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有人摸哨/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五个红色高棉战士就趴在他们脚下,身上盖满了树叶,突然之间跳起來,任何人都会卒不及防,

这一切,几乎是同步完成的,只用了一秒钟,

五个血狮雇佣兵还沒搞清楚怎么回事,身体就一起倒在了地上,

同一时间,苍浩在指挥部安排了一下工作,正准备亲自带队出去巡逻,

舞兰怒气冲冲闯了进來,手上捧着两盒罐头,

苍浩上下打量着舞兰:“你干嘛,”

舞兰把罐头往桌子上一扔:“你就给我吃这个,”

血狮雇佣兵有自己的用餐时间,原本沒计算她和林冰华的给养,这两盒罐头一荤一素,是刚才赵轩拿给她的,

苍浩理所当然的道:“我们都吃这个,”

“连点新鲜蔬菜都沒有,这也叫吃饭,”

“你现在是在战场上,条件就这么简陋,”苍浩撇了撇嘴:“想吃饭是大餐就回广厦吧,”

“那好,我回去,”舞兰毫不犹豫的道:“马上给我安排飞机吧,”

“沒有飞机,”

“船也行,”

苍浩摇摇头:“船也沒有,”

“那你有什么,”

苍浩很想回答:“有个J8,”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不能真的这么说,

刚好,苍浩发现舞兰的脖子上肿了一块,装作很关切的问:“你的脖子怎么了,”

“马蜂,是马蜂你知道吗,”舞兰气的直跺脚:“我刚好走进一棵树,就被马蜂给叮了一下,”

“哦,”苍浩强忍着笑说道:“这个国家很多马蜂的,你走到树林之前,先看看周围有沒有马蜂窝,”

“还有这个……你看……”舞兰指了指胳膊,上面好几个红疙瘩:“这是被蚊子叮的,”

苍浩很同情:“真可怜,”

“这个国家的蚊子怎么这么大,为什么这么痒,”舞兰几乎快要哭了:“一点都不好玩,我要回广厦,”

东南亚的各种蛇虫鼠蚁是很厉害的,苍浩作为雇佣兵知道怎么应付,舞兰则不同,

兰组杀手通常在城市执行任务,沒有野外生存技能,尤其是舞兰素來锦衣玉食,哪吃过这样的苦头,

很显然,舞兰厌恶这个国家的自然环境,刚來了一天就呆够了,

苍浩面无表情的道:“被马蜂蜇了以后,要把那根刺拔出來,否则容易感染,”

“怎么拔,”

苍浩把手向舞兰的脖颈伸过去:“我帮你,”

舞兰立即后退两步,警惕的打量着苍浩:“你是不是想占便宜,”

“那你就自己挺着吧,”苍浩懒得理会舞兰,看时间差不多了,开始挨个呼叫岗哨,

每隔固定一段时间,每隔岗哨都要给苍浩回话,证明自己在岗,苍浩这么安排是为了防止有人偷袭,

看了一眼舞兰,苍浩拿起对讲机:“无线电保持静默,所有岗哨注意,我是承包,请山鹰一号回话,”

对讲里面马上响起一个声音:“我是山鹰一号,一切正常,”

苍浩继续呼叫:“山鹰二号回话,”

这一次,对讲机却沉默了,苍浩再次喊道:“山鹰二号,山鹰二号,立即回话,”

对讲机仍然沉默,苍浩的心头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马上在对讲机里喊道:“所有人注意,有人摸哨,”

苍浩话音刚落,周围突然传來密集的枪声,时常还有几声惨叫,

苍浩向外面看了一眼,发现几个血狮雇佣兵边战边退,很快的,有两个身上中弹倒在了地上,

很显然,血狮雇佣兵遭到了突然袭击,几乎毫无防备,

苍浩抄起枪,砸碎玻璃,就要冲出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人撞开,一道黑影射了进來,

舞兰虽然怨念满满,职业素养却是毫不含糊,反应速度极快,直接挡在了这道黑影前,

冲进來的人是夏乃,双手一晃,两把匕首同时刺向舞兰的胸口,

舞兰侧身躲过,同时右腿抬起,膝盖撞在夏乃的小腹上,

夏乃往后退了两步,舞兰一转身,另一条腿抽出,鞭在夏乃的脚踝上,夏乃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舞兰起身向前,却不防夏乃一刀刺向舞兰的脚踝,舞兰受了伤,闷哼一声,往后退了一步,

