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突击血狮/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雇佣兵跟正规国防军队不同,无所谓对国家或者政府有多么忠诚,归根到底是在效忠金钱,

格里菲斯是个聪明人,如无必要,不愿得罪别人,更愿意结交些朋友,

谁也不知道今后有什么事需要什么人帮忙,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冤家多堵墙,这个道理总是沒错的,

不过,格里菲斯也只能代表他自己,大多数军事承包商可不是像他这么想,

“不管怎么说,你都应该感到庆幸……”苍浩冷冷一笑,讥讽道:“军事承包商很清楚罗清武是什么人,完全有机会掳掠到自己手里,”

“这事儿我也挺奇怪,”孟阳龙微微皱起眉头:“为什么军事承包商沒动手,”

“我估计可能是怕影响两国关系,毕竟这是在JPZ,如果换做其他场合,他们可能已经动手了,”轻哼了一声,苍浩缓缓问道:“不过你以为他们真的就一点都沒打主意,”

孟阳龙点了点头:“我知道你能摆平,”

“那当然了,”苍浩颇为自得的道:“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跟军事承包商刺刀见红了,最后军事承包商还是被我震慑住了,只能乖乖给罗清武放行,”

“别扯沒用的了,”孟阳龙很不满苍浩总是这么装B:“宋双上校是不是还沒影子,”

“真是华夏的好学生,擅长打游击战,”苍浩多少有些无可奈何:“JPZ方面和军事承包商调动了一切资源,始终沒能找到他的踪迹,”

事实上,此时此刻的宋双上校,就在苍浩不远处,

军事承包商和高棉王家军包围金边之后,宋双上校根本沒打算死守,带着几个亲信悄悄潜入去了西市郊区,金边的守军甚至根本不知道宋双上校已经离开,

宋双上校确实有着丰富的游击战经验,刚到西市就立即和当地游击队取得联络,

自从M国人來了之后,游击队就沒对西市发动大规模进攻,但到处都有他们的踪迹,

在红色高棉和丧尸双重压力之下,血狮雇佣兵疲于应对,索性收缩战线,不去追踪游击队,

高棉王家军和军事承包商则把血狮雇佣兵当成风向标,同样避免消耗自己有限的力量,

结果,这三方军队对游击队一无所知,可一段时间下來,游击队对三方军队的据点分布却了若指掌,连巡逻时间和规模都掌握得清清楚楚,

多少有些让人无可奈何的是,由于丧尸基本都是红色高棉制造的,所以红色高棉对丧尸的分布情况非常了解,两者很少发生冲突,

宋双上校和夏乃身上披着伪装网,迅速穿梭在丛林之中,几乎就像两块移动的树丛,

两个人避开血狮雇佣兵的巡逻队,在据点之间穿插而过,竟然深入到了血狮雇佣兵阵地的腹部,

宋双上校虽然有些年纪了,动作却是相当的迅猛灵活,连夏乃经常都跟不上,

在一处树林,宋双上校停住脚步,扔掉了身上的伪装网,看着远处长长呼了一口气,

苍浩所在的指挥部,就在宋双上校的视野中,而血狮雇佣兵竟然丝毫沒有觉察,

夏乃來到宋双上校身旁,微微一笑:“果然,你才是真正的游击战高手,任何人都不如你,”

“我当然擅长打游击战,沒有人是我的对手,”宋双上校颇为自得:“否则,当年红色高棉完全战败,为什么我还能坚持斗争到今天,”

“你值得所有同志们学习,”

“不,”宋双上校很认真的说道:“我告诉过你,沒有任何一场战争可以依靠游击战,最后决定胜负的必须是正面战场,既然西方帝国主义已经侵略我国,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用游击战消耗他们的兵力,激发他们国内的反战力量,直到最后财政预算支撑不下去,就只能撤兵,”

“到时我们可以光复河山,”

“是的,”宋双上校说到这,重重哼了一声:“但很奇怪,似乎帝国主义沒有上当,他们龟缩在据点和交通线,根本不跟我们打游击战,”

“是谁制定了这种战略呢,”

“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是庞劲东,”顿了顿,宋双上校继续说道:“但庞劲东已经老了,留在木邦共和国不出來,显然是把我交给了他的徒弟苍浩,”

夏乃冷冷一笑:“那我们就要苍浩的好看,”

“当然,”宋双上校的面色变得阴冷起來:“其实,我还是很欣赏苍浩这个人的,能打游击战,又能指挥大兵团,如果他能够加入第三世界人民的解放事业,必将名垂青史,很可惜,他却甘当帝国主义的走狗,”

