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大陆交通线/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随口说了一句:“不管怎么说,罗家已经覆灭,你再不用担心什么了,”

“可不是吗,”唐可儿听后,一下子兴奋起來,站起身道:“你知不知道,你当时有多厉害哇,只用一刀耶,”

苍浩挠挠头:“我杀了罗广,”

唐可儿一个劲点头:“嗯,”

“那老家伙挺厉害的,我也沒想到自己这么厉害,一刀毙命,”苍浩很装B的问:“罗家现在怎么样,”

“罗家人见罗广死了,全都一哄而散了,整个罗家现在群龙无首,家人各自逃亡,他们唯恐走得慢了,被我们唐家报复,”唐可儿说到这里,也不顾淑女模样,长长伸了一个懒腰:“事情可以告一段落了,只是你也太能睡了,也不回房间去,就在客厅里打瞌睡,”

“哦,”苍浩站起身來,活动了一下肩膀:“因为我太累了……”

唐可儿见苍浩沒什么大碍,便带着苍浩,去了唐云住的院子,

唐云正站在院中对家人吩咐着什么,看到苍浩走來,马上迎了上去:“苍先生,你醒了,”

“承蒙伯父惦念,”苍浩点点头:“已经好多了,”

唐云长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道:“哎,苍先生,如果这次不是多亏了你,唐家后果会不堪设想,”

“伯父不用如此客气,我只是尽力而为,”

唐可儿发现唐云直接无视了自己,娇气的噘了噘嘴,说道:“爹爹,你都只知道关心苍先生,不管我了,”

唐云呵呵一笑:“怎么会,只是,苍先生是我们唐家的恩人,我得多问候一下才是,”

苍浩想起了什么,从胸口中取出了一个玉盒,直接递给了唐云,

唐云的笑容凝固了:“这就是那玉器……”

苍浩打开盒子,发现里面是一块极其精美的玉佩,虽然不信禅师是个骗子,但苍浩从他那学到不少古玩的学问,可以看出來这块玉佩价值不菲,

唐云长叹了一口气:“真沒想到啊,罗家的传家宝竟然落到了你的手里,这倒也活该罗家灭亡了,”

苍浩有点好奇:“罗家能把这块玉佩视为珍宝,应该有什么缘由吧,”

“关于唐罗两家的历史,想來你也知道个七七八八了……”长叹了一口气,唐云很感慨的道:“当年,唐罗两家祖先被明代皇帝发配边疆,即是贬谪,也是保护,皇帝委派两大家族镇守边陲,赐给罗家这么一个块玉佩作为信物,说起來,也就相当于免死金牌了,我们人都來了西南,朝中党争就不要再影响到我们了,有此物做凭可以免祸,”

苍浩有些明白了:“你们唐家沒有,”

“沒错,”唐云点了一下头:“族谱上说,当年罗家是代表两家接受皇帝的赏赐,正因为如此,罗广一致认为罗家地位比我们唐家要高,外人的‘唐罗两家’这种说法,一直让他很不忿,”

“难怪他把玉佩看得这么重,”苍浩讥讽的笑了笑:“其实,两家排名无论谁先谁后,都只是浮名而已,说明不了太多,几百年來,纠结这么一块玉佩,到了今时今日江山易主,罗广还是耿耿于怀,这是犯了执念了,倒也难怪自取灭亡,”

“或许吧……”沉默良久,唐云才拿起了那玉盒,长长叹了一口气:“苍先生……”

“伯父不用多说,赶紧收好吧,”苍浩明白唐云此刻的心情,沒有多说,看了一眼唐可儿,又道:“不管怎么说,这个信物也有历史价值,现在罗家既然已经完蛋了,唐家就可以代表这两家,”

听到这话,唐可儿怔了怔,不知该说些什么,

唐云则是长叹了一口气::“谢谢你……”

苍浩耸耸肩:“谁让我们是朋友呢,”

“但这个东西我不能要,”唐云果断回绝了:“还是留给你吧,苍先生,就当你落阳镇之行留个纪念,”

凭空掉下來个宝贝,苍浩当然很高兴,只怕这个宝贝其实是炸弹:“玉佩见证了唐罗两家的历史,我沒有资格要,”

“正因为这块玉佩,才引起许多无望的纷争,所以就不要留在落阳镇了……”又叹了一口气,唐云淡淡的道:“你刚才也说了,不要有执念,罗广死于执念,我不想重蹈覆辙,”

苍浩仔细看了一眼这块玉佩,又觉得这不是炸弹,重新变回宝贝了:“那就谢谢伯父了,”

唐云微微一笑:“也就当做是我对你的一点谢意了,”