夏乃从地上跳起來,又是一刀刺向舞兰,

舞兰身体向后仰去,这一刀紧擦着舞兰的前胸掠过,紧接着,舞兰双腿突然往上一跳,身体腾起的同时,用双腿夹住了夏乃的腰盘,

夏乃沒料到舞兰有这么一招,一迟疑的功夫,动作慢了下來,

只见舞兰用力一拧身子,夏乃失去了重心,站立不稳,直接被摔倒,

这就是舞兰最擅长的近身搏斗,夏乃过去沒跟舞兰交手,毫无了解,一时间落了下风,

苍浩沒有去给舞兰帮忙,而是警惕的观察着周围,

果不其然,一道劲风突然袭來,苍浩一脚射了过去,却不防脚踝被人抓住了,

正是宋双上校,双手按住苍浩的脚踝,用力一拧,

一股强大的力道袭來,苍浩身体转了一圈之后摔倒在地,

还沒等苍浩站起身,宋双上校一个箭步冲上來,冲着苍浩胸口就是一脚,

苍浩的身体向后滑出三米,撞在了墙上,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冲进一个血狮雇佣兵,抬枪就要对宋双上校开火,

宋双上校几乎都不正眼看,从身上抽出一把匕首,扬手射了过去,

这把匕首直接洞穿了血狮雇佣兵的咽喉,宋双上校又向苍浩冲了过去,正好从窗子外面跳进另外一个血狮雇佣兵,

这个血狮雇佣兵沒用枪,而是抽出匕首,向宋双上校后脖颈刺去,

宋双上校一侧头就让过了匕首,匕首的锋刃近乎紧擦着脖颈掠过,宋双上校却依然沉着冷静,手肘向后面捣去,正中血狮雇佣兵的胸口,

苍浩从地上爬起來,向宋双上校冲过去,却不料宋双上校一脚踢过來,正中苍浩的小腹,

接下來,宋双上校把手往后一伸,抓住血狮雇佣兵的衣领,人跟着往前一弓腰,就把血狮雇佣兵摔倒在地,

宋双上校同时对付两个敌人,一前一后,却是轻松自在,毫不费力,

苍浩掏出黄金手枪,对着宋双上校开火了,“啪啪”的两枪,正中宋双上校胸口,

然而,宋双上校穿了防弹衣,身子只是摇晃了两下,一脚踢飞了黄金手枪,

同时,宋双上校抢过血狮雇佣兵手中的匕首,反手刺在了后背上,

一股血箭喷射出來,血狮雇佣兵惨叫一声,随后双手死死抱住宋双上校的大腿,冲着苍浩喊道:“老大快跑,跑呀,”

“找死,”宋双上校双手扳住血狮雇佣兵的头颅,用力一拧,只听一声轻响,这个血狮雇佣兵的颈椎被折断了,

要看着兄弟惨死眼前,苍浩暴怒起來:“我艹你妈,”

苍浩从地上一跃而起,一拳轰向宋双上校的腹部,即便是隔着防弹衣,宋双上校也能感受到巨大的冲击力,

宋双上校摇晃着身体往后退了两步,苍浩则往前跟进,双掌同时拍在宋双上校的耳朵上,

这种攻击会让人的双耳内部压强同时增大,头晕脑胀,可宋双上校却好像沒受什么影响,双手抓住苍浩的一条胳膊,往关节反方向一拧,

苍浩登时感到一阵剧痛,似乎整条胳膊断掉了一样,

接着,宋双上校一脚踢在苍浩胸口上,随即又是一脚,

两脚下來,苍浩感到胸口好像碎裂开來一样,喉头跟着一阵阵的发咸,

苍浩一张嘴,把一口鲜血喷在了宋双上校的脸上,宋双上校的眼睛被鲜血糊住,下意识的抬手去擦,

苍浩挣脱了胳膊,另一只手从上至下,一拳捣在宋双上校的胳膊上,

纵然宋双上校战力无双,毕竟吃身材矮小的亏,被苍浩这一拳打的竟然双脚离地,

宋双上校索性用双腿夹住苍浩的腰盘,就像刚才舞兰对夏乃那样,身子一转,就把苍浩摔倒在地,

又有两个血狮雇佣兵从外面冲进來,宋双上校捡起先前那个血狮雇佣兵掉落的枪,直接开火,

一朵朵的血花在血狮雇佣兵的胸**裂出來,其中一个直接被爆头,另外一个则挣扎着向前有冲了几步,

直到宋双上校打光了整整一个弹夹,这个血狮雇佣兵的胸膛几乎已经被射烂,却仍然挣扎着继续冲上來,最后扑倒在宋双上校的身上,

也就是扑倒的那一刻,这个血狮雇佣兵咽气了,宋双上校被压倒了他的身体下面,

借着这个机会,苍浩终于脱身,

宋双上校一翻身,从尸体下面出來,苍浩一脚射向宋双上校的肩膀,

宋双上校被踢倒在地,同时把手中那把枪的枪托砸向苍浩胸口,苍浩躲闪不及,仰面栽倒在地,

宋双上校把枪扔到一旁,纵身跳起,向苍浩落了下去,双膝同时砸向胸口,

苍浩还是沒有躲闪开,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在宋双上校的胸口形成了一个古怪的图案,

“同样的招数不要用两次,”宋双上校冷冷一笑,一拳捣向苍浩的太阳穴,

苍浩凄然一笑:“艹你妈……”

“身体挺结实吗,”宋双上校点了点头,跟着又是一拳,捣在另外一边的太阳穴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