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树倒猢狲散/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显然,罗辉很担心唐罗两家联手,至于他走出落阳镇之后要干什么,却沒人知道,

也就是这个时候,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罗辉你以为这样就走得掉,”

是罗广,竟然起身走了回來,冷冷看着眼前的所有人,

罗辉的脸色一下变得煞白:“这……怎么可能……”

罗广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脸上带着暴怒的血色,就像刚刚从地狱爬出來一样,

唐云看了一眼罗广,难以置信的说道:“你现在应该去休息一下,难道还要拼命,”

“唐云你不要假好心了,”罗广怪笑了几声,说道:“多年來,你天天把仁义道德挂在嘴上,让别人以为你为人厚德载物,其实你特么就是个伪君子,”

“今天我唐家狩猎,你偷袭导致多人伤亡,到底谁更卑鄙,我不想跟你一般见识……”唐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还想怎么样,”

“你还不明白吗,”罗广往前走了两步:“这么多年來,别人提起落阳镇,总是说唐罗两家,我已经受够了,尤其是罗家还排在你家的后面,落阳镇只需要我罗家就足够了,”

唐云哀叹了一声:“罗广你是不是疯了,”

“为了罗家百年大业,我愿意疯一次,”罗广环视了周围,当看到苍浩,停顿了一会,随即看向了远处的罗辉:“你这个狗奴才,我一定要宰了你,”

罗广不管苍浩,直接找上了罗辉,

其实,罗辉看到罗广重新站起來,已经拔脚开溜了,此时更是不敢停留,也不再跟苍浩说什么,加快了脚步要远遁而去,

他回头看看,见罗广还沒动身,心中窃喜,幸亏自己反应快,这么远的距离,罗广难以追上,

“等我离开这,把玉器贡献给宋双上校,沒准能混个一官半职,”罗辉心中正想着,罗广突然发动了,几乎如同一道白光般,鬼魅般的挡住了罗辉,

罗辉愣住了,万万沒有想到,罗广速度怎么如此之快,

苍浩的速度够快了,罗广更胜一筹,沒见身形晃动,就直接來到面前,

罗广沒再多言,一脚射在罗辉的肚子上,罗辉按照來的方向倒飞了回去,

苍浩看在眼里就是一惊,这个罗广受伤之后,反而更加强大了,

罗辉跌落在地后,浑身被割裂一般疼痛,

他强忍着,挣扎着爬起來想要逃走,却不料罗广再次出现在面前,

罗广沒有丝毫的同情,又是一脚,罗辉刚举起手中的弯刀,却无力攻击,直接被抛向了空中,

也就在这个时候,罗广发觉罗辉腰上硬邦邦的,好像藏着什么东西,伸手翻了一下,

结果,罗广从罗辉身上翻出一块玉佩,正是罗家丢失的宝物,

罗广更怒:“果然是你……”

罗辉一把抢过玉佩,扔到远处:“我得不到你也别想留着,”

看着祖传宝物飞了出去,罗广心中的疼痛甚于身体:“不,”

苍浩见状,身形一动,直接接住了空中的玉器,

偷走玉器的真凶已经找到,唐云心中的一块大石终于放下了,欣慰的笑了笑,总算今天沒白死那么多人,

唐可儿此时不知道是何心情,觉得苍浩就像一潭深水,让人看不到底,

再说罗广,看着在地上罗辉,眼神中流露出不可遏止的杀意,

要不是这个反水的家奴,罗家大事已成,

想到这里,罗广一拳落下,砸在了罗辉的头上,

“砰”的一声闷响,传入所有人的耳中,

罗家人与唐家人早已不再厮杀,一起看着罗广惩治叛徒,

众人早料到,罗广不会手下留情,却还是沒料到如此狠毒,

罗广不再用任何功夫,只是用拳头不住的捣,过了一会,又觉得不够过瘾,捡起一块石头继续向罗辉脑袋上砸,

罗辉的整个头颅被砸得血肉模糊,头骨向上崩裂起來,露着一圈白茬,

此时的罗广,不像是什么外家高手,更像是街头的小流氓,可这份狠厉又不是小流氓能有的,

鲜血往外涌出,夹着一些白色的粘稠物体,看起來应该是**,

罗广的怒气还沒消散,接连又是几拳,把罗辉这样生生砸死,

众人看去,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

罗家人早知道罗光生性暴戾,却也是第一次看到罗广如此凶狠,

沒有人阻拦罗广,因为罗辉该死,何况这是罗家内部问題,

苍浩看在眼里,咬了咬牙,心里颇为担忧,

不知道罗广当过兵沒有,但这一身功夫真是不是白练的,是个难缠的对手,

苍浩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下周围,发现影影绰绰有不少人,明显都是罗家的保镖,已经把这里包围起來,

既然罗广已经发狂,杀了罗辉之后,必定不会放过自己与唐家,

果不其然,罗辉的脑袋烂成一滩肉泥后,一道鬼魅般的身影横在了苍浩的面前:“小子,现在……轮到你了,”

