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论持久战/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既然格里菲斯不愿多说,苍浩也沒追问什么,只是问道:“你们怎么不继续抓了,”

“因为太多了,超出我们的接收能力……”格里菲斯一脸的无奈,那样子简直就是“地主家也沒余粮”,不过这倒也确实是现实,

苍浩沒继续讨论这个话題,转而问道:“眼下的战略形势怎么样,”

“目前我们已经控制了一半的国土,按照这个速度推算,很快就能光复全国……”说到这里,格里菲斯有些无奈:“但你也是知道的,红色高棉游击队的反抗非常激烈,我估计收复全国之后,我们就要面对艰苦的游击战了,”

“宋双上校要的就是这个,”

格里菲斯神色微微一怔:“拖垮我们,”

“对,”苍浩点点头:“贵国政府介入JPZ局势这是才刚开始,接下來要支付天文数字的费用,你们总有撑不下去的时候,就只能撤兵,然后,宋双上校会卷土重來,我毫不怀疑他会再次迅速攻占全国,”

格里菲斯长叹了一口气:“持久战是吗……”

“想想伊拉克,再想想阿富汗,”苍浩讥讽的一笑:“要知道宋双上校可比那两个国家的包头布们更擅长打游击战,”

“那么我们接下來该怎么做呢,”

“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吗,守卫大城市和战略要地,同时保护好交通线,千万不要在游击战中消耗资源,”顿了一下,苍浩也是有点无奈:“结束这场战争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宋双上校,”

“也只有这样了,”格里菲斯倒是很信任苍浩,介绍了一下自己的下一步战略计划,然后捎带着谈了一下老挝的局势,

老挝那边的情况依然混乱,比起JPZ这边倒是要强一些,那就是政府和军队仍在,基本能够维持运作,

只不过,东南亚所有国家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政府办事效率低下,

按说JPZ这边已经取得进展,老挝那边再控制局势就比较容易了,偏偏老挝政府忙得晕头转向,用不着红色高棉发动全面进攻,只怕最后自己就会把自己搞崩溃了,

昨天晚上,华夏方面表示,愿意对老挝提供人道主义帮助,

就在今天早晨,第一批援助物资已经抵达老挝,包括大量净水设备和药品,这样一來,就可以遏制继续产生丧尸,

接下來,老挝战队部队和警察就可以全力对付红色高棉游击队,但就跟JPZ这里一样,只要不尽早解决宋双上校,只会又是一场艰苦的持久战,

比较幸运的是,战事暂时沒有向其他国家蔓延的趋势,

马來方面在克拉地峡阻挡住了JPZ难民,马來半岛暂时安全,

T国的边境地区有些混乱,所幸也沒有太大问題,

可大家也都知道,只要宋双上校愿意,随时可以把战火烧到这些国家去,

等到格里菲斯告辞,苍浩本來想睡个回笼觉,孟阳龙把电话打了过來:“罗清武的耳朵是怎么沒的,”

“什么耳朵啊……”苍浩打了一个哈欠:“你怎么总是给我打电话,”

“眼下这种形势,我当然要跟你保持联络,”孟阳龙一字一顿的质问:“罗清武怎么丢了一只耳朵,”

“那你要问他自己,我怎么知道,”苍浩耸耸肩膀:“我又不是他爹,”

“他的一只耳朵被人割掉了,这简直就是笑话……应该说太荒唐了,”孟阳龙的语气有些怪异:“堂堂一国上将,竟然丢了一只耳朵,大国颜面何存,”

“罗清武这种人本來就让国家很沒面子了,”苍浩又打了一个哈欠:“习惯就好了,”

“可他指责是你对他保护不利,才导致他受到这样伤害,”

苍浩不用问也知道,罗清武肯定告了自己不少黑状:“拜托,他被割掉耳朵的时候,我根本就不在JPZ,跟我有什么关系,”

“等一下……”孟阳龙仔细回想了一下所有经过:“对啊,跟你确实沒关系,这是他自己作的,非要亲自带兵收复龙三隆岛,”

“你派我來JPZ的,应该很清楚,”

“我被气糊涂了……”孟阳龙重重拍了一下桌子:“这两天沒干别的,光是忙着跟人生气……先是高雪轩的两个手下混进特种兵队伍,而这帮饭桶竟然一点都沒觉察到,如今,好不容易把罗清武这位大爷请了回來,熟料刚下飞机就破口大骂,”

“骂啥,”

“骂你,骂我,骂所有的人,”孟阳龙恨恨不已的道:“只要是能骂到的就全骂了,唯独沒骂宋双上校,让我有点惊讶,”

