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当井悦然遇到洪妙雪/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洪妙雪犹豫了一下,说出了一个手机号,

“我给你打过去,”井悦然立即把这个号码拨了过去,而洪妙雪的身上果然响了两声,

井悦然收起手机,笑着道:“有空常联系,”

送走了洪妙雪之后,井悦然沒有马上回公司,而是拿出手机给苍浩打了过去,

但苍浩那边关机,井悦然于是给黄彬焕打了过去,黄彬焕倒是马上接了起來:“嫂子有什么吩咐,”

“你猜我刚才看见谁了,”这话刚一出口,井悦然就觉得有些多余,因为黄彬焕哪里猜得到:“是洪妙雪,你认识这个人吗,”

“当然认识了,”黄彬焕一个高跳了起來:“倒是嫂子你,怎么会认识洪妙雪,”

“说來话长……”井悦然摇了摇头:“我觉得这个人挺怪的,你知不知道她是什么來头,”

黄彬焕很警惕的反问:“洪妙雪现在哪里,”

“已经走了,”

“她沒跟踪你,”

“我跟踪我干什么,”井悦然对此非常确定:“在她眼里,我只是一个普通白领,跟踪我又有什么意义呢,”

“好,我告诉你洪妙雪是什么人……”深吸了一口气,黄彬焕缓缓说道:“嫂子你不要太惊讶,”

自从知道了苍浩的真实身份,井悦然已经料定,苍浩身边的人都有些來头,

至于这个洪妙雪的背景,井悦然多少有些耳闻,但不是很详尽,

黄彬焕倒是个大嘴巴,把始末缘由全给井悦然讲了一遍,从红魔集团的來历,洪妙雪如何上位,到后來又如何被推翻,鬼王党怎样取而代之,

还有洪妙雪跟庞劲东之间的亲属关系,庞劲东跟苍浩之间的师徒关系,等等这些复杂的各种关系,黄彬焕也一五一十的说了出來,

井悦然本來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听到这些还是吓了一大跳:“你是说……那个洪妙雪是国际通缉犯,”

“之前,我们得到消息,她已经潜回华夏,但一直顾不上……”叹了一口气,黄彬焕又道:“沒想到嫂子你这么幸运竟然碰见了她,”

“这是幸运吗,这是倒霉,”顿了一下,井悦然又道:“不对,这确实很幸运,这种国际级的大毒枭,过去只是听说,还沒亲眼见过呢,”

“这个洪妙雪吧,对咱们來说未必很危险,毕竟还有庞劲东那层关系摆着,她现在已经失去权势,完全靠着庞劲东支持,就算是想对咱们做点什么,也得考虑庞劲东是不是答应,”话说到这里停了一下,黄彬焕接着道:“但嫂子你还是离她远点,”

井悦然点了一下头:“我知道,”

“洪妙雪是不是在跟踪你,”黄彬焕始终很紧张:“要是这样的话,你这些日子别上班,干脆住在翠峰村吧,”

“应该不是,”井悦然摇了摇头:“我只是偶然碰见她,她看见我的时候显得略有点惊讶,说明沒有思想准备,”

黄彬焕终于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再说了,她跟踪我干什么,又沒有什么价值,”

“万一……是想通过你,对付苍浩呢,”

“放心,”井悦然咯咯一笑:“实战已经证明了我的枪法很不错哦,”

“还是那话,嫂子你多加小心,这个女人就是灾星,出现在哪,哪就倒霉,”黄彬焕重重哼了一声:“丧尸剂这玩意儿当初就是她搞出來的,”

“先不说她了,苍浩在哪,”井悦然一字一顿的质问:“为什么他的电话总也打不通,”

黄彬焕有些慌了:“他……我也不知道啊……”

“他是不是离开广厦了,”井悦然的声音有些冰冷:“我好像已经有些日子沒看见他了,”

黄彬焕干笑两声:“嫂子,他是老大,我哪敢过问他在干些什么,”

“得了,你不用说了,你的语气已经回答我了,”井悦然有点怨艾的叹了一口气:“他肯定是外出执行任务了,可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老大他也是怕你担心才沒说……”

井悦然打断了黄彬焕的话:“你这话就是承认了,”

黄彬焕傻眼了:“我……沒承认什么呀……”

“如果苍浩跟你联系,麻烦你告诉他……”

“告诉什么,”黄彬焕急忙问:“嫂子你不是要分手吧,”

“你胡说什么,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还会怄气吗,,”

黄彬焕嘀咕了一句:“你可不就是三岁小孩吗……你闹分手的事情我们都听说过……”

井悦然冷笑一声:“你告诉苍浩,我不是那种不明白事理的女人,他有什么事情最好直接告诉我,否则我会更担心,”

黄彬焕急忙点点头:“知道了,”

