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所见略同/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样一來,血狮雇佣兵接到信号之后,不需要研究详细情况,可以按照这些信息直接攻击,

如果血狮雇佣兵拥有自己的卫星,还能实时传送卫星图片,只可惜眼下沒有发射卫星的财力,

黑人被血狮雇佣兵的这种效率惊呆了:“你早有准备,”

“错了,我还真沒什么准备,因为我不知道一帮煞笔会凑到一起聊得这么热乎,”苍浩冷冷一笑:“不过我现在知道了,”

“那么……”

“别那么这么的,”苍浩不耐烦的打断了黑人的话:“如果你们不滚,我就把你们打成筛子,”

就在这个时候,格里菲斯从外面走了进來,看了看军事承包商,又看了看苍浩,微微一笑:“看來气氛有点尴尬,”

金边光复之后,苍浩一直帮助比丘申克维持城市秩序,跟格里菲斯只是保持无线电联络,但不知道格里菲斯本人在什么地方,

苍浩原本以为格里菲斯可能是指挥军事承包商向北推进,沒想到格里菲斯也回了西市,看來是另有打算,

“多一个人也无所谓,”苍浩斜眼看着格里菲斯:“不管杀多少人,对我來说也只是个数字问題,”

格里菲斯一摊双手:“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

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从今天开始,你和你的人,不能进这个房间,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罗清武呵斥了一声:“苍浩你够了,”随后赶忙对格里菲斯道:“对不起,我想这是误会……”

格里菲斯好像沒听到罗清武说什么,只是对苍浩说道:“如果我的手下冒犯了你,那么我道歉,但这座城市不是你说了算,当然也不是我,”

“我不管这座城市的事,我只要你们别來这里,”苍浩说到这里,指了指罗清武的鼻子,告诉格里菲斯:“尤其离他远点,”

格里菲斯犹豫了一下,随后叹了一口气,吩咐黑人:“你们都出去吧,”

黑人好像要说点什么:“可是……”

“沒有可是,”格里菲斯打断了黑人的话:“出去,”

黑人无奈,跟另外几个同伴离开了,一个个就像落败了的公鸡,苍浩也沒阻拦他们,

“谢谢,”苍浩打了一个响指,外面的血狮雇佣兵悄无声息的撤了下去,

罗清武走到近前,气呼呼的说了一句:“苍浩你够了,”

“你特么给我听好了……”苍浩非常不耐烦的告诉罗清武:“从今天开始,我派两个人二十四小时盯着你,如果沒有我的允许,你不许跟任何人接触,你想对别人说什么话,每天吃什么东西,干些什么事,必须经过我的同意,”

“你凭什么这么霸道,” 罗清武火冒三丈:“别忘了我级别比你高,”

苍浩摆了摆手:“在这地方你的级别不好使,”

格里菲斯看了看罗清武,又是微微一笑,对苍浩说了声:“能不能出來一下,”

苍浩跟格里菲斯离开了罗清武的房间,又往旁边走出了一段距离,格里菲斯这才道:“房间里的人是罗清武,贵国军队的上将,对吧,”

格里菲斯知道真相,苍浩丝毫不感到惊讶:“你了解的挺清楚吗,”

“在來JPZ之前,我做足了功课,自然也知道华夏的军事访问团有人滞留下來,”顿了一下,格里菲斯继续说道:“所以我非常理解你刚才为什么表现的很激动,毕竟罗清武身份特殊,而我们又是M国人,很有可能,我们在貌似不经意之间,就会从罗清武哪里套到什么情报,”

“你倒是挺坦诚吗,”

“我之所以坦诚是因为我其实沒这个想法……”格里菲斯掏出两根烟,给苍浩递过去一根:“我们的情报渠道这么灵敏,我当然知道罗清武是什么人,”

苍浩饶有兴趣的问道:“你说他是什么人,”

格里菲斯的回答很简单:“白痴,”

“瞎说大实话,”苍浩急忙拿出火机给格里菲斯点上烟:“也算是英雄所见略同,”

“谢谢,”格里菲斯抽了一口烟,又道:“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反正我把自己看做军人,我不关心政治上的事情,所以,我可以保证在罗清武离开JPZ之前,我的手下不会去骚扰他,”

苍浩点了一下头:“谢谢,”

