一脚把红面鬼踢开:“滚开!”

“对不起……”红面鬼从地上爬起来,很小心的道:“你的伤没什么事,再过几天就能痊愈!”

“我受的伤多了,这点伤当然不算什么……”红小丑眼珠转了转,问了一句:“宋双上校在哪?”

“在地下。”

红小丑一个高跳起来,跑到地下:“我得找他好好谈谈!”

丧尸剂的生产车间就在丢下,先前苍浩来过一次,此时正全力生产。

一批批的丧尸剂生产出来之后,直接装进油罐车,然后从地下通道运走。

作为一种毒品,鬼王党过去把丧尸剂生产出来之后,通常会装进小型容器,然后设法运到销售地点,再进一步分装。

宋双上校直接用中型油罐车,这一车起步就至少要装三吨,简直就是土豪,当然是罪恶的土豪。

红面鬼倒是听说,金三角和南美的大毒枭们,因为手头的毒|品太多,通常都是车拉船载。

对隐君子们来说贵若黄金的各种毒品,其实在原产地根本就不值钱。

不过,宋双上校的手笔实在太大了,不惜成本,要求开足马力。

结果,没几天的时间就制造出了五六百吨的丧尸剂,不过红面鬼和红小丑只负责生产,运输则是宋双上校负责。

红面鬼和红小丑也不知道丧尸剂被运到什么地方去了,不过多少能猜测到宋双上校接下的来要干什么。

如此大规模的毒品生产只是一方面,而如此大规模的毒品运输则是另一回事,虽然红面鬼和红小丑可以生产出来,但想要运走却是无能为力。

说起来,宋双上校实在太有钱了,又舍得花钱,到处用金钱铺路。

在这个金钱横行的世界,宋双上校基本畅通无阻,轻松完成了这个不可能的任务。

红小丑告诉宋双上校:“我搞到的原料都用光了,这已经是最后一批了!”

宋双上校点点头:“是吗。”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宋双上校看了一下时间,告诉红小丑:“如果你还能搞到原料就继续生产,总之生产多少,我就要多少。”

红小丑颇有点好奇:“你要去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