井悦然放下黄彬焕的电话之后,又给苍浩打过去,然而苍浩还是关机,

张明汉带着苍浩沿澜沧江而下,从水路前往JPZ,为了行踪保密,一路上保持无线电静默,所以苍浩一直都沒开机,

张明汉干过很多年的走私和偷渡,活动范围覆盖整个东南亚,把几个人偷偷送到某处简直易如反掌,即便是在战乱时期,

这一路上,苍浩倒是沒遇到什么危险,倒是吃了不少苦头,

张明汉只有一艘小船,在船体覆盖上各种水生植物,伪装成河中的自然漂浮物,远看起來倒是沒有任何破绽,

白天,大家都躲在伪装屋里面不能出來,只有晚上才可以透透气,所有吃喝拉撒之类的事都要在狭小的船舱内解决,

而且路途非常麻烦,不是直接抵达,

澜沧江和湄公河通过越南注入南海,也就是说,出海口并不在柬埔寨,

西哈努克是临海城市,坐拥磅逊湾,而磅逊湾已经是太平洋最西部,距离湄公河入海口极其遥远,

张明汉进入JPZ境内后,通过东南亚极其复杂的水网,从一条小河的入海口进入磅逊湾,

为了安全起见,张明汉绕了不少路,避开战火最惨烈的地区,又使得行程大大耽搁,

本來,苍浩还惦记着在湄公河上跟庞劲东会面,可看到东南亚地区水文情况如此复杂,就只能打消这个念头了,

在磅逊湾登陆之后,苍浩就跟张明汉告别,张明汉顺着原路撤回华夏,

随后,苍浩打开手机,给聂嘉林和赵轩发过去定位,让他们两个过來接自己,

等待聂嘉林和赵轩的时候,苍浩也沒什么事,索性坐在海滩上,欣赏这周围的景致,

东南亚的风光很是不错,海浪拍打着沙滩,发出柔和的“哗哗”声,这是让人想要在这里终老的感觉,

只可惜,这份美丽总是一遍又一遍的被战火蹂躏,也不知何年何月,这里的人们才能真正享受和平,

苍浩正在感慨,手机响了,是庞劲东打过來的:“为什么你手机总是关机,”

“我本來要來JPZ,沒想到半路上坠机,经历了一段意外的旅程,”苍浩耸耸肩膀:“不过也算有收获,认识了一个小美女,”

“我现在沒时间跟你贫嘴,”庞劲东有点不耐烦的道:“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刚刚在磅逊湾登陆,”

“那么接下來就去西哈努克市了,”

“对,”苍浩点点头:“你已经老了,靠不住,还是我得在第一线对付宋双上校,”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撤了,”

“你说什么,”苍浩有点急了:“我跟你开玩笑的,你不能就这么走人,”

“我沒办法在留下來了,”庞劲东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大概还沒看新闻吧,联合国已经授权M国,对JPZ局势进行武装干涉,”

苍浩对这个倒是不感到意外:“是吗,”

“现在JPZ局势很微妙,这个国家已经沒有真正意义上的政府……”庞劲东说到这里,又是一个劲的摇头:“华夏方面派遣血狮雇佣兵,事实上已经介入,世界各国对此已经默认,现在M国又要派遣军事力量,这就使得果敢共和军的存在非常尴尬……”

事实上,苍浩很理解,庞劲东说的一点都沒错,

果敢共和军其实已经介入JPZ局势,只是还沒有公开,也就沒产生什么附带效应,可如果持续介入下去,就会产生一系列复杂问題,

跟宋双上校之间的战斗属于苍浩和庞劲东的个人恩怨,与果敢共和军关系不太大,因为个人恩怨而牺牲果敢共和军的将士显然不太妥当,

更重要的是,JPZ不只是战场,也是政治角逐之所,华夏和M国既然都來了,接下來肯定会各自出招,果敢共和军夹在其中很为难,

眼下,果敢共和军就这么漂在湄公河上,什么也做不了,所以庞劲东觉得还不如撤回去再说,

“师父我这辈子从來沒有怯阵过……”说到这里,庞劲东非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但不得不承认,我确实已经老了,而未來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

“我明白你是什么意思,”苍浩不再开玩笑,而是很正经的说道:“宋双上校交给我,我一定会拎着他的人头,去给你当寿礼,”

“好,”庞劲东很放心的点了点头:“那我就去忙克拉运河了,这个计划耗费了太多的时间精力,不能半途而废,”

苍浩又叮嘱了庞劲东几句注意身体,就挂断了电话,刚好这个时候,聂嘉林來了,

赵轩驻守营地,聂嘉林带着一个火力班组,第一时间來接苍浩,

见面之后,聂嘉林沒有废话,直接告诉苍浩:“M国派兵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