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金钱的奇迹/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场殴斗,死伤那么多人,唐云根本顾不上,只是派手下人清理现场,自己带着苍浩和唐可儿回家了,

也就是三个人刚刚进了大门,巨大的震动突然传來,抓破了大地的脸庞,分裂成一个个黑色的小格,

顷刻之间,烟雾弥漫,铺满了大地的全部面容,接着直上云霄,吞噬掉了整个大地,

在团团黑雾之中,透着一股幽暗的气息,片刻之后,大雨倾盆而下,

这一切的一切,形成了一幅骇人的景象,似乎是被神明在幕后掌控着,西南边陲的天气就是这么的骇人,

渐渐地,震动的力量愈來愈大,似乎扰乱了整个世界,

唐家有私人医生,赶过來跟唐浩包扎,唐浩躺在太师椅上,看着外面阴暗的天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唐可儿很小声的问了一句:“父亲你沒事吧,”

“我沒事,”唐浩轻轻摆了摆手:“这一天,你已经很累了,早点休息吧,”

唐可儿很机灵,知道父亲有话要对苍浩说,道了一声“晚安”就回去了,

唐浩依然望着天空,突然问了一句:“在这岭南蛮荒之地,往往是王法不能及,搞到枪不是什么难事,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们斗殴从來是用刀,”

苍浩笑了笑,沒出声,

“沒错,搞到枪其实很容易,弹药也足够充足……”唐浩缓缓摇了摇头:“但不能用,”

苍浩开口了:“为什么,”

“在这落阳镇,唐罗两家就是法律,今天这场恶斗死了人都沒谁管,但凡事有底线……”唐浩一字一顿的告诉苍浩道:“只要用刀和其他冷兵器,始终只是斗殴,如果用了枪,那就是另一层面的问題,别忘了,这是边境,尤其是还比邻战乱地区,很多事情跟你们大城市不一样,”

苍浩明白了:“原來如此,”

“所以把你沒用枪是对的,”唐浩终于转眼看向苍浩:“一旦枪声响了,那就不一样了,”

苍浩笑了:“你怎么知道我要用枪,”

“有那么一刹那,你把手伸到了腋下,标准的拔枪动作……”唐浩也是笑了笑:“我要是沒猜错,你身上应该带着枪,”

苍浩要掏枪的那个动作只是一瞬间,却仍然被唐浩注意到了,苍浩不得不承认唐浩慧眼如炬:“确实有,防身用的,”

“如果是别人的话,我不会注意那个动作,但你不一样……”唐浩说到这里,收起了笑容:“你刚出现在可儿面前的时候,装作來找工作的农民工,后來又说自己是驴友……我刚开始还真信了,”

苍浩依然只是一笑:“为什么现在不信,”

“你的身手,不像普通人,还有你坐立行走的姿势,也像受过训练的……”唐浩若有所思的问了一句:“你应该是军人吧,”

苍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

“你身上穿着迷彩服,所以可儿以为你是农民工,现在看來应该是你的军装才对,”顿了一下,唐浩又道:“但这迷彩服却不是国内军队的,边境这里很多部队,我经常跟他们打交道,你的迷彩服來自外军,”

苍浩点了一下头:“对,”

“难道你是在外军服役的华人,”

苍浩急忙道:“这个真不是,”

“这几天,部队在大规模搜山,好像在找什么人,之前,据说有一架小型飞机坠落在山上……”唐浩颇为好奇的问了一句:“你该不会是那架飞机上下來的吧,”

苍浩沒有正面回答:“其实唐叔叔已经有答案了,”

“最近形势紧张,我必须对陌生人多加提防,请你谅解,”

“罗家的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不只是罗家,”唐浩断然说道:“唐罗两家的恩怨,只是这座小镇的风雨,现在是大的气候要变了……”

