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被俘/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次,苍浩终于沒有支撑住,一翻白眼昏倒了,

……

不知道过了多久,苍浩感到一阵阵剧烈的头痛传來,努力睁开眼睛却发现眼前一片模糊,只能看到一些斑驳的光影,

苍浩用力眨了眨眼睛,又喘了几口粗气,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终于视力恢复了许多,

马上的,苍浩就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浑身上下的衣服被扒得精光,只剩下一条短裤,

舞兰就在苍浩旁边,待遇稍好一些,衣服只是被撕烂,却沒有被拔掉,饶是如此,却也是春光乍泄,

宋双上校坐在苍浩对面,正在享用着晚餐,

饭菜非常简单,主食是各种杂粮煮成的粥,辅以一盘盐水煮的青菜和一盘烤肉,

看不清烤的到底是什么肉,反正卖相有一点恶心,

那是四五块黑木炭一样的东西,每一块大约有成人手掌大小,有四条腿和尾巴,苍浩估计应该是田鼠之类的动物,

这样粗鄙的饭菜,大城市的居民很难正常看上一眼,宋双上校偏偏吃的津津有味,

“你醒了……”宋双上校瞥了一眼苍浩,夹起一块烤肉放到嘴里,田鼠的骨头在牙齿的咀嚼之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刚好,舞兰也醒了过來,看到自己衣衫凌乱,脸色倏地一红,随后冲着宋双上校喊道:“放开我们,这混蛋……老不死的王八蛋,祝你这辈子都性|无能,”

在舞兰的痛骂之下,宋双上校面不改色,淡淡的道:“请允许我吃过饭再跟你们说话,”

舞兰看了一眼那两盘菜,有些作呕:“你吃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是我们这片土地的特产,”宋双上校端起那盘烤肉递到舞兰面前:“要不要尝尝,”

舞兰急忙把头侧到一旁,不去看那几块肉:“赶紧拿走,恶心死了,”

“像你这样沉溺物质享受的人,当然无法忍受这样的饮食了,”宋双上校叹了一口气,把烤肉拿回來,继续吃饭,

苍浩说了一句:“你那么有钱,能不能别苛待自己,吃点好东西,”

“现在是战争时期,沒有条件享受什么,”宋双上校摇了摇头:“战士们吃什么,我就要跟他们一样,这是官兵一致原则,”

苍浩一个劲摇头:“装的还真挺像个人,”

宋双上校呵呵一笑:“笑话,我不像人,难道像老鼠,”

苍浩直接说了一句:“所有人都把你看做恶魔,”

“是吗,”宋双上校满不在意的点了点头:“我从來不在意别人说我什么,”

“看得出來,”

“做大事的人从不在意风言风语,”顿了一下,宋双上校盛情邀请:“如果你们也饿了,可以跟我一起吃点,”

沒等苍浩说话,舞兰马上喊道:“不吃,我才不吃这么恶心的东西,你还是留着自己慢慢恶心吧,”

“不管是什么,都是这片土地赐予我们的宝贵礼物,可以充分补充身体的营养,沒有复杂的烹饪过程,也沒用乱七八糟的调料,最大程度保持食材原本的味道,”宋双上校叹了一口气,很感慨的道:“现代物质文明的发展,使得人们对饮食越來越苛刻,片面追求口感上的极致享受,有的时候甚至根本不迟到吃进肚子里的是什么东西,这样的文明最后会毁灭人类自身,从现在开始应该学会返璞归真……”

“你说的这个我非常认同,”苍浩急忙道:“作为一个华夏人,我经常搞不清楚,每天吃下去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呢,”

宋双上校饶有兴趣的道:“看來你很认同我,”

“人类制造出了四十万种化学物质,跟日常生活亲密接触的有一万种,进入食物链的有一千种,如果有谁能说出其中几百种化学合成物,那可不得了,只怕普通化学家都做不到,可你知道吗,随便哪个中国人都能说出几十种來,什么三聚氰胺、苏丹红这都是耳熟能详的,”苍浩非常感慨的侃侃而谈:“你今天要是把我给杀了,原地火化尸体之后,立即就能得到一张化学元素周期表……”

“你对我的事业很有兴趣,”

“沒兴趣,我就是发发牢骚,”苍浩不住的摇头:“那些玩意儿还是你留着自己吃吧,”

“好吧,”宋双上校再不说话,继续吃喝,很快的,盘子见了底,他连一粒米都沒剩,

“战争时期是艰苦的,一切都要节省,”宋双上校摆了摆手,让手下把盘子都撤走,又道:“连一粒大米都不能浪费,否则就是对人民的犯罪,”

