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一家子破锣/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广稳住身形,看着苍浩,面色变得更加凶狠:“小子你是何人,”

苍浩淡然答道:“在下苍浩,”

罗广微微一怔:“就是你打伤我儿子的吧,”

“你儿子姓锣吗,当然要用來敲,”苍浩停住脚步,点了点头道:“谁成想,你儿子是面破锣,一敲就坏了,”

罗广咬牙切齿的道: “臭小子,今日我不把你碎尸万断,难解我心头之恨,”

苍浩很认真的道:“你就是罗文他爹罗广吧,我之前答应了他了,敲完他就來敲你,”

“我不和你逞口舌之能……”罗广不再多说什么,直接出招,他对苍浩算是恨之入骨,几乎沒留任何余地,

苍浩见状,身形一动,靠着灵敏的速度躲过,

罗广早听说,这个呆子的速度十分迅猛,能够灵巧躲避正面攻击,此人必不简单,

见接连几招都沒击中,罗广立即把身形一晃,从侧面攻向苍浩,

苍浩身形左右摆动,依然轻松的躲过,速度丝毫不减,直直冲向罗广,

见苍浩向自己冲來,罗广冷冷一笑:“來得好,”

苍浩正要出招,突然发觉有些不对劲,猛的向后看去,

罗家几个保镖绕到苍浩身后,竟然准备偷袭,苍浩一个躲闪不及,被一个保镖一脚踢倒在地,

“苍浩…….”唐可儿一直盯着苍浩,见苍浩被罗广所击中,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吧嗒吧嗒往下掉,

其他保镖围了上去,从腰间抽出本地人常用的弯刀,就要齐刷刷看下去,

这一击,苍浩不死也是重伤,看來唐家今天是难逃生天了,

突然间,平地烟尘暴起,掩盖住了苍浩和这个保镖的身形,

等到烟尘散去,一道身影赫然出现原地,上衣已经破烂,嘴角缓缓淌下一丝鲜血,

正是苍浩,那几个保镖全部都倒在地上,弯刀竟然插在了自己身上,

苍浩擦了一下嘴,微微摇了摇头:“偷袭也是个技术活,显然你们技术不过关,”

唐可儿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來,无力的坐到了地上,

片刻后,唐云有些恢复过來了,大声向苍浩喊道:“罗广练硬功夫的,苍先生多加小心,”

苍浩闻言愣了愣,真正重视起罗广,目光变得阴冷起來,

拳怕少壮,罗广有把年纪了,还有这样的战斗力,确实是个劲敌,

此时的罗广一脸的狂傲:“臭小子,你学过搏击是吧,怎么有资格和我较量,”

苍浩抿了抿嘴,突然道:“那就让你见识一下老子学过的搏击,”

“好,”罗广手上本來有刀,他直接把刀扔在地上,拍了拍手:“放马过來吧,”

本地民风彪悍,斗殴惯用弯刀,罗广的刀上沾着不少血迹,那都是唐家人的,

苍浩微微一笑:“我來了,”

沒等罗广反应过來,苍浩又移动起來,兜了一个圈子,直接继续向暴射罗广而去,

罗广接连几拳,向苍浩打过去,

看着罗广的拳头离自己越來越近,苍浩双腿一蹬,速度暴涨,

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罗广完全跟不上苍浩的速度,双拳只是徒劳的挥舞着,好像在击打空气,两者相比之下就是驽马与骏马的区别,

但苍浩不只是兜圈子,而是离罗广越來越近,罗广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

苍浩要用出最擅长的地面技,罗广觉察到苍浩的意图,突然从腰间又抽出一把刀,要一击击杀苍浩,

唐可儿惊呼一声:“罗广你无赖,”

然而,眼看刀锋将砍在苍浩身上,苍浩身形一下消失,

紧接着,苍浩闪现在罗广刀锋的旁边,罗广正要收回弯刀,动作慢了一下,

只见苍浩双手撑地,双腿凌空,狠狠踢在了罗广的肚子上,

罗广一下被踢到了空中,还來不及有任何反应,苍浩竟又出现在另一侧,

苍浩接连出招,一招都沒落空,尽数打在了罗广身体的每一处,

罗广承受不住,倒了下來,身体在松软的泥土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他躺在大坑正中,双眼充满血丝,面色苍白,

他狂傲一世,沒想到会输给一个小鬼,还如此狼狈,

挣扎了几下,他忍不住的吐出一口鲜血,回了半天气之后,他摇摇欲坠的从坑中爬了出來,

罗家保镖见罗广被打成这般模样,立即乱了方寸,有的已经准备开溜了,

看到罗广站了起來,他们才重又集结起來,

这次出击唐家,务必一击定江山,否额以后会是长久的战争,

罗辉立刻跑了过來,扶住罗广,关切的问道:“老爷,您沒事吧,”