苍浩一天都陪着唐可儿,沒顾得上看新闻,这一天形势又有了变化,

老挝也是湄公河流域国家,落阳镇又在中老边境,先前宋双上校倾泻丧尸剂的时候,老挝和落阳镇周边也受到了影响,不过问題不大,很快就平定了,

在华夏方面发出飞机坠毁的新闻之后,老挝国防军开始集结,可能是有所警觉了,

然而也就是今天早晨,该国突然全境爆发丧尸瘟疫,国防军立即开始平定丧尸,根本顾不上红色高棉了,

但迹象是如此的明显,以至于国际观察家马上就得出结论,红色高棉的游击队已经潜入老挝境内,当他们意识到自己可能已经被发现,就开始全境投毒,

唐浩耳目灵通,在狩猎的路上,有人给他传递了消息,

边境现在处于高度戒备状态,虽然落阳镇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

红色高棉只是在老挝投毒,但水源毕竟是相通的,虽然落阳镇地区在上游,但就算是不受到丧尸剂的影响,却也要防备被感染的人越境,

“换做过去,唐罗两家的恶斗肯定要引起广泛关注,但今天这事却沒引起什么主意,原因就是大家都在担心丧尸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袭击落阳镇……”叹了一口气,唐浩不无忧虑的道:“宋双上校重金在招募勇夫,边境有很多亡命之徒偷偷去投奔红色高棉了,罗辉为什么会反叛罗家呢,我要是沒猜错,他也是这么打算的,偷走罗家的祖传玉器是给宋双上校当见面礼,”

苍浩听到这些,身上暴汗如雨,既是紧张,又是惭愧,

紧张的是,自己坠机还沒几天,宋双上校竟然能再次投毒,这不可能是从华夏境内运出的,只能是他在境外又开始生产丧尸剂了,

生产任何一种化工制品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更何况丧尸剂这种东西,不过苍浩细想一下又觉得可以理解,因为宋双上校太有钱了,

不管想要做什么事,只要肯砸钱下去,都可以在极短时间内解决,必须承认金钱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创造奇迹,

而这也就意味着宋双上校多么可怕,只要丧尸剂的生产能够持续,就意味着他有取之不竭的兵源,未來不只是东南亚,祸乱整个亚洲乃至世界也是可能的,

至于苍浩感到惭愧,则是因为专心陪着唐可儿,却忽略了外面的世界,

唐浩打量着苍浩,淡淡的推测起來:“飞机坠毁之后,你出现了,所以我猜测你是飞机上的人,那么这架飞机又是所为何來呢,”

苍浩表情也很淡然:“你同样有答案了,”

“确实,”唐浩点了一下头:“既然你不是华夏军人,又不是外军,那么就可能是雇佣兵,考虑到东南亚的这种形式,你应该被派到那边执行任务的,”

苍浩从來沒透露过任何有关自己身份的信息,唐浩却凭借有限的蛛丝马迹自己才到了,这让苍浩很佩服:“也可能是相反,我是被红色高棉雇佣,來华夏执行任务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击落你的必定是华夏军方,那么飞机坠毁当晚就应该搜山,而不是拖到后來……”唐浩笑着摇了摇头:“我跟部队打过一些交道,他们那边什么样,我也很清楚,”

“伯父高明,”苍浩笑着点了点头:“我觉得否认沒什么意思,”

“你应该是接受军方指派吧……”“我有点好奇,部队那边在搜山,你为什么不肯出现,”

“我有我的原因,”苍浩很含糊的说了一句:“军方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

“既然你不说,我也不问了,”唐浩看了一下时间,告诉苍浩:“如果你想在落阳镇停留一段时间,欢迎你住在唐家,多久都可以,以后你來落阳镇,也随时欢迎你拜访唐家,”

“谢谢伯父,”

“认识你很高兴,”唐浩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不过,我觉得对可儿还是不要说了,这些事情太复杂,不属于她的世界,”

“我也这么想,”

“很高兴你能跟我想到一起去,”唐浩满意的点了点头:“时间不早了,我要去休息了,”

苍浩点了一下头:“回见,伯父,”

唐浩走后,苍浩在他的躺椅上坐下來,思考着眼下的这些事,

过了一会,苍浩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猛然间看到很多丧尸向自己杀抢过來,

苍浩急忙就要掏枪,冷不防,唐可儿的声音响起:“你怎么了,”

苍浩睁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神飘乎不定:“见鬼,原來还是在做梦,可为什么这么真实……”

“苍先生,你怎么了,”看着突然醒來的苍浩,唐可儿急忙关心的问道,

自从认识以來,苍浩总是一副木讷呆板的样子,她还是头一次看到苍浩的脸上竟闪现出一种恐惧,

“沒什么,只是做了一个恶梦……”回想起梦中的场景,苍浩仍是心有余悸,

待得内心平静后,苍浩环视了周围,发现天已经亮了,本來自己只想打个盹,竟然睡了一整夜,

苍浩看了一眼唐可儿,发现双眼无神,眼眶有些发黑,像是一夜沒睡好,

苍浩揉了揉眼睛:“你怎么了,”

“沒怎么……”唐可儿打了个哈欠:“就是昨天有点……反正让我心有余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