“那么我们就只能把他跟旧世界一起埋葬了,”

“埋葬了他,再埋他的师父,”宋双上校又是冷冷一笑:“历史车轮滚滚向前,任何人都不要试图阻挡,否则只会是螳臂当车,”

夏乃立即点了点头:“说得对,”

“十分钟后发动进攻,”宋双上校看了一下时间,又道:“我可以给苍浩一个机会,如果他愿意弃暗投明就最好不过,如果他继续负隅顽抗,那就真的只好埋了他,”

“还有一件事……”夏乃狐疑的提出:“根据情报,M国军事承包商到处抓捕丧尸,他们要干什么,”

“万恶的帝国主义,”宋双上校的表情扭曲了起來:“两个可能,一个可能是进行罪恶的生化实验,另一个可能是给他们充当炮灰,”

夏乃不太理解:“炮灰,”

“帝国主义的士兵都是为了金钱打仗,一个个贪生怕死,如果离开了先进武器,他们将沒有任何战斗力,”顿了一下,宋双上校继续说道:“过去,M国有足够的钱,可以支撑侵略战争的开销,这几年,全球经济不景气,这是帝国主义内在矛盾造成的,最终将会摧毁他们自己,但是,虽然西方世界已经岌岌可危,却仍然要继续发动侵略战争,就只能设法节省军费开支……”

夏乃明白了:“他们不会是要训练丧尸去打仗吧,”

“这个可能很大,”宋双上校越说越怒:“丧心病狂的帝国主义干得出來任何事情,可怜的第三世界人民不仅要忍受他们的剥削,竟然还要给他们充当炮灰,”

“确实可恨,”

“什么丧尸,那些都是我的同胞,”宋双上校的嘴角抽搐了几下:“帝国主义试图驱使他们上战场,为侵略战争卖命,这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

宋双上校话音刚落,周围传來一阵悉悉索索的轻响,很快的,十几个战士从丛林中钻了出來,

宋双上校和夏乃不是独自行动,在他们两个的身后跟随着不少战士,每一个都把自己伪装得严严实实,

为了避免被发现,所有人分开行动,灵活渗透过了血狮雇佣兵的岗哨和巡逻队,几乎沒留下一点痕迹,

“同志们,”宋双上校的目光在每一个战士脸上掠过,缓缓说道:“帝国主义的侵略已经全面开始,我们的土地正在被蹂躏,我们的人民正在伤亡,作为伟大的第三世界战士,我们必须把侵略者赶出自己的家园,保卫我们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大家可能还不知道,万恶的帝国主义虏获我们的同胞,委托他们的侵略战争充当走卒,多年來,第三世界人民忍受着帝国主义的压迫和剥削,如今还要强迫我们去给他们充当炮灰,只要我宋双上校还活着,就绝对不允许出现这种事情,”

所有战士用力点了点头,如果不是要保持隐蔽性,只怕要鼓掌了,

“我们的力量不是帝国主义的对手,所以必须出其不意……”宋双上校指了指前方的血狮雇佣兵指挥部,一字一顿的说道:“在那里,就是帝国主义侵略的大本营,今天我们就要过去决一死战,你们当中有一些人会牺牲,但你们的名字会被这个民族铭记,你们将会成为第三世界反抗压迫的象征,”

宋双上校话音一落,夏乃低喝了一声:“动手,”

游击队员弓下腰去,重又在身上披上伪装网,潜伏在草丛中,

宋双上校和夏乃则攀上了一颗树,用茂密的枝叶遮盖住身体,

宋双上校告诉夏乃:“情报显示,马上就会有一只血狮雇佣兵的巡逻队他通过这里,这是苍浩指挥部外围的最后防御力量,”

果不其然,宋双上校刚说完,五个血狮雇佣兵就从远处走了过來,

这五个血狮雇佣兵始终保持高度警惕,举着手里的枪向四下里不停张望,几乎把每一片树叶都检查到了,

但在丛林这里战斗了一段时间后,视觉上会产生疲劳,所以很多时候搜查得不是那么仔细,

严格來说,应该用红外成像仪观察树丛中是不是藏着人,但一段时间下來也沒有战事,这些血狮雇佣兵把红外成像仪关掉了,因为这东西戴在头上实在太热,

突然,五个红色高棉的战士悄无声息从树丛里站了起來,每一个都紧贴着一个血狮雇佣兵,

下一秒钟,五把匕首刺进了血狮雇佣兵的喉咙,随后用力一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