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走进新时代/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宋双上校的手势,所有油罐车***开排放口,这个排放口直接连通里罐,一百多吨丧尸剂哗哗的倾泻出来,但汽油仍然留在油罐里。

本来,把汽油跟丧尸挤一起排放掉,效率会更高。

宋双上校倒不是不舍得这些汽油,但汽油的气味毕竟太大,这么多汽油倒出来,很容易被人发现。

随着“哗哗”的响声,宋双上校看着丧尸剂进入水源,满意的点了点头:“让我们迎接这个新时代吧!”

丧尸剂本来就没有什么气味,混合了水体之后,就变得无影无踪。

等到所有油罐车排放完毕,水源地恢复如常,根本看不出来任何异样。

宋双上校点点头:“撤吧!”

马上的,所有油罐车按照来时的路分批次先后离开,宋双上校自己坐上了其中的一辆,还戴上了一顶“中国石化”的鸭舌帽,那样子就像倒班的副驾驶。

事实上,宋双上校的投毒地点不止这一处,就在同一时间里,还有五处水源地,三十辆油罐车向水中倾斜了丧尸剂。

所有这些水源地里的丧尸剂,最后通过澜沧江涌向东南亚,而两岸很多国家都从湄公河中获取饮用水。

两天后,在西哈努克市。

也不知道赵轩从哪搞了一个闹钟,是华夏造的,每当响起就是一个很妩媚的女声用日语说“哦嗨呦”,就是早安的意思。

这个闹钟很有创意, 生产厂家也很有名,产品从来都是免检的。

不过,免检的产品从来都是靠不住的,就比如免检的三鹿喝了能让你撒不出来尿。

这个闹钟只用了一天就坏了,只会重复第一个音,结果从那时候开始,所有人起床都起得很早。

这几天没有战斗,生活略有点安逸,除了负责守夜的执勤人员之外,大家都过上了正常的作息。

早晨,在一阵女人“哦哦”的叫声中,赵轩从床上爬起来,长长舒了一个懒腰。

聂嘉林正坐在床沿上发傻,看到赵轩起床,急忙问了一句:“你昨晚有没有看到什么?”

“昨晚……..好像有极光吧?”赵轩仔细回忆了一下,发现好像是在半夜,天空突然亮了起来。

当时,一道道五彩斑斓的光线在空中闪过,如同烟花一样,持续了足有一个多小时,天空又黑了下来,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赵轩被惊醒后看了几眼,发现都是防空炮火和防空导弹造成的,应该是临近的高棉王家军在开火。

但赵轩让人检测了一下雷达,发现上空并没有任何飞行器,也不知道高棉王家军的射击目标是什么。

反正这些人从来不靠谱,赵轩也懒得在意,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谁特么知道呢。”赵轩叹了一口气:“没准是高棉王家军在发神经,他们经常发神经。”

正说着话,比丘申克来了,非常费解的问:“你们昨晚注意到了吗,有防空导弹和高射炮在开火,是邻近地区的高棉王家军干的。”

“看见了。”赵轩问比丘申克道:“是你们的友军,你不能问问是怎么回事吗?”

比丘申克有些尴尬的摇了摇头:“我联系不到他们。”

赵轩讥讽的道:“既然你都联系不到,我们更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我觉得有些怪异。”比丘申克若有所思的道:“到处都是射击声,但并没有红色高棉出现,他们不可能好好的就开火!”

赵轩依然不以为意:“也许是互相之间抢地盘呢,你的友军根本就没打算对付红色高棉,否则早就过来增援你了。”

比丘申克听到这话更加尴尬,因为赵轩说的是事实,比丘申克无奈的摇了摇头:“希望一切平安才好……”

这个时候,威琼斯也来了,气喘吁吁的道:“外面好像有情况,我看咱们应该有所行动。”

“什么情况?”赵轩翻了翻白眼:“要是高棉王家军内部火拼,就别告诉我了,我们不干涉别国内政。”

威琼斯轻哼了一声:“告诉你们是看得起你们,谁需要你们干涉了。”

赵轩摆摆手:“我用不着你们看得起!。”

“赵轩,既然给你面子你不要…….”威琼斯的脾气上来了,怪笑了几声:“将来你可别后悔!”

“卧槽!你跟我叫板?”赵轩豁然站起,来到威琼斯面前:“我让你把话给我咽回去!”