“先别着急谢我,”格里菲斯意味深长的道:“我不敢保证我的手下是不是同样这么想,更不敢保证他们当中是不是有人给中央情报局做事……”

苍浩意味深长的一笑:“我明白你的意思,”

“还有一件事情……”顿了一下,格里菲斯缓缓说道:“特混舰队指挥官刚才告诉我,华夏方面对我国国防部提出,要求派遣一架运输机和相应人员來JPZ撤侨,希望我方能提供必要的帮助,”

“哦,”苍浩一挑眉头:“还有这样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我不了解贵国的工作程序,应该会有人通知你的吧……”又抽了一口烟,格里菲斯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JPZ战事刚一开始,贵国就已经撤侨了,如今外交人员也都已经回国,如果说撤侨我只能理解为接走罗清武,”

苍浩坦然点了点头:“我也这么想,”

“话说这个罗清武一定很丢人吧,”

“按说呢,毕竟是我们国家的高官,面子上我应该帮他维护一下……”苍浩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但他自己不争气,我想维护也沒办法,所以我得承认你说的沒错,这货沒少丢人,”

“我喜欢你的坦诚,”格里菲斯哈哈大笑起來:“都说华夏人爱面子,但我在你身上沒发现,”

“你这是夸我吗,”

“当然,”格里菲斯点了点头:“在我看來,敢在别人面前暴露自身不足的人才是强大的,国家更是如此,一个国家在别人面前包装得富丽堂皇,每天在国外大把的撒银子,并不能彰显自己的强大,反而很可笑,因为有些东西是藏也藏不住的,只要一转身,华丽的外衣就会展露出下面遮盖的破旧内衣,最后还不是被人耻笑,”

“你是一个很坦诚的人,”苍浩沉重的点了点头:“谢谢你对我说这么多,”

“华夏作为文明古国,有着自己的传统智慧,有时我不太理解这种智慧,反正按照我们的标准这种人是不应该成为将军的,”

苍浩喟然长叹:“我们在改变……”

“其实……”格里菲斯试探着说了一句,“比起罗清武这样的人,贵国有一个部门,更加弱智,”

“哪里,”

“外交,”

“艹,”苍浩非常感动的道:“可惜这里沒酒,否则我一定跟你干一杯,”

格里菲斯跟苍浩又聊了几句,然后就告辞了,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他不能代表所有的军事承包商,

苍浩注意到,很多军事承包商逡巡在罗清武住处周围,时不常就有几个试图闯进來,

这样看起來,M国人不是沒打罗清武的主意,只是刚登陆的时候顾不上,现在却有了机会,

所有人都知道罗清武是个白痴,尽管白痴通常不会掌握太过要害的情报,但罗清武得身份毕竟摆在那,不管怎么说也是知道很多机密信息的,

于是,苍浩派了一个排驻守罗清武这里,还挑出两名士兵贴身跟着罗清武,

无论罗清武怎么抗议,就算罗清武撒泼尿,这两个士兵也是不离左右,

刚做完这些,苍浩的手机响了,是孟阳龙打过來的:“明天将会有一家运输机抵达西市机场,你只要把罗清武送到机场去,这个人就沒你什么事了,”

“保护罗清武需要依靠我,可我竟然是最后知道这事的,”

孟阳龙不明白:“什么意思,”

“M国的军事承包商刚才找过我,说明天会有华夏飞机过來,”

“是吗……”孟阳龙苦笑两声:“本來只是很简单一个事,但需要协调很多部门才行……飞机是空军派出去的,但要用民航班机,跟M国交涉的则是外交部门,我这刚把所有细节敲定,沒想到外交那边已经跟M国打招呼了,”

“而且M国已经猜到了飞机來干什么,”

虽然只是打电话,但苍浩也能猜到,孟阳龙的表情非常难堪:“是吗……”

“姓罗的真应该回去了,在这太特么丢人了,”

“明天,再坚持一下……”孟阳龙的声音苍老了很多:“然后你就解脱了,”

第二天一早,苍浩就赶到了机场,果然,临近中午的时候,一架涂有南方航空标志的中型客机,降落在了西市机场,

很显然,华夏方面为了不引人注意,沒用军用运输机,

不过,当机舱门打开,从里面出來的却不是漂亮的空姐,而是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军人,

这些军人荷枪实弹,神情紧张,从身姿能看出來自特种部队,

M国方面事先已经得到通报,引导飞机降落之后,就沒理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