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俘虏丧尸/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M国的这一次攻击,有计划有组织,跟昨天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结果红色高棉几乎陷入瘫痪,

宋双上校在自己的办公室,从窗户看出去,可以看到金边陷入一片火海,耳畔还不时传來各种爆炸声,

宋双上校痛苦的摇了摇头:“实在太快了,”

夏乃急忙问:“什么太快了,”

“我们败退的太快,”宋双上校的表情更加痛苦了:“我早知道M国的军事很强大,沒想到竟然强大到这个地步,只是两天时间就给我们造成这么大的破坏,”

夏乃也很痛苦:“是啊……”

“按照我们原本的计划,应该是M国在空中掩护下,出动地面部队逐个进攻城市,这样一來,我们可以发挥丛林战优势,让他们陷入四面受敌的**沼泽,”宋双上校摇了摇头:“但他们沒有这样做,只是进行空中打击,切断了我们的通讯,而且,他们也不顾及其他城市,看样子是要沿着交通线直接进攻金边……”

夏乃很清楚,宋双上校料到M国进行干预,原本打算用持久战拖垮M国,

谁又能想到,M国根本不上当,而且重点是打电子战,

此时,这间办公室的对外联系完全被切断,除了近在咫尺的几支部队之外,宋双上校已经无法指挥其他部队,

宋双上校不得不承认低估了M国:“看來要做好失败的准备……”

“你不能这么说,”夏乃急忙道:“我们还沒有看到M国一兵一卒,真正的战斗沒有开始,你怎么可以有失败主义情绪,”

“我的失败,乃至红色高棉的失败,都不重要,”宋双上校缓缓摇了摇头:“重要的是我们的事业沒有失败,”

夏乃不明白:“你的意思是……”

“经过这一次战火的洗礼,腐朽沒落的JPZ国家已经被推翻,革命的种子已经散播在这片土地上,”顿了一下,宋双上校继续说道:“就算我死了,也会有人站出來,继续我未完成的事业,”

“我也这么想,”夏乃很感动的点了点头:“我们几乎沒做太多事,原本的政府就垮台,说明了是何等的无能和懦弱,民众肯定不满意,他们希望更强有力的国家出现,那么接下來不管本事谁來统治这片土地,都会遇到很大的麻烦,”

“更何况,我已经给了赤军足够的帮助,他们会继承我的理想,”宋双上校斩钉截铁的道:“帝国主义绝对不会想到革命的火把会在东瀛点燃,”

夏乃试探着问:“你相信这些东瀛人吗,”

“理想沒有国界,”宋双上校毫不犹豫的道:“如果连自己的同志都不相信,还有谁可以信任,”

夏乃赞同道:“沒错,”

宋双上校结束了赤军的话題,把话題引回到当前的局势上:“空袭之后,也不知道M国是不是会发起地面攻势……但我相信苍浩一定会來的,”

苍浩确实來了,

格里菲斯方面,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攻占了斯朗,

接下來,M国军事承包商占领了西市机场,给海军航空兵提供了地面基地,

更多的士兵抵达西市,与此同时,还有海量的各种军事物资,几乎堆满了整个机场,

西市已经成了后方,在这种情况下,苍浩跟高棉王家军商量了一下,让威琼斯团留守西市作为后备力量,血狮雇佣兵则和比丘申克团前进,

威琼斯乐得让别人去打仗,很痛快的就同意了,但很快又后悔了,

因为比丘申克在前进过程中,不仅接受了军事承包商方面的高棉王家军战俘,还接受了很多先前被击溃的散兵游勇,

结果,比丘申克那个被打残的团不仅获得了足够的补充,在此之外还多出來了一个团,实力远超威琼斯,

这让威琼斯懊悔沒有跟随大部队,毕竟这是扩充实力的机会,

等到国家重建,比丘申克和威琼斯就是功勋元老,至少也能混个国防部长当一当,

至于谁能混到这个位置上,当然要靠实力说话,威琼斯手头的这点人马根本拼不过比丘申克,

再说苍浩,比较头疼的是罗清武该怎么办,这货已经醒了,傻呆呆的,依然不知道先前发生过了什么,

苍浩把罗清武留给了威琼斯,表面上是要求照顾好,暗中却是希望威琼斯能一枪打死这货,要么就是这货撞上一颗流弹主动阵亡,

按原计划,苍浩和比丘申克应该在楚克建立前进指挥部,但在M国强大的空袭之下,红色高棉兵败如山倒,就如先前他们击溃高棉王家军一样,

结果,等到两个人赶到楚克,这地方也变成后方了,

苍浩和比丘申克于是继续前进,在斯朗安营扎寨下來,

接下來,赵轩带领尖刀班,试探性抵达金边郊区,

按说,协同军事行动很容易产生龃龉,幸运的是格里菲斯不但沒有任何刁难,反而指令军事承包商全力配合,结果三国三方进展异常顺利,彼此沒有太大摩擦,

但比丘申克的心头却是阴云密布,正是在前进的路上,他亲眼看到了军事承包商的所作所为,

说起來,丧尸这东西很难对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从什么地方突然出现,他们沒有疼痛感,只有杀戮欲,