正是罗广,一语说罢,一拳轰去,沒有任何保留,

苍浩的瞳孔一下放大,见无退路,也是一拳迎了上去,

两拳相交,苍浩踉跄的退了几步,罗广却依然挺立在那,

“挺能扛呀,”罗广嘿嘿一笑,戏虐的道:“只可惜你还还是嫩了点,”

罗广表面上看不起,心里却是有些佩服苍浩,似乎苍浩真不懂什么功夫,但如果经过严格和系统性训练,有成为一代宗师的潜质,

此时,罗广决意要击杀苍浩,否则后患无穷,

他的身形一下闪,再次冲到到苍浩面前,直接一脚踢了上去,

苍浩刚稳住脚步,來不及躲避,胸口挨下了这一脚,

一瞬间,苍浩几乎喘不上來气,身体翻落到了几米开外,

“小子,你不是速度很快的吗,,”罗广说着,冲上來又是一脚上去,苍浩又被踢了几米远,

“可恶,”苍浩双手撑着地,慢慢的站了起來,右手捂着胸口,

苍浩受了不轻的伤,唐可儿看在眼里,心中隐隐作痛,

苍浩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她忍不住轻唤道:“苍先生……”

苍浩回头看了一眼唐可儿,凄然一笑:“我们是朋友……”

唐可儿的双眼湿润了,下意识的高喊了一声:“罗广,住手,”

罗广正准备动手,听到这话停了下來,

他侧头看了看唐可儿,转身走过來,一步一步,带着极强的压迫感,

看着罗广逼近唐可儿,苍浩神情变得扭曲起來,身体不住的颤抖,

重重喘了几口粗气,苍浩伸手摸了一下腋下,黄金手枪还在,

按说落阳镇这种山高皇帝远的地方,能被两大世家决定着一切,似乎也沒什么法纪了,应该武器泛滥才是,

偏偏的,唐家和罗家的争斗,全部使用冷兵器,连最普通的猎枪都沒见到有,

本來苍浩想要掏枪,突然又觉得唐罗两家势力这么大却不肯用枪,必定是有原因的,于是又把手放下了,,

这个时候,罗广已经走到唐可儿面前,低下头看了看唐云父女俩,讥笑道:“唐云,你沒想到吧,你唐家也是豪门大户,今日竟然要在这落阳镇外喂野狗,”

唐云长叹了一口气:“天亡我唐家……”

“应该说,是天助我也,”罗广并不好受,身体每一处都传來剧痛,但他强忍着,身体不住微微颤抖着,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不住滴落下來:“先从你女儿开始吧,只可惜,这么美的人儿,就这么糟蹋了,”

唐可儿气急喊道:“罗广你不得好死,”

“哎呦,性子还挺烈,难怪我儿会这么想得到你,”罗广说着,扭了扭脖子,随即对着唐可儿抬起了手:“不过,不得好死的,是你们唐家,”

罗广沒有半点同情和怜悯,拳头带着可怕的拳风,直接对着唐可儿砸來,

唐可儿很想叫喊,可是在极度惊恐之下,身体已经麻木,喊不出声,

唐云看到女儿遇到危险,立即挡在了前面,闭目等待着死神的到來,

然而,这一拳并未砸在身上,唐云缓缓挣开眼,发现苍浩抬拳挡住了罗广的一击,

“苍先生……”唐云看着面前的苍浩,颇有些惭愧,

这个苍浩帮唐家实在太多,自己却暗中责怪人家贪财,又不识礼数,

苍浩回过头,自信的笑了笑:“交给我,”

罗广看这苍浩,向后退了几步:“本來给你留了片刻,待会再解决你的,既然你这么想死的话,那我就成全你吧,”

苍浩抬脚一踢,捡起地上掉落的一把弯刀,缓缓举了起來,

在刀身反光的映衬下,苍浩的表情突显狰狞,这让罗广心头一惊,

从开始到现在,罗广只把苍浩当成普通年轻人,此时却猛然间发现,这个年轻人有來头,

罗广看着弯刀,沒有任何反应,心头却是升起一丝恐惧,

“老东西,去死吧,”苍浩动了,速度是那么的快,挥动着弯刀划起了一道优美的弧线,似乎连空气都被带动了起來,

弯刀如同一道光,來无影,去无踪,带着灼人的热量,直接刺进罗广的胸膛之中,

话落,人倒,罗广此刻完全感到了死亡正在袭來,

他万万沒想到,自己就这样被刺中了,几乎都沒來得及躲闪一下,

他不由得又看向苍浩手中的刀,痛苦的摇了摇头,最后缓缓闭上双眼,

苍浩看着倒下的罗广,收起了手中的弯刀,看了看周围,

罗广一死,罗家的人树倒猢狲散,刷的一下子全都跑沒影了,

天空飘着一些暗红色的云彩,被风卷着朝着头顶移动,给地面带來黑色的阴影,

阴影像墨汁滴落在宣纸一般,在大地表面渲染开來,

苍浩抬头看了一下天空:“应该回去了,要下雨了……”

唐云忙道:“是啊,回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