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我们的理想/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云再次鼓掌:“说得好,”

苍浩给自己的话做了总结:“也就是说,要为我们的理想而战斗,而不能是某个人的理想,”

“我觉得苍浩说得非常好,”唐浩不住的点头:“我不懂那么多大道理,我就是觉得,既然丧尸剂害了这么多人,宋双上校所谓的理想就是个屁,”

苍浩有点好奇的问了一句:“你们知道丧尸剂这东西,”

唐云看了一眼唐浩,呵呵一笑:“边境地区吗,各种毒品常见的,实不相瞒,这个镇子里有很多人当年就是走毒发家,只不过现在洗手上岸,官方也就不追究了,对丧尸剂这东西,我虽然沒亲眼见过,倒也是听说过的,好像最早是红魔集团搞出來的,”

唐浩急忙道:“你们大概不知道吧,宋双上校对丧尸剂的配方进行了改造……”

“哦,”唐云皱起眉头:“怎么改造的,”

“按说,这类化学合成的东西,戒瘾不是很难,虽然人吃下去之后会发疯,但药效总是存在有效期的……”唐浩颇为忧心的道:“我听说,宋双上校秘密招募了一批科学家,让丧尸剂的效力变得更强,人吃下去之后,好像大脑某个地方就会彻底坏死,永远处于那种丧尸状态,直到被杀掉,”

唐浩说的这些,是苍浩第一次听说,同时这也解答了一个疑问,

按说,只要过一段时间,人们不再饮用被污染的水源,等到体内的丧尸剂被新陈代谢掉,就算身体受到严重伤害,理智仍会恢复正常,

然而过去了好多天,沒听说丧尸恢复正常,倒是污染范围被进一步扩大,原來真正的原因在这里,

苍浩叹了一口气:“宋双上校有的是钱,会有不少丧尽良心的人给他工作的,我现在有点担心他还会开发出危害更大的东西,”

“这么说來,但凡有识之士,都应该阻止宋双上校……”唐云一字一顿的告诉苍浩:“如果有必要我们可以提供协助,”

苍浩知道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笑了笑:“伯父是个有正义感的人,”

唐可儿非常好奇:“苍浩你怎么好像很了解宋双上校,”

苍浩笑了笑:“哦,因为我比较闲,所以关心时事,”

唐可儿不关心政治,只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去大城市:“苍浩你什么时候忙完回广厦,到时我跟爸爸去广厦和你会合,”

苍浩有点无奈:“这个……我也不知道,”

唐云咳嗽两声:“可儿呀,不要过问别人的私事,平常爹爹是怎么教你的,”

“哦,”唐可儿心不甘情不愿的应了一声,随后又对苍浩提出:“如果你不是很着急,那就再住两天吧,”

苍浩考虑了一下,也就答应了,

眼下形势艰难,苍浩最担心的是丧尸越境,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发生,落阳镇首当其冲就要受害,

苍浩不希望自己转身刚一离开,唐家这边就陷入尸山血海,

至于唐云,也是希望苍浩多留几天,因为苍浩已经证明了能力,还有对唐家的忠诚,自己身边需要这样的帮手,

于是,苍浩又住了两天,

这一天早晨,天空万里无云,一片蔚蓝色,

苍浩和唐可儿和苍浩一大早晨就出來逛街,朝阳的光芒映射在两个人的身上,衬托出依依惜别之情,

唐可儿想到苍浩即将离去,长叹了一声:“哎,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走吧,你真的很忙吗,”

“确实很忙,”苍浩很郑重的道:“我们一定尽快回來,”

“好吧……”唐可儿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希望你快点忙完,我跟爸爸去找你……我长这么大,沒怎么出过门,想一想要去大城市都很高兴,”

“这边陲小镇生活安详,大城市有大城市的苦,不是你想得那么美好,”

“那也不怕,” 唐可儿嘻嘻一笑:“有爹爹在,还有你这个呆子,不会出什么事的,”

苍浩笑了笑:“但你要听话,有一些事情……怕是我也无法摆平的,”

“我明白,”看了一眼苍浩,唐可儿更加感到不舍,双眼不禁意有了泪痕:“你是我第一个朋友……”

“绝不会是最后一个,”苍浩意味深长的告诉唐可儿:“如果你真的去了大城市,会结识更多的朋友,到时你就会知道,不是每个所谓朋友都有资格做朋友,”

唐可儿似懂非懂:“是吗,”

闲逛之余,很快到了正午,炽热的阳光无情的投射下來,把一切都变得干燥无比,

两道在镇子外面兜了一圈,行走在干涸的土地上,

唐可儿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不住地抱怨道:“今天怎么这么热……我看咱们还是回镇子里吧,也该吃午饭了,”

苍浩答应了:“好,”

“不过我还是先休息一会吧,”唐可儿穿着运动服,也不顾形象,一屁股坐在地垄上:“我真不知道有什么可逛的,”

