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我要玩失踪/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下最关键的问题是谁发射了防空导弹。”思忖片刻,苍浩缓缓说道:“有两个可能,一个是我们华夏军队自己……

黄彬焕非常惊讶:“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高层一直有人看我不顺眼,如果把我干掉了,更能让孟阳龙手足无措。”顿了一下,苍浩又道:“不过这只是可能之一,另一个可能是……红色高棉已经潜入老挝,是他们打掉了飞机。”

“这个可能是有的。”黄彬焕急忙点点头:“不过他们为什么要潜入老挝?”

苍浩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打通大陆交通线。”

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导弹是谁发射的,所以苍浩必须把各种可能的情况都考虑到,而苍浩对红色高棉的分析,基本等同于宋双上校的真实目的。

黄彬焕对这种复杂的局势颇为头疼:“接下来该怎么做……”

“既然局势已经稳定下来,我打算玩失踪,在落阳镇待一段时间。”冷冷一笑,苍浩缓缓说道:“就让外界以为我死了!”

黄彬焕会心的一笑:“好!”

说来也巧,苍浩刚放下电话,孟阳龙就赶到了翠峰村,而黄彬焕接待了孟阳龙。

孟阳龙直接就问:“苍浩呢?”

黄彬焕非常不满:“你把我们老大派出去执行任务,怎么还管我们要人?”

“事情有点麻烦……”孟阳龙的额头渗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飞机……失踪了……”

“什么?”黄彬焕立即质问:“我们老大呢?”

“我……不知道……”孟阳龙非常尴尬:“我以为他可能回了翠峰村!”

“什么叫做你以为?”黄彬焕更加不满:“一个大活人就这么不死不活的没了,你不赶紧去找人,好意思来翠峰村?”

孟阳龙对黄彬焕的态度很不高兴,可自己毕竟理亏,只能忍着:“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咱们应该梳理一下事情经过,然后一起想想办法……”

“怎么个经过?”

“我派了一架小型飞机,送苍浩经过老挝前往JPZ,飞机上有航向定位。就在即将穿越西南边境的时候,信号突然消失了……”深吸了一口气,孟阳龙焦虑的道:“此后我们试图联系这架飞机,一直没有任何音讯,有理由怀疑已经失事。”

“也有可能是被击落了吧。”

孟阳龙无奈的承认了:“这个……这个可能是存在的。”

黄彬焕立即问:“那么是谁击落的呢?”

孟阳龙更加尴尬:“这个……还不知道……”

“不知道就赶紧去找人!”黄彬焕重重哼了一声:“如果真是被击落的,当地的边防部队和警察肯定会知道点什么,你应该去找他们问问。”

孟阳龙的脸上挂满了黑线,一时无语。

“如果飞机真的被击落,我们老大很可能已经死了……”黄彬焕冷冷的道:“你知道我们雇佣兵的兄弟情义!”

“我相信苍浩没事的。”孟阳龙急忙道:“这个人命大,出了这么多事,每一次都化险为夷!”

“怕的是万一!”黄彬焕一字一顿的道:“如果我们老大真的有意外,所有对这件事情有责任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我支持你们复仇!”

“别忘了你也有责任!”黄彬焕提醒道:“是你把我们老大派去JPZ的!”

孟阳龙一瞪眼睛:“你的意思是说也要对我复仇?”

黄彬焕反问:“你说呢?”

房间里一阵沉默,气氛非常微妙,双方都憋着一股火,随时都可能发作。

不知道过了多久,孟阳龙叹了一口气,缓和了态度:“我来这里就是想知道,苍浩有没有跟你们联系过。”

“我不知道老大到底怎么样了,最好他能平平安安回来。”黄彬焕不耐烦的告诉孟阳龙:“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好,我一定把活着的苍浩还给你……” 孟阳龙起身告辞了:“我马上要坐飞机去西南,就是为了苍浩这件事,咱们回见。”

孟阳龙离开翠峰村之后,嘴角挂上了一丝微笑,长长松了一口气:“苍浩你没死就好!”

