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我就是要单刀赴会/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M国军事承包商的到來,使得苍浩的问題迎刃而解,

很显然,格里菲斯也愿意成全苍浩,由他们对付红色高棉的主力,苍浩就能专心对付宋双上校,

不过赵轩始终很不放心:“老大他们让你去指挥部,会不会故意设套,”

“设套干嘛,”苍浩嘿嘿一笑:“老子从來不喜欢戴套,给我设套我也不吃这套,”

赵轩叹了一口气:“我还是怕他们对你不利,”

“格里菲斯那边的人,正是吃定了你的这种想法,看我敢不敢去,我要是不去呢,就显得我怕了他们,”顿了一下,苍浩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就是要单刀赴会,”

“你放心好了,”聂嘉林也劝起了赵轩:“既然K先生已经來电话,表示愿意给我们提供协助,那些军事承包商就不敢把我们怎么样,说起來,就算他们想要怎么样,咱们也是毫无办法,毕竟他们占有绝对优势,”

“沒错,”苍浩点了一下头:“他们甚至不需要动用地面部队,只要从天上扔几个炸弹,咱们就全都报销了,”

苍浩看时间差不多了,就离开两个兄弟,走了出來,

比丘申克早就已经等着了,看到苍浩就是微微一笑:“辛苦你们了,”

苍浩也是一笑:“何出此言呢,”

“为了我们的国家,你们做很多……”比丘申克喟然长叹:“现在终于见到胜利的曙光了,”

苍浩意味深长的道:“沒错,既然M国介入了,这场仗差不多就赢了,”

“我不是夸大M国的作用……”比丘申克怕苍浩不高兴,急忙澄清道:“在我们看來,你们与M国一样,都是这个国家的恩主,”

“对你的感谢,我同样表示感谢,不过……”苍浩拖着长音说道:“一个国家真正想要自强自立还是要靠自己,那首歌是怎么唱的來着,,从來就沒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什么神仙皇帝……”

这首歌是红色高棉经常挂在嘴边的,比丘申克听在耳中,竟然打了一个寒颤:“你……能不能别用这首歌,”

“为什么,”

“因为宋双上校就很喜欢这首歌,”

“其实这首歌本身沒有错,背后包含的思想同样沒有错,真正错的恰好就是宋双上校这种人,”苍浩长叹了一口气:“偏偏是他们,曲解了一个伟大的理想,结果就是宣称要建立人间天堂,实际带來的却是人间地狱,”

两个人说着话的功夫,格里菲斯來了,开着那辆全地形车,只有一个人,

格里菲斯从车上下來,很轻松的道:“欢迎你们拜访我们,”

比丘申克狐疑的问:“只有你一个人,”

“当然,”比丘申克呵呵一笑:“我们基本已经控制局势,一路上很安全的,放心吧,”

格里菲斯亲自开车,带着苍浩和比丘申克,穿过西哈努克市区,沿着交通线向北开去,

之前提到过,在西市和金边之间的交通线有两个城镇,是楚克和斯朗,

这国所谓的城镇,规模只相当于华夏的县城,而且还是偏远落后的那种,规模非常小,

JPZ国家的经济条件和地理条件,决定了不可能有大型城市,这也使得军事承包商的攻势非常顺利,

如果楚克的规模再大一些,就可能陷入沒完沒了的巷战,继续向北推进就很困难了,

这一路上,如同格里菲斯说过的一样,军事承包商基本已经掌控局面,

M国强大的战争机器拥有绝对优势,只用几个小时就碾碎了有组织的抵抗,而且基本消灭了丧尸队伍,

苍浩无从知道M国动员了多少兵力,反正到处都可以见到军事承包商,看得出來格里菲斯很轻视红色高棉,可苍浩也不得不承认这些人确实有两下子,

西哈努克市到楚克,这片区域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算小,从空中打击开始到占领楚克,总共也沒过去几个小时,

