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军事资源顾问公司/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也很为自己的兄弟骄傲,但沒表现出來,只是把视频拿给威琼斯看:“被我猜对了,”

威琼斯怔了一下:“什么意思,”

“这些人全是M国的军事承包商,”苍浩冷冷一笑:“如果你很看不起雇佣兵,等一下可以说给他们听,恐怕他们对你沒有我这么客气,”

威琼斯不明白:“你为什么说他们是军事承包商,”

“M国规定,军事承包商的服装不能跟正规军一样,所以他们才穿成这个样子,”冷冷一笑,苍浩告诉威琼斯:“给你普及一点常识,军事承包商在接受政府指派执行任务的时候,经常不穿制式迷彩,因为在很多战乱地区,制式迷彩是入侵者的标志,很容易拉仇恨,”

威琼斯有点惊讶的看着苍浩身上的迷彩:“你们为什么穿,”

苍浩嘿嘿一笑:“因为我们不在乎,”

“再给你讲点常识……”赵轩告诉威琼斯:“看到这些人了吗,身上沒有军衔,沒有国籍标识,这些也说明他们是军事承包商,”

威琼斯确实看不起雇佣兵,可实在沒想到,M国派來的竟然也是雇佣兵,所谓军事承包商就是合法化的雇佣兵,

其实,苍浩有一件事还沒说出來,M国的战术通常是正规部队冲锋,然后军事承包商执行一些占领任务,比如守卫要害地点,比如打击当地反抗组织,又比如运送高价值物品,这也就使得他们穿着迷彩服的意义不太大,

然而,这一次却是军事承包商直接打头阵,这还是过去沒有过的情况,

航母编队当然是M国海军,执行空中打击的也是M国航空力量,但仅只给军事承包商提供必要的火力掩护和支援,除此之外,M国的正规部队根本沒露面,

威琼斯不知道自己还能说点什么,一低头,转身到一旁了,不再跟苍浩等人对话,

这个时候,罗清武一瘸一拐的走了过來:“苍浩啊,我发现,M国的部队把咱们给包围了,还掌握了交通线……看來有点麻烦,”

苍浩有点惊讶:“你竟然能分析战场态势,还懂得交通线,”

“当然,”罗清武误以为苍浩是在夸奖自己,喋喋不休地说了起來:“西市能坚守这么久,主要是位置得天独厚,背靠大海,前面是前往金边的交通线,进可攻,退可守……如今,M国在磅逊湾建立滩头阵地,又攻陷了交通重镇,这等于是从前后把咱们给夹住了,这是红色高棉都沒做到的,如果M国对咱们发动进攻,咱们跑都沒地方……”

“有道理,”苍浩刚点了点头,突然一拳挥在罗清武的太阳穴上,罗清武一翻白眼就昏倒了,

苍浩吩咐赵轩:“找个地方让他老实躺着,别在我眼前晃悠,”

赵轩带走了罗清武,过了一会后回來,很无奈的对苍浩道:“其实我觉得罗清武还真沒说错……”

聂嘉林跟着说了一句:“我觉得老大分析的对,过去军事承包商是协助正规部队行动,M国这一次沒动用正规部队,肯定是想要干什么脏活,”

赵轩话音刚落,马上有岗哨呼叫:“M国人向咱们这边过來了,”

一辆全地形车打着一面白旗,缓缓向苍浩这边指挥部开过來,

苍浩马上下令:“放行,”

血狮雇佣兵和高棉王家军都沒有阻拦,这辆全地形车深入腹地,直接开进了指挥部,

苍浩冷冷一笑:“他们知道我在哪里,准备功夫做的果然够足,”

全地形车停下之后,从上面下來三个军事承包商,各个长的人高马大,身上的肌肉块块对垒,

这样的壮汉出现在战场上,本身就可以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红色高棉那些人相比之下简直就是弱不禁风的林黛玉,

苍浩注意到一件事,这三个人的战术背心里插着几个蓝色的弹夹,从外观上看好像构造也不太一样,

携带的其他武器倒是都很正常,手中的枪使用也是普通弹夹,

在战场上,不仅士兵本身人需要伪装,往往手中的武器也要有一定伪装,

在一些特殊情况下,武器也会被漆成醒目的颜色,比如在复杂环境下进行训练,这样武器易于找回,不会流失出去,

此外也有一些军事爱好者,会把武器弄成自己喜欢的样子,在M国这样全民玩枪的国家,经常连孩子也有自己的武器,他们会在上面弄上卡通图案,不过这与军事行动无关,

苍浩还从沒有见过,在战场上使用这么鲜艳的弹夹,只有一个解释,这些弹夹有特殊作用,

苍浩冲着聂嘉林使了一个眼色,又冲着军事承包商努了一下嘴,聂嘉林马上明白苍浩是什么意思了,

三个壮汉打着一面小小的白旗,往前走了几步,其中一个提高嗓门喊了一声:“我要见苍浩,”

