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弱智将军/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阳龙问了一句:“你怎么不说话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苍浩无奈的摇了摇头:“在这个世界上,生为弱者,是多么可怜……”

“是啊,”孟阳龙不能更加同意:“所以,我们必须变得更加强大,不管是我们自己,还是我们的国家,”

“一点都沒错,”

“还有个事,你最好把罗清武送回來……”孟阳龙很无奈的道:“现在M国已经军事介入,如果被人家知道堂堂上将被搞得如此狼狈,我们这大国的面子还往哪放,”

“我赶脚吧,只要有罗清武这种人在,丢人只是早晚的事……”苍浩嘿嘿一笑:“不丢在JPZ,就丢在其他国家,不是这事丢人,就是那事丢人,所以我觉得真正应该反思一下我们的用人体制了,罗清武这种人沒有半点本事就靠着会耍笔杆子,怎么就能爬到这个位子上來,”

“以后的事就以后再说,现在赶紧让他回來,”孟阳龙的语气更加无奈:“不管怎么说,他毕竟是军中大员,沦落异国当难民,这算什么事,”

“对不起,我沒这个办法……”苍浩一个劲的摇头:“我沒有飞机,”

“那就安排一条船,”

“也沒办法,”苍浩依然是摇头:“罗清武留在西市,我已经到斯朗了,”

孟阳龙转而提出:“西市的局势已经平定,那我就拍一架飞机去JPZ,你只要把罗清武送到机场就行了,”

“还是不行,”

孟阳龙火了:“你有病呀,”

“我沒病呀,有病的是罗清武,为什么该走的时候不走,”苍浩又是嘿嘿一笑:“西市机场现在到处都是M国兵,就算他们允许你的飞机降落,罗清武能上飞机,然后呢,本來M国不知道有个华夏上将在JPZ,这样一來可就全曝光了,你考虑过这个危害吗,”

其实苍浩沒说实话,就凭M国的情报能力,苍浩毫不怀疑K先生知道罗清武在JPZ,

就算罗清武再怎么不济事,毕竟掌握着大量机密情报,很奇怪,格里菲斯却沒表现出任何兴趣,甚至装作好像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

所以,苍浩想要让罗清武在JPZ继续滞留下去,让这位二杆子好好吃点苦头,

罗清武沒有苍浩这样的坏心思,只是忧心忡忡:“那该怎么办……”

“你问我,我问谁,”

“再想想办法,”孟阳龙摇了摇头:“总之,必须尽快把罗清武接回來,不能继续留在那了,”

苍浩岔开话題:“还有其他事吗,

“说有也有,说沒有也沒有……”孟阳龙意味深长的道:“有一件不算事的事,”

“什么,”

“高层对这一次JPZ行动有很大的反对意见,尤其是现在M国已经介入,很多人认为我们沒必要蹚浑水,”顿了一下,孟阳龙继续说道:“我勉强压制住了反对意见,JPZ行动可以继续,所以你务必手刃宋双上校,如果你无功而返,只怕以后……”

孟阳龙沒有说下去,不过苍浩已然明白了:“放心好了,”

事实上,不用孟阳龙交代,苍浩也要亲自对付宋双上校,

也就在苍浩和孟阳龙通话的同时,M国海军航空兵对金边发动了新一轮空袭,进一步瓦解了红色高棉的抵抗,

接下來,军事承包商的地面部队迅速呈扇形展开,随即推进,很快的,从三面对金边形成合围之势,

格里菲斯跟苍浩和比丘申克商量了一下,把面向西市的交通线那一侧让了出來,留给了血狮雇佣兵和高棉王家军,

三方约定转过天來凌晨发起总攻,

攻击开始前半小时,比丘申克团整齐列队,接受比丘申克的训话,

苍浩走了过來,看了看这支队伍,还算满意的点了一下头,

从查克最初作乱西市开始,这支部队被搞得狼狈不堪,几乎已经沒有什么战斗力,

但如今反攻迅速,士气登时爆棚,指战员表情坚毅,信心十足,准备跟红色高棉决一死战,

作为战前动员,比丘申克想要说点什么,奈何口才不佳,纵然心中有千言万语,却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看到苍浩走过來,比丘申克急忙道:“不如你帮我做个动员吧,”

苍浩懒洋洋的问:“他们听得懂中文吗,”

“有一部分人可以,”比丘申克急忙道:“我可以给你翻译,”

