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吵架/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理直气壮的道:“因为你当时分散了我的注意力,”

“我沒來JPZ的时候,你抓到宋双上校了吗,”

“沒抓到,不过也沒被他抓到……”苍浩气呼呼的告诉舞兰:“你一來,我就成了俘虏,你简直就是我的丧门星,”

“我特么丧你什么了,”舞兰勃然大怒:“你被俘虏只是因为你自己无能,跟我來不來沒有半毛钱关系,”

“因为你來了我才被俘虏的,”

“明明就是你自己无能,”舞兰的嗓门越來越大:“血狮,堂堂雇佣兵之王,沒想到竟然当了俘虏,”

“当俘虏怎么了,只要上战场的军人哪有沒被俘虏过,你当我们是文工团呀,”苍浩理直气壮的道:“文工团倒是轻松了,只要首长沒事,她们就沒事,”

“反正你就是无能,”

“你能不能换个词,说‘无能’容易联系到性|无能,”

舞兰上下打量着苍浩:“谁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好使,”

苍浩气坏了:“我要不要给你试试看,”

“得了,别说沒用的了,你先想想自己该怎么办吧,”舞兰轻哼了一声:“我都替你丢人,”

“你要是不來JPZ,也就不会出这样的事,”

“你以为我愿意來JPZ吗,”舞兰感觉非常委屈:“我是來打丧尸的,结果丧尸沒看见,到处都是马蜂、蛇、蚂蝗……吃的东西也都不正常,我早就在这里呆够了,”

苍浩一挑眉头:“那你走呀,”

“你以为我不想走,”舞兰急忙对宋双上校说道:“你赶紧放开我,我要回国,在你们这待一分钟都嫌多,”

“恐怕我不能轻易让你走,”宋双上校笑了笑,缓缓说道:“不过,你有一句话沒说错,大名鼎鼎的血狮竟然成了俘虏,这要在地下世界引起怎样的轰动,”

“你看你,孤陋寡闻了吧,我当俘虏不止一次,”苍浩呵呵一笑:“不过,最后倒霉的是俘虏我的人,每一次都不例外,”

宋双上校的目光变得深邃:“是吗……”

“比如老雷泽诺夫,”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不过,他兴风作浪的时候,你还沒有恢复记忆,可能你根本不了解这个人,”

“他是他,我是我,”宋双上校缓缓摇了摇头:“无论如何你这一次输了,”

舞兰幸灾乐祸的对苍浩说道:“听见沒有,人家说你输了……”

苍浩轻哼一声:“我输了就好像你能活下來是的,”

“你看我能不能活下來,”舞兰轻哼一声,马上对宋双上校说了一句:“我强烈要求加入红色高棉,”

宋双上校怔了一下:“真的,”

“当然是真的,”舞兰很认真的道:“我只有一个条件,让我亲手杀了苍浩,”

“你这女人也太歹毒了,”苍浩很惊讶:“咱俩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怎么总是惦记着害我,”

“因为……”舞兰也想不到一个合适的原因,索性來了一句:“反正我就是看你不顺眼,”

苍浩翻了翻白眼:“那是你眼睛有毛病,”

“你看你这德性,”舞兰不屑的扫量着苍浩:“跟有白内障似的,你还好意思说我,,”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苍浩又翻了翻白眼:“说真的,你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要么就是生理期乱掉了,一天到晚怎么这么大火气,”

宋双上校看看舞兰,又看看苍浩:“够了沒有,你们吵够了吗,”

苍浩和舞兰异口同声回答:“还沒有,”

宋双上校冷冷的道:“我觉得现在应该谈点正经事了,”

“谈正经事,可以呀,”舞兰轻哼了一声,说道:“不过,他刚才说我生理期乱掉了,我必须得回骂他一句才行,然后你们爱谈什么就谈什么,”

宋双上校叹了一口气:“我等着,快点骂,”

舞兰直接就对苍浩说道:“其实你就不应该來JPZ,应该赶紧回家看看,你女朋友是不是漏气了,”

“漏气,”苍浩寻思了一下才明白:“你说我女朋友是充气娃娃,”

舞兰很诚实的点点头:“对啊,”

“开什么玩笑,我女朋友比你漂亮多了……”苍浩火冒三丈:“你倒是应该看看你自己,走个道挺胸抬头的,再挺也就是两个小馒头,而且还是旺仔小馒头,倒是你这两片嘴唇,切一切能有一大盘子……你还好意思嘲笑我,衷心你祝你的男朋友永远都是电动的,”

“你去死吧,”舞兰挣扎着要跟苍浩拼命:“你这个先天蒙古症的青蛙头,”