苍浩走上前去:“我就是,”

“你就是苍浩,”为首的一个壮汉上下打量了一番苍浩,点了点头,向苍浩伸过手來:“你好,我叫格里菲斯,是MPRI公司雇员,我们和另外几家公司一起,接受M国政府的委派平定JPZ局势,”

苍浩跟对方握了握手:“MPRI,全称是军事资源顾问公司,由M国几个退役的高级军官发起组建,一直都是军事承包商这个行业的领头羊,对外界來说,这一行最有名的是黑水公司,其实黑水的名声主要是靠着负面新闻得來的,曝光度实在是太高了,在其他人伪装起來潜伏在战场上的时候,黑水公司却站在十字街头大玩行为艺术,这本身就是雇佣兵行业的大忌,也难怪最后会解散,”

“不愧是血狮,看來我不需要做自我介绍,你就对我们有通盘的了解,”格里菲斯身高足有一米九左右,胳膊的肌肉紧紧绷起作训服,围度跟苍浩的腿差不多:“我们这一次的任务很明确,我也就不多说了,国防部给我们的要求是,配合高棉王家军击溃红色高棉,同时也要协助血狮雇佣兵抓捕宋双上校,”

格里菲斯的话不多,不过已经足够佐证苍浩的推测,M国的这一次行动只针对红色高棉,

不过,三个壮汉并不都像格里菲斯这么客气,其中一个黑人冷冷一笑,对格里菲斯说了一句:“我认为你沒必要对一帮地下雇佣兵废话这么多,”

赵轩有点不高兴了:“地下雇佣兵怎么了,”

“血狮是吧,”这个黑人身高一米八左右,虽然不如格里菲斯,身上的肌肉却要更加发达:“我早就听说过你们,沒想到能在JPZ碰面,过去许多年,你们转战世界各地,给毒贩、军阀还有各种各样的人打仗,赚上一点可怜的辛苦钱,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聂嘉林也走了上來:“这么说你赚的很多了,”

“当然,”黑人不无得意的问道:“你们知不知道我每个小时的薪水是多少,”

黑人这句话的话音刚一落,聂嘉林把手一晃,亮出了那把弯刀,

紧接着,聂嘉林迅速挥起弯刀,还沒等这个黑人反应过來,已经劈过去七八刀,

但这个黑人沒受伤,他往后退了两步,立即举起枪來,

也就在这个时候,黑人身上的战术背心悄无声息的四分五裂,落到了地上,

这种战术背心是模块化的,内置凯夫拉防弹板,有一定的防御能力,主体靠着一根钢丝连接在一起,

这样的优点是,在战场上如果遇到可燃性爆炸品导致身上起火,只要一拉钢丝的卡扣,战术背心就会迅速分解脱落,减轻对人体的伤害,

聂嘉林的这几刀专挑钢丝的连接处,却沒有伤到黑人自己,这种精准迅猛的刀法,也只有聂嘉林这个快刀手才使的出來,

也就是战术背心的脱落,黑人怔了一下,下一秒钟,聂嘉林就把弯刀横在了他的脖颈上,

跟格里菲斯同行的另一个人也要举枪來,赵轩眼疾手快,直接把枪口抵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苍浩双手插在兜里,满不在乎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看不起地下雇佣兵是吧,我有必要提醒你们,不管你们每个小时赚多少钱,在血狮面前也是战五渣,”

“战五渣”是用中文说的,格里菲斯不懂:“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们都是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滓,”苍浩一字一顿的道:“怎么,不服气,可以放马过來,”

黑人一动不敢动,偏偏嘴上毫不服气:“混蛋……别忘了,你们现在被我们包围了,只要我们愿意,随时可以把你们变成焦炭,”

“或许是,”苍浩依然满不在乎:“很遗憾你是看不到这一幕了,在我自己变成焦炭之前,我会先把你们变成炭灰,”

比丘申克和威琼斯得知M国方面派來使者,正要过來迎接,看到血狮雇佣兵和M国军队对峙起來,两个人全傻眼了,

“疯了,一定是疯了,”威琼斯一个劲的摇头:“苍浩这时要干什么,跟M国开战吗,”

比丘申克胆战心惊的说了一句:“应该……不会吧……”

“什么不会,”威琼斯远远地指着苍浩,气势汹汹的说道:“他们把枪口对准了M国军人,这就等同于宣战,我早就知道他是个疯子,沒想到疯到这种程度,”

比丘申克眼珠一转,突然感到轻松了:“放心好了,根据我的观察,苍浩这个人做事很有分寸,”

威琼斯一瞪眼睛:“这也算有分寸,”

“沒错,”比丘申克直言不讳的告诉威琼斯:“我觉得苍浩比你更加善于把握做事的度,”

威琼斯被气蒙了:“我们是同胞,你竟然帮助外国人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