“他自己无能,别人也沒办法,”苍浩越來越觉得罗清武应该死在JPZ:“反正做个假耳朵跟真的一样,”

“最关键的还不是他的耳朵,”孟阳龙一字一顿的道:“你也知道,罗清武在军中很有势力,过段时间,他肯定要动员党羽公然发难,”

“对谁发难,”

“对我,对你,”孟阳龙不无忧虑的道:“记得有一次我被他和刘双胜逼的辞职吧,这一次的形势只怕还要更加严峻,”

“这货现在哪呢,”

“在广厦,”孟阳龙又叹了一口气:“他说自己伤得太重,所以先养伤几天,然后回京城,”

“等到他到了京城,就该对咱俩发难了呗,”

“还用说吗,”孟阳龙重重哼了一声:“这是显而易见的,”

“不如……一了百了吧,”

孟阳龙一时间沒明白:“怎么一了百了,”

“找人干掉他,”

“什么,”孟阳龙吓了一跳:“你胆子也太大了,”

苍浩嘿嘿一笑:“你放心,我认识非常靠谱的杀手,保证不留蛛丝马迹,”

“兰组那帮人,”

“你是不是以为我只认识兰组,”苍浩颇有些得意的道:“我人际关系广着呢,”

“那也不行,”

“沒什么不行的,”苍浩很认真的道:“咱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虽然平常总是互相挖苦,但我这个人做事风格你是知道的,绝对靠谱,绝对能让你放心,这一次,我一定能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而且不收你太多钱,”

孟阳龙又被吓了一跳:“你还打算收我钱,”

“当然了,我是雇佣兵,做事是要给钱的,”苍浩的态度始终那么认真:“我哪一次给你执行任务是免费的,”

“你要是不说我倒还忘了你是个财迷,”孟阳龙有些火大:“罗清武一死,对你的好处最大,你竟然还好意思管我要钱,”

“好吧……”苍浩让了一步:“既然如此,我就免费一次,让你知道我不是你想象的那么贪财,”

“这还差不多……等等,不行,”孟阳龙急忙道:“我可沒同意,”

“为什么,”

“他要是死,最好死在JPZ,多少还说得过去,死在国内要引发更大的麻烦,”

“他要是死在JPZ,血狮雇佣兵难辞其咎,国家颜面更是荡然无存,”苍浩很感慨的道:“你以为我不希望他留在这里永垂不朽,”

“既然他在JPZ都沒死,回国之后反而死了,还用说后果如何吗,”孟阳龙一字一顿的说道:“可以预见,这个案子肯定要彻查到底,就算最后沒发现什么线索,所以被怀疑的对象也要上黑名单,我倒还好说,最主要的是你,一旦被上了黑名单,从此以后就再沒有机会接触高层了,”

苍浩有些犹豫了:“这个吗……倒是个问題,”

“更重要的是,从今往后,你处处都会被人盯着,只要有一点小错就会被揪出來惩治,”摇了摇头,孟阳龙叮咛道:“罗清武的地位毕竟摆在那,他的死不会是独立事件,必将引发一连串反应,”

“好吧……”苍浩一个劲的摇头:“就让这货多活几天,”

“你还是太年轻……”孟阳龙说着,语气充满了狡黠的意味:“真正要打倒一个对手,不是从肉|体上杀死,而是从精神上毁灭,”

“有道理,”苍浩若有所思的点了一下头:“罗清武这时候要是死了,肯定就是烈士,各种荣誉表彰,各种追悼会,都是免不了的,肯定还会有不少人哭哭啼啼,在媒体上发表各种豆腐块追忆自己与首长之间的点滴往事,说得越感人越肉麻越好,弄得跟中国好声音似的,”

“先不说老罗了,”孟阳龙显然不愿在这个问題上费太多唇舌:“对了,国家已经决定,对老挝提供一定援助,”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

“你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嘛,”

苍浩淡淡的道:“M国军事承包商对我还算诚实,不管有什么消息,都知会一声,”

“M国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诚实了,”

“军人吗,只要不是敌对阵营,互相之间往往以诚相待,勾心斗角还是留给政治家,其实就算是敌对阵营,彼此也应保持应有的敬意,”苍浩喟然长叹:“尤其是我一代兵王,人格魅力放光芒,威名远播遐迩,M国的军事承包商早就拜倒在我的脚下了,”

苍浩的后半句话有装B成分,不过前半句话全是事实,

此外,还有一个原因是苍浩沒说出口的,那就是格里菲斯毕竟也是雇佣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