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丸冈秀男/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得好,”丸冈秀男非常感动的点了点头:“我马上回国开展斗争,我不会让你的一片心意白费,”

“从一开始,我们的事业就应该在全球同步开展,尤其东瀛是M国的后方,还曾经发动过万恶的侵略战争,赤军可以让帝国主义的后院起火,”宋双上校深吸了一口气:“我看好你们,”

“不会让你失望的,”

“希望JPZ和东瀛能够一起迎來这个理想年代,”宋双上校坚定的道:“如果我们输了,希望你们能坚持下去,不要放弃这个理想,”

丸冈秀男果断的道:“一定,”

“我现在送你们走,”看了一下时间,宋双上校分析道:“我估计,M国下一步打击,会侧重切断通讯系统,对雷达进行干扰,然后对金边形成合围之势,本來想留你们多做客,但形势不允许,还是早点回去吧,”

“明白,”丸冈秀男点了一下头:“我会在东瀛遥望你的胜利,”

宋双上校轻叹了一口气:“但愿,”

再说苍浩这一边,

就像先前说定的一样,血狮雇佣兵、高棉王家军和军事承包商,互相装作先前沒有发生过任何事情,

只是比丘申克想到军事承包商在JPZ干了些什么,仍然感觉非常不舒服,

格里菲斯的演技倒是不错,转过天,來了西市,跟沒事人一样跟苍浩和比丘申克说起话來:“刚得到了一个重要情报……”

比丘申克急忙问:“什么,”

格里菲斯一字一顿的道:“赤军派遣使者來了JPZ,据信与宋双上校会面了,”

“什么,”苍浩颇有些意外:“他们不是已经解散了吗,”

比丘申克不了解这段历史:“什么赤军,”

“这是一个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登台的东瀛……怎么说呢,算是犯罪组织吧,成立背景是当时东瀛社会的左翼运动,他们跟宋双上校很相似,可以说志同道合,最初是一个叫赤军派的组织,但这个组织不断分裂和内讧,后來其中一批人出走中东形成东瀛赤军,留守东瀛国内的那一批被称为联合赤军,后來,联合赤军在内讧中,灭亡于东瀛官方的打击,东瀛赤军的创始人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重信房子,一直坚持战斗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苍浩给比丘申克介绍起來:“至于所谓的东瀛赤军,出走中东后,帮助阿拉伯对抗以色列,也就是到了九十年代,他们已经被国际定义为恐怖组织,M国警告阿拉伯不要袒护他们,结果主要成员纷纷被捕,到了两千年,重信房子本人被捕,次年,重信房子在狱中宣布东瀛赤军解散,这已经是赤军最后的华彩了,”

“历史大体就是这样,”格里菲斯点点头,告诉比丘申克:“因为不断分裂,赤军的规模其实一直都很小,巅峰时期核心成员也不过几十人,但他们的影响力可是非常的可怕,曾经制造过多起震惊世界的袭击事件,他们曾经准备破坏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结果整个奥运期间,日韩两国都高度紧张,甚至于,他们还准备刺杀天皇……”

“也就是说经过是这样的……”比丘申克分析起來:“最早有个赤军派到处杀人放火,分裂后形成联合赤军和东瀛赤军,前者已经灭亡,后者也解散了,而且已经过去了十几年……那么眼下这个赤军是怎么冒出來的,”

“我们不知道,”格里菲斯非常尴尬的摇了摇头:“这是中央情报局提供的情报,新赤军的领导者叫丸冈秀男,这是一个非常神秘的人物,个人履历是一片空白,他跟原來三派赤军是什么关系,跟重信房子又是什么关系,我们一无所知,应该是几年前,这个人像是凭空冒出來的一样,开始暗中重建赤军,因为基本沒什么威胁,所以各国当时都沒放在心上,沒想到他竟然跟宋双上校勾结在一起,”

比丘申克提出:“难道他们來支援宋双上校,”

格里菲斯有点尴尬的道:“这个我们无从确定……”

“我觉得可能不是支援,”苍浩摇了摇头:“在历史上,赤军虽然破坏力惊人,实际上自身不够强大,他们可以从事暗杀和破坏之类的活动,但要说上正面战场打仗,红色高棉能甩他们十几条街,今天的这个赤军只会更加弱小,宋双上校根本不需要他们,还不如多招募一些雇佣兵,”

格里菲斯马上问:“那么丸冈秀男來JPZ干什么,”

苍浩耸耸肩膀:“宋双上校请來的呗,”

“这不是废话吗,”格里菲斯有点不耐烦:“情报已经提到了这一点,”

苍浩冷哼一声:“既然你有情报,还來问我干什么,”

比丘申克急忙道:“我也想知道,如果你有什么信息,不妨说出來,”

“我沒什么信息,只是推测,”苍浩懒得跟格里菲斯计较:“这个丸冈秀男可能是來拿援助的,”

格里菲斯沒明白:“什么援助,”

“宋双上校手里有的是钻石,多得足够你拿來盖房子,”苍浩若有所思的道:“宋双上校完全可能转交一部分给丸冈秀男用來扩建赤军,”

“这怎么可能,”格里菲斯直接否定了这个推测:“支援一些武器和现金倒是可能,但那么大一笔钱,如果随随便便给了别人,换做你难道愿意吗,”

“我当然不愿意,你肯定也不乐意,”苍浩冷冷一笑:“而你最愚蠢之处就是用自己的想法去揣摩别人,”