攻占一个地区和占领一个地区,并不是一回事,有的时候,占领有着更多的麻烦事,

军事承包商不仅战斗进展迅猛,更兼综合效率也高,能够这么短时间内形成有效控制,还建立前进指挥部,这是很多军事大国都沒有的能力,

此时在前方道路不远处,几个军事承包商押解着一队俘虏走过,身上全都是黑色制服,

格里菲斯不无骄傲的道:“这些都是红色高棉的战俘,我还以为他们一定会跟我们同归于尽,沒想到在我们的绝对优势面前还是投降了,”

比丘申克急忙问:“你们打算怎么对付他们,”

“工程兵部队正在建设战俘营,将会把他们看押压在那里,”格里菲斯告诉苍浩和比丘申克:“接下來,我们将会对每一个人进行甄别,确定他们参加红色高棉期间的职务,还有都做过一些什么,对于普通成员可以遣散回家,对于那些犯有战争罪行的,将会交给国际法庭进行审判,”

比丘申克欣慰的点了点头:“就应该怎样,”

苍浩突然问了一句:“你以为红色高棉就只是这样而已,”

格里菲斯怔了一下:“不然呢,”

“你太小瞧他们了,”苍浩意味深长的一笑:“他们真的敢跟你同归于尽,”

格里菲斯正要说点什么,这队战俘已经通过,又一队战俘押送过來,而这一队竟然全部穿着高棉王家军的军装,

苍浩和比丘申克根本不问,也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这些都是占山为王的政府军,眼看社稷将陨,他们沒有尽忠职守,而是忙着争权夺利,这让比丘申克对他们沒有半点同情,

很显然,M国承认比丘申克和威琼斯代表JPZ的同时,其他高棉王家军沒有得到这样的待遇,

尽管比丘申克沒问,格里菲斯还是主动解释了一下:“对比丘申克和威琼斯团长,我国政府派我做沟通,但其他高棉王家军,全部被看做抵抗组织,因此我们进行了打击,”

苍浩问了一句:“然后呢,”

“只有零星的抵抗,他们就投降了,看起來还是欢迎我们到來的,”撇了撇嘴,格里菲斯很不屑的道:“但在我国政府看來,他们仍然是战犯,将会接受审判,”

比丘申克虽然不同情,但这些人毕竟是同胞,更是军中袍泽,还是无奈的说了一句:“JPZ的重建是需要他们的,”

“这个你來决定,”格里菲斯很轻松的笑了笑:“我说过,此时你代表着JPZ,我们充分尊重贵国的主权,如果你不愿追究其他高棉王家军的责任,我们可以就地释放,”

“就地释放还是算了,”比丘申克一个劲的摇头:“眼下局势还不稳定,他们毕竟是武装人员,就这样进入民间,只怕会有很大麻烦,”

“不如移交给你吧,”苍浩对比丘申克提出:“重新整编和训练之后,还可以作为有生力量投入战场,”

“这个主意不错,”比丘申克立即答应了:“我相信他们对国家还有忠诚,否则不可能这么快就缴械,”

苍浩暗中觉得,其实就算这些高棉王家军全力抵抗,以他们的战术水平也只有被秒杀的份,

不过,苍浩尊重比丘申克的自尊心,沒把这话说出來,

比丘申克问了格里菲斯一句:“现在你们在做什么,”

“我们携带了大量净水装置,眼下正在分发给居民,必须保证他们的饮用水安全清洁,才能从源头上消灭丧尸,”说到这里,格里菲斯有点无奈:“此外,我们还要确保交通线安全……”

苍浩阴阳怪气的问了一句:“其实红色高棉不好对付,对吧,”

格里菲斯努力装作很不在乎的道:“不过就是游击战吗……”

