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小镇的望族/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广冷冷的问了一句:“罗管家,唐家每年要狩猎一次,眼看要到日子了吧?”

罗辉点了点头,声音像表情一样冰冷:“是。”

“到了日子,你带几个人,出其不意的……”罗广说到这里,面色变得阴沉起来,伸手在咽喉处比划了一下:“你明白我的意思。”

罗辉点点头:“是。”

“还有,给我好好查查,到底是谁偷了玉器!”深吸了一口气,罗广接着道:“虽然我儿咬定是唐家,我却觉得另有他人!”

“是,老爷。”罗辉说话一直都很简短,听罢吩咐,直接转身离去。

也就在他转身的瞬间,嘴角诡异的笑了笑。

再说苍浩,其实本不愿去唐家,光是看门前那对石狮子,就不应该是自己这个屌丝进去的地方。

不过,唐可儿还真有耐心,一直不断的推着,硬是把苍浩推进了唐家,搞得苍浩就像个球一样。

唐家的宅邸很恢弘,大门上挂着一块匾额,用苍劲有力的笔法书着“唐府”二字。

虽然唐家没有罗家那般奢侈,却古典雅致,一花一树皆可见品味。

进了门,唐可儿便高喊:“爹爹,我回来了!”

在唐家大院中,一位儒雅的中年人正坐在扶手椅上闭目养神,听到唐可儿的声音,微微睁开双目,叹了一口气道:“你怎么又偷跑出去了,竟还穿男装,成何体统?!”

其实,苍浩第一眼看到唐可儿,就发觉这是个女孩。

尤其是她靠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能感觉到胸脯规模不是很大,却弹性极佳。

唐可儿噘起小嘴,正要说话,中年人摆了摆手:“你不用说了,事情我都知道了,罗文那小子确实太不像话了。”

说着,中年人看见了苍浩,微微一笑:“这位小兄弟就是苍浩吧。”

苍浩很恭敬的道:“你好,唐先生!”

“无需客气,喊我伯父便可。”顿了顿,中年人接着道:“小女近日遇到点麻烦,多亏仗义出手。人皆言世风日下,但还有这等仗义之人,实在令人欣慰!”

苍浩面无表情,点了点头:“伯父客气了。”

“可儿,都回家了,你怎么还穿这身衣服?”中年人指了指唐可儿,一字一顿的道:“赶紧换下来!”

唐可儿应了一声,拖沓着脚步回房了。

这个中年人正是唐家的一家之主唐云,他冲着唐浩点了点头,后者马上会意的离开了。

片刻之后,唐浩回来,双手奉给苍浩一沓钞票:“今日帮了我家小姐,无以为报,这是一点心意,还望笑纳。”

豪门世家通常不愿欠他人的人情,尤其是苍浩这样看来很平凡的人。

要是不把人情还清,谁也不知道是不是利滚利,将来保不齐会弄出什么事。

欠债这回事,只要能用银子算明白,就不是大事。真正是大事的,是用银子算不明白的债。

唐云见苍浩穿着一身迷彩服,倒是没当成农民工,不过料定也不是有钱人,便打算给点酬金。

按说,苍浩应该推辞一下,方显下一风范。

没想到,苍浩点了一下银票,见数额不小,喜上眉梢,一声不吭便塞进怀里。

唐家倒不在乎这点银子,但苍浩如此财迷,在唐家眼里却落了下乘。

“对了……”口袋里有了银子,苍浩的表情都生动起来,不再像之前那么木讷:“我还不知道,今天的事到底怎么发生的?当然,这跟我无关,我只是好奇,如果伯父不愿说,我也就不问了!”

“是这样的……”唐云站起身来,双臂背在身后,向前走了几步,叹了一口气道:“在这落阳镇有两家大户,一是我唐家,另一就是罗家,都是家世渊源的望族。虽然说西南边陲远离文化中心,历史上蛮荒落后,但我们这两家却家学深厚,历史上出过很多名人。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再加上生意也有竞争,所以两家暗地里争斗不断,不过大体上还相安无事。我听闻,不久前,罗家攀上了京城的***,罗家的野心随之越来越大,怕是想要吞掉我唐家。”

苍浩随口问道:“玉器又是怎么回事?”

