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宋双上校的敢死队/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幸运,剩余的难民当中沒有武装分子,至少沒在他们身上发现炸药,

格里菲斯不可能就地处决所有难民,因为人数太多,既杀不过來,也需要顾忌到舆论,

看着剩余的难民逐渐远去,格里菲斯终于松了一口气:“感谢上帝,”

苍浩嘿嘿一笑:“你以为到此为止了,”

格里菲斯的嘴角抽搐了几下:“还能怎么样,”

马上的,像是为了印证苍浩的话,格里菲斯眼前的场景又换了,

从旁边的丛林里钻出几个穿着黑衣服的人,高喊着口号向军事承包商冲过去,手中的枪不断地喷射着火焰,

这一次,军事承包商反应很及时,迅速卧倒,开枪射击,

几个红色高棉中弹之后,踉跄着又向前跑了几步,这才扑倒在地,

然而,其中一个身上绑着炸药,就在倒地前的一刻引爆,

轰然一声巨响,巨大的气浪撕碎了这个红色高棉,又把两个军事承包商从地上卷起,随即重重摔在路旁的树上,

这两个军事承包商倒是沒死,但看这样是受了重伤,无法留在火线,

还沒等其他军事承包商把同伴撤下去,随着“砰砰”两声闷响,其中一个军事承包商腿上中了两枪,摔倒在地,

鲜血汩汩的从伤口涌出,浸染了周围的土地,他捂着伤口痛苦的叫喊着,

一个军事承包商试图上去救他,却也中了一枪,结果两个人并排倒在地上,无助的看向同伴,

“有狙击手,”格里菲斯马上反应过來,拿起望远镜向远处看去,

很快的,格里菲斯就找到了,一个红色高棉躲在树冠里,把狙击步枪架在树枝上,正准备向军事承包商再次开火,

“去死吧,”格里菲斯勃然大怒,扔下望远镜,架起冲锋枪就开火了,

他丝毫不吝啬子弹,不断的送上短点射,很快就打空了一个弹夹,

然而,树冠上又传來一声枪响,又一个军事承包商中弹倒地,

树冠纵横交错的枝桠,成了狙击手最好的掩护,格里菲斯能够清楚地看到他,却无法保证击中他,

格里菲斯扔下冲锋枪,问苍浩:“你有狙击枪吗,”

“沒有,”苍浩发现这辆全地形装甲车上面有一挺机枪,立即操纵起來,冲着那棵树开火了,

不过,苍浩却沒有射击树冠,而是瞄准了树干,

这棵树不是很粗,一转眼,树干被子弹削去了一半,

树上的狙击手注意到了苍浩,调转枪口,就向苍浩开火,

刚好,树干摇晃了几下,狙击手沒能瞄准,子弹射空了,徒劳的掠过苍浩上方,

苍浩继续射击,比格里菲斯更加慷慨,很快打光了整整一个弹箱,

树干只剩下了连三分之一都不到,随着“咔嚓”一声轻响,这棵树整个倒了下來,

那个狙击手随之摔在地上,树枝起到了缓冲作用,他一个高跳了起來,竟然沒受伤,举起狙击步枪又要开火,

苍浩扔下机枪,举起随身携带的冲锋枪,精准的一个短点射,三发子弹在狙击手胸前开了花,

苍浩的这一次枪响落地,现场总算平静了下來,红色高棉沒有发动新的进攻,

格里菲斯看着满地的尸骸,惊讶的说了一句:“这些人疯了吗,”

“我最初遇到红色高棉的时候也问过这个问題,”苍浩满不在意的道:“沒错,他们就是疯了,为了所谓的理想,他们可以毫不犹豫的牺牲自己,而别人的生命在他们看來更不值一提,”

“这群疯子,”格里菲斯终于意识到自己面临的是一帮怎样可怕的对手:“这片土地完全疯了,”

“你知道狙击手为什么专门打人的腿吗,”

“为什么,”

“如果把人打死,那就是死了,沒有人会理会尸体,但如果是打伤了,其他人就要设法去救他,这样可以创造更多的狙击机会,这是他们常用的战术,其他战术还有很多,只有你想象不到的是,沒有他们用不出來的,”苍浩笑了笑:“战斗才刚刚开始,”

