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世家的风范/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乃很早就发现,宋双上校的思想非常前卫,接受新事物和新思想的速度特别快,

完全沒必要感到奇怪,这个让东南亚人民胆裂魂飞的恐怖分子,竟然会像那些沉迷上网的年轻人一样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要WiFi密码,

夏乃突然又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对了,丧尸剂的生产非常顺利,产量已经远远超出预期,”

“必须加紧,”宋双上校一字一顿的吩咐道:“调动所有资源,最大限度能生产多少,就不要保留余力,”

“我觉得沒必要这样吧,” 夏乃很不理解:“丧尸剂虽然很有用,但我们还是应该长期持续的生产……”

宋双上校笑着打断了夏乃:“你以为别人会给我们机会长期持续的生产吗,”

“现在JPZ基本在我们控制之下,老挝也快了……”夏乃非常不理解:“周边各国,似乎沒谁能跟我们抗衡,难道华夏会加大介入,”

“你忘了联合国,”

夏乃怔了一下:“难道……联合国会介入,”

“可能性很大,”宋双上校点了点头:“我估计联合国会授权几个国家,对红色高棉进行武力打击,那么丧尸剂生产基地是首当其冲的,”

“他们……会知道我们在哪里生产,”

“到目前为止,M国对东南亚局势沒有明确表态,但我毫不怀疑他们已经暗中摸清了全部情况,别忘了,M国的侦察卫星可以达到非常精准的分析度,很容易就会分析出丧尸剂的生产基地在哪里……”顿了一下,宋双上校继续说道:“我们的防空能力,未必能成功对抗M国的空袭,所以必须有足够的储备,”

夏乃急忙点点头:“知道了,”

再说苍浩这一边,

申志海不住的感慨:“日子过得本來好好的,怎么会变成这样,哪來这么多丧尸……简直做梦都不敢想象,”

“人,就是这样一种动物,总是选择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情,任何一种动物都有觉察危险的本能,人类作为高级动物却被物质享受消磨了本能,已经被感性领导了理性……”唐云非常感慨,滔滔不绝的讲了起來,从鞭笞人性的丑恶自私,到批判人类文明发展带來的种种弊端,

唐浩做了一个总结:“还是唐家先人有先见之明,准备了这么一处别院避难,”

申志海傻傻的问:“接下來我们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唐云一摊双手,很无奈的道:“希望部队可以迅速平定局势,恢复正常生活……”

苍浩很冷静的道:“就算局势暂时平定,只要红色高棉这个祸源还存在,以后可能还会有各种人祸发生,”

“沒错,”唐云苦笑了起來:“可又有什么办法,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唐家虽然在落阳镇可以呼风唤雨,但还是对付不了红色高棉这样的存在,”

唐云说到这里,把目光投向了苍浩,似乎希望苍浩能有办法,

事实上,苍浩现在很为难,本來已经准备告辞了,却沒想到丧尸入境竟然这么快,现在就这么走了也不放心,

可如果不走,苍浩对西哈努克那边的情况又不放心,如今西哈努克已经成了一座孤城,不知道什么时候宋双上校就会发动全面进攻,

“伯父…….”苍浩拿出一张地图,放到了唐云面前:“这段时间下來,我对落阳镇的基本情况也算了解了,我设定了一个防御方案……”

唐云急忙问:“什么样的防御方案,”

“如果发生丧尸越境,或者红色高棉进攻,应该怎样防御唐家大宅,如果坚持不住,应该延怎样的路线撤退……”顿了一下,苍浩继续说道:“当然,我本來不知道还有这么个别院,不过这个计划做一些修正,还是能用得上的,”

唐云急忙道:“那倒要谢谢苍先生了,”

申志海傻傻的问:“什么防御方案,你凭什么计划我们应该做什么,”

苍浩沒理会申志海,只是对唐云说道:“伯父消息灵通,应该跟部队那边保持联络,及时知道事态的最新进展,”

唐云无奈的道:“我明白,”

“还有,虽然过去这么多年來,唐家墨守成规始终不肯动用火器,但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喝了一杯水,苍浩接着说道:“伯父手头不管有什么,应该全都拿出來,”

唐云若有所思的笑了笑:“我手头会有什么,”

苍浩直接就道:“我相信你手头是不缺枪的,”

“你说对了,”唐云坦然承认了:“边境地区吗,搞到火器不难,但我们平常从不用,既然现在不是平常时候……”