一个手下又端上來一小盘东西,是油炸的蟋蟀,配以当地一些调料,

这种东西是JPZ人日常的零食,显然宋双上校也很喜欢,用手抓起两只蟋蟀放到嘴里,看來这是他的餐后点心,

舞兰实在受不了,把头一侧,张嘴就开始吐,

不过,她一整天都沒吃东西,实在吐不出來什么,

“看來这位女士还是不能习惯这种生活方式……”宋双上校满不在意的道:“她被西方式的物质文明毒害太久了,从灵魂到身体都应该得到净化,”

舞兰强忍着恶心,张嘴就骂:“去你妈的,老子不用你來教,”

“你知道吗,我在孤儿院长大……”宋双上校仍然不在意舞兰的态度,深深的一笑:“在我的童年,能吃饱饭,就是最大的理想,那个时候,我们到树林里摘各种野果,或者到河流里面捞鱼,幸运点的话能抓到兔子……就在同一时间,西方国家的孩子们被快餐食品喂得脑满肠肥,坐在家里玩电子游戏机,同样是孩子,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因为我的国家一直在被西方剥削着,”

苍浩撇了撇嘴:“是吗,”

“所以我才想要建立一个平等社会,一个让每个人都能吃饱饭的社会,”宋双上校豪情万丈的说道:“让这片土地上的人民能真正决定自己的命运,”

“他说的一点都沒错……”苍浩沒对宋双上校说话,而是告诉舞兰:“所以,红色高棉统治国家之后,把一切全都收归公有,百姓个人连个锅都剩不下,再然后,每个人每月消耗多少生活物资,全部都由领导规定,你吃多少粮食、多少米,穿几尺布的衣服,都不是你自己能决定的,”

舞兰有点好奇:“然后全都吃饱饭了,”

“正好相反,是大家一起挨饿,最后饿死了百万人,”苍浩冷笑着摇了摇头,又道:“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当一个人不能拥有任何财产,也就不会有任何劳动积极性,消极怠工成为普遍现象,因为你不管你付出多少劳动,都只能得到一点勉强糊口的粮食,反正吃不饱饭何必劳动,而且也沒有力气劳动,其实,这位宋双上校的童年是幸福的,至少可以上树摘果子,下河里捞鱼,但在宋双上校的统治之下,你根本不能做这些事,因为每一棵树和每一条河流都属于国家,你敢偷窃国家的财产这是严重犯罪,,”

宋双上校面色变得阴冷:“你根本不懂我们的制度,”

苍浩当做沒听见宋双上校的话,又对舞兰说道:“当年红色高棉为了解决这个问題,就采用暴力手段强制人们劳动,如有违抗就地枪决,可也就在大家挨饿的同时,红色高棉自己的人却是大鱼大肉,那么可以想见,更沒有人愿意工作了,因为不管你付出多少劳动,成果都被红色高棉霸占,然后只把一点可怜的渣滓扔给你糊口,”

舞兰对这段历史根本不了解,听到这些下意识说了一句:“太混蛋了,”

苍浩点点头:“所以才饿死那么多人,”

宋双上校一字一顿的说道:“饥荒,不是因为我们的制度,而是当时发生了大规模自然灾害,因为自然灾害导致粮食减产,当时我们已经竭尽所能减轻灾害……”

“我对贵国历史不太了解,你可以给我科普一下,当时都发生了什么样的自然灾害,”苍浩打断了宋双上校的话:“哪条河流发了洪水,哪个城市发生了地震,或者闹了蝗灾什么的,你说出那么几样來,”

宋双上校的脸色变的有些难堪:“我需要回去查一下资料……”

“你不用查了,因为根本就沒有,饥荒那些年所谓的自然灾害并不比往年更多,”苍浩再一次打断了宋双上校:“科学家和经济学家们有一个共识,随着农业技术的不断进步和交通运输的飞快发展,进入二十世纪之后,人类社会已经沒有自然意义上的饥荒,所有的饿殍都是人祸造成的,你的国家现在总人口一千五百多万,比你们统治的时候多了好几百万,谁听说过发生饥荒了,一千多万人的时候沒什么事,当年不到一千万的时候反而饿死了人,这不是荒唐吗,”

宋双上校正要说什么,一个手下快步走进來,附在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宋双上校点了一下头:“把他带进來吧,”

很快的, 几个红色高棉推搡着一个人走了进來,这个人像苍浩一样也是被五花大绑,而他竟然也穿着红色高棉的黑色制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