宋双上校很无奈:“够了沒有,”

苍浩和舞兰依然是异口同声的回答:“不够,”

宋双上校再次提醒:“我觉得我们应该谈正事了,”

“谈正事等会再说,”苍浩不耐烦的道:“听见沒有,她骂我是青蛙头,我必须骂她是飞机场,”

舞兰冷冷一笑,告诉宋双上校:“你别理他,他有病,”

“你才有病,”苍浩反唇相讥:“舞兰,你有病就治病,好好的跑JPZ來找我干什么,我又不是兽医,”

宋双上校一字一顿的道:“你们两个都有病,”

这句话让苍浩和舞兰站到了同一战线上,舞兰张嘴就是一句:“你个老LOW逼,少说两句话,沒人把你当哑巴卖了,”

苍浩帮腔说道:“他倒不是哑巴,只是失忆好多年,连自己姓什么叫什么都记不清了,”

对两个人的谩骂,宋双上校无动于衷:“如果你们觉得这样很过瘾就继续,”

苍浩急忙说:“那我就继续了,”

“但你过嘴瘾的时候难道就不想知道,为什么我沒杀你,”宋双上校淡淡然的说道:“干掉你对我來说只是易如反掌,”

苍浩一惊:“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宋双上校点点头:“沒错,”

“我可不是弯的,”苍浩急忙夹紧双腿:“哥是直男,很直溜的,”

“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宋双上校对当下社会文化不太了解,尤其是这些网络语更是不懂:“我看上你是一个人才,希望你能加入红色高棉,我们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原來你是说这个呀……”苍浩总算松了一口气:“你和我师父是老对手,我们之间是有宿怨的,你觉得我可以背叛师门,”

“当年我就希望让你师父加入我们,”宋双上校若有所思的道:“如果你肯弃暗投明,或许也可以说服庞劲东,大家抛弃前嫌共襄盛举,”

“什么样的的盛举,”苍浩的表情变得郑重起來,不再像刚才那么吊儿郎当的:“把这个国家的人口消灭一半,然后建立你所谓的理想年代,”

“有什么不对吗,”宋双上校的语气理所当然:“多数人其实是沒有必要生存的,我的国家是这样,你的国家也一样,”

舞兰对宋双上校的理念有些好奇:“详细说说,”

“我就举一个例子,早前我去广厦的时候还是挺惊讶的,多年前我去过那个城市,也就是这些年的时间里,这座城市发生了翻天地府的变化,很多地方的建设水平几乎相当与发达国家,可那又如何,”宋双上校讥讽的笑了笑:“新城区遍地都是垃圾,公园里面到处都有人在烧烤,巨资建设成果被搞得乌烟瘴气,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些人沒有公民意识,甚至连起码的社会公德都不具备,我注意到,有的人抽过烟之后会很注意的拿着烟头找到垃圾桶之后扔进去,但更多的人却是随手乱扔各种垃圾,前者是对社会有贡献的人,后者只是社会的累赘,”

苍浩点了一下头:“你说的这倒是有些道理,”

“这只是一个最常见的例子,”宋双上校一字一顿的说道:“所以,这个世界其实真沒有必要有太多的人,只要保留一部分对社会建设有价值的人就足够了,到那个时候,会有更加整洁的城市环境,会有更积极进步的文化,这才是人类社会的未來,”

舞兰听到这些,感到有些头疼:“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但好像又有哪里不对劲,我得好好想想才能反驳,”

“不用仔细想,”苍浩直接就道:“沒错,这个社会确实有很多缺德的人,但这只是一个道德问題,你无权因为他们随地乱扔垃圾就剥夺他们的生命,”

宋双上校一摊双手:“那你怎么來改变这个社会呢,”

“做好自己,”苍浩很认真的道:“另外,我是一个很爱管闲事的人,看到这种现象一定会去纠正,我相信只要假以时日,道德素质一定会逐步提高,但道德问題留在道德范围内解决,不要扯些沒用的,如果被你这种人当权,世界只会变得更加可怕,”

“沒错,”舞兰非常赞同:“就像刚才那个巴里一样,随便上个网随便说点什么,都可能会被爆头,”

苍浩缓缓的继续说道:“更进一步來说,你让巴里写出七个人名,其实这七个人未必会上网,但就这样死了,难道不冤枉吗,巴里为了自保就只有出卖别人,这是在你逼迫之下的结果,他自己也是沒办法,可以预见的是,在你的统治之下,充斥着各种告密和背叛,这恰恰是对人类道德最大的伤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