就在苍浩跟唐云谈话的同时,事态又有了新的变化,

老挝国防部队过去称为“寮国战斗部队”,后來更名为“人民军”,这个时候,寮国人民军陷入了苦战,

红色高棉神出鬼沒,到处投毒,被丧尸剂感染的人越來越多,全国陷入了混乱状态,

寮国人民军苦战丧尸,哪里还顾得上红色高棉,甚至于,他们连红色高棉游击队的影子都沒看到,

丧尸灾难还在进一步扩大,开始向中老边境蔓延,

孟阳龙前往西南非常及时,边防部队紧急动员起來,严密封锁边境,

暂时,华夏这边还沒有出现战事,但丧尸越境只是早晚的事,

有一个人一直暗中关注事态,就是已经被以往的洛德布洛克,

洛德布洛克看罢新闻,摇了摇头:“谁能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确实无法想到,”毒王在旁边瓮声瓮气的说了一句:“你应该庆幸自己脱离钻石联盟,否则就被埋在布鲁塞尔的废墟下面了,”

“我当时脱离联盟也是沒有办法的事,”龙德布洛克非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沒想到,我竟然无意间做出了一个如此正确的决定,看來上帝是眷顾我的,”

“上帝也很眷顾宋双上校,”毒王有些忧虑的道:“早知道宋双上校是个恶魔,谁能想到他的能量竟然这么大,战乱已经扩散到了老挝,接下來只怕就是华夏了,”

“我早知道宋双上校会打老挝的主意,”龙德布洛克轻哼一声:“宋双上校的一生,跟华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必要攻占老挝,打通前往华夏的大陆交通线,”

毒王问了一句:“那么你为什么沒有提醒,”

“我应该提醒谁,”龙德布洛克看着毒王,似笑非笑的道:“提醒华夏,还是老挝,我跟这两个国家沒有任何沟通渠道,就算是有渠道,他们会相信我吗,”

毒王一时无语:“这个吗……”

“在他们的眼里,我只是一个犹太奸商,沒有任何信任度,” 龙德布洛克摇了摇头,很认真的道:“其实,他们的观点也沒错,我本來就是商人,需要做的是把利益最大化,不管是谁统治了这个世界,只要我能继续获得利润,那就无所谓,”

毒王摇了摇头:“我不这么想,”

龙德布洛克立即问:“那你又是怎么想,”

“在华夏的时候,有一位高僧跟我说过一句话,,利乐一切有情,”顿了一下,毒王继续说道:“我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后來在网上查询了一下才知道,就是要造福一切有知觉和感情的生命,你对其他生命施加了什么,就会得到同样的反馈在自己身上,”

龙德布洛克不明白:“你到底想说什么,”

“宋双上校荼毒东南亚的民众,似乎与我们无关,并不妨碍你卖钻石,但是……”毒王一字一顿的道:“东南亚一旦沦陷,宋双上校就会把魔爪神向全世界,你以为自己到时能够幸免吗,”

这一次轮到龙德布洛克无语了:“这个吗……”

“不要忘了,你是宋双上校最痛恨的那种人,敲骨吸髓的犹太资本家,”毒王冷冷的提醒道:“到时他第一个就会干掉你,你沒有机会再卖钻石了,”

沒有人敢对龙德布洛克这么说话,但毒王敢,更重要的是,这是一句大实话,

龙德布洛克的那张脸变颜变色:“你是说我应该介入这件事,”

“东南亚民众的福祉不是与你毫无关系,”毒王缓缓摇了摇头:“远方发生的事情,可能会深刻影响到我们每一个人,所有隔岸观火的人最终都会被火烧到,”

龙德布洛克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你好像跟过去不一样了,”

“是的,”毒王点了点头:“事实上,我对你的这种思想丝毫不感到意外,因为这个世界上太多认识这么想的,包括从前的我,直到我在华夏遇到了一位高僧,他对我的点拨……用华夏人的话说如同醍醐灌顶,很多过去困扰我的事情都解决了,”

“比如说呢,”

“比如说我曾经被战友们出卖,”毒王很认真的道:“我说过,你对别人做过什么,也会回馈到自己身上,那么他们为什么出卖我,或许就是我平常做的一些事情,造成的回馈……”

龙德布洛克被这种圣母论调惊呆了:“你不会真的这么想吧,”

“当然是真的这么想,”毒王的态度依然非常认真:“其实,从一开始,我就应该把所有战友全部杀掉,是我心慈手软了,才让这种结果反馈到自己身上……”

龙德布洛克目瞪口呆:“你刚才还不是说利乐有情吗,”

毒王无比郑重的说了一句:“有一些人,让他们去死,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利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