飞机失联之后,孟阳龙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不管是基于工作需要,还是个人交情,孟阳龙都不希望苍浩出现任何意外。

至于失联的原因,固然可能是意外,可考虑到当前紧张的形势,孟阳龙估计最大的可能是被人给打了下来。

但相隔几千公里,孟阳龙想找到苍浩也没有办法,于是才来了翠峰村。

因为孟阳龙知道,只要苍浩活了下来,肯定会跟兄弟们联系。

尽管黄彬焕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但孟阳龙是官场老手,善于察言观色,黄彬焕的演技瞒不过孟阳龙。

孟阳龙提到飞机失联的时候故意用了“失事”这个措辞,黄彬焕却提出可能是被“击落”,这就说明黄彬焕多少知道一些什么。

而且,黄彬焕的反应也不是特别的激烈,似乎不怎么为苍浩担心,最大可能是说明黄彬焕知道苍浩没什么事。

现在苍浩躲着不出来,让孟阳龙以为自己失踪了,孟阳龙知道这是苍浩逼着自己给出一个说法。

飞机被击落还是在华夏境内,孟阳龙不知道是什么人发射了导弹还是动用了高射炮,他们竟然敢对华夏境内开火,这胆子也未免太大了。

事实上,孟阳龙第一时间就跟当地驻军取得了联系,然而驻军竟然什么都不知道,这已经是严重的玩忽职守。

孟阳龙这一次去西南,不只是为了找到苍浩,也是为了教训一下当地驻军,如此尸位素餐简直令人发指。

作为军人,守土有责,如果连最起码的职责都无法履行,只会在广场上踢正步有个屁用。

再说落阳镇这一边,苍浩被带去了唐家。

唐家的宅邸在落阳镇南,外观华美,恢宏壮观。

宅邸门前放着一对丈许高的石狮子,唐浩非常骄傲的告诉苍浩:“这对狮子可是有年头了,清代的老物件,当年花了几万两银子。”

不懂行的人关心造价,懂行的人却看别的。

在古代,不同品级的人,家居什么样、出行什么样,朝廷素有定制。

就比如门前的石狮子,不是想雕成什么样都可以,不同品级对应不同的大小,正面的璎珞,也就是脖子下面的花旋,个数也不同。

罗家狮子的璎珞是十三个,俗称“十三太保”,这是一品大员才能享受的,而落阳镇这地方不可能住着这样级别的高官。

罗家这种做法叫“逾制”,追究起来的话,抄家的罪过都是有的。

也就是落阳镇处于偏远之地,朝廷通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也没人当真。

只此一点,就可以看出来唐家是大户,地方望族,家世渊源,同时也说明祖上有多么的狂。

跟唐家相仿的还有罗家,门前同样是十三璎珞的石狮子,两大家族在落阳镇几百年了,一直都不太和谐。

罗文被唐浩阻拦后,直接回了家,往父亲面前一跪:“父亲!你一定要替我教训唐浩那货!”

罗文的父亲罗广身材魁梧,气场霸道,此时高坐太师椅上,手里把玩这一对钢球,面色阴厉:“出了什么事了?”

罗文把事情经过一说,罗广轻哼了一声:“为父会帮你的。”

罗文终日在外面胡作非为,也不知糟践了多少良家妇女。如今,他看上了唐可儿,借口请元丹丢失,宁可冒着两家开战的风险,也要逼婚唐可儿。

但凡有点正气的父亲,都不会如此骄纵儿子。

但罗广对罗文却是十分的溺爱,当真是捧在手上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在这偏远的落阳镇,罗文自幼便过着当世太子的生活,什么都不放在眼里。

“父亲!你还在担心什么?!”罗文急忙道:“整个落阳镇都是父亲说了算,唐家日渐衰落,咱们家的人又多,绝对能拿下他们!”

“你懂什么?!”轻叹了一口气,罗广缓缓说道:“你可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罗文傻傻摇了摇头:“什么意思?”

“就算能打垮唐家,我们也会损失很大的,保不齐会被其他人占了便宜!”罗广大手一挥,一字一顿的道:“这件事要从长计议!”

罗文急了:“爸,你不是怕了吧?”

“放肆!”罗广“啪”的拍了一下桌子:“为父何曾怕过什么?”

罗文不说话了,却也不服气,轻哼了一声。

罗广很快平静了下来,淡淡的道:“文儿,你先下去吧!为父会想想的。”顿了顿,罗广吩咐下人道:“罗平、罗中,你们要好好护着少爷,要是稍有差池,要你们小命。”

两个下人急忙拱手应道:“是!”

罗文心有不甘的退下了,罗广轻叹了一口气,向旁边瞥了一眼。

在客厅的角落里站着一个人,一直没有说话,这个人给人的感觉用一个字就可以形容“冷”。他从里到外透着一股冷劲,常人走到身旁,下意识的都会打个哆嗦。

这个人是罗家的管家罗辉,是罗广最亲信的人。

其实他本不姓“罗”,因为从小一直生活在罗家,也就奴随主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