格里菲斯深吸了一口气,调整状态,重新把车子开起來,向楚克的前进指挥部驶去,

这一路并不太平,到处都是袭击,不只有人体炸弹、狙击手、游击队的小规模骚扰,还有各种路边炸弹,

由于前期战斗进展太过顺利,军事承包商几乎沒承受什么损失,就控制了这么一大片地区,格里菲斯对红色高棉确实有些看不起,

直到此时,他才明白,宋双上校能够迅速控制整个国家,自然有其过人之处,

红色高棉的虽然已经无法发起大规模进攻,但化成为零,仍然在坚持战斗,军事承包商的控制区到处传來枪声,

原计划继续前出到斯朗,这些承包商却已经有心无力了,只能回过头來清剿控制区的游击队,

问題就在于,到底哪些人是游击队,那些人又是真的平民,格里菲斯傻傻的根本分不清,

可以说,红色高棉就像被不知嚼了多少次口香糖,只要沾到了身上,怎么甩都甩不掉,

“你知道吗,我去过伊拉克,自杀性爆炸这事并不新鲜,”格里菲斯非常感慨的说道:“但即便是中东的恐怖分子,也沒有这么多肯自爆的疯子,”

这话一点都沒说错,这个国家遍地是炸弹,沒有任何恐怖组织有这样强大的动员能力,

抵达前进指挥部之后,旁边走过來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看起來沒有任何威胁性,

然而,这个女孩下一秒钟就爆炸了,炸飞了两个毫无准备的军事承包商,

格里菲斯看着手下的尸体,惊诧的质问:“为什么会这样,”

苍浩很简短的回答:“恐惧,”

格里菲斯不明白:“什么意思,”

“宋双上校的身边,有大批死忠粉丝,但有更多的人为他效劳纯粹是出于恐惧,”顿了一下,苍浩缓缓说道:“多少年來,宋双上校在这个国家形成了恐怖的传说,他的命令就是上帝的旨意,让这些人去死,他们不敢不死,当然,也有不听话的,但如果不服从会怎么样,那就是他要和他们的家人一起去死,在自己的生命和全家人的生命之间,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牺牲自己,”

“这个混蛋,”格里菲斯看了一眼那个小女孩的尸体,恨恨不已的道:“他竟然连孩子都利用,”

“在他看來,沒有什么不能被利用的,甚至包括他自己,”苍浩拍了拍格里菲斯的肩膀:“从现在这一刻你要面对真正的红色高棉了,”

再一次被苍浩说中了,很快的,从控制区传來消息,红色高棉的游击队活动越來越频繁,

军事承包商无力应付,总不能因为路边的两声冷枪就呼叫空中支援,结果就只能收缩战线,

眼下,他们龟缩在几个重要据点里,根本不敢走出太远,

格里菲斯几乎是下意识的就问了苍浩一句:“接下來该怎么办,”

“让你的人固守交通线,”苍浩告诉格里菲斯:“不要尝试跟红色高棉争夺地盘,别忘了,这里是他们的土地,他们比你我要更加熟悉,你需要做的是保证从磅逊湾到金边一路畅通,增援部队、装备和给养能够快速通过……”

这个时候,一个很不满的声音响起:“你凭什么命令我们该怎么做,”

说话的是先前的那个黑人,他仍然很看不起地下雇佣兵,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气势汹汹的走了过來:“这里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格里菲斯一指黑人的鼻子:“你闭嘴,”

黑人怔住了:“你……让我闭嘴,”

格里菲斯沒再理会黑人,而是对苍浩道:“继续说,”

“只要能守住交通线就有机会跟红色高棉进行主力决战,”苍浩一字一顿的告诉格里菲斯:“记住,战争的胜负从來是在正面战场决定的,人类历史上就沒有任何一场战争是通过游击战决定胜负,我们华夏有一句话,,擒贼先擒王,就算沒能打掉红色高棉的主力,只要能够抓到宋双上校,我们也赢了,但千万不要陷入游击战的困境,宋双上校要的就是让你把大量资源投入对抗游击队,如果是这样,这场战争几年甚至几十年都不可能有结局,最后只会是你国实在无法支撑巨大的开销而主动撤兵,”

格里菲斯此时把苍浩当成了主心骨:“有道理,”

这些军事承包商有太多东西需要学习,不过当走进了前进指挥部,苍浩觉得他们也有自己的优点,

占领楚克还沒有多长时间,这个前进指挥部就已经颇具规模,各方面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展开,

凭借现代化的通讯技术,各个方面的信息可以第一时间汇总过來,供指挥人员及时作出判断,

格里菲斯甚至可以把命令直接下达给单兵,不管这个单兵身处何地,而且任何一个士兵都可以迅速跟距离最近的友军取得联络,

游击队虽然狡诈,但他们发现自己围攻任何一个军事承包商,都会迅速遭到來自四面八方的反击,

也就是靠着这一点,这些军事承包商才稳住阵脚,不至于太过狼狈,

说起來,他们赚得确实够多,可这钱真不是那么好赚,几乎时刻都要保持战斗状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