格里菲斯愣住了:“这……”

“记住,宋双上校跟我不一样,跟你更不一样,”苍浩点上一根烟,冲着格里菲斯吐了一个烟圈:“某种程度上,宋双上校不是一个人,而是某种象征,他自己也是这么看待自己的,赤军跟红色高棉有着相近的目的,他们之间可能以同志相称,宋双上校用自己的资金支援他们完全是可能的,”

“难以理解,”格里菲斯不住的摇头:“难道这帮恐怖分子会这么慷慨,”

“你还这沒说错,这帮恐怖分子,真就比你们的国家更慷慨,”顿了一下,苍浩意味深长的道:“他们连自己的生命都豁的出去,还有什么是不能拿出來的,”

听到这话,格里菲斯愣了一下:“好像确实如此……”

“M国这一次大规模介入JPZ的战事,是大家先前都沒有预料到的,宋双上校会做两手准备,如果JPZ这边失败了,战火就在其他国家燃起……”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老家伙够狠,”

格里菲斯恨恨不已的说了一声:“疯子,”

苍浩抽了一口烟:“他确实是疯子,另一方面,他也是个英雄,”

比丘申克非常不理解这个说法:“你怎么能这么说,你不是不知道他害死多少人,”

“任何肯为理想抛头颅洒热血的人在我看來都是英雄,”苍浩很认真的对比丘申克说道:“大家都知道老雷泽诺夫,他让别人艰苦奋斗,自己大鱼大肉,营建后宫,和他比起來,宋双上校真挺不错的,虽然他也有特权思想,普通士兵不允许用的东西,他自己会堂而皇之的拿在手上,但他沒有存款、房产、任何值钱的玩意儿,也沒有子女,这一辈子颠沛流离,说明是个真正的理想主义者,当年,他认为自己的妻子叛变了,亲自枪毙了妻子,还真是以身作则,”

“让你这么一说……”比丘申克挠了挠头:“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

“其实,他的理想也是伟大的,只可惜跑偏了……”苍浩非常感慨的道:“我的师父跟宋双上校打了半辈子的仗,他很佩服宋双上校,我也一样,”

格里菲斯微微皱起眉头:“难道你真的很佩服他,”

“我很荣幸自己有这样一个对手,”苍浩看着格里菲斯,一字一顿的说道:“而且我很希望宋双上校能反过來佩服我,”

格里菲斯若有所思的点了一下头:“一定会的,”

“先别说他了……”苍浩摆摆手:“你们现在应该尽快通知东瀛方面,做好防范,千万不要JPZ战局未定,东瀛又天下大乱,作为华夏人,我不喜欢东瀛这个国家,但如果赤军在东瀛得手,我的祖国也会受到牵连,”

“是的,”格里菲斯点了点头:“在对抗跨国犯罪这个问題上,所有国家和政府的态度都是一致的,否则联合国这一次不能这么快通过决议,不管是哪个国家,也不管国家之间有怎样的宿怨,应该携手面对共同的威胁,”

JPZ的未來还沒见到希望,苍浩眼下不太关心赤军:“你们接下來有什么计划,”

“昨天,我们空袭了金边的主要军事设施,这是一次试探性进攻,结果证明宋双上校沒有足够的空军或者防空力量对抗我们,”

苍浩明白了:“今天要发动大规模袭击,”

“对,”格里菲斯承认了:“昨天的空袭其实沒有太多准备,今天我们会先切断通讯,干扰雷达,让他们的部队变成聋子瞎子,然后用航空炸弹直接摧毁,”

“接下來呢,”

“进攻斯朗,把指挥部也前出到斯朗,准备下一步夺取金边,”格里菲斯告诉苍浩和比丘申克:“我认为你们也可以换个地方了,”

比丘申克立即问:“怎么换,”

不用格里菲斯回答,苍浩直接告诉比丘申克:“在西市待了这么久,我们该向金边挺进了,”

“好,”比丘申克非常高兴:“光复祖国的机会终于來了,”

就在格里菲斯向苍浩和比丘申克介绍作战计划的同时,M国新一轮打击开始了,

几架超级大黄蜂飞进红色高棉的防空识别区,锁定了红色高棉的防空雷达,还沒等红色高棉开火,抢先用反辐射导弹摧毁了雷达,

这样一來,防空导弹就全部哑火了,

接下來,从阿利伯克驱逐舰发射了三十枚战斧导弹,其中第一批十枚沒有携带普通战斗部,而是碳纤维,

这些导弹飞到目标上空之后爆开,释放出大量特殊处理过的碳丝,直径只有千分之一厘米,能长时间漂浮在空中,

这种碳丝本身沒有粘性,但能附着在一切物体的表面上,可以进入各种电子设备的内部,更重要的是可以附着在变压器和裸露的高压线上,

一旦附着,在电流作用之下,碳丝会气化产生电弧,进而烧毁局部电路,

果不其然,这十枚战斧彻底摧毁了金边的供电线路,全市陷入停电状态,

第二批战斧随后射到,携带有子母战斗部,专门攻击高射炮阵地,

防空,无外乎导弹和高炮,这些巡航导弹彻底毁掉了红色高棉的防空能力,碳纤维进而切断了各部队的通讯联络,红色高棉几乎还手之力,

再接下來,M国舰载航空兵大规模出动,有条不紊的逐步摧毁红色高棉的军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