“好,”苍浩答应了,走上前來,目光缓缓在高棉王家军身上掠过:“这里是你们的土地,你们的人民,你们比我更加了解,所以我也沒有必要说太多,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任何一个国家或者民族,无论有着怎样的历史和文化背景,总有那么一些道理是共通的,也总有一些追求是相同的,包括每一个人有平等的机会实现自我,也包括建立一个更加民主的政府,等等所有这些,宋双上校一直在宣扬一个理想年代,他对你们许诺了一个这样美好的社会,你们当中很多人或许同情红色高棉,但我要告诉你们,他骗了你们,”

停顿了一下,苍浩继续说道:“红色高棉的历史并不遥远,你们可以回顾一下那个年代,因为你看了一部西方电影就要被枪毙,因为你发了几句牢骚就要被关进集中营,你们自己被饥渴折磨的同时却要看着红色高棉大鱼大肉,你们來告诉我这特么叫什么理想年代,”

高棉王家军的士兵互相看了看,不约而同一起摇了摇头,

“一个真正的理想年代不应该是这样的,而是允许每一个人拥有不同的理想,宋双上校本人恰恰就是实现这样理想年代最大的阻碍,他号称要解放全人类,事实上却营建了一台庞大的杀人机器,他宣传国家要独立自强,他的压迫却比外国人更加残暴……”冷笑了一声,苍浩继续说道:“可以说,他比任何国外剥削者更加可恨和可怕,他所代表的那个组织对自己的国家犯下了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罪行,今天,有华夏人,也有M国人,我们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來到这里,因为就像我说过的一样,对任何民族和国家总是有那么一些道理和追求是共同的,但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你们手里,如果你们愿意回到那个年代,我们转身就走,如果你们拒绝接受这种所谓的理想,那么宋双上校就在前面,让我们杀过去把他们扔进历史的垃圾堆,”

比丘申克刚把最后一句话翻译完毕,高棉王家军发出一阵阵厉吼,虽然苍浩听不懂,却也能看出他们被自己的话感染了,

“杀过去,”比丘申克高喊了一声:“把宋双上校送进地狱,”

总攻随即开始,

也就是刚接近金边,在交通线进入金边的入口处,几支红色高棉部队迅速集结起來,形成密集的方阵,

这种作战方式在当前战争中等同于送死,但红色高棉无所畏惧,目光坚定的看着前方,

他们已经沒有了任何通讯手段,无法呼叫火炮支援,也无法请求友军援助,只好用自己的尸体挡住入口,

当血狮雇佣兵和高棉王家军刚出现在视野中,红色高棉发出一声整齐的怒吼,随后疯狂冲锋,

血狮雇佣兵和高棉王家军立即开火,最前方的几排红色高棉倒在了子弹下,但后面的红色高棉踩着同伴的尸体继续冲锋,

这是一场火海对人海的较量,或者是火海湮沒人海,或者人海熄灭火海,

苍浩支起望远镜向远处看过去,目光所到之处全都是黑色的制服,一茬又一茬的红色高棉像翻滚的麦浪一样,

沒过多一会,入口处就已经堆满了尸体,鲜血染红了大地,

苍浩下令:“坦克和装甲车上,”

高棉王家军仅存的坦克和装甲车发动起來,向着红色高棉冲了过去,就如同一台台的收割机,所到之处割到了一片片的红色高棉,

然而,红色高棉无谓的牺牲精神再一次表现出來,他们派出敢死队员,身上绑满了炸药躺在路上,

等到坦克和装甲车开过來,敢死队员就引爆炸药,

一转眼功夫,三辆坦克被摧毁,化作硕大的火球,

苍浩此时俨然成了血狮雇佣兵和高棉王家军的联合指挥官,再次下令:“步兵压上去,”

在坦克和装甲车的配合下,血狮雇佣兵和高棉王家军发动了反冲锋,跟红色高棉的距离越來越近,

双方本來是互相对射,等到距离足够近的时候,干脆丢下枪械直接开始肉搏,

三方士兵都拿出了最顽强的战斗作风,有的用刺刀,有的用牙和指甲,用出了最原始的战斗手段,

又只是片刻功夫,地上又添了一堆尸体,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

尽管红色高棉人数占有优势,但M国方面始终提供火力支援,结果血狮雇佣兵和高棉王家军最终占了上风,

交通线入口处的防御终于被突破,血狮雇佣兵最先冲入市区,高棉王家军紧随其后,

同一时间里,其他三个方向上的军事承包商也取得了进展,三方军队已经对金边形成合围,而且在进一步压缩包围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