两个人正要大打出手,一个女孩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慌慌张张的向女寝那边跑去。

她穿着紧身黑色T恤和牛仔短裙,脚上是一双白色的板鞋,束成马尾的头发在身后一甩一甩的。

这个女孩是附近的居民,经常到部队这边来推销一些水果和零食,所以大家都认识。

说起来,她的身材很不错,肥硕的胸脯随着步伐一颤一颤,隐隐可见前面有两粒凸起。

东南亚女性大多瘦弱矮小,这个女孩可能是由华人血统,有些不太一样,因而成了聂嘉林钦点的泡友。

当然,只是精神上的**,血狮雇佣兵有着严格的军纪,绝对不允许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乱搞男女关系。

聂嘉林刚见到这个女孩的时候,就用目光给强|奸了一遍,此后每晚上床之前,都要用各种荤段子把这个女孩YY一遍。

赵轩看到女孩楞了一下:“她怎么这么慌张?”

比丘申克也发现女孩不太对劲,用高棉语喊了几句什么。

女孩立即看过来,只见满脸泪痕,身上到处都是瘀伤。

“艹,谁欺负你了,告诉哥!”聂嘉林火冒三丈,撸胳膊挽袖子以示帮女孩报仇的决心,却忘了女孩根本不懂中文:“哥替你报仇!”

女孩沙哑着嗓子喊了一声什么,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马上的,四五条黑影突然射了过来,赵轩还没看清楚是什么,黑影抓住张雅的四肢用力一拉。

随着一声惨叫,女孩被活生生撕成了好几块,鲜血混合着内脏洒落在地上。

衣服破成几块布片,转眼被鲜血浸透。

曾经让聂嘉林垂涎不已的胸部,变成两块毫无生气的脂肪,掉落在了地上。

再看这几条黑影,各自守着张雅身上的一个部分,津津有味的啃了起来。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赵轩才看清楚,这几个黑影竟然全都是人,穿着高棉王家军的制服,从臂章可以看出来隶属于威琼斯团。

他们神情疯狂,目光呆滞,看起来跟电影里的丧尸一个样。

“这…….是什么东西……..”聂嘉林傻傻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拉了拉赵轩:“我是不是在做梦!”

赵轩也傻住了:“这……是丧尸吗?”

“我是不是在做梦…….”威琼斯最脆弱,感到昨天吃过的所有东西,一起从胃底翻涌上来,张开嘴吐了起来。

几个丧尸觉察到有异样,抬头向上看来,

威琼斯不敢正视,踉跄着后退了几步,随即跪到地上,扶着床沿拼命呕吐了起来。

过了许久,连胆汁都吐出来了,威琼斯才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怎么回事…….到底出了什么事…….”

赵轩此时也是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聂嘉林深吸了一口气:“我……我们该怎么办?”

大家都在二楼,暂时还安全,那些丧尸上不来。

威琼斯受不了,打算夺路而逃,刚打开门,一个人马上人从外面摇摇晃晃走了进来。

是比丘申克的传令兵,他面色苍白,目光无神,嘴唇没有一点血色。

威琼斯上下打量了一番,挖苦道:“你这是学丧尸呢?”

像是为了印证威琼斯的话,传令兵立即向威琼斯扑了过去。

威琼斯卒不及防,被扑倒在地。

传令兵张开嘴,狠狠咬在威琼斯的肩膀上,几股鲜血立即喷了出来。

威琼斯拼命蹬动双腿,扯着嗓子喊:“救命啊!”

“你疯了!”比丘申克冲过去,拼命想要把传令兵从聂嘉林身上拉起来。

只见传令兵一甩头,硬生生从威琼斯肩膀上扯下来一块肉。

威琼斯感到一阵钻心的痛,同时也被疼痛激发了力量,抬腿全力踢在传令兵的胯|下。

这一脚下去,正常男人只怕都要蛋碎了,传令兵却好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只是连连后退了几步。

赵轩冲了上去,抬腿就是一脚,让传令兵退后了几步。

此时,传令兵的身体已经在门外,脑袋往前探着。

比丘申下意识的快把门关上,传令兵的脑袋正被卡在门缝里。

传令兵满嘴鲜血,衔着聂嘉林身上的肉,嘴里含混不清的发出一连串“咕噜”声。

他没有任何表情,目光依然无神,双手向前拼命挥舞着,想要抓到屋子里面的人。

此时再把门打开,传令兵肯定要冲进来,赵轩掏出枪来准备开火。

不过,赵轩马上又改了主意,走过去突然把门打开一点,然后猛地重又推上。

往复了好几次,门沿一下下卡到脖颈上,传令兵终于有些无力了。

“我艹!敢吃老子的肉!”威琼斯回过神来,从地上跳起来,掏出枪来冲了过去:“我特么让你吃个够!”

在赵轩和比丘申克的配合下,传令兵的脖颈断裂开来,身体缓缓滑倒在地上,脑袋像皮球一样滚落在寝室里。

门关上了,比丘申克背靠着门,无力的坐到地上,不住的喘着粗气。

威琼斯冲过去,抬手就开枪,转眼打光了整个弹夹。

再看传令兵的脑袋,变成了一滩肉泥。

赵轩一把推开威琼斯:“谁让你开火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