“像我们这种世家,都有很多传家宝……”唐云听到这话,脸色变了变:“罗家有几件玉器,据说是明代皇帝赏赐,犒赏罗家镇守西南有功。前几天,玉器突然消失,罗家上下都快找疯了。整个落阳镇,都知道罗家财雄势大,寻常小贼是不敢打主意的。唯一有能力和胆量盗走玉器的就只有我们唐家,所以……”

“我明白了。”苍浩点了点头:“所以罗家怀疑是唐家所盗,不管到底是不是,先咬上一口再说。”

“正是……”

唐云正要说下去,里间院走出一位女子,身着一身细丝般的白衣,修长的身躯曼妙婀娜,增一分则长,减一分则短。长发披肩,脸上不施粉脂,如出水芙蓉一般,给人无法亵渎的感觉。

女子慢慢的向唐云等人走来,面庞微微泛红,施施然来到唐云面前,轻声唤了一声:“爹爹,我回来了……”

苍浩看着眼前的女子,觉得好像在哪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等到女子开口说话,苍浩才觉察到,原来是唐可儿。

在唐可儿穿男装时,颇有几分英气,性情大大咧咧。

此时换上女装,一幅渊渟岳峙的佳人模样,如同上古流传下来唯美壁画中的人物,不像是真实存在,只能朦胧出现在梦里。

苍浩倒是见过不少美女,可这西南地区的女孩别有一番风味,再加上唐可儿换装前后差距甚大,因而登时愣住了。

片刻后,苍浩才回过神来,尴尬的笑了笑:“你真漂亮……”

苍浩的目光在唐可儿身上落了太久,有点不合礼数,唐云隐隐有点不悦。

不过,唐云没表现出来,而是岔开话题问道:“苍先生,听口音你是外地人,还不知你来落阳镇做什么?”

苍浩刚进唐家大门的时候,唐云就仔细观察了一番,却完全看不透这个年轻人。

唐浩说苍浩是外来农民工,唐云却觉得根本不像。

苍浩迟疑了一下,才对唐云道:“其实……我是驴友,到这来穷游的。”

“不是找工作?”

“如果有合适工作就留下来。”

唐云又问:“方不方便知道你本职做什么?”

苍浩敷衍道:“一点小生意,不足挂齿。”

这个答案在意料之中,唐云没说什么。

唐可儿也没做声,只觉得苍浩既然毫无能力,却还敢在罗文面前那么淡定,有装B之嫌。

唐浩的心思不同,其实也没把苍浩当成农民工。

当时,唐浩看到了苍浩如何避开罗文,虽然常人也可以做出那样的动作,但苍浩的的时机和发力角度拿捏得太好了,身上没有溅到一点菜汤。

这说明苍浩身上有功夫,受过严格的搏击训练。

咳嗽了两声,唐浩试探着道:“不知道苍先生成家没有?”

苍浩笑了笑:“要是成家了,还敢出来穷游吗。”

唐云点点头:“也对。”

这个时候,唐浩说话了,他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天气预报,对苍浩说道:“等下怕是要有雨,你就不要上路了,不妨住在寒舍。”

唐云问:“不知道苍先生接下来打算去哪?”

“还没想好。”

唐云立即道:“既然没想好接下来去哪,索性多住几日,也给老夫做个伴。”

唐云这话只是客套,欠苍浩的人情已经还了,那一沓钱也有个两三万块。

其实唐云不想把苍浩留下来。毕竟苍浩来路不明,自己家里还有女儿,把这样一个陌生男人留宿,委实不太方便。

孰料,苍浩马上点了点头:“行。”脸皮端是厚的很。

唐浩很快给苍浩安排了房间,晚上又安排苍浩吃了一顿很丰盛的饭菜。

不过,陪在苍浩左右的都是下人,唐家父女没露面。

苍浩倒是不在乎,吃过饭就回房休息了。

唐家招待的很热情,房中配着软榻香薰。

在森林里奔波那么久,突然间住的这么舒服,苍浩还有点不习惯,翻来覆去睡不着。

夜深,还是睡不着,苍浩索性穿上衣服到院子里闲逛。

苍浩住在外间院,刚出门,便在一颗树下看到了一个人影。苍浩走了过去,笑着问道:“伯父怎么还不休息?”

这个人是唐云,站在树下似乎正在思考什么。

听到苍浩的话,他侧头望了一眼,淡淡的道:“你不是也没休息吗?”

“是。”苍浩点点头,发现唐云面色凝重,试探着问道:“伯父似乎有心事?”

唐云并没回答,反而问道:“你可知,罗家会为什么怀疑唐家偷了玉器?”

“我初来乍到,不了解两家恩怨。”顿了顿,苍浩接着道:“不过,伯父倒是提起过,只有唐家才有实力。”

“白天的时候,当着小女的面,有些话不方便说。”唐云听后,摇了摇头道:“其实是想逼婚。”

苍浩其实已经猜到这个答案,点了点头:“是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