可在强大的科技面前,他们又变得异常脆弱,

军事承包商大量散发净水装置,事实上已经从源头上,遏制了新丧尸的产生,

接下來,M国动用了卫星和侦察机,锁定了红色高棉的藏身地点,用空中打击荡平,

消除威胁之后,他们再确定大片丧尸的分布地域,

其实,丧尸的特征很明显,因为他们结伴行动,沒有规律,

从空中看起來,有的时候,丧尸队伍和难民不太容易分辨,M国就派遣军事承包商抵近观察,如果是难民就放行,如果是丧尸就包围,

再接下來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军事承包商全部换上蓝色弹夹,向丧尸开火,

丧尸沒有远程攻击能力,更沒有太大的破坏力,结果在扫射之下成片的倒下去,

就算丧尸能冲到军事承包商近前,同样沒什么用处,这些军事承包商躲在装甲车里继续开火,

而丧尸用嘴啃咬装甲车,只会徒然的崩落牙齿,

这样一來,战斗就变成了简单的屠杀,往往是一阵密集的枪声过后,满地只剩下被麻醉的躯体,军事承包商方面始终是零伤亡,

战斗过后要清理现场,有一些丧尸被射到要害部位,或者因为身体比较虚弱,已经死亡,直接被焚毁,

军事承包商会挑出还有生命体征的,集中装进集装箱里,然后用直升飞机悬吊起來运走,

他们刻意背着比丘申克做这些,但有那么两次,比丘申克很偶然的还是看到的,面庞登时痛苦地扭曲了起來,

“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苍浩拍了拍比丘申克的肩膀:“M国人很自私,虽然这种事情难以接受,可确实沒有更好的办法了,”

“我知道……”比丘申克怆然一笑:“我只能怪自己的国家不争气,为什么M国对付丧尸这么容易,不只是因为人家技术先进,也是因为组织科学、做事高效,高棉王家军但凡有一半这样的能力,也不至于国土完全沦丧,至少还是可以跟宋双上校抗衡的……”

苍浩正要说话,手机响了起來,苍浩漫不经心的接了起來:“谁啊,”

“是我,”电话里传來孟阳龙的声音:“打通你的电话真不容易,”

其实苍浩是刚刚开机,孟阳龙的电话倒是來得及时,苍浩不耐烦的道:“漫游很贵的,有话快说,”

“你在哪,”

苍浩走到旁边,让比丘申克听不到自己,这才回答:“JPZ,”

“你已经到了,”孟阳龙呵呵一笑:“不再装死了,”

“我有告诉过你我死了吗,”

孟阳龙反问:“如果你死了,又怎么告诉我,”

“不要争论这些无所谓的东西,你到底有什么事,”

“你前些日子躲着不出來,不过就是想看我怎么处理后续,我可以告诉你,结果会让你满意的,”

“那些玩忽职守的货,你处理了多少个,”

“一个都沒处理,”

苍浩不满意了:“这还能让我满意,”

“我重新调整了边防的组织架构,建立了新的应急机制,红色高棉想要渗透进來作乱是不太可能了,”叹了一口气,孟阳龙意味深长的道:“有些人确实不像话,但我不能动他们……”

“为什么,”

“你是聪明人,难道猜不到其中的原因,”

苍浩还真就猜到了:“因为西南军区不是你的地盘,”

“答对了,”孟阳龙又叹了一口气:“我的位子摆在那,说话他们必须听,但他们有自己的山头,我动不了他们,”

苍浩对此还真不能苛求:“明白了,”

“这件事我不能跟你说太多,”孟阳龙马上换了一个话題:“落阳镇的局势已经平定,你同样可以放心……哦,对了,卫生部组织了一批医疗专家,经过研究发现被丧尸剂感染的人,其实有治愈的可能,先前,联合国卫生署已经下了死刑诊断,但不是所有感染者都无可救药,”

苍浩怔了一下:“然后呢,”

“然后就是治愈费用太高,”孟阳龙的语气变得有些冰冷:“对本国的感染者,我们可以想办法,但对境外的事情,我们无能为力,”

苍浩听到这话,回过头,对比丘申克投去同情的一瞥,

比丘申克正在忙着安排各方面事情,沒注意到苍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