苍浩主动提出到镇子外面看一看,其实是想观察一下地形,从军事方面设定一个防御方案,

等到自己离开之后,如果丧尸真的越境,至少唐家可以自保,

说起來,落阳镇风光真是不错,西南边陲的风情自然不同广东,就算只是闲逛也赏心悦目,

只可惜,唐可儿是在这里长大的,对一草一木都很熟悉,不觉得有什么可看的,

苍浩停了下來,回头看了看唐可儿,说道:“坚持一下,在往前走走吧,马上回镇子了,”

“好吧……”唐可儿倒是听话:“咱们快点回去,我肚子饿了,”

“你想吃什么,我请你,”

一说到吃,唐可儿的劲头一下被点燃了,兴奋的叫了起來:“我们这里有很多小吃的,你都沒有见识过……來,我给你介绍一下,”

苍浩无奈的笑了笑,保持着原來速度,跟在唐可儿身后,

终于,两个人回到镇子,苍浩发现街上行人多了很多,

唐可儿也注意到了:“咦,这些人都沒见过,哪來的,”

落阳镇少有外來人,这些日子虽然多了不少军队和警察,但街上很多行人明显不是本地的,

他们衣着凌乱,身上散发着难闻的味道,三五个成群凑在一起,用叽叽喳喳的语言不知道在说着些什么,

苍浩对西南这边的方言一窍不通,虽然跟唐可儿相处多日,但交谈也都是用普通话,

唐可儿如果说方言,苍浩是听不懂的,但苍浩至少知道这是方言,

这些人交谈用的语言,却是苍浩从來沒听过的,

唐可儿支着耳朵听了一会,嘀咕了一句:“是老挝那边过來的,”

苍浩急忙问:“你听得懂他们说什么,”

“我是在边境长大的……”唐可儿不无得意的道:“周边几个国家的语言,我多多少少能分辨出來,不过老挝语只能说些非常简单的,沒办法跟他们交谈,也听不懂太多,”

苍浩马上明白了,这些人是难民,

想來老挝已经陷入战乱,边民开始向华夏涌入,官方可能收容了一部分,只是沒对外公开,

但这事是有点危险性的,虽然丧尸剂不是传染病毒,不会随着难民在境内扩散,但要是有红色高棉的人混在其中,那就可能造成很大危害了,

两个人正说着话,突然窜出來一道身影,横到了前面,

这人衣衫褴褛,头发散乱,身上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臭味,手中拿着一个饭碗,看上去象一个乞丐,

苍浩倒沒在意,可马上的,有两个人追上來就打这个乞丐:“喂,臭要饭的,沒钱还下馆子,想吃霸王餐吗,”

追上來的两个人像是饭店的伙计,下手非常狠,把这个乞丐打得浑身是血,

唐可儿有点看不下去了,马上走过去,递上两张钞票:“算了,他的饭钱我付了,”

两个伙计马上认出了唐可儿,一个劲点头哈腰:“原來是唐大小姐……我们怎么能要你的钱呢,这点事就算了吧,”

伙计不敢收唐可儿的钱,可依然火大,其中一个呵斥乞丐:“快点滚开,别妨碍我们做生意,要不然就报警了,抓你去坐牢,”

乞丐退后了几步,一下摔坐在地,用生硬的普通话嘀咕了一句:“我……不会欠你们钱的,我很有钱,”

饭店伙计翻了翻白眼:“吹什么牛B,快点滚,”

饭店伙计离开了,也是在这个时候,苍浩才有机会好好打量一番这个乞丐,

他的实际面容,沒有苍浩想象的那样衰老,约莫也就四十來岁上下,

苍浩弓下腰问了一句:“你懂中文,”

乞丐苦笑两声:“我是华人……当然懂中文了……”

苍浩又问:“从老挝那边过來,”

“是啊……”乞丐悲怆的道:“红色高棉已经打进老挝,到处都是丧尸,寮国战斗部队无能为力,我们就只有逃难來华夏了……因为我是华人,所以华夏边防一念之仁,把我放了进來,”

听到这话,苍浩明白了,想來边防部队接受难民也是有选择性的,有华人血统的优先,

人都是有感情的,大家毕竟是血脉相连的同胞,就算是上面沒有收容难民的命令,下面的部队也可能自作主张,

乞丐看着苍浩,倏地笑了笑:“你不要看不起我……”

苍浩也笑了:“我沒看不起你,”

“我在老挝是著名企业家,我的企业很有实力的,所有政客见到我都要讨好我……”说到这里,乞丐的表情更加怆然了:“可又有什么用呢,红色高棉到处撒播丧尸剂,一觉醒來,我发现周围所有人都发了疯,我的企业被一把火给烧掉了,我自己也变成了乞丐……其实还不如乞丐,至少乞丐知道怎么讨饭,我什么都不懂,”

唐可儿很好奇的问:“你逃出來的时候身上沒带点细软,”

“我是做实业的,财产大部分都是固定资产,家里虽然有一些现金和古董,但是……”乞丐说到这里,两行眼泪流了下來:“我哪里顾得上带走啊,我只要晚了一步,就要被丧尸撕成碎片了,估计这会儿,家里已经被烧成白地,我就算回去也是穷光蛋一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