几个人正说着话,从车头前方成群列队走过大量难民,一个个垂头丧气,倒更像是战俘,区别只是沒有人押解,

每场战争都有难民潮,这一次JPZ内战也一样,但规模不是很大,

原因很简单,普通战争的难民只需要躲开交战双方,而在JPZ这里却要躲开随时可能出现的丧尸,

所有村庄和小镇都布满了丧尸,交通线上也一样,根本无法通行,

就算避开平日人群密集的地方,绕过交通线,穿越丛林,都沒有机会,因为丛林里也有丧尸,

更何况,人们不知道哪里是安全的,整片土地都已经被污染了,在这种情况下,反倒是躲在家里更安全,

既然局部地区已经被军事承包商控制,其他地方的民众听说西市这里安全,就自发的成群结队涌去,

事实上,西市也受到了污染,但因为这里在一直激烈反抗,所以程度上沒有其他地方那么惨烈,

而且,唯一的高棉王家军就驻守在这里,勉强代表着已经覆亡的政府,这让民众也有个心理依托,

比丘申克看到这个场景却是忧大于喜:“怎么这么多人……西市根本沒有容纳能力,这可怎么办,”

苍浩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凉拌呗,”

比丘申克此时可沒有幽默感:“还有,他们的饮食医疗都需要得到保证,治安也需要有人维护……我根本沒这个能力,”

苍浩拍了拍比丘申克的肩膀:“你过去只是一个团长,以后可能成为师长,甚至国防部长……记住,位子越高,屁股下面越烫,从现在开始你就要学习如何应付了,”

“是啊,”格里菲斯笑了笑:“这个国家的重建还要依靠你呢,”

比丘申克深吸了一口气,鼓足了劲头,像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我一定能行,”

就在公路旁,几个军事承包商正在修筑工事,时常向难民队伍这边看上一眼,

在难民中混杂武装分子,这是常见手段,而红色高棉非常擅长这个,

突然之间,两个难民脱去了外套,高喊一声:“红色高棉万岁,”向路边军事承包商冲了过去,

军事承包商早有准备,立即举枪射击,随着“哒哒”几声枪响,这两个难民倒在地上,

登时,难民队伍大乱,惊恐的喊叫着,向四下里奔逃开來,

军事承包商那边发现,这样一來,局面更加混乱,根本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红色高棉,

其中很多难民向军事承包商这边涌來,他们看到M国人就感到安全,而军事承包商为了避免伤及平民,又不能随便开枪,

全地形车离难民队伍还有一段路,格里菲斯反应非常快,马上倒车,拉开了距离,

马上的,局面又发生了变化,几个难民刚逃到军事承包商这边,突然高喊了一声:“红色高棉万岁,”

随后,每个人紧紧抱住一个军事承包商,下一秒钟,两个人的身体发生了猛烈爆炸,

一阵烟雾随着爆炸弥漫开來,夹杂着不少红色,正是军事承包商和红色高棉的鲜血,

另一个难民发现了全地形车,同样喊着口号,向苍浩这边冲了过來,

苍浩直接举起枪,扣动扳机,两发子弹洞穿了额头,这个难民向前扑倒在地,

其他难民马上又向这边冲來,苍浩持续开火,又击毙了两个,

然而,军事承包商那边的情况却沒这么乐观,这些隐藏在难民里的红色高棉采用一对一战术,每个都抱住一个军事承包商,然后引爆了身上的炸药,

军事承包商的防线已经彻底崩溃,其余人员向后撤去,格里菲斯马上呼叫他们:“开火,马上开火,”

仍然无法鉴别普通难民和武装分子,但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了,为了保全自己,就不能担心误伤,

军事承包商立即卧倒在地,不断开火射击,只要是向他们这边來的难民,无一例外中弹,

看着难民一个接着一个倒在地上,随后滚落在其他难民脚下的尘土里,但无论如何,局势还是被控制下來,

武装分子似乎全部被击毙了,其余难民双手抱头趴在地上,

军事承包商站起來,小心翼翼的靠拢上前,开始搜索,

格里菲斯下达命令:“挨个搜身,找出武装分子,其余的驱赶到西市,”

军事承包商从道路两侧包围了难民,然后逐个检查,确定身上沒有武器,就放入前往西市的方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