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该来的终会来/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到这场灾难过去,你一定可以东山再起,” 苍浩宽慰了一句,随后掏出了一叠钞票:“钱不多,能勉强帮你暂时安身,你就收下吧,”

乞丐犹豫了一下:“我们素不相识,凭什么收你的钱,”

苍浩微微一笑:“人都有落难的时候,我希望自己有这一天的时候,也能遇到人帮我一把,”

“谢谢……”乞丐把钱收下了:“小伙子,我记着你了,将來等我东山再起,一定加倍奉还,”

苍浩又是一笑:“好说,”

等到告别乞丐,唐可儿很认真的对苍浩说道:“沒想到你这人也有大方的时候,”

苍浩一怔:“什么意思,”

“我觉得你这个人挺贪财的,可你刚才对那个乞丐,真的很大方,”唐可儿一挑大拇指:“有侠客风范,”

“我这个人吧,一向是心怀苍生,很多人认为我吝啬其实是误会……”苍浩非常得意的道:“可惜你对我就有误会,”

“我爹爹经常说一句话,,散财聚人,”唐可儿对苍浩的装B熟视无睹,只是很感慨的说起了家训:“攒钱是沒用的,要攒人气,用钱财结交朋友,而朋友带來的资源可以赚更多的钱,尤其是别人落难的时候,如果你帮上一把,有良心的人通常会回报你,”

“有良心的人当然是这样,不过沒良心的人却也不少,”苍浩呵呵一笑:“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來着,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往往比人与类人猿之间的差别还要大,”

唐可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好像你说的也很有道理,”

“我帮那个乞丐,只是一念之仁,他是否回报我并不重要,更可能此生我们沒有机会再见面,”苍浩满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只是我秉持一个信条,随手做一件好事,总是沒有坏处的,”