唐云说着,对着唐浩点了一下头,唐浩转身离开,过了一会回來,手上多了几条枪,

这几条枪都挺新,看得出來经过仔细的保养,有各种型号,既有华夏产的,又有苏联造,也有M国生产的,

“不是到了关键时候真的不能拿出來……”顿了顿,唐云解释道:“边境地区本來就很乱,如果我们这种世家大户不能够遵纪守法,就会起到非常恶劣的示范作用,其他百姓会做得更加恶劣,”

苍浩听到这话,不禁对唐云赞佩有佳,

这种家学渊源的世家确实有着不错的家风,跟那些到处张扬的暴发户完全不同,

要是换做红青会那帮公子哥,只怕能把这个边远小镇翻个底朝天,只有你想不到的事情,沒有他们干不出來的,

沒错,红青会都是帮官二代,其实恰恰就是这帮人才是最大的暴发户群体,

如同陈顺章这样的人,家里人已经做官几代,倒是形成了一定家风,

至于沈粲、顾廷玉这路人,爹妈基本都是屌丝出身,本來自身素质和道德就不过关,手头有了权和钱,干出來什么样的事都不稀奇,

这个时候,沈智海追问了一句:“这些枪是哪來的,”

“不该问的不要问,”撇了撇嘴,唐云叮嘱道:“等到事态平息下來,你最好对外保密,不要提起别院里的任何事,”

申志海撇了撇嘴:“不说就不说,”

“管好你的嘴,”唐浩看着申志海,讥讽的笑了:“你这张大嘴巴,我可知道是什么样,要是说出不敢说出的事,你也得跟着倒霉,”

申志海急忙对唐云说道:“唐先生,你看看浩叔,怎么总是针对我,”

唐浩冷笑一声:“我怎么不针对别人,”

唐云和唐浩互相看了一眼,唐云沒出声,

申志海发现沒人帮自己,不禁默然,

气氛有点尴尬,唐云转移了话題:“宋双上校太可怕了,按照他的理论,一个旧时代将结束,一个新时代将开启,遗憾的是,这个新时代并不属于大多数人……”

苍浩考虑了一下措辞,随后很谨慎的提出:“我过两天可能要告辞了……”

唐云对此早有预料:“祝你一路顺风,”

唐浩问了一句:“你准备去哪,”

苍浩看了看周围,确定唐可儿不在旁边,这才提出:“我要去JPZ,”

“哦,”唐云点了点头:“你有办法去吗,”

“沒有,”苍浩非常无奈的道:“我正在想办法,”

唐云淡淡的道:“我帮你吧,”

苍浩有点惊喜:“伯父有办法,”

“边境地区吗,偷渡和走私,总是有办法的,”唐云长叹了一口气,有点无力的道:“其实唐家也做过这样的事,”

申志海急忙问:“咱们唐家还走私过呢,”

唐云瞪了申志海一眼,告诉苍浩:“你具体想去哪个城市,我可以给你想办法,”

申志海不依不饶:“唐先生你还沒回答我呢,”

沒等唐云说话,唐浩不耐烦的道:“唐家的生意多了,偶尔做点越境的生意也很正常,否则哪來的钱话,你天天什么都不干,还在唐家拿着高薪,你以为这钱是哪來的,”

申志海不好意思出声了,唐浩突然把话锋一转:“不过你要是想去JPZ,也可以把你一起送过去,”

“我不去,”申志海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我去那边干什么,”

唐浩轻哼一声:“那你就别问,”

申志海坐了下來,可马上的,又缓缓直起身:“那么…….苍浩去那边干什么,”

苍浩装作沒听到这话,自顾自的道:“从今往后,所有既定的秩序和规则将会被全部破坏,或许宋双上校将会确立新的秩序和规则,不过已经不重要了,伴随着这种确立将有无数的杀戮,这是文明社会不能接受的……”

申志海哀叹了一声:“难道我们只有在这个地下室终其一生,”

其实,不只是申志海一个人有这样的顾虑,唐家的保镖和佣人们此时都很担心,

死亡的恐惧萦绕着每一个人的心头,虽然明知道这座地下室几乎与世隔绝,大家似乎还是隐隐听到远方的惨叫,

只不过,大家都各安其职,不像申志海这样喜欢发牢骚,

申志海刚來到这里时,很庆幸自己安全了,此时却不再这么想,

看着四壁泛着冷光的铅板,再看看周围莫名其妙的各种设备,想到今后的几十年人生要在这里度过,申志海感到无比的压抑,

他蹭地从沙发上跳起來,额头青筋暴起,不安的走來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