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几百年的传统/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可儿看着此景,心里很乱,不知道如何是好。

从内心来说,她希望罗文彻底蒸发,但如果苍浩真的动了罗文,这落阳镇只怕就不太平了。

苍浩似乎也有顾虑,听到这话,手放了下来。

罗文见状,不由哈哈大笑:“你还是怕……”

没等说完,“轰”的一声,苍浩的拳头重锤般砸在罗文的肚子上。

罗文一张嘴,“噗”地吐出一口鲜血。

“罗家……既然是锣吗,当然是用来敲的,敲完了你,再去敲你爹。”苍浩的表情依然像平常那么呆板,但此时却戴上了一股戾气,任何人看到,都忍不住想要躲远点。

这是罗文最后听到的一句话,他眼睛一翻,躺倒在地,有近期没初期。

看他这幅模样,就算不死,也是终生残废了。

苍浩看了看罗文,冲着罗家保镖打了个响指:“赶紧把你们的少爷带走,医得及时,还能保住命。”

罗家保镖一个个早已惊慌失措,嚣张落阳镇的罗文公子被打得半死,罗家老爷子不知要怎样暴怒。

听到苍浩的话,他们急忙跑过去,把罗文等人抬了起来,匆匆忙忙的跑了。

苍浩看着他们的背影,来到唐可儿面前,很认真的道:“发簪很漂亮,不过是镶玉的,如果是翡翠,会更漂亮。”

听到苍浩说这话,唐可儿的脸一下煞的红了,马上又变白了。

女孩子都喜欢被夸漂亮,所以她会脸红。

但苍浩也太没心没肺了,刚刚打残了罗公子,这会竟然有心情研究发簪,让她很是担心。

苍浩是外乡人,不太了解。

其实罗文没说错,落阳镇这几百年来,唐罗两家势均力敌,但唐家如今式微,而罗家的实力超过唐家。

在落阳镇,从来都是朝廷法度所不能及,这种世家大户就是一方土皇帝。

落阳镇名为“镇”,实际上倒比普通镇子大一些,有着几万的常住人口,各行各业都很发达。

敢在这种地方称王称霸,罗家实力岂是了得。

唐可儿深吸了一口气,急忙对苍浩道:“快走,快回我家。”

“怎么了?”

唐可儿忧心忡忡的道:“罗广会善不罢休的,难道等着人家来报复你!”

二十分钟后,罗家大厅内。

四下里人影晃动,地上躺着三个人,正是罗文和罗平、罗中。

两个中年人站在旁边,其余人都躬身站在旁边。

“我的儿呀……”罗广看着儿子,心如刀绞一般。

良久,他来到保镖面前,抬脚踹到了一个,紧接着又是一个。

罗广下手非常狠,保镖的身体倒着飞出去,撞在影壁上才落下来,各个口吐鲜血。

罗广自幼就练习外家功夫,拳脚相当刚猛,打人又专挑要害,普通人哪受得了。

罗广还不消气,冲出去又是几脚:“我让你们在少爷身边,是保护少爷安全,不是跟着玩!”

“老爷,是那人太厉害了!”一个保镖颤抖着身子,说道:“我们尽力了……”

罗广瞪了一眼,一脚踹过出,这个人一下倒飞而去。

“你还有脸说?这么多人,保护不了少爷,连两个小毛孩都搞不定,我养着你们还有什么用?!”重重喘了几口粗气,罗广摆摆手:“都给我滚下去!”

众人如蒙大赦,一个个跪着退了出去,不敢抬头看一眼罗广。

罗广低下头,又看向罗文,心里满是怨悔。

其实,他早有打算,彻底打垮唐家的计划。

一山不容二虎,纵然唐家处处让着罗家,他却也要罗家成为落阳镇唯一的主宰。

不过,因为担心儿子出去乱说,所以他一直没告诉儿子。

早知如此,早点说出来,罗文现在也不至于这样躺着。

罗文耽於酒色,身子本来就虚,苍浩这一拳又打的是要害,罗文没有一两个月别指望痊愈。

罗广面颊一阵抽搐:“唐云,我和你唐家誓不两立!”

长叹了一口气,罗文老泪纵横,低声对罗文道:“我的儿呀,为父一定为你报仇!”

说完,罗广对着身后的罗辉吼道:“那小子叫苍浩?”

罗辉点点头:“对。”

“明日,我亲自出手,一并收拾了唐云和那小子!”

罗辉急忙道:“老爷,我建议你等等。”

罗广声色俱厉:“为什么?”