洋溢着热闹的集市上,簇拥的人群更添了一丝繁荣,难民的到來到不全是坏事,其中有一些是带着细软逃出來的,在落阳镇肯定是要消费的,某种程度上倒是繁荣了本地的经济,

苍浩二人行走一个小湖旁边,湖边垒着凹凸不平的青石,湖里面有两艘精美石头画舫,上面有着纵横交错的花纹,

通过唐可儿的介绍,苍浩才知道,这个小湖还是唐家捐建的,

说起來,落阳镇有点给人世外桃源之感,完全有成为旅游区的潜质,只是逼近的战乱阴云,让这画舫都显得暗淡起來,

既然这些难民都是华人,苍浩在路上又找两个难民聊了几句,

按说大家互不认识,这些难民应该对苍浩比较警惕才对,可能因为他们受到了过度惊吓,很想找人倾诉一下,

苍浩问的问題,他们回答了,连苍浩沒问的事情,他们都一股脑说了出來,苍浩由此对老挝那边的局势也知道了个七七八八,

说起來,苍浩的推测基本命中事实,华夏高层对难民问題沒拿出明确态度,边防部队出于好心把一批华人放了进來,

当然,在他们进來之前都进行过检查,确定沒有被丧尸剂感染,也沒有携带武器,

一个基本常识是,东南亚诸国的工商业都被华人垄断,华人不一定就是富人,但富人都是华人,

即便老挝这样的穷国,也是有很多土豪的,

逃进來的难民,有相当一部分是企业家,还有不少是种植园主,

然而,一夜之前,他们变得倾家荡产,如果不是逃出來的及时,命都已经丢了,

多少年來,东南亚华人在歧视与迫害之中度过,所以对危险有着一种本能的觉察,他们当中很多人第一时间就意识到红色高棉可能会渗透进入老挝,

这也就使得华人在危险面前,比其他人的生存率要更高,

普通的老挝人,可能是在嚼摈榔,也可能是在睡觉,更可能是在发呆,不知不觉就成了丧尸的美食,

就算华夏边防部队肯网开一面,这些人也沒什么机会逃生,

基本上,所有难民都对未來悲观绝望,宋双上校归來还沒多长时间,就已经有两个国家沦陷了,

可以说JPZ和LW之败,并沒有经历过一场大规模地面攻防战,政府和军队几乎是莫名其妙的就瓦解了,

最大型的战斗也只是团级别的,就是威琼斯和比丘申克的那两个团,说起來,这两位倒是所在国家的忠臣良将,然并卵,也是不堪大用,

西哈努克市的战斗刚一打响,比丘申克就到处疲于奔命,宋双上校几乎沒消耗太多战斗力,就令他元气大伤,

至于威琼斯那位,还不如比丘申克,如果不是有比丘申克在旁督促,又有血狮雇佣兵的增援,他和他的那个团也早就归西了,

苍浩早知道东南亚这些国家撑不了太久,还是沒想到这被败北的速度也实在太快了,而这也使得血狮雇佣兵的地位变得有些微妙,

孟阳龙派遣血狮雇佣兵去JPZ,本是为了捉拿宋双上校,这是得到JPZ政府同意的,

如今,JPZ已经沒有政府了,血狮雇佣兵缉拿宋双上校又无功而返,下一步何去何从成了问題,

孟阳龙沒对苍浩做出下一步只是,估计这会儿正在为难,进不成,退不成,

如果进,四面都是敌人,遭到损失怎么办,会让华夏陷入非常被动的境地,

如果退,就是无功而返,这是国家第一次利用本国军事承包商执行海外任务,如果落下这么一个结果,以后再执行类似行动就很难了,

唐可儿依然不关心这些是,看着來來往往的人群,惊叹道:“落阳镇比过去更热闹了,”

随着难民的涌入,落阳镇似乎变得更加昌盛了,过去街上的行人很多都认识,如今多了许多生面孔,这让唐可儿有点兴奋,

苍浩见唐可儿那模样,随之笑道:“如果家乡总是这么热闹,你还想去大城市吗,”

“当然了,”唐可儿双眼看着周边的人群,有点惆怅的道:“可能你觉得这个镇子不错,但对我來说实在太熟悉了,我想要见识一下新环境,”

苍浩闻言,挑了挑眉:“新环境也有新挑战,很多事可能跟你想的不一样,”

唐可儿有点不满:“你为什么总是劝阻我去大城市,”

“我不是劝阻,只是……”苍浩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索性摆了摆手:“先吃饭吧,”

两个人來到一家面馆,唐可儿右手托腮,很认真的道:“很多人都说过,大城市的人坏,心眼多,其实你不用总给我提醒,我是有心理预期的……”

苍浩笑了笑:“那你还想去,”

“人生要正面面对一切可能,”唐可儿很认真的道:“我不想一辈子待在罗阳镇,既然早晚要走出去,就应该今早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

苍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有道理,”

“爹爹把我保护的太好了……”唐可儿怅然叹了一口气:“但他不能跟我一辈子,我应该今早学会独立处世,”

这家面馆味道不错,面条和菜品端上來之后,沒过多一会,唐可儿的嘴上就粘满了油汁,显得格外可爱,

“这的面确实挺好吃的,”苍浩也是不由赞道:“沒想到边陲之地还有这样的美食,”

此时,面馆内坐满了人,显然这里有一定名气,吸引了不少客人,苍浩还见到了许多难民在这里消费,

唐可儿告诉苍浩:“老挝那边的很多华人,经常來这边做生意,对这个镇子也很熟悉,只可惜啊,过去他们來的时候都是风光无限,如今一个个落魄成这样……”

苍浩叹了一口气:“人生难免起伏,”

直到这个时候,唐可儿才对当下的局势有所忧虑:“你说战乱会不会波及到咱们这边,”

沒等苍浩回答,外面突然传來一声惨叫,紧接着又是一声,很快的,街路变得混乱不堪,

现实回答了唐可儿的问題,苍浩向外面看去,发现两个丧尸正在疯狂的撕咬着行人,

唐可儿被惊呆了:“这……这是什么东西,”

“这就是我们经常说的丧尸,”苍浩冷冷一笑:“该來的终会來,”

也就在苍浩说话的功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蹦出來两个丧尸,按到两个行人,把嘴狠狠咬在脖颈上,

唐可儿惊叫一声,身子微微有些发抖,不过马上就冷静下來,

边陲之地民风彪悍,唐可儿虽然是大家千金,却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

多年來,唐罗两家很多次殴斗,唐可儿都是看在眼里的,对鲜血并不感到恐惧,

只是唐可儿无法理解好端端的人为什么会变成丧尸:“咱们快点走吧,”

“我要救他们,”苍浩可怜那几个倒霉的行人,掏出黄金手枪冲了出去,对着最近的两个丧尸扣动了扳机,

苍浩弹无虚发,两发子弹洞穿了两个丧尸的额头,随后苍浩一扬手,对着稍远处另外两个丧尸也开火了,

这些丧尸还沒來得及攻击苍浩,就倒在了受害者的尸体上面,

也就在这个时候,苍浩赫然发现正面冲过來四个丧尸,苍浩后退了一步,正准备再次开火,一道火流从旁边袭來,扫倒了这四个丧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