按照罗广的计划,是罗辉先行出击,把唐家的人尽数解决掉,

接下來,罗广收尾,直接对付唐云,

可不知道为什么,罗辉沒按照预定计划执行,把事情拖了下來,

罗广对罗辉有点不满,但此时正需要罗辉,不能训斥什么,他摇摇头,无奈的道:“沒事……”那小子有点古怪,是我沒见过的功夫,

苍浩听到了这话,淡淡然的告诉罗广:“你们家风尚武,从小练功夫,可能还是师从名师吧……不过这些对我都无所谓,”

罗广怔了一怔:“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苍浩往前走了一步:“我从沒有练过任何功夫,我所有的招数都是在实战中学來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有血的代价,所以,不要跟我讲什么外家功夫,什么形意拳,我不懂这些,也沒兴趣懂,”

“臭小子你够狂,”罗广暴喝一声:“老子沒事,咱们再來,”

罗辉瞥了一眼苍浩,又看了一眼罗广,突然脸色一变:“既然你沒事,那我就让你有事,”

“罗辉,你……”罗广一惊,后面的话还沒说出來,突然觉得背后一寒,

随着“轰”的一声,罗辉发出沉重的一击,

罗广直接向前飞去,跌落在地,身体一动不动,

所有人都愣住了,唐云也有些错愕,搞不懂罗辉怎会突然对罗广出手,

罗广转过身來,看着面色阴沉的罗辉,艰难地张了张嘴:“为……什……么,”

罗辉拍了拍手,缓缓的说道:“因为……是我偷了玉器,”

“什么,”罗广眼中带着火光,差点挫碎口中牙,不过沒说什么,

他想听罗辉继续说,看來罗辉有太多的事情瞒着自己,他要全部搞清楚,

罗辉向前走了几步,看着趴在地上的罗广,继续说道:“我在你们罗家这么多年了,沒有功劳,也有苦劳,可是你呢,把我当成一条狗,何曾有过半点尊重,”

“我当你是家人……”

“我呸,你的眼子,只有你那个傻儿子,”罗辉说着,抬起脚踩在了罗广身上,狠狠地來回碾动:“现在,我已经找到更好的前途,沒必要看你的指手划脚,”

“罗辉你太卑鄙了,”

“你设伏偷袭唐家,难道不卑鄙,我这还是和你学的,”罗辉说到这里,哈哈大笑起來:“原本,我可以带着玉器远走高飞,不过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的,所以我只好先解决了你,”

“你……”罗广傻傻的看着罗辉,片刻之后,突然大笑起來:“造化弄人呀,我罗广英雄一世,最后竟然死在一个家奴的手里,”

“家奴,死到临头还嘴硬,”罗辉的表情变得狰狞起來,嘴角不住的抽搐着:“既然我的目的已经达到,就不陪你玩了,”

罗辉正要下杀手,几个罗家保镖突然冲了过來,拼死要救罗广,

罗辉一扬手,击飞了这几个保镖,但其他保镖又冲了过來,

罗辉虽然反水,其他保镖却很忠诚,不断往上冲,

罗辉有点纠缠不下去了,退后了几步道: “算了,看着这么多年情分的份上,我暂且饶你一狗命,”

说完,罗辉再不管罗广,转身走向了苍浩,

罗家保镖也不敢追罗辉,护着罗广退到一个安全所在,

至于苍浩,看着罗辉向自己走來,倒沒有任何戒备,稀松懈怠的站在那,

尽管不了解罗家,不过听到刚才这番对话,苍浩却也明白了,

这个罗辉在罗家隐忍多年,一直在找机会提升实力,现在时机成熟,马上狠咬主子一口,

这种精于韬晦的人,是最危险的,

罗辉停住了脚步,嘿嘿一笑:“小子你不怕我,”

“我为什么怕你,”

“我可不是罗广那个老傻瓜,”看了一眼苍浩,又看了一眼犹疑不定的唐云,罗辉淡淡的道:“我对唐罗两家的恩怨沒有兴趣,我今天打伤了罗辉,也是间接帮了你们唐家的大忙,”

苍浩冷冷的道:“直接说‘不过’吧,”

“不过……”罗辉咧开嘴,极为难看的又笑了笑:“既然我终归帮了你们的忙,所以希望这件事到此为止,”

唐云明白了罗辉的意思:“你是让我唐家不再追究你,”

罗辉点点头:“对,”

“那又有什么用,”唐云对这个叛徒很是不屑:“我们唐家本來也不愿跟你计较什么,但罗家是不是能放过你,可不是我决定的,”

“你放心,罗家找不到我……”叹了一口气,罗辉有点感慨的道:“落阳镇太小了,外面有更广阔的天空,只是我希望在我走出去的时候,不要被落阳镇两大世家夹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