“今天事情刚发生,唐家那边肯定有了防备,咱们很难找到机会偷袭。要是正面刚上去,难免硬碰硬,就有点划不来了。”罗辉很小心的道:“老爷你的雄心可不只是小小的罗阳镇,不能一战就伤了元气。”

罗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有道理……”

“所以,不如等两天,等唐家放松了警惕……”罗辉阴冷的一笑:“一战定输赢!”

“好。”罗广一字一顿的吩咐:“你先去准备吧。”

罗辉忙道:“是,老爷!”

再说唐家大宅这一边。

气氛非常压抑,唐云来回踱步,面色颇为焦急:“你们知不知道这次事情多严重?”

苍浩和唐可儿站在唐云面前,唐可儿看了看唐云,低声道:“爹,是罗文太可恶了,欺人太甚,一再调戏我!苍浩看不下去,为了保护我,才打了他的!”

唐云觉得,苍浩固然是好意,下手却太没有分寸。

但苍浩毕竟是好意,他又不能指责什么,只得不出声。

唐可儿气鼓鼓的道:“打残了又怎么样,这件事情明明就是罗文不对,拿到哪说理我都不怕!”

“实力,就是理!是拳头打出来的,不是用嘴说出来的。”唐云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一件事:“苍先生,罗家的那些人,都是你一个人打败的?”

没等苍浩说话,唐可儿马上点点头:“是啊,是啊。”

唐云颇为震惊,不过震惊之余,脸色还是难看。

罗广可不是好说话的人,心胸狭隘,睚眦必报,此次苍浩打了他的儿子,他岂会善罢甘休。

“哎!命呀,都是命!”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唐云只能摇头叹气:“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多说也无益……”

唐浩很小心的问道:“老爷,过几天的狩猎,是不是取消?”

苍浩不明白什么狩猎,不过这种环境下,也不方便多问。

“几百年的传统了,当然不能取消,否则岂不是让罗家看笑话……”顿了顿,唐云接着道:“苍先生,经过今天的事情,我对你的身手很有信心。在我们外出狩猎这期间,麻烦苍先生你看着可儿,再不准让可儿踏出唐家半步。”

苍浩点了点头:“好的。”

唐可儿本来想说些什么的,见唐云面色还是那样严肃,把话咽回了肚里。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晨,唐可儿起床后就在院里转悠。

苍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床了,一直守在院子里,盯着唐可儿不说话。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唐云带着全家人出去了,唐可儿颇为担心。

她希望苍浩能安慰一下自己,孰料这位刚结交的朋友始终一副呆样。

过了半响,唐可儿实在忍不住了,打破了沉默:“这一次狩猎,也不知会不会有事……”

苍浩终于提出了问题:“什么狩猎?这个时代还允许狩猎吗?”

“当然了……”唐可儿不无骄傲的介绍起来:“家谱上记载,我们唐罗两家本是京城的大户,家族世代习武,族人多是武将。明代的时候,忘记了是哪个皇帝,把我们两家迁到了云南……我爸说过,其实这跟当时朝廷内斗有关,唐罗两家当时都站错了队,得罪了当时朝中某个大官。可能这也是我们两家唯一一次站到了同一战线,皇帝让我们来云南其实也是一种保护,不过也不是白白来的,那就是镇守边陲。”

苍浩点点头:“继续说。”

“应该叫‘四夷’吧,也就是如今东南亚那些小国,主要是震慑他们,让他们服从中央王朝。不过,总不能呆着没事就打仗,于是两个家族就形成了打猎的传统……”顿了一下,唐可儿继续介绍:“每年春夏之交,我们唐家就要发动大队人马沿着边境狩猎,其实主要是展示武力。到了秋冬之交则是罗家,让周边小国看到华夏大国的威风,连豪门大户都有这样的阵势,更别说国家军队了……”

苍浩很好奇:“那么到了清代呢?”

唐罗两家来到这小小的罗阳镇,不管怎么说也是左迁了,算是民间武装力量,跟国家军队相辅相成。

有点历史常识就知道,在清代前期,云南是平西王吴三桂的地盘,这种前朝迁过来的地方豪强的地位就很微妙。

无奈,唐可儿不懂历史,也说不出来个所以然:“反正中途出了好多事,后来清朝皇帝就默认了前朝的这种安排,让我们两家继续镇守边关……然后呢,打猎这种活动,作为一种传统也保留下来。”

苍浩提出:“古时候这么做可以理解,到了民国或许也可以保留,但如今私下狩猎好像是违法的吧?”

“不是跟你说了吗,这就是一种传统,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其实也弄不来什么猎物。这年头,野兽什么的太少了……”唐可儿故作老成的叹了一口气:“说白了,就是每年用这两个季节,唐罗两家展现一下自己的威风,让所有